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黄版破解

      1983年2月12日,除夕说来就来了。

      这一年的春节,显然比去年更具喜庆的气氛,老百姓也觉得更有兴致。

      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今年的年货比去年又丰富了不老少。

      这个春节,京城居民每人除了照例可以购买江米一斤,花生油四两,鱼两斤之外。

      政府又多给配给了三斤富强粉。

      和标准面粉比,富强粉面筋含量高,精细,杂质少。

      而且在敞开供应的东西里,除了猪肉以外,又多了鸡蛋和粳米。

      另外,由于京城的蔬菜种植面积已经扩充到了1.9万公顷,外埠菜也大量供应京城。

      所以这一年的冬天,京城的大白菜不但供应充足,细菜也相应增多了。

      像冬笋、荸荠、韭黄这些过去价高难得的东西。

      今年京城四大菜市场的柜台上,不但供应量变多了,价钱也实惠了不少。

      连许多普通百姓,咬咬牙也能吃得起了。

      水果方面也和蔬菜差不多。

      由于本年度京郊苹果面积达17.2万亩。

      这一年春节前的水果供给,已经成为橘子、苹果、山楂、柿子交相辉映的局面。

      人们不仅有了价廉物美的水果解馋腻,也脱离了品种单调的困局。

      最后还有小食品方面。

      尽管瓜子花生的限购没有改变,可许多风味食品却得到了恢复。

      比如话梅、山楂、“信远斋”的蜜饯和“通三益”的秋梨膏等。

      毫无疑问,越是充足的物质供给,才能越显出过年的丰美来。

      至于第二个让老百姓感受到这个春节比往年更有意思的因素,还在于一种家庭欢聚的新模式从此奠定。

      由于这一年,我国电视机拥有量比起去年来实现了翻倍的迅猛增长。

      所以到了除夕夜,人们便自然而然的开始聚集到最近的电视机前,准备收看国家电视台第一次向全国现场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

      要知道,在改革开放之前,“移风易俗”就已经硬生生割裂了传统的延续,我们春节的传统习俗实际上几乎消失殆尽。

      这样一来,其实在电视时代到来的同时,许多传统习俗也正处于恢复的过程中。

      那么对于很多人来说,既然传统和电视一样都是新事物,同时接受这两者,当然毫无阻力与违和感。

      于是恰恰从这一年开始,春晚几乎一下子就演变成为一种民俗,成为了全国老百姓颇具一致性的过年习惯。

      从而把最重要的这个夜晚标准化了,把春节同化为一个日益失去地方特色的节目,改写了传统的过年模式。

      就比如说,扇儿胡同2号院吧。

      所有的人家,在年夜饭摆上桌儿的同时,就把电视机也给打开了。

      只不过在边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和谐。

      就在边大妈把一整条红烧鲤鱼端上桌的同时。

      她小儿子边建功居然在调着家里的那天牡丹黑白电视,一个劲的抱怨。

      “妈呀,真不是我说您。您干嘛非死抱着钱不放啊?这大过节的,咱要看上带色的彩电多提气?那人脸都是上过肉色的,水都是绿的,天是白的,跟电影一样……”

      边大妈不爱听了。

      “行啦。就靠你爸那点退休费,我那点居委会补贴,我们俩能把你们都拉扯大就够不容易的了。黑白电视怎么了?咱们也是这院里第一个买的,那还是你七六年你爸手气好抓阄抓住的彩电票呢。当时不管是你爸的同事,还是咱们整条胡同,谁家不羡慕咱们?还彩电?多那点颜色,得贵出多少钱去啊?值当吗?”

      边建功当然不服气,立刻回手指着家里的电视机说。

      “哎哟,我的妈哎,您这话可千万别外头说去,那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还羡慕什么啊!那都老黄历了。现在黑白的早过时了。多假啊,屏幕还小,谁还不想看彩电啊?而且我跟您说,人家卫民给咱们的彩电可是进口原装的,那几乎是跟商店里一个价钱的。别看两千二百块拿出来的,可一转手就能挣一千多呀。这是给咱们家送钱,多少人哭着喊着想买都买不着呢。您怎么就不明白吗?”

      哪知道居委会主任的原则性可不是一般的强,边大妈反倒更固执己见了。

      “嘿,那照你这么说,就更不能买了。凭什么咱们占人家卫民这么大的便宜啊?一千块啊。这事儿咱要干了,那成什么人了?”

      边建功难以避免的感觉到了代沟的痛苦。

      “您可真是糊涂车子,我怎么就跟您说不清楚呢?这不是卫民他有路子嘛。再说了,是他主动跟咱们打得招呼,说买彩电就找他呀。人家是怕咱们花冤枉钱,您要不找他才是辜负了人家的好意呢。别忘了,当初米家的彩电就是他帮忙买的嘛。”

      可让他更没想到,这些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就连边大爷都嗔嘚上他了。

      “混账!怎么跟你妈说话呢?多大的人,还这么没出息。噢,占便宜的事儿,你就一点不拉空是不是?你跟米家就比这个啊?做人得知足。人家卫民帮咱们多少了?连你的工作都人家给的。今年又已经帮咱们买了台双缸洗衣机了。咱欠人家的已经太多了。这还不知道怎么还呢?你还打算占人多少便宜才够啊!人家主动?主动你也得推辞。”

      “哎哟,我的爸爸哎,您怎么也跟着裹乱呀!我懂人情世故,知道什么事都得有来有往。我也没说占人家便宜呀啊?这人情以后我记着来还,不就完了嘛!我可真是好心好意啊。您想啊,我可住厂里,根本就沾不了家里的光。要不是看厂里的彩电觉得好,我干嘛非撺掇家里啊。这不就想让您们尽早享受一下嘛。”

      边建功本来一对一就够头疼了,这以一敌二登时感到了寡不敌众,语气委屈得不行。

      “享受?我看是烧包!哦,再买台彩色的,咱家两台电视?作孽不作孽啊?”

      边大爷感受到儿子的孝心,面色变得舒缓了些,可嘴里还不肯放松。

      毕竟在这个年头,一台彩电就跟二十年后的奔驰车差不多。

      买两台?那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可也别说,边建功还自有一番道理。

      “哎哟,作什么孽啊?买台彩电,家和万事兴难道还不好吗?爸,您爱看京剧,我妈爱看评剧,我哥嫂呢,爱看电视剧。这家里要有两台电视,您们老两口看彩色的,我哥嫂看黑白的啊。这不以后你们大家就全都有的看啦?还有我那小侄子,长大了绝对是要看《森林大帝》的,您好好琢磨琢磨?这是不是咱们家的实际需要?更何况,咱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啊。自打帮卫民卖上衣裳,我和我哥,我嫂子都有外快啦。就今年,我交家也有一千块了吧?你们再一起凑点,难道还买不了一台彩电啊?”

      看着弟弟的眼神扫过来,深怕弟弟误会自己不肯出钱,边建军这个当哥的不能保持沉默了。

      “建功,我和你嫂子,得谢谢你的这心意。可反过来,我们作为亲人,也得替你想啊!其实啊,家里不买彩电,主要就是为你的终身大事考虑啊。你看,我已经结了婚,后面就该你了。我和你嫂子还合计呢,别的事儿我们也帮不上你,可怎么也得给你凑台名牌收录机吧。至于其他的几大件,那恐怕还得靠你自己,和爸妈给你攒出来了。这得多少钱哪?说白了,你的婚事是咱家下面最重要的头等大事。家里的钱还是先紧着你结婚用,等你结了婚,其他的再说吧……”

      边建军的话是掏心窝子的,边建功也不禁心生温暖。

      只是对这个问题,他还是无法认同家人的打算。

      “哥啊,我也谢谢你和嫂子的一番好意。不过要这么说的话,咱家更得买彩电了。你们想啊,我要交女朋友总得往家带吧?可人要一看咱家电视黑白的,那没准就黄了。”

      “你们不清楚,现在的姑娘啊,可和头几年不一样了。什么都没有都行,可彩电必须得有。那是结婚的必要前提。可按道理来说,连你们都看不上彩电,就更轮不到我了啊?是不是这理儿?”

      “人家可不知道咱家攒钱不花,没准还以为欠外面多少债呢。所以听我的吧,尽快买一台。只有你们买了彩电,我才有可能找着对象,才能跟单位开口要房子。我们单位现在就在盖楼,不是干部的,只有双职工才能申请。你们说,为了我的幸福,是不是更该买这彩电啊?”

      还真别说,这番酷似歪理的道理,居然也能讲得通。

      于是边家的全家人,一下子全没话了,都被边建功给说愣怔了。

      而眼瞅着爹妈和哥嫂面面相觑的样子。

      边建功“噗嗤”一笑,忍不住得意洋洋起来。

      他索性还顺杆儿爬,又拿自己的妈打起镲来了。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咱们家老太太是真抖起来了。今儿回家过年,简直吓我一跳。我做梦也想不到,也有咱妈收礼的时候。瞧这么多罐头、水果、点心、茶叶的,快把副食店搬来了吧?就冲咱妈这本事,我估计要今天带女朋友回来。哪怕家里没彩电,事也能成。人家肯定以为我妈是多大的官儿呢,都能搞不正之风了……”

      确实,他说的这些,也是边家今年和过去大不一样的地方。

      敢情边大妈负责的缝纫社直接关系到附近个体户们的生计。

      所以老太太也成了有金身的财神奶奶了。

      个体户们为了明年多挣钱,都趁着过节来巴结,来烧香。

      就这两天,送来的年货多了去了。

      不要都不行,有的人怕拒收,干脆把东西一放家门口,敲了门之后掉头就跑。

      这落在邻居们眼里成什么样子啊。

      不用说,边大妈这两天是又上火又着急,心里一直都没法踏实。

      老太太一辈子可都是清清白白啊,哪儿能愿意就这么毁了。

      可怎么还回去啊?也是一件愁事啊!

      偏偏谁都没想到,早上还在发愁的边大妈,此时倒是出乎意料,显出镇定自若来了。

      “嗨,还甭跟你妈耍贫嘴。我现在可是一点不着急了,有解决办法了。要说你妈呀,那权力还真是不小,一句话批出去的就是成千上百的货。怎么也能顶个小厂的厂长了。可你妈岂能是能轻易被腐蚀的人?糖衣炮弹,哼,妈能把糖衣吃了,让炮弹彻底失效。”

      边建功当然不信,“哟呵,妈,您这口气大了点吧?”

      其实还别说他了,就连其他人也是一样的心思,边大爷都以为老伴这是强装镇定呢。

      “我口气大吗?一点也不。”

      眼瞅着大家诧异的神情,边大妈这下可真是乐坏了。

      就像刚才的边建功,她同样也带着点显摆的神气,终于揭露了谜底。

      “不瞒你们说,刚才呀,我见着民子了。他可是给我出了个好主意。”

      “说让我过年后啊,就把这些东西都拿到居委会和缝纫社。然后召集大家坐在一起开个茶话会,让居委会和缝纫社的所有人一起分了,吃了。”

      “你们说说。这还能说是不正之风吗?就那帮小子,也不瞅瞅,跟谁动心眼呢。就凭他们?在老太太我这儿,全白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