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付百洁百度云

      范伟进转身看着他,把手里的《非理性繁荣》扬了扬,说道:

      “王师兄,答案就在这本书上。”

      他倒不是故弄玄虚,只是想着经济学院的学生也能了解下行为经济学,这对他们有好处。

      可惜,大多数人都以为他在卖关子,对他报以白眼,范伟进也没在意,跟着严沁快步离开了经院的教学楼。

      走到无人处,严沁好奇地问道:

      “你到底给颜教授看了什么,他好像很不高兴?”

      范伟进笑道:

      “他不是不高兴,只是在拷问学者的良心!”

      严沁翻了个白眼,嗔道:

      “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你给颜教授看了什么?”

      范伟进也没言语,找到那处序言指给她看。

      严沁顺手接了过去,盯着那处段落,断断续续地念道:

      “非理性的投资会引起很严重的社会问题,经济专家和公共学者要时刻警惕。”

      “哎,这个insiders怎么翻译?”

      “知情者们,也可以翻译成了解内幕的人!”

      “哦!”

      严沁顿了顿,继续念道:

      “发现问题的知情者们,有责任提前告知公众,以避免引起更大的社会问题。”

      范伟进感觉这次是不虚此行,差不多应该能打消颜教授的疑虑了,他心里如是想着。

      严沁突然好奇地开口问道:

      “我感觉很平常啊,为什么颜教授当时的表情那么奇怪呢?”

      范伟进笑道:

      “这不奇怪,这段话就是强调经济学家的社会责任问题。”

      “这跟颜教授有什么关系?”

      “他也是经济学家,也应该承担一份相应的责任,可人天生是社会动物,很多事是不能超越社会的,所以颜教授就很纠结。”

      严沁摇了摇头,咕哝道:

      “弄不懂你们,不知道你们学经济学的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我能想什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想你!”

      范伟进腆着脸说道。

      严沁被他的话弄得很不自在,稍微走了下神,脚下一个趔趄好悬没摔倒,好在范伟进在身边反应够快,一把就扶住了。

      “范伟进!”

      严沁嗔道:

      “我发现你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范伟进浑没在意,笑着说道:

      “我这是肺腑之言好吧!”

      “信你才有鬼!”

      严沁白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突然又感叹道:

      “我发现自己真的没用,一起进的京大,你都能跟教授当堂辩论了,我却什么都不懂。”

      范伟进有点愣神,没想到跟颜教授的一番较量,倒引起了严沁的失落感,这倒出乎他的意料。

      “哎,你也不用这样吧。”

      范伟进想了想,劝解道:

      “其实我就是个样子货,现学现卖而已,真计较起来,颜教授一根小拇指就能挑翻了我。”

      严沁看了他一眼,有点沮丧地说道:

      “你就别安慰我了,那么多经济学术语,你张口就来,总不能是现学现卖吧?”

      “我当你说什么呢。”

      范伟进把那本专业英语直接塞给严沁,笑着说道:

      “翻翻看吧,你突击一个月,估计跟我的水平也差不了多少。”

      严沁惊讶地问道:

      “你不会真是拿这个在糊弄颜教授吧?”

      “也不全是,你没听颜教授说吗,我这人天赋出众,大部分水平属于自学成才,你就不用跟我比了!”

      严沁不禁啼笑皆非,忍不住讥讽道:

      “是啊,你不仅很有天赋,最关键的是你脸皮也够厚。”

      范伟进笑了笑,总算是岔过去了,他可不想打击到严沁的信心。

      严沁突然又换了个话题,问道:

      “我发现你英语水平提高很多啊,也没见你平时有多用功啊?”

      范伟进感觉自己有点心虚,两人成天朝夕相处的,还真不好解释。

      他想了想说道:

      “这没什么的,你刚才翻译的那段也挺不错的。”

      严沁忍不住又给了他个白眼,埋怨道:

      “没你这样夸人的,一点诚意都没有,我连单词都认不全,你也好意思!”

      范伟进笑了笑,想了想突然心头一动,建议道:

      “哎,你说咱们把这本书翻译出来怎么样?”

      “哪本书?”

      严沁有点摸不着头脑,询问道。

      范伟进拿着那本《非理性繁荣》说道:“就这本。”

      严沁这次是真被吓到了,结结巴巴地反问道:

      “你没发烧吧,这么厚一本书,还是经济类的专著,就咱俩这点水平能成吗?”

      范伟进把手里的书随便翻了翻,是挺厚的,三百多页,心里也有点拿不定注意。

      他倒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手里这本《非理性繁荣》是第一版,五年之内,是不会被国内翻译出来的。

      他知道,这本书将来会经过好几次修改增减,出版过很多种版本,虽然行为经济学本身也不是完美的理论,可还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范伟进琢磨了下,现在是03年,次贷危机爆发的时候刚好毕业。

      只要在07年之前完成出版,背后的隐性价值自然不言而喻,而他还可以在书里添点私货,说不定还能搭上一趟顺风车。

      想清楚里面的关节,范伟进拿定了主意。

      “不用担心,我们俩一起翻译。”

      范伟进沉吟了一下,又补充道:

      “这是专业书,翻译只要求准确无误,能让人清楚了解这套理论就行,而且不用赶时间,哪怕花个一两年也无所谓。”

      严沁一想也很是心动,两人一起翻译一本书,想想就觉得很新奇,可随即,她又有几分沮丧,说道:

      “我英语水平一般,经济学更是一窍不通,这可怎么办?”

      范伟进笑道:

      “你不用担心,我们俩一起,而且还有专业的参考书,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找老师请教。”

      严沁这才回嗔作喜,笑着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一定要把这本书翻译出来。”

      “错了,是出版出来。”

      范伟进纠正道。

      “还要出版?能行吗?”

      严沁有点怀疑。

      范伟进不禁哭笑不得的回答道:

      “不出版我们翻译它干嘛?

      严沁讪讪地说道:

      “你说真的可以吗,还有,版权怎么办,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吗?”

      范伟进不由地一愣,这还真是个问题,不过仔细想想他又释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