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电影

      炎热的天气,已经持续半个多月。

      傍晚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非但没有驱走炎热,反而把长安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

      咚咚咚!

      伴随着夜幕笼罩长安,六街鼓齐鸣。

      苏大为站在安化门大街的一座石桥上,向远处眺望。

      夜色中,皇城轮廓依稀可见。

      他转过身,就看见不远处大通坊的坊门正在关闭。

      “阿弥,走吧。”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走上石桥,冲着苏大为喊了一声。

      阿弥,是苏大为的乳名,只有家人和他最亲近的朋友才能称呼。

      青年名叫周良,是苏大为的兄长,同样也是朋友。

      苏大为如今年方十八,在长安县衙的不良人。因为周良比他大五岁,资历也比他深,所以平日里,他都是以周良为首,跟随周良左右。所以,周良一声呼唤,苏大为立刻答应了一声,紧走两步,追上了周良,从石桥的另一头下去,沿长街行进。

      他二人身着黑衣,腰跨横刀。

      沿着安化门大街一路行走,逐一检查沿途各坊市坊门是否关好,并留下相应记录。

      路上,他们还与一队金吾卫相遇。

      幸亏两人身上佩戴有长安县发放的腰牌,金吾卫才没有去为难他们。

      “二哥,这腰牌看着,似乎和日间的腰牌不太一样啊。”

      “当然不一样,这可是太史局专门为咱们制作,用于夜行巡察之用,和咱们平日所佩戴的腰牌有很大区别。”

      苏大为疑惑道:“什么区别?”

      周良道:“这区别嘛,嘿嘿,等将来你就知道了。”

      夜色正浓,看不清楚周良的表情。

      但是从他的言语间,苏大为还是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

      “阿弥,你才成为不良人,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这长安,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特别是在夜晚……夜禁,只是禁人。有这腰牌护身,可以保护你我的周全。”

      “我还是不太明白。”

      “呵呵,慢慢你就会明白了!”

      周良言语间,忌讳莫深,似乎有什么顾虑。

      苏大为更加疑惑了。

      他和周良关系非常亲密,可以说是从小就跟在周良的屁股后面玩耍。自家这位兄长,对他一向照顾。现在却吞吞吐吐,也让苏大为的好奇心更重,忍不住想要追问。

      可就在这时,周良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二哥,怎么不走了?”

      “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感觉什么!”

      苏大为一脸茫然,看着站在街道中央一动不动的周良。

      而周良却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道:“不要说话,站在原地,不要动。”

      “好!”

      苏大为开口答应。

      但话出口,他就反应过来,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同时好奇看着周良。

      周良在原地站了大概有三十息的时间,这才长出一口气,摇摇头,发出一声苦笑。

      “阿弥,你就不奇怪,咱们为什么要夜巡吗?”

      “不是说长安城里最近不太平,所以才让咱们配合金吾卫行动吗?”

      “是啊,不太平!”

      周良冷笑一声,目光向远处皇城眺望。

      今晚,长安上空阴云密布,没有半点星光。

      皇城的轮廓,在黑夜中也是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晰。

      “我前几日听人说,天可汗龙体欠安,已病入膏肓。”

      “嗯,我也听过这种说法,但是和咱们夜巡,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我也不知道。”

      周良说完,朝苏大为摆摆手道:“走吧,咱们再走一趟,赶快巡查完毕,回去休息。这么热的天,才走了一会儿,这衣服就湿透了。但愿得,今晚能够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当然最好!

      苏大为笑着忙紧走两步,跟上了周良。

      不过,他又忍不住回头向皇城方向看了一眼:天可汗,要死了吗?

      咦?

      他突然发出一声轻呼,停下脚步道:“二哥,你看。”

      “看什么?”

      “刚才皇城那边,好像有什么在动。”

      “没有啊!”

      周良停下来,朝皇城看了许久,摇摇头,疑惑看了苏大为一眼道:“阿弥,你是不是眼花了?”

      “没有,我刚才……”

      苏大为话到嘴边,却又闭上了嘴巴。

      他看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在他回头的一刹那,他仿佛看到皇城在颤抖。

      怎么可能!

      这好端端的,皇城怎么会颤抖呢?

      莫非,我真的看花了眼吗?

      苏大为想到这里,苦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咱们走吧。”

      “嗯!”

      周良答应一声,迈步继续沿街行走。

      就在这时,一条银蛇自乌云中窜出,紧跟着咔嚓一声响,惨白的电光,照亮了长街。

      皇城方向,隐隐约约传来一声龙吟。

      这一次,周良听到了,苏大为也听到了。

      两人忙停下脚步,回头向皇城看去。恍惚间,他们好像看到了一条金黄色的龙……

      那条金龙,在皇城上空盘旋。

      金龙一闪即逝,紧跟着,一片密集的闪电从云层里窜出,雷声轰鸣,把皇城照映得一片惨白。

      闪电,好像是在轰击皇城似地。

      皇城在白色的电光中,竟好像海市蜃楼般的晃动,显得很不真实。

      铛,铛,铛!

      银蛇隐去,皇城中,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钟声。

      “二哥,怎么回事?”

      不等周良回答,从不远处坊市里的佛寺中,也响起了一阵钟声。

      周良毕竟比苏大为多了几年的经验,对于长安城里的规矩,也知晓很多。

      这个时候,长安城里,佛寺、道观的钟声此起彼伏。他虽然不是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能够猜出,一定是有大事发生。他脸色顿时大变,拉着苏大为撒腿就跑。

      “二哥,跑什么?”

      “别问那么多,跟我走。”

      长安六街,安化门大街位列其一。

      在每一个街口,会设有军铺,专门供巡夜之人休息。

      苏大为紧跟着周良,可是没等他们跑出多远,忽听得一阵奇异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声响,如鬼哭狼嚎般,令人汗毛乍立。

      周良停下脚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夜色中,一道道肉眼不易察觉的黑气从街道两边的暗沟里、从阴影中,从角落内冒出来,并迅速在一条条大街上汇聚。刹那间,长街被那黑气覆盖,鬼哭狼嚎声此起彼伏。黑气越来越浓,并迅速蔓延开来,从黑气里传来的气息,令人手足发软。

      “诡异出行,是诡异出行!”

      周良的声音发颤,猛然转身,撒腿就跑。

      他一边跑,一边喊叫道:“阿弥,别愣着,快跑啊。”

      黑气沿着长街涌动,好似千军万马奔腾,呼啸而来,速度奇快。

      周良才跑出几步,身后的黑气就已经追上。他再也顾不得苏大为,突然矮身向路边一跃,扑通就跳进水沟之中。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但他却顾不得许多,屏住呼吸,整个人都埋进了污水里。

      周良的反应迅速,可苏大为却反应不过来。

      诡异出行?

      这是流传于长安的一个传说。

      他突然明白,之前周良吞吞吐吐想说什么。

      夜禁,禁人不禁鬼。

      苏大为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样的警告。只不过,从小到大,他从没有遇见过……

      现在,他遇到了!

      苏大为扭头想要跟着周良一起跑,但两腿发软,根本使不出力气。

      他只能站在原地,眼睛睁大,眼见滚滚黑气呼啸而来,终于忍不住心中恐惧,发出一声尖叫。

      身体,旋即被黑气笼罩。

      恍惚间,苏大为好像看到有许多千奇百怪的生物向他扑来。

      挂在胸前的金牌,咔嚓咔嚓出现了一道道裂缝,紧跟着金光一闪,金牌碎裂。

      金光闪过,苏大为听到了一声声凄厉的哭嚎。但那黑气实在是太浓了,金光闪过之后,苏大为的身体仿佛被一头狂奔的野牛撞到一样,身体一下子飞起,扑通就倒在了地上。

      黑气,旋即把他的身体吞噬。

      龙吟声,自皇城传来。

      伴随着龙吟声响,一条金龙冲天而起。

      金龙盘绕在皇城上空,巨大的龙首低垂,一双闪烁金光的眸子,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张口发出一声咆哮。

      原本正疯狂涌向皇城的黑气,顿时停下来。

      黑气翻滚,传来阵阵鬼哭狼嚎声,仿佛向金龙吼叫。

      金龙的身形,一半没于云层之中,而显露出来的龙首,听到那鬼哭狼嚎之声后,顿时露出了愤怒表情。从翻滚乌云中,一只龙爪探出,向长安城虚空就是一爪挥出。

      刹那间,如雨点似地金光自苍穹中纷落。

      黑气和金光碰触,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不过,那惨叫声里,带着几分绝望,被金色雨点碰触的黑气,立刻化作虚无,消散无踪。

      黑气,恐惧了!

      伴随着一声响彻长安上空的吼叫,化作一道道黑烟,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很快的,长安城又恢复了原貌。

      见黑气退散,金龙一声龙吟,紧跟着就化作一道金光,没入皇城中。

      苏大为的身体,暴露在长街上。

      就见他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人一样。

      安化门大街,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长安,也都重归寂静中。

      雷声,自乌云中传来,就见银蛇一闪,滂沱大雨倾盆而下。

      “阿弥,阿弥,你没事吧!”

      周良从水沟里爬出来,跌跌撞撞来到了苏大为身边。

      他一把抱起苏大为,大声喊道:“阿弥,你可不要吓我,快点醒来,快点醒来。”

      苏大为,缓缓睁开了眼。

      只是,他的眼中却满是迷茫,看着周良,如同看陌生人一样。

      “阿弥,你没事就好!”

      周良喜出望外,但随即就发现,苏大为有点不太正常。

      “阿弥,你怎么了?”

      苏大为没有回答,而是挣扎着坐起,环视周围。

      苍白脸上,闪过一丝恐慌。

      他咳嗽两声,用一种周良从未听过的沙哑声音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