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视频APP

      是谁打碎了摄像头?

      眼前的屏幕已经无法看清前面的视角。曾卡里赶紧把小蜜蜂按照导航返回。

      这到底是什么打碎了?难道是月球上真有生物?

      为了弄清楚真相,曾卡里换好小蜜蜂摄像头,再一次进行高空搜索。

      到达指定地点,从高空往下俯瞰。一片片大大小小的石头,地面静谧无声。为了引蛇出洞,曾卡里通过红色激光投射,再仔细地扫了一遍。

      “看,那大石头后面!”思洁惊讶的说。

      卡里把摄像头位置锁定在那块大石头上,激光慢慢地移过去。大石头背后慢慢地伸出一个长条的黑影。激光试探性地往它旁边移动,把它吓得一激灵,又往石头背后缩。过了片刻后,它又探出来去抓激光点。

      “看来,它跟我们一样有眼睛,能明确地看到激光线。”卡里说。

      激光又移出来一点,这下它整个身体都能看到了。是一个条状的生物,并没有手脚。像蛇一样蠕动。曾卡里马上通过小蜜蜂对生物体进行扫描。

      “身长两米,其它不详。”卡里平静的说,仿佛他早就知道了一样,“这个不明生物上的物质元素,我们的数据库完全没有,连体重都无法知道”

      这并不奇怪。这么多年来,人类前前后后登过多少次月球,但都没有发现任何生物,也就没有任何生物的资料。况且,这是不是生物,还不确定。

      “我们得赶快侦察,这个不明生物距离我们飞船并不远。万一具有攻击性,我们得另觅地方落脚。”卡里这回有些危机感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直接面对一个未知的物体。他必须快速搞清楚眼前不明爬行物的一切资料。

      他继续用激光去挑逗它。别看它像个面团似的,移动的速度一点儿也不慢。卡里不断地调整激光移动的速度,它都能跟上。

      突然,它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似的,转身跑到大石头后面,消失了。

      小蜜蜂调整位置,直到大石头背后能看清楚。但是,什么都没有。突然就消失了。

      为了安全起见,曾卡里用小蜜蜂把盆地侦察了个遍。没有任何发现,那个不明爬行物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第二天,小蜜蜂又侦察了整个盆地,并且扩大了范围。但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不明爬行物的行踪。不过,既然都没有,也可以暂时排除老街口盆地的危险性。飞船停这边暂时没有问题。

      “真不换地方了?”杜思洁问卡里,他们刚完成今天的身体机能转换实验。

      “先不换了。整个盆地也没有发现异常,暂时来说是安全的。何况,小蜜蜂一直在帮我们探测。有异常我们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卡里说。

      “那不明爬行物呢?到底是什么呢?”杜思洁还是有些担忧。

      “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我们现在也只能以静制动,静观其变。迟早会水落石出的。”卡里安慰思洁说,“但我们是安全的。”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但是,一个人担心总比两个人担心强。况且他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在晃动,只是他也还不敢相信。

      这个不明爬行物的突然消失,并且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的消失,这让他联想到了两个超微粒子撞在一起消失的瞬间。这两者会不会有联系呢?这是他现在思考的问题。

      小蜜蜂连续一个星期巡查和守候,现在可以排除这个不明生物在周边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洞穴,没有任何场所,没有任何足迹。这一切怎么那么熟悉呢?

      “对了,我们地球老家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卡里激动的说。

      “你是说当年地球上轰动人类世界的‘北极事件’?”杜思洁也想起来了。

      那是公元3001年。北极冰山融化了十之八九。全球人类文明发展委员会牵头,汇聚了全球1000名科研人前往考察。考察队分了前中后三队,那是三艘百万吨级别船只。每艘船约300人。一切都很顺利,按照行程,还有半天就要到达目标位置。忽然,在第一、第二艘船队之间起来一座冰山。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后面两艘船,因为冰山遮住视野,看不到领头船上所有人发生了什么,并且失去联系信号。一刻钟后,冰山又沉入水底消失。跟着消失的还有领队船和300多名人员。从那一刻起到现在,也没有那300队人员的消息。当然,至今都是未解之谜。剩下的两队船,在搜寻领头船队一个月后,赶忙返航,并中断了那次规模宏大的考察。直到10年后,领队船和船上的300人突然联系到全球人类发展委员会,并报告说与另外两队船失联。这300人所有的记忆都在当年考察的时候的记忆,也就是他们都是10年前的人,他们成功躲过了10年时间。这一事件轰动了全球。全球的人都在思考,他们消失的十年在哪里。

      “他们的消失和回归,至今还是个迷,但是跟这个不明爬行物从月球上消失痕迹来看,很相似。”曾卡里说。

      “那到底是什么力量呢,可以瞬间把诺大的船只和300多人一同瞬间消失,然后又在十年后一同带回。”杜思洁巴望着亲爱的卡里,并渴望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很久了。当她第一次看到这个事件新闻到现在,期间断断续续没有停止过这个疑问。所以,当卡里一说起,她就想起这件事。

      “如果我没有推断错的话,应该是那一瞬间有一种力量把他们瞬间化成了超微粒子。然后,又在十年后再次合成。”卡里有些激动的说。

      “这怎么可能?”杜思洁听着一脸茫然,她想不出有什么力量可以这么强大,把300多人的船队瞬间拍成超微粒子。

      “嗯,现在我们要最紧急的任务,除了要做好身体机能转换,就是要弄清楚超微粒子的排序与合成。”卡里说。

      “可是,超微粒子都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杜思洁嘟着嘴说。

      “超微粒子曾经不是跟我们同一个世界,不是同一个空间。但是,他们跟我们同一个宇宙。”卡里望着飞船外荒凉的月球表面,心绪乱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