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竞技>

      “拿着这笔钱,去找个补习班吧。”

      高仓健雄虽然平常都是面容严肃到让人心生畏惧的男人,是个不苟言笑的严肃派,对于江琦骏也总是比任何其他人都要严苛。

      但是他是真心有将江琦骏当做自己孩子看待的。

      明明昨天因为升学的事情,他还狠狠揍了江琦骏一拳(虽然这一拳是有另外的原因),结果今天就拿了钱想要给他让他去报补习班。

      江琦骏心中似有一股暖流涌现,有些动容,但还是将手中的白色信封递还了回去,皱着眉头佯装不屑地说道:“老爹你在看不起人哦!就算不报补习班,我也会考进名门的!我全国排名可是在前一百啊!”

      高仓家是什么样的经济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毕竟收支账本和报税之类的事情都是他在做。

      可以说,如果不是高仓家的那位债主是好人的话,高仓家恐怕只有把房子和道场以及脚下的地皮全部卖了,一家人缩在狭小的出租屋里过活这么一条路了。

      而这个时候高仓健雄拿出这么一大笔补习费来,无疑是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日本的补习班可是非常昂贵的,对于大多数薪资家庭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而高仓家出了这笔钱让江琦骏去上补习班的话,那么高仓梨衣和高仓唯想要报补习班,都未必能够拿得出钱来,两个女孩现在也都是上高一了,再过两年就要面临是升学还是工作的选择了。

      高仓健雄看着江琦骏推回来的白色信封,没有收,而是重新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弟子,沉声道:“我已经打听过了,想要考大学的话,报补习班是很有必要的吧?你不是要考名门么?既然决定了,就给我去全力以赴!”

      “家里可没有钱供你当‘浪人’(复读生),一次性就给我考进名门听到没?否则的话,就给我乖乖回来!”

      日本的升学考试,一共要考两轮,一轮是全国统考,而另一个则是各个大学的独立招考。每所大学要考的内容侧重都有所不同,而高中不会教那么细致,这就导致了各种补习班的盛行,会针对你想要报的大学来进行专门辅导。

      所以以名门为目标的话,一般都会报补习班,自学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难。

      “大女和二女……她们将来想升学的话,我会再想办法的,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还没轮到你来掌家,现在的我才是高仓家的一家之主!”

      高仓健雄挥了挥手,语气有些不耐,态度强硬地就想把这件事决定下来。

      江琦骏执拗道:“我都说了,我就算不报班也能考上名门!决定了,目标就是东大!我绝对会考上东大的,靠我自己就行!”

      高仓健雄瞪了他一眼,蒲扇大的大手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少废话,乖乖给我去报班学习!”

      “道场也离不开我啊!我哪有时间去上补习班啊,现在学员那么多,师父你一个人带不过来的。”

      “我会再招个专职的师范代的。”

      “家里哪有那个钱,你这个昭和老头真的很拗!”

      “混蛋家伙,你就是这么和你师父说话的么?”

      两个人在客厅里吵得不可开交,而在厨房里忙碌的高仓姐妹也忍不住朝着这边频频侧目。

      ……

      今天的晚饭,吃得并不开心。

      江琦骏随意对付了两口,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那个昭和老头,耍什么帅嘛!”

      他眼眶有些红,小声地骂咧了一句。

      而那个白色信封,被他放在了书桌上,具体有多少数字他没仔细数过,但是足够他找一个相当不错的补习班去上了。

      他还是没能拗过那个脾气又臭又倔的昭和老头,这笔钱被强硬地塞了过来。

      江琦骏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看着书桌上的白色信封,苦恼地挠了挠头:“梨衣和小唯都是高中生了,明明是青春靓丽的女高中生,一个月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更不要说化妆品了,现在的女孩都会攀比的吧,在学校里被人排挤了怎么办?女孩子要富养这个道理都不懂么?”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不需要这笔钱去上什么补习班。

      虽然他总说自己的系统是个铁FIVE,但是作为学习机它的功能还是很强大的,只要在梦境培训课里选择“高中知识”,消耗足够的系统积分之后,它就会安排最好的老师给江琦骏在梦境中进行补习。

      这也是他明明除了上课的时间其余空闲时间全部投入到了训练之中,学习成绩却能保持在全国排名前一百的优异成绩的原因。

      可问题是……系统的事他不能和任何人说。

      他得想个办法让高仓健雄明白即便是不报任何补习班,他也能考上自己想上的名门大学。

      “如果有名门招剑道保送生的话,我应该可以去争取,不过现在才高二第一学期,能把保送名额确定下来么……明天去学校的时候,找理事长谈谈吧。”

      江琦骏心中有了主意,起身把书桌上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一个带锁的铁盒子里,不管事情顺不顺利,他都没打算动用这笔钱。

      他躺回自己的床上,从口袋里摸出耳机,戴到了耳朵上。

      在音乐声中,他盯着天花板,试图将大脑放空。

      可不知怎么的,脑海中回想起了今天放学回家路上遇到的事故。

      由于回家后和梨衣打架以及补习班费用这两件糟心事,他有一段时间都将这事给淡忘了,可当耳机里再一次响起奏鸣曲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画面又渐渐地浮现在了眼前。

      那是他第一次目睹有人死在他的面前,对他打击很大,以致于回家后被小唯以为是在学校里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明明死的是不相干的人,他也没看到出事故那人是什么模样,只是看到了被车轮碾出的两道长长的血痕,可内心像是笼罩了一层阴霾一般,让人爽快不起来。

      “死亡啊……”

      江琦骏朝着天花板伸出手,眼神有些迷茫,以前总觉得死亡这件事离他很远,可真发生在眼前时,心中好像浮现出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的想法。

      总而言之……是让人心情不爽,糟糕透了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