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爱华东京热番号

      甚至是石中玉每天都会抽取一个时辰观想灵明圣猿真形,对他的体质也有强化作用。

      如果他全力以赴,使出圣猿战体,配合黄金锁子甲,凤尾紫金冠,藕丝踏云鞋,就算是铭纹境修士被他近身,那也要倒大霉,甚至可能被他轰杀。

      毕竟,就算是铭纹境修士,脑袋被轰成稀巴烂,那也是必死无疑。

      完美世界修行体系,前五个大境界,分别是,搬血境、洞天境、化灵境、铭纹境、列阵境。

      搬血:需调动全身精血,滚滚如雷鸣,熔炼骨文,在血液中催发出神曦,从而淬炼天地造化,滋养肉身。

      通常情况下,最高可使肉身达至十万斤极境,对应遮天中的轮海前两境苦海、命泉。

      洞天:开辟洞天等于是夺了天地造化,不断直接吸收外界神精,补充己身。

      通常情况下,最多可有十洞天,对应遮天中的轮海后两境神桥、彼岸。

      化灵:重塑真我过程,与以往不同的蜕变,从肉身到精神,再到沟通外界的洞天,产生灵性,都将演变,对应遮天中的道宫。

      铭纹:不再彻底借鉴凶兽和猛禽的符文,能在体内铭刻自己一些符号,对应遮天中的四极。

      列阵:若说铭纹境是模仿其他种族,在体内刻下符文,能初步推演法,那它就是更高层次进化。

      能在体内刻下各种杀阵,如先天混沌大阵和曹雨生体内的第三杀阵,对应遮天中的化龙。

      所以说,石中玉强大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他双法同修,甚至说三法同修也不为过,他还得到了圣墟的形意拳印,被自己不断改进,如今已经快化作了另外一种修行法门。

      所以说,这家伙强大的合乎情理,战力不强,那才叫会怪事。

      而且,石中玉已经想好了,接下来,他要收集太古遗种血,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来,那样会树敌太多。

      所以,就只能靠他的影子分身伪装成血神族,去敲人闷棍,偷摸放血了。

      血神族同样是人形太古遗种,非常古老,喜欢吸食其他生灵血精修行,得罪了太多势力,几乎灭族。

      在这里,石中玉只能说声抱歉,借用一下血神族的名头,完成他的采血重任。

      而石中玉的本尊则是需要进入遗迹深处探索一番,他有如意金箍棒护身,关键时刻完全可以亮出来,看什么宝器能够抗住其一棍子。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石中玉宝体力量提升,如意金箍棒的重量已经提升到了十三万五千斤。

      说实话,如今哪怕是铭纹境修士,也绝对扛不住他突袭给其来上一棒子,估摸着会直接被砸成烂泥或者肉饼。

      就在石中玉微微升起一丝骄傲之心,寂寞无敌的时候。

      “嗡!”

      虚空轻颤,“哧!”一道匹练如银河般出现,扫向石中玉的腰际,这是一道绝杀攻伐,慑人的剑芒要将他拦腰斩断。

      锁子黄金甲刹那间浮现,穿在石中玉的身上,这门宝术玄妙无比,仿佛是穿上了宝器一般。

      锵!

      锋利的剑芒斩在锁子黄金甲上面,发出刺耳的金铁交鸣声。

      石中玉眸中淡淡的金光一闪即逝,就看到一道穿着青袍的身影快速远遁,对方准备将他一击必杀,结果却是失败了。

      然后那人丝毫不犹豫,立刻远遁而去。

      想跑,石中玉立刻使出他最拿手的天马行空,运转符文,全力催动他从原始真解中领悟到的天马神形。

      愤怒之下,石中玉不光是双脚下浮现了小巧玲珑的云朵,背后隐隐浮现了洁白的羽翼,仿佛天使之翼一般。

      刹那间,石中玉的速度提升了数倍,很快便是追上了那道御剑飞行的青袍身影。

      很明显,对方是一个青年人,骨龄超越了二十七八岁,正是小不点给他说的封印者。

      石中玉很生气,他并没有招惹任何人,不像小不点在虚神界,得罪了不少势力。

      哪怕是雨族找他的麻烦,那也是因为小不点石昊而恨乌及屋,自始至终,他其实就是个受害者,是个小可怜。

      不管今天袭杀他的人是来自哪一方势力,梁子算是结下了,他石中玉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真以为他还是没有觉醒记忆时候的小可怜吗?

      石中玉很愤怒,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祭出了狴犴宝印,化作小山般巨大砸了过去。

      那青袍人大吃一惊,赶紧御使着脚下的骨剑斩了过去。

      咔嚓!

      那骨剑之间抛飞了出去,且发出了龟裂的声音,迅速爬满了一道道裂痕。

      以为开玩笑呢?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硬碰硬,宝印还砸不碎你的骨剑,怎么滴!

      石中玉含怒一击,可不是那么好接的。

      青袍男子眸子中射出骇人的芒,心中即是愤怒,又痛惜无比,骨剑倒飞而回,落入了他的首手中,心爱的宝具居然出现裂痕,晶莹宝骨暗淡。

      “死!”

      石中玉再次御使狴犴宝印砸了过去,与此同时,已经取出了他抢到的那把可以与狴犴宝印对抗的骨扇。

      骨扇一扇,茫茫白浪滔天山地却飞沙走石,古老的碎瓦化作锋利兵刃,所有参天古木都连根拔地而起,在天空中炸碎。

      周围的一座石山直接四分五裂,犹如遭遇雷神一击,山石隆隆滚落。

      青袍人的骨剑与小山一般的狴犴宝印相撞,直接碎成渣渣,他惨叫一声,半边身子直接被宝印上射出的光焰烧成了灰灰。

      他忍痛取出一张神符,就要贴在脚底遁逃,就在此时,骨扇散发出来罡风,直接卷走了他的神符,让其错过了最后的逃生机会。

      石中玉的身影早已靠近,一跃数百米,从高空落在,踩踏在那人头顶之上。

      伴随着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这人的头颅都直接被石中玉踩入了胸腔当中。

      接着他的身体在藕丝踏云鞋的践踏下,直接崩碎开来,化作一摊碎骨肉泥,整个身体仿佛塌陷的房子一般。

      踩死这个偷袭他的封印者,石中玉狠狠的出了口恶气,雨族对小时候的他干的事情,他可是记得清楚,迟早会去清算。

      刚才这家伙勾起了他的不好回忆,让石中玉怒意翻滚,将其当成了发泄对象。

      就在此时,石中玉的狴犴宝印裹挟着一张神符飞了回来。

      这东西材质很特别,竟然没有在罡风中毁去,他哪里知道,神符是上古时代的产物,名为“缩地符”,是青袍人从这片遗迹中得到的,价值连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