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手机看片你懂的45.59.118.2dylytgw.com

      看着凝固成一团的飞船残骸,楚萧脚下踢动着曾经在爆炸时飞溅出来的碎片,眼中的光芒逐渐变亮。

      这么大的一个观察所,不可能所有飞船都被摧毁,按照AI的逻辑它只会阻止观察所里的人离开,但处于检修状态或者被封存在仓库中的飞船很有可能没有被完全摧毁。

      而这,就会是楚萧离开这个星球的希望!

      如果这一切都失败了,那么他就要考虑如何让自己拥有肉身横渡宇宙的能力了。

      念动力无视金属墙壁与土石的阻隔,直接卷向仓库区域,希望能够找到被封存在里面的幸存飞船。

      然而不幸的是,根据念动力观察后反馈给楚萧的信息,仓库区域似乎在自毁指令发出后,幸存者主要攻占的目标。

      从天花板上延伸下来的各种炮管向下耷拉着,俨然是被完全地破坏掉了。

      而仓库中各种被破坏掉了的物资以及飞船零件等物品散落在地上,飞行器的架构残骸斜靠在升降台上。上面各种火焰燃烧后的痕迹还没有被时间抹去。

      有的飞行器直接断成两截,里面有不少的尸骨横七竖八地分散在里面,从断裂处观察应该是有人启动了飞行器,准备强行冲出AI制造出来的封锁,结果被高能射线直接切成两半。

      如果没有完整的设计图,想要用这些零件拼凑出一艘能够支持楚萧进行星际航行的飞行器,那完全是天方夜谭。

      凌乱的仓库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解释了为什么楚萧从重启动力核心后,一直没有受到攻击的原因。

      几乎所有的自动防卫武器都被从毒气攻击中幸免于难的人拆除了。这也说明为什么会有人用鲜血在入口处写下那一行令人胆战心惊的字。

      所有幸存下来的人,在查阅过信息处来自母星的死亡指令后,都会在极度不甘与憎恨中消亡。

      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如何思考与楚萧无关,但他更加担心的事情是如果那些幸存者,他们是否会把注意打到修理区中那些可能处于维修的飞船上。

      念动力托起楚萧,飞速赶往修理区。沉积在走廊上的厚厚灰尘被他高速飞行的身影卷起,最终又缓缓落在地面上。

      来到位于观察所上层的修理区,巨大的维修坞架着十来架长度超过千米的飞行器,四周伸出不少支撑柱将飞行器死死地固定在空中。

      如同擀面杖一般造型证明的飞行器证明了在设计当初就没有将风阻以及流体力学考虑进去。

      也从侧面证明这些制式飞行器完全是用于外太空飞行的,只不过这些飞行器都或多或少缺失了一部分。

      缺失程度最为严重的一艘飞行器只剩下其他一半的长度。

      松出一口气的楚萧将内心的担心放下,这些飞行器都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破坏。

      至于缺失的部分,可能是那些部件磨损严重或者已经损坏,停靠在这里等待着维修。至于为什么这里的飞行器保存良好的原因。

      他根据现有情况总结出一条时间线。

      首先观察所的AI收到来自母星文明的自毁代码,观察所的所有对外出入口被封闭,紧接着释放出毒气尝试将里面的所有人都杀死。

      在此之后,幸存下来的人和AI展开激烈的战争,幸存者企图夺取被封存在仓库中的那些飞行器,最终从观察所中逃离。

      无法从仓库里夺取飞行器的幸存者,无奈之下转道前往修理区,企图将停靠在修理区的飞船修复之后从观察所逃离。

      在优先杀死所有人的指令下,AI直接让为整座观察所供能的核心过载,最终爆炸。

      整个观察所出现失去供能的情况后,幸存者仅凭人力和部分完好的机械没有能力将动辄数万吨甚至数十万吨的飞行器修理,甚至连挪动那些被传动装置固定起来的飞行器都无法做到。

      最后这些人在绝望之下或是因为缺氧或是因为饥饿也许是因为疾病,最终被困死在这个观察所中。

      理清思路后,楚萧摸着下巴开始考虑如何修理这些巨大的飞船。

      欲善其工必先利其器,修理一艘飞船首先要做的便是获得相关的图纸,但看着四周凌乱不堪的环境以及不断冒出火花的电脑,一股不祥的预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抱着侥幸心理打开各台电脑后,原本应该储存在里面的各种修理记录、飞船参数以及修理手册全部都被抹去。

      放弃了能够轻松离开星球的幻想,楚萧将念动力洒出覆盖在这些飞船上,企图拼凑出一个完完整的图纸。

      尽管每一艘飞船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但由于停靠在这里的都是制式飞船,那么结构不会有太多的差别。

      在扫描过后,楚萧用念动力画出一张详细的飞船图纸。管线、结构、能源都被楚萧用念动力给扫描了出来。

      顺便也将飞船上的能源载入到自身的万用能量平台中,此时他体内的能量可以变成内力,也能变成查克拉,甚至是纯粹的生命力与精神力都可以被转变。

      推动飞行器所用能源对于他来说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根据扫描到的图纸,楚萧挑出一艘缺失程度最少的飞行器作为他的座驾,将其余的飞船上完好的零件拆下安装在他的座驾上。

      原本需要各种吊装机构以及数百人花费数周甚至数月的修理项目,在他的念动力帮助下仅仅耗费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完成。

      坐在驾驶位上,楚萧拿出在总控室找到的身份牌贴在用于验证身份的检验台上。

      白光闪过,一个符合母星文明审美的女性虚拟形象被投影在空中,用悦耳的腔调发出语音:

      “身份识别通过,欢迎乘坐星舰192号!我是这艘星舰的智能服务终端,尊敬的管理者我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看着眼前端庄的虚拟成像,楚萧先前验证了一个在地球上一直想要知道的观点:据说用女性的声音作为战斗机飞行员的系统语音,能够缓解飞行员的紧张情绪。

      凝视着眼前歪着头看他的虚拟成像,楚萧语气中满是淡定:

      “系统自检!更新该舰船名称为大胆探索者。”

      听到楚萧的声音,虚拟成像向他微微颔首后化为一个进度条,显示着自检的进度。

      很快,星舰将自身的结构投影出来,数个亮着红光的部件显示需要维修或者更换。

      调出自己用念动力扫描出的结构图后,楚萧将剩下躺在维修坞的飞船中完好的部件分解后直接把需要维修的部分修复好。

      原本亮着红光的部件也回归正常,智能终端的相貌又再次呈现在楚萧的面前。

      “尊敬的管理者,大胆探索者号已经自检完毕!”

      闻言,他从包中拿出一块大小约莫和砖头相等的储存器插在终端上,把观察所保留的星图数据载入星舰中。

      再对整个观察所进行一次扫描,把制造噬极兽的物质全部搬上星舰准备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