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电影

      一千料的宝船可以暂时用来运送货物,可是那些建造完成的两千料宝船都被送往松江府。

      松江府下辖华亭县和上海县。将这两千料的宝船运往松江府,也是为将来的海运做准备。

      朱厚照不可能亲自前往松江府筹备此事。他特命王守仁前往松江府建海港、练水军、募水手,待龙江造船厂陆续完工宝船,未来将组建海运船队和水军。

      这不是一朝一夕,一年两年所能完成的。交给王守仁来做,那是再好不过了。

      为了能够让王守仁更好地开展工作,朱厚照特从羽林前卫和虎贲左卫各抽调了五个百户,跟随王守仁一同前往松江府。另外,还赐予王守仁王命旗牌,以便便宜行事。

      除了这些,朱厚照还为建造海港的位置,提供了指引,那就是松江府的上海县。

      其实这么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元代,就在上海设立了市舶司。至元十七年,上海市舶官王楠提出“双抽蕃货,单抽土货”的税收政策。

      朱厚照对于王楠的这个政策还是比较赞赏的。将来如果自己能够顺利开展海外贸易,也要实行这个政策。

      虽然这么做,不利于贸易往来,影响番邦对大明的贸易。

      但是,作为大明朝的一份子,这么做,可以彰显大明的实力和威严,让番邦对我大明充满敬畏。提升大明的“江湖地位”。

      对于宝船,最初设计是三款,分别是一千料、两千料和五千料。但是,朱厚照已经向龙江宝船厂做了交代,绝不仅仅只局限在这三款上,还可以设计、建造其他款式的船只。比如:车轮舸、鹰船、沙船等。

      未来的海港、水军基地,绝不仅仅只是上海这一处,浙江、福建、广东、山东等沿海地区也是必须建立的。

      王守仁一直跟随朱厚照,对于朱厚照的想法也是知道一些。再加上此人非常聪明,又能根据朱厚照的所作所为,推测出一些。

      当朱厚照安排其做这件事时,王守仁知道,这绝对是太子殿下谋划的一件大事,自然不敢怠慢。

      除了建造海港,建设水军之外,朱厚照还命王守仁整顿松江府的驻军。

      由于松江府位于沿海地区,朝廷在这里设置了金山卫、南汇咀中后所、青村中前所等卫所。

      对于这些沿海卫所,朱厚照也是屡有耳闻,他们比内陆的这些卫所腐败程度更加严重。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们依托驻扎海边的便利,得益于朝廷的禁海政策,与倭寇、水匪以及当地的商贾、官府相勾结,进行走私活动。

      其实大明走私最为猖獗的地区是浙江和福建。松江府这边还算轻的。

      走私之所以猖獗,与大明的海禁是有直接关系的。如果开展正常的海上贸易,必然会遏制住愈演愈烈的走私活动。

      可是,当走私活动规模越来越大,从中获利的人越来越多的话。这帮人又成为了解除海禁的一大阻力。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后期隆庆开关,仅仅开了一个小小的月港,而不是全面开关。

      原因很简单。全面解除海禁的话,这些靠走私获利的人群,利益就会受损。他们怎么能够同意呢。

      其实,开关也好,走私也罢。都是一种进行内外贸易的一种形式。只不过通过开关,国家可以从中获取利益。而走私则是让这些参与走私的利益集团获得利益。

      利益获得者不同罢了。

      江南沿海的倭寇、走私等问题,朱厚照是知道的,也是需要解决的。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因为大明朝还没有解除海禁。

      海禁就如同一堵墙,阻断了大明与海外的贸易往来。而海外的日本、吕宋等国家需要与大明做生意。大明也需要将本国的一些畅销产品销往海外,比如丝绸、瓷器等经久不衰受欢迎的货物。

      但是大明的市场比较大,对于海禁,受影响不是很大,本地市场就能消耗很多。但是海外这些国家就受不了了。尤其是日本。本国连年征战,生产力极度低下,有很多商品都是需要从大明获取的。仅靠朝贡进行的贸易,那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大明沿海倭寇越来越多的原因之一。

      当然了,这些倭寇当中,还夹杂着众多的大明人,他们也参与其中。

      制度层面解决完,再进行处理,才是正道。否则在没有开海的情况下,打击海盗,只能是越大越多,不仅劳民伤财,而且收效甚微。

      送走了王守仁一行,朱厚照迎来了远道而来的拜访者。

      兴王叔派来的人。

      此人名叫章袤,奉兴王之命,前来送鸿图帮总舵主狄明的人头。

      据章袤介绍,自打狄明逃离鸿图帮总舵后,兴王的人就继续进行追击,此人非常狡猾,不仅逃得很快,而且还善于乔装打扮,因此多费了很多时间,最终发现了他的行踪,并且进行了围攻,可惜此人拒绝投降,选择反抗到底,没有办法,只能是将其击毙。

      最后,割下了狄明的头颅,兴王命人送来给太子殿下,也算是给太子殿下一个交代。

      朱厚照自然是欣然接受,并且请章袤向兴王叔表示感谢。

      热情招待了章袤,并且给章袤等人一些赏赐,可是都被章袤等人婉拒了。

      朱厚照也没有再坚持,安排人送他们返回湖广了。

      对于这个狄明究竟是不是鸿图帮的舵主,朱厚照等人并不知晓。兴王怎么说,那就怎么算吧。

      朱厚照内心对此是表示怀疑的。但是又苦于没有证据。

      他原本想向章袤询问鸿图帮总舵被毁,那其他分舵怎么处理。可是后来,他放弃了。

      问也是白问。章袤可以说,已经进行了清剿,或者根本就没有查到鸿图帮还有其他分舵。几句话就能把你打发了。

      兴王派人送来的这个所谓的“鸿图帮总舵舵主狄明”的头颅,并没有打消朱厚照的疑虑。

      相反,朱厚照对于此事更加怀疑。

      兴王此举在掩饰什么。难道是他在幕后对自己不利。

      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朱厚照也不能妄加定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