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一级特黄a带片子视频

      黑暗的夜色下,燃烧的村庄,

      勾魂使者敲着铜锣,身后数百灵魂跟随,鬼魂脸上还透着迷茫,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直到快到了城隍庙。

      “对不起,张兄,之前是我错了。”赵必安对张旭鞠躬道歉,脸上露出诚挚的神情。“你明明比别人更痛恨这种规则,我还冲你发脾气对不起。”

      张旭从看到村庄后一直面无表情,直到赵必安此时开口,他脸上表情就有点绷不住了。“赵老弟没事,第一次勾魂,我反应比你还打,还是快点完成任务吧。”

      两人到了城隍庙前,数百灵魂进了城隍。

      赵必安手中的牌子,上方显示了50这个数字,代表着这一轮度魂,他得到了五十功绩。

      在地府中守岗一天,能获得十点功绩,巡逻一处地段,能获得十点功绩。

      仅仅是跑个腿,就赶得上,他在地府干了两天半的活。

      但赵必安并不开心,他望向城隍庙,浑浑噩噩的人们不知。在前方等待他们的是艰难的黄泉路,无脸灵体的蛊惑,五恶之地的险恶,以及阎罗殿前的审问。

      张旭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所有人都得走这一遭,天理循环,报应不爽,阳间作孽地府还,介是命数!”

      可能因为成了阴差,也可能是天生乐观,赵必安很快适应了下来。

      功绩点是赵必安急缺的,无论是在鬼界堡购置阴宅,还是增加生活的质量都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只是一个人居住,他倒是并无所谓,但家中现在还有个婆娘,总不能也让汪玉儿和他一直挤在一处吧。

      勾魂任务不是一处,而是一整个区块,大约有前世大半个省的范围。

      跟随着令牌的指引,两人接引了不少灵魂,功绩点也一直上涨。但接下来,再没有一次数百灵魂,那么庞大的接引量了。

      在勾魂任务上,赵必安也熟悉了不少,大部分人的灵魂,只需要轻唤引导方向便可。

      但还有个别特殊情况。

      第三天,两人跟随着令牌指示,到得一处宅邸前。

      高门大院,朱红牌匾,上镌刻着冯府二字。

      两人穿过了大门,其大堂上,正摆着一口上好金丝楠木的棺材,后方灵堂上一块灵位,上面写冯秋毫之灵柩。

      张旭伸手呼唤:“冯秋毫,该上路了!”

      棺材内,一位黑发老者坐起,他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就在他即将离开肉身时,一道身影出现,却是一身穿道袍的青年道人,只见他左手持着一枚黄色符纸,抬手贴在老者肉身上。

      原本以前出窍的魂体,竟然被硬生生逼回了尸体内。

      赵必安眉头一皱,暗道麻烦了,看来是遇到修行中人了,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个世界的修行者。

      两人暗暗戒备,张旭抽出了一把琵琶锁,赵必安不禁多看了两眼。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张旭取出阴兵,晋升阴兵境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可以炼化魂兵,而魂兵极大克制了鬼魂,但和阳间的修士打并不占便宜。

      本以为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却不曾想那青年道人鞠了个躬道:“阴差大人勿怪,再过半个时辰,我家大姐就要回来了。

      还请两位宽限一些时辰,让她能够尽最后的孝道。”

      说完道人取出一两枚深青色的石头,赵必安不禁双眼放光,这不是当初白无常送他的青烟石。

      这两枚青烟石所蕴含的能量,竟比无常送的那颗还要多,这对于阴兵境的诱惑,远比那几点功绩还要多大。

      张旭还在沉思时,赵必安已经出手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再等上半个时辰。”

      年轻道人微微一笑,抬手将两枚青烟石抛来,赵必安连忙接过收在怀里。

      见已经收了东西,张旭也不好拒绝,两人只得在灵堂上等待。

      “你能看到我们的样子?”百无聊赖之际,赵必安抬头和道人搭话。“死者和你是什么关系?”

      对于赵必安的询问,年轻道人态度极好,基本上保持了知无不答的态度。

      通过与道人的交流,他对道人的情况,以及情况有了大致了解。

      道人名叫冯仁丰,是死者的大儿子,在幼时早慧,有过人之姿。

      出生口能,三岁能念诗,在家门外垒石头城时,因为与一名游方道人对话,将对方辩的哑口无言而被看中。

      那名道人,竟是一位仙人,他之后便拜了仙人为师傅。

      从此开始游历四方,十多年有所成后,他在此处八百里外,建了一座名为天心观的道观。

      直到两月前天人感应,冯仁丰知道家中老父时日无多,特意下山孝敬父亲了却一段尘缘。

      听完道人的话,赵必安不禁唏嘘不已,说的自己有多聪明。这是给人骗到传销窝点,出来后成了传销一级,继续人传人啊。

      他不禁开口问道:“你这不孝敬父母,幼时上山求道,现在等老父快死了才下的山?”

      冯仁丰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点头道:“的确可以这么说。”

      赵必安沉默稍顷问道:“你修道能娶老婆吗?”

      “娶妻并不禁止,”冯仁丰点头解释,但沉默了片刻又补充道。“修仙了道是我毕生所求,因此在抵到大道,成就仙人之境前,我是不会成婚的。”

      赵必安睁大了双眼,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老婆都不娶,你父亲到了九泉之下,真是要被你孝死啊!”

      冯仁丰脸色一僵,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成功降到了冰点。

      聊天鬼才,赵必安,请指教!

      人各有志,他能够理解,但从小出家。

      不但不孝敬父母,等到快死了才回来看一眼,还说就算了却尘缘了。

      这尘缘断的,也太便宜了点。

      赵必安的魂视中,这人修为相当于初入鬼将。

      在地府中,这个魂龄能到达这地步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了。

      而冯仁丰的天资更是恐怖,达到了浓郁的金色,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五彩之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