花蝶直播里的视频在哪里看

      少顷。

      哒!

      迈着沉稳步伐走入药馆内的林克,只觉眼前视野顿时陷入昏暗之中,鼻子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怪味,有点像土腥味,又有点药草味,还有苍苍暮年老人所散发出的风前残烛气息。

      全部混杂在一起,说不出的难闻感。

      里头靠墙有一排实木置物架,其上整齐罗列着一盒盒药箱,不大古旧的药柜上摆着几盏点亮的白色蜡烛。

      正绽放出不弱光芒,以来照明这间室内。

      “年轻人,赶快点,老头还准备早点关门打烊呢。”

      窸窸窣窣!

      立在柜内一个身影好像是在打扫卫生,忽然传出一道沧桑声音。

      林克微眯双眼,缓步踱去,找了个高脚凳坐下。

      一边打量眼前之人,一边出声道:“赵医师,我最近身子骨有些不舒服,希望你能帮我看看。”

      面色红润,脸骨削瘦,童颜鹤发,穿着干净麻衣的赵老头,抬头看了看林克脸孔,停留几秒后,越看眉头越皱,沉声道:“把手给我。”

      “好。”林克当即伸出右手。

      “错了。是左手!”赵老头没好气的纠正道。

      “呃.....左手和右手有区别么?不一样是看脉相?”

      “呵呵。”

      “费什么话,男左女右。”

      赵老头冷笑道:“更何况,你这不是看病可以治的。”

      乖乖递出左手的林克,目光闪了闪,试探道:“赵医师,此话怎讲?”

      赵老头并不理会他,用他那布满皱纹丧失活力的老手,只一个劲的摸呀摸呀摸的,越摸还越起劲,从掌纹一点点顺着手腕向上,直到手肘为止,不停的摸来摸去。

      摸着摸着还一个劲的傻笑。那样子看起来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这让林克当即心头恶寒,额头青筋暴跳!

      尼玛。

      该不会是碰到老同性恋了吧?

      难怪一直无妻无子,原来是喜欢这个调调!

      “难怪!难怪!原来如此!”

      赵老头收敛神色,心中恍然大悟,嘴里一直念叨这几句。

      随后。

      在林克即将暴走的边缘,及时抽回了手。

      他还不知道,若是再稍晚几秒,林克可就要对他不客气了。

      “赵医师,你有看出什么来么?”林克压抑心头怒火,沉声问道。

      赵老头沉吟片刻道:“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一到晚上,就会听到什么古怪声音?就好像有人在耳边对你说话一样。”

      !!!

      林克神色一动,肃然道:“噢?为何赵医师会这么说?”

      “呵呵。”

      “小伙子,你还有心情跟我在这装深沉呢?”

      赵老头又再次仔细盯看林克的面相,确认没有看错后,冷冷一笑:“老头子看你呀,面相极凶,大难临头。即是怨鬼,又是复仇。”

      “还好你气血不弱,体魄强横,不然你昨晚怕是要一睡不起了。”

      “实话告诉你吧,你惹到脏东西了。”

      “趁现在天没黑,赶快去棺材铺订副好棺材吧!”

      这一连串话如连珠炮似的吐出,瞬间将林克说懵了。

      怨鬼?

      脏东西?

      还他妈叫老子订副棺材?!

      这话里就是没得治的意思咯?

      林克脸色阴沉,凝声道:“赵医师,你这不是在诓我吧?”

      “世上真有脏东西?”

      赵老头置若罔闻,只一个劲的对着他笑。

      还有事没事的看摸林克掌纹,观其面相,表情有点异常兴奋。

      就像在看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一样.......

      就好比,有一个人钻研学习了几十年的屠龙技,但神功大成后,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扬名天下时,别人却残酷无情的泼冷水告诉他,从此世上再无恶龙的事实。

      从此那人失魂落魄浑浑噩噩,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林克,才知道恶龙又出现了!!!

      这种感觉能不高兴?能不欣喜?能不快乐?

      但一旁的林克却是很愤怒。

      怒不可遏。

      这赵老头不会又疯疯癫癫的吧?

      于是。

      他狠狠一拍药柜,冷声道:“赵老头,你再对我傻笑,信不信我锤爆你的头?”

      “嘿嘿......嘿嘿....我信,我信。”赵老头憋不住笑。

      林克气得一头黑线,但思索起赵老头的话,都说的十分准确,此刻心中是半信半疑,只得强压下怒火,平声道:“就当你说的对,我是碰到脏东西了,你有什么办法治么?”

      一说到事关生死的大事,赵老头也变得正经起来,摇摇头道:“治不了,你这又不是病。”

      “不过.......”

      他拉长音线,兴奋不已道:“你可以试试这个?”

      话完。

      人便匆匆走到后房,传出一阵脚步凌乱,翻箱倒柜的声音。

      不多时,去而复返的赵老头,手里拿着一张小黄符,满脸喜色地拍在药柜上:“这张护身符,你可以试着带在身上。”

      林克脸色困惑,拾起面前的黄符,仔细端详片刻后,发现就一普普通通的黄纸,外头两分钱一张的那种。

      其上笔走龙蛇写着鬼画符的符号,看不懂是个啥,反正就像小孩子涂鸦一样,十分的抽象,恕他没有艺术文字天份,看不出这到底是个啥?

      林克半信半疑,奇声道:“这管用么?”

      闻言,赵老头用看弱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可怜道:“我哪知道管用不管用?”

      “之前又没人用过,你还是头一个。”

      林克:“...”

      “赵医师,在下告辞!打扰了!”

      攥紧拳头的林克,勉强打了声招呼后,直接转身离开。

      一看他走,赵老头顿时不干了。

      人手脚倒挺利索,直接翻过药柜,抓着黄符跟在后头,苦口婆心劝说道:“小伙子,火气别那么大嘛。”

      “虽然你被脏东西跟住,我很同情你,但这就是命!”

      “俗话说,死马当活马医。”

      “你带着我这张护身符,甭管有用没用,起码有个心理安慰。”

      “再说,万一有用呢?”

      林克冷着脸,不理他。

      此时。

      跟在旁边的赵老头,忽然一拍大脑,大声道:“对了,小伙子你叫啥名字?家住哪?”

      “你把护身符带上,我明天去找你。如果有活下来呢,说明护身符还管用。如果死了,就证明符制作的不对。”

      “唔,这护身符算我送你的,不收钱。”

      林克一听,身形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既兴奋又紧张的赵老头,冰冷的话语从齿间挤出:“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啊?”

      “不用谢,不用谢。”

      赵老头带着哀求弱小无助的眼神,不由分说把护身符塞进林克手中。

      随后。

      人一溜烟的跑了,还嚷嚷着不要丢,很管用之类的话。

      林克瞬间脸皮一抽,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这不明摆着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么?

      不过心里是这么想。

      最终他还是收下了。

      赵老头虽然看起来神经兮兮的,但寥寥几语就精准说出他的古怪事,看起来是个有本事的人!

      “莫非世上真有脏东西?”林克心头沉甸甸的,“还是试一试为好,万一真有用呢?”

      抱着这个打算,他走出去与方辛汇合,两人重返巡捕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