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技师故意把我按摩硬小说

      半个时辰后,许康丢下,脸蛋潮红,一脸满足的安闭月,离开山洞。

      来到冷风猎猎,险峻的峰顶,一块不大的石头上,盘膝坐下,修炼组字秘。

      组字秘是他以后立足的根基,他一直没有懈怠过。

      一晃,两个时辰过去。

      许康的身影忽然从原地,只留下渐渐变淡的符文。

      再出现,是在几十米外的斜坡上。

      “这就是传送符阵,不错,不错”

      上次在玉鼎峰见党舞施展传送符阵,许康很羡慕。

      一直在尝试。

      今天终于成功了。

      当然,主要归功于二品阵法术的基础。

      “该去一趟了”

      许康徒步离开月峰,前往党舞所在的玉鼎峰。

      他要找党舞兑现过几天教他《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诺言。

      顺便教导一下党倩柔。

      其实没什么好教导的,党倩柔性子恶劣,纯粹是欠抽,多打几顿就好了。

      不久,来到党舞的大院外。取出上次党倩柔给的玉简刷开门,直接来到党舞的住处外。

      门开着,傍晚的阳光照在那瘦削的背影上。似乎被吸收了,黯淡了几分。

      许康眨了一下眼睛,又恢复正常了。

      看错了。

      “什么事?”

      党舞的声音依旧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

      “还能什么事?”

      许康走进来,大大咧咧的坐在党舞身后。

      单看后面,党舞的身材不错,曲线流畅,像一头充满力量的猎豹。

      “你来找我学扶摇直上九万里”

      党舞恍然。

      “没错”

      许康坐直身子。

      “我突然不想教了”

      党舞冷笑。

      混蛋,连许大爷也敢耍。

      许康凝目,有丝丝杀气缭绕。

      “你还敢跟我动手不成?”

      党舞不屑。

      许康展开异象,五龙抱玉柱,气象万千。

      党舞上次在异象中吃了亏,没有攻击五龙,直接进攻许康。速度如闪电一般,气势如浪潮一样,一下子就打飞了许康。

      在异象之中,许康最不怕的就是挨打,立刻就站了起来。

      “短短几天,你又变强了。”

      背着身子的党舞,挑了挑眉。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许康也一头雾水。

      和之前一样,有时候,修炼,进步微乎其微,有时候,猛地就长了一截。

      “连自己怎么变强的都不知道,真是废物。”

      党舞嗤笑。

      嗖!许康从左边攻向党舞,即将靠近的时候,突然又攻向下面。

      党舞轻易躲过。

      她的肉身必许康强出不少,这点小伎俩没多大用处。

      她随手一抓,却没抓到许康。

      原本许康站得地方,一道符文渐渐变淡。

      党舞轻哼:“这么快掌握了传送符文”

      许康突然出现在党舞身侧,一个迅猛的肘击。

      党舞踉跄一下,抬腿就是一阵连绵不绝的进攻。

      许康竭力抵抗,忽然嘶啦一声。

      手里多了块青色的布。

      低头一看,党舞的袍子被撕烂了一块,还有一半耷拉着。

      党舞面无表情的将耷拉着的扯掉,目中战意昂扬:“继续”

      许康丢下布块继续进攻。

      两道身影,在异象里,你来我往,啪啪啪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喘息声渐渐变大,脸都变得红彤彤的,额头脸上也都布满汗水。

      消耗过大的两人,干脆放弃术法神通,完全肉搏。

      于是,一会儿许康被压在地上,被党舞暴打,一会儿许康反压党舞,暴揍。

      突然,两人从异象之中滚了出去,坠落在软榻上。

      阵法、禁制加固的软塌,随着两人的纠缠,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两人都没有停手,片刻后,从屋子里打到院子里,又打到正堂,再打到厨房……不知不觉来到峰顶,野战。

      “早就想打你了”

      “我也是”

      “怎么不用封印的力量?”

      “你也配”

      “说话要算话”

      “当我的仆人,不然今天休想离开玉鼎峰”

      “当你的仆人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

      “我就想知道,你凭什么这么拽,你除了修炼天赋高,还有什么了不起的,长相一言难尽,胸怀乏善可陈……”

      “谁告诉你我只是修炼天赋高了?”

      “难道你现在的长相是假的?”

      “我什么时候说了”

      “刚才说的”

      “我没说”

      几十步外,党倩柔目瞪口呆。

      平日里,目空一切,霸道无情的姐姐,被按在地上,脸蛋潮红,呼吸急促,一条修长紧致的腿架在许康的肩膀上,裤子裂开了好几道缝,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隐约可见里面的亵裤。

      再看许康,喘着粗气,一手抱着姐姐的大腿,一手按在姐姐露了一半的肩膀上。

      她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被吵醒,看到父皇就是这样对待母后,长大后才知道父皇是在临幸母后。

      “放开我姐姐”

      党倩柔张牙舞爪的冲了上去。

      许康轻轻一震。

      党倩柔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扑了上来:“有本事冲我来,我比姐姐漂亮多了。”

      许康:“……”

      我把你当徒弟,你想睡我?

      “够了”

      党舞怒喝。

      党倩柔吓了一跳,站起来,一脸委屈。

      “还不从我身上起来”党舞表情很冷。

      许康放开党舞,站起身。

      党舞迅速取出一件长裙,穿在身上,不屑道:“不过如此”

      “再来一次”许康撸起袖子。

      党倩柔连忙挡在党舞身前,“不许碰我姐姐”

      党舞一把推开党倩柔:“没你的事”

      党倩柔急道:“姐姐,师父分明借着过招占你便宜。”

      党舞哼道:“你挡在前面,就不怕他占你便宜?”

      党倩柔小脸红了一下,辩解道:“不一样,姐姐已经成年了,我还是个孩子。”

      “孩子”

      党舞嗤笑。

      ……

      半个时辰后。

      党舞的住处。

      满头大汗的许康盘膝坐在柔软的蒲团上,运功疗伤。

      党舞坐在不远处,神色如常的运功疗伤。

      党倩柔抱着手臂,站在门口,目光大部分时间流连在许康的俊脸上。

      党舞身上光芒一闪,睁开眼睛。

      她的伤势已经复原大半。

      她比许康强出不少,受的伤比较轻。

      党倩柔见姐姐醒了,连忙收回目光,小声问道:“姐姐,你们刚才真的是在较量?”

      党舞的目光骤然变冷。

      党倩柔吓得低下头,跟个鹌鹑似的。

      党舞冷声道:“出去”

      党倩柔哦了一声,不情愿的退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