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完整版在线观看

      半夜时分的剧组拍摄现场,烟雾缭绕,死气沉沉,好一派没人理睬萧条寂寞的景象。

      眼神空洞,嘴角似乎还留着猩红的唾液,走路摇摇晃晃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导演,鬼鬼祟祟的来到一个无人出没的阴暗角落,与一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雪白色的赤兔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导演:“红大爷您好?”

      赤兔马红大爷:“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导演:“难道是想打断我的腿,就像编剧昨天遭遇的那样?”

      赤兔马红大爷:“想打断你的腿,还用我亲自出马?简直就是笑话,我在这个世界相当的有名,有得是想讨好我的各路草莽弟兄!我亲自出手,呸,你不配!”

      导演:“编剧的腿难道不是您打断的?”

      赤兔马红大爷:“那是他不小心从轮椅上跌落的!当然,事实上推他的剧务其实是我的马仔!”

      导演:“编剧的双臂呢?”

      赤兔马红大爷:“那是他不小心打喷嚏震断的!当然,事实上打他的护工其实也是我的马仔!”

      导演:“您的意思是说今天不准备打断我的腿了!”

      赤兔马红大爷:“当然了,今天我可是有求于你,当然不能对你大刑伺候了!”

      导演:“请您马上吩咐,鄙人无不照办!”

      赤兔马红大爷:“尽量将我的小侄女拍的漂亮一些,知性优雅一些!”

      导演:“编剧不是说您准备一直都整蛊她吗?”

      赤兔马红大爷:“妈的,愿望总是美好的,事实总是残酷的~她的老子不平凡,我实在是惹不起呀!”

      导演:“这您都能忍?这可是让您的纯种的队伍向着杂种化发展呀!长此以往总有一天,混血杂种马会充斥着您的队伍!您的高贵的血统何在,您的无上的尊严何在?”

      赤兔马红大爷:“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呀!”

      导演:“什么情况?”

      赤兔马红大爷:“尽量将我的小侄女拍的漂亮一些,知性优雅一些!”

      导演:“这不是跟刚刚一模一样的的要求吗?难道只是……”

      赤兔马红大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她的老子在我们那里真是很厉害,几可一手遮天呀!”

      导演:“懂了,小子定会尽心尽力,争取不辱使命!”

      赤兔马红大爷:“尽量可是的真正的尽量,打不得一点点的马虎!”

      导演:“得令!”

      赤兔马红大爷:“小子,我看好你呦!”

      ~~~

      编剧:“赤兔马红大爷刚刚跟你说了没有?”

      导演:“说了!”

      编剧:“我们怎么办?”

      导演:“必须将胡梅儿拍的美轮美奂,美若天仙!”

      编剧:“你不怕赤兔马红大爷把你打成我这样断腿断手吗?”

      导演:“独角兽的老子可以一手遮天,赤兔马红大爷都不敢直呼其名,我们怎么敢动他的女儿,这不是扯呢吗?”

      编剧:“两害相较取其轻,我们这些小人物只能如此这般的趋利避害了!”

      导演:“哎,人生不得意十之八九既然我们没有享受的机会,我们也就苦中作乐吧!”

      ~~~

      编剧:“怎么嘴角还有鲜血?”

      导演:“这种遭遇你也应该很清楚吧,我这可是被胡媚儿那个老娘们打的!”

      编剧:“呸,活该!”

      导演:“趁着赤兔马红大爷还没有发现你我其实早就跟胡梅儿不清不楚,我们赶快开始今天的拍摄吧,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演员各就各位,大家准备action!”

      ~~~~~~~~~

      (画外音:一轮残月高悬于半空之上,发射着惨淡寂寥的光线!漫漫长夜已经过半,外面的天色依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初来咋到的单纯少女胡梅儿按照大爷赤兔马秘密提供书籍的暗示,开始认真研究起理解并掌控这个世界男人的技法!她研究的是那么认真,那么忘我,似乎是真的忘了她曾经只是一匹来自上界的独角兽。因为她与人类之间存在着物种的差异,存在着生殖的隔离,她要是能够研究出来地球上的男人,这种与她的物种没有任何相似的动物的兴趣爱好,生理取向,那才是真正的见了鬼,真正的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俄罗斯伟大的生理学家巴普洛夫斯基曾经说过,人类世界最普遍存在的真理就是,你所研究的都是你不可能理解的,而你不研究的都是你完全能够理解的!这就是所谓的有条件就反射,没条件就绝不反射!

      我最后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大家,上一段看起来很有道理的话确实是我瞎编杜撰的,没有一点点真实的依据,完全都是一家之言胡说八道。你可以一点也不信!不过,下面的这段文章看起来很像是编剧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完全胡编乱造的,可是里面却是这件事的起源和经过,因此您必须得一字不差的完全认真的看下去。否则的话,那漫天的滚滚惊雷就会落在您的头上,让您化成灰烬!

      什么看你满是怀疑的样子,一定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好的,有种您就别看,我现在就去给天雷大人打电话,让他现在就去找你,你等着等着别动,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千万别动……)

      ~~~

      一个拄着双拐的身影在无边黑暗的掩映下,“笃~笃~笃~笃”的走到了高不举卧室的门前,轻轻将门推开,慢慢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高家老宅,高不举卧室,play2】

      与此同时,胡梅儿正在装作一边认认真真看着书,一边随心所欲的摆着奇怪的造型,给高不举不停的从各种角度喂着蘑菇。

      那块巨人大小的黑色蘑菇随着高不举不断的吞食,变得越来越小。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红润,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平稳,渐有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势。

      那个拄着双拐进来的男子,赫然是府中的高管家。

      胡梅儿看着进来的这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心中不由得暗暗赞美道:“这个小胡的魅力看来真不错,半夜三更的还不停的有男人前来调戏纠缠。

      刚刚的那个那么年轻像是刚刚成年,现在的这个年纪不小应该远超不惑之年!

      看来她真是一个老少通杀的可心美人儿!我这个狐狸精,远远比不上她这个不是狐狸精的普通女人,她才更像是一只真正的狐狸精!

      如此看来,我们上界智库的老家伙们,眼光还是很毒辣的,真的从现象里看见了本质,看出来胡梅儿真的很有狐狸精的潜质!

      如此看来,不久之后我这个狐狸精的名声,一定会被坐的很实!”

      高管家看了一眼面色越来越红润的高不举,嘴里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使劲扔掉手中的双拐,蹒跚地走到胡梅儿身边,双手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大声说道:“梅儿妹子,我看见你还能安然无恙活着,我真的很高兴!那些日子我看见你日渐衰弱,我感觉我的心都快要随你一道死了!我天天祈祷上苍我愿意用我命换你的命,只要你能康复,无论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现在好了,你无恙归来,我真的为你高兴!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比翼双飞共同战斗了,我们一起实现我们梦想的机会又来了!come on,my hero!”

      听完那个男子的真情表白,胡梅儿的眼睛根本就没离开左手拿着的那本书,心里却是万分焦急的想着:“大伯不靠谱的越来越严重了,这次的线索来自《莎士比亚全集》,这么大部头的提示内容,超过几百万字的参考答案,分明就是在坑人,跟上界的高考必考科目都有得一拼!

      现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里,即有男女朋友之间亲切的深情,又有群居同伴间关怀的意味,还有兄弟哥们之间的铁血柔情,这让我该如何回答?”想着想着,她突然想起刚刚看到的《哈姆雷特》里的一句至理名言,觉得心情汹涌澎湃,不由得脱口而出:“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间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高管家听完胡梅儿的话,激动将她的右手抓得更紧了,又一次大声的说道:“我的梅儿妹子,你竟然还记得我们的约定,那可真是太好了!你刚刚说的话真是太对了,我们就是要给他们来一个通杀,我们要拿走他们一切的财富,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报答他们这么多年对我们俩的欺负和压迫!我们就是让他们毁灭,让我们自己生存的更好,活得更愉快!”

      胡梅儿有些恼怒地使劲甩了甩被高管家抓痛的右手,朗声说道:“摸手就摸手,用那么大的劲儿干什么?你把我都弄疼了!你难道不知道如何摸一个像我这样漂亮女人的手吗?你应该像摸一只小狗一样,轻轻的慢慢的小心的摸!不能像你现在这样的使劲捏,用劲揉,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你使这么大劲干什么?弄的我的手都快秃了皮了!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会生气的,我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我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些娇滴滴的手段我可是不会,我可真的是会咬人的!轻点,再轻点,就是说你呢,别假装不知道!”

      高高家听完胡梅儿的话,略带迟疑地将她的手慢慢松开,有些疑惑的低声问道:“梅儿妹子,你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怎么能跟哥哥我说如此的生分儿的话!我们可是兄妹一样的感情,你这么说话,态度这么的恶劣,语气这么的令人生厌,你这样会寒了哥哥的心!”

      胡梅儿略带郁闷的反问道:“你把我的手抓的那么痛,你想做什么?难道不是像很多雄壮的野兽一样,试图通过一些暴力的行径,来获取雌性的欢心吗?

      你刚刚的行为不就是在勾引我吗?想想你刚刚抓我的手的行动多么暴力,弄的我当时确实是有一丝丝的莫名欣赏浮上心头,你把我心中的欲望挑逗起来,让我感觉有些欲罢不能。可是你现在却说我们这仅仅是兄妹之间的舔犊之情,你这样一个长相忠厚老实的成熟男人,怎么能这样如此这般骗人家小姑娘呢?我们之间的关系明明是那样,什么时候成了兄妹?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高管家仔细看着胡梅儿的眼睛,很是吃惊的大声说道:“梅儿妹子,你难道是疯了,怎么会有这样让人羞愧的想法?你我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日月可鉴,我怎么会勾引你想与你做那么不堪的事情?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兄妹胜似兄妹呀!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吗?难道你那天真的已经死了,现在被他人鬼上身了吗?”

      听完这个男人的话,胡梅儿心里一惊立刻想道:“看来我刚刚的判断失误了,那个男人跟胡梅儿之间的关系确实不是男女之情!哎,刚刚上杆子贴人家的脸,却不小心贴到了屁股上,丢人了!”于是她便赶紧装作十分慌乱的说道:“你可不要乱说话,我还是胡梅儿,怎么会是别人?我可能是因为刚刚大病初愈,精神上有些恍惚,所以说话可能会有些不合情理罢了!”

      高管家满脸怀疑的说道:“梅儿妹子,你可能不知道那天你确确实实是断了气,真真正正的死在了我的面前。在我正准备给你料理后事的时候,你竟然又突然还过魂来,把我差点吓死!

      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对,你一定是有问题了!大哥跟你不是外人,你就跟我说句实话,你现在到底是谁?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胡梅儿?”

      胡梅儿万分笃定的说道:“我可以向天发誓,我还是原来的那个胡梅儿,不信你可以试试!”

      高管家仔细看了看胡梅儿的眼睛,然后郑重的说道:“梅儿妹子,如果真是你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们将要做的事情会很麻烦,可能真的会让我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我必须得试试现在我面前这个你,到底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你!”

      胡梅儿苦笑道:“大哥你就出招吧!妹子一定接的住!”

      高管家冷冷的盯着胡梅儿,大声问道:“梅儿妹子,既然我俩关系那么熟,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吗?”

      胡梅儿叹道:“真么简单的问题,大哥你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高管家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冰冷了,声嘶力竭的吼道:“看来你真的不是原来的那个胡梅儿了,你到底是谁?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如此大胆,在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敢夺人魂魄!我这就将你拖到外面的正午阳光之下,让你立刻现出原形!”

      胡梅儿微笑的看着高管家,眼睛突然射出一道绿色的光芒,只见整个世界便完完全全的静止了起来。

      恍惚之中,这个世界的所有事物的一切物质运动,都完全进入了绝对的静止状态。

      胡梅儿表情凝重的看着这个静止的世界,低声嘀咕道:“这个中年男人又是一个什么鬼?看他说话的意思,难道是已经猜出来我的真实身份了吗?这可麻烦了,这会对我下一步的工作造成大的麻烦的,真是一个不省心的家伙!看来是到了我需要远程求援助的时候了!”说罢,她对着面前静止的空间大声喊道:“我需要场外帮助,请支援人物立刻现身!方位角地球8.度,时间角大隋10991205530,使用者将军覃监事No.9527号,启动密码神皇宇宙之神时刻与我同在!”

      只见胡梅儿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虚幻的金发碧眼的女子,她的身体似乎是由不停变换着数字的数据流组合形成的幻影。

      幻影女子看着胡梅儿微笑着说道:“你这个笨蛋小狐狸,怎么刚来到这里就向我们求援?你难道不知道,你在这个世界求援的机会只有三次,你现在真的要使用掉你那珍贵的第一次吗?”

      胡梅儿看着那个虚幻女子愤怒地说道:“不要叫我小狐狸,我可是高贵的独角兽,我是华丽的流星天马一族!你要是再叫我小狐狸,小心我翻脸!小心我踢你!小心我践踏你,最后直接将你五马分尸!”

      那个女子似乎根本没有理睬胡梅儿说的话,还是微笑着说道:“独角兽化身的小狐狸,请认真思考我刚刚说的话,你是否要使用掉你珍贵的第一次?”

      胡梅儿更加愤怒地回答道:“请叫我独角兽,我可不是什么肮脏的小狐狸!再叫我小狐狸,我可真的会翻脸不翻蹄亮掌的!”

      那个女子还是面带微笑的回答道:“好的,小狐狸外形的天马一族的独角兽,请您确定是否要使用您珍贵的第一次?”

      胡梅儿无奈地回答道:“ Yes, I do!你们这些人工智能怎么这么痴呆,难道就不能像我们真人一样,可以真正理解我们说话的真实含义吗!”

      那个女子满脸平静的说道:“请说出您需要援助的内容,我们将即时为你提供实质性的物理帮助!”

      胡梅儿低声回答道:“我需要眼前这个静止不动的男人,曾经与我现在的这个宿主之间所有交集过的一切相关资料!”

      那个女子满脸平静的说道:“好的,请接收资料,内容大小为0.0048k,传输时间为0.000042秒!我们下次才再会,拜拜,天马一族的小狐狸外形的独角兽!”

      随即那个虚幻女子迅速消失不见,胡梅儿瞬间便感觉脑中出现了无数的信息。

      0.000042秒之后,胡梅儿的眼睛突然再次一亮,随即整个静止不动的世界便再次开始运动了起来,一如从前。

      胡梅儿对着眼前的高管家笑着说道:“你以为你那样说就会吓到我吗?你不过就是高家的管家,你还能是谁?”

      高管家呵呵的大笑道:“看来胡儿妹子你没有变,没有被不干净的东西附体,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

      胡梅儿心中却是不住骂道:“这么少的脑容量的一个男人,真是一个白痴,白瞎了老娘那么珍贵的第一次!”

      导演:“咔!天气太热,气温太高,让胡梅儿小姐先去休息一下,顺便整理一下衣物!我们一会儿再继续拍摄!”

      ~~~~~~~~~

      【幕后花絮】

      导演:“什么情况?怎么好好的古装戏拍着拍着,竟然又出现了高科技的幻境场景?编剧兄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编剧:“我其实只是为了大家好我才这么做的!”

      导演:“什么情况?”

      编剧:“对于我们剧组的审计工作开始了,所以我不得不预先做一些埋伏!”

      导演:“我们古装戏的开销一直就很大,像道具啊,服装呀,还有各种古代的场景都是很费钱的!这样难道还满足不了审计吗?”

      编剧:“有形的东西终会让人查到它的价值,所以我必须预先安排一些无形的东西!就像刚刚场景中出现的那些虚幻的场景,具体用了多少钱做的特效,只有你知我知天知道!”

      导演:“那些需要补充的窟窿大不大?”

      编剧:“我感觉再随便增加几个虚幻的场景也就够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给胡梅儿的眼睛多加几个特效就行了!”

      导演:“给眼睛加特效能花多少钱?”

      编剧:“我们就跟外界说,我们给胡梅儿的眼睛的特效里面用了几千台计算机的渲染画面,分辨率达到几亿DpI,总之是为了让这只眼睛能像真人的眼睛,我们花了很多很多的钱!其实我们最后还是用的真人的眼睛,这就是人见人爱的高科技的速效花钱法术!”

      导演:“只有一个眼睛的话还好,否则我们的古装戏戏让我们拍成星球大战的话,那可真会被别人笑话的!”

      编剧:“幸好我们的制片只是喜欢买一些奢侈品,没有喜欢我们拍摄时的占用土地!她要是喜欢土地的话,我们也只好把我们的戏拍成星球大战了!”

      导演:“哎!成功的艺术作品其实背后都是满满心酸的眼泪啊!”

      编剧:“慎言,小心隔墙有耳!我刚刚好像是看见制片那残酷的目光了!”

      导演:“好的!我以后不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个聋哑人了!”

      编剧:“大家一起,雄起!”

      ~~~

      观众:“怎么这才好好写了这么几天,便又开始抄袭?知不知道羞耻?知不知道害臊?你做人怎么能这么不堪?”

      编剧:“见多识广的观众大人啊,你又看到了什么?”

      观众:“静止空间,你这是抄的日剧吧?日本人的东西你也要借鉴,真是把你应该八格牙路!”

      编剧:“兄弟日剧的《静止空间》系列你也看过?据我所知那可是18~禁呀?您是在哪里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地点看到的?什么网址哪个APP里有?能不能告知我一声,我好去举报您一下,说您涉黄?”

      观众:“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叔叔!拜拜,我先下线回家写作业去了!”

      编剧:“哎,现在的年轻人呀,果然跟我们那时不一样,他们竟然真的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真是不得了,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观众:“编剧大爷我们错了?骂人不能像您这样差不多就行了,不能连带着连祖坟也刨了吧?”

      编剧:“孩子赶快回家吧,要不然我接一下语言更恶毒,你会更加接受不了!”

      观众:“再见或者永远不见!”

      编剧:“如此甚好!现在的孩子果然还只是孩子,不像我们成年人,都是那么多的魑魅魍魉!”

      ~~~

      导演:“休息结束了,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再说话了,演员各就各位,我们拍摄继续,action!”

      ~~~~~~~~~

      (画外音:“想俺老夫自出世以来,仅仅演出了两集,便被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打了三回,次次挨打都会受伤,而且回回都伤脸!我的身心俱以疲惫不堪,想着每天在剧组里颜面扫地的日子,感觉生不如死!

      各位看官问我为什么不还手,不是不能还手,而是不敢还手呀!

      那女子不但貌美如花,貌如天仙!身后站的大人物,更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据说她还可男可女,男女通杀!另外她在尘世间的粉丝数量现在没有千万,也有百万!你让我怎么还手?怎么还手,如果被她的粉丝知道,还不都是个死!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老夫现在心死如灰,实在是没有心情给大家做剧情梗概介绍,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一切,请大家在戏里直接看吧!不行了,现在已经悲伤的不能自已,我先下去哭会儿,拜拜,下线了)

      胡梅儿爽朗开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被人打了鼻子,当然得痛哭一场,无论多么坚强的英雄,大抵如此!哈哈哈哈哈,一想起画外音鼻血长流的样子,就好想笑……”

      ~~~

      “这一拜生死难忘,这一拜至死不渝,这一拜姑娘你便成了我的生死兄弟,我们之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们烧黄纸斩鸡头,成为异性兄妹……”(高管家表情严肃情感激扬的认真旁白!)

      【高家老宅,高不举卧室,play3】

      高管家满脸笑容的看着胡梅儿,一如往常。

      胡梅儿面有歉意的小声说道:“我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头脑总是有些不太灵活,有些过去的事情我老是搞不清楚,实在是抱歉的很!”

      高管家轻声安慰道:“你大病初愈,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正常!”

      胡梅儿满是无奈的说道:“我隐约记起你好像让我偷高老爷密室的钥匙,可是我现在不想做了,我想退出!因为我如果按你的要求做了的话,就会很对不起高老爷,毕竟这么多年来高老爷对我也还不错!”

      高高家指着他的断腿,愤怒的说道:“亲爱的胡小姐,知道我为什么断了腿吗?我毫不犹豫的奋不顾身的为你争夺本不属于你的权利,结果却被金尚书发现我吃里扒外别有用心,所以他们毫无人性的打断了我的双腿!我这是为了我吗,我这可是为了你呀!你看看,我的双腿为了你都断了,你怎么能忍心说出那么冷酷的话语,我感觉身上现在真是很痛,感觉我的心都快碎了呀!”

      胡梅儿犹豫的说道:“我马上就会成为高老爷的儿媳妇,高老爷密室里的钱,马上就会成为我的钱,我帮别人偷我自己的钱,是不是有些过分的愚蠢呀?”

      高管家连忙说道:“我最尊敬的胡小姐呀,你要钱干什么?你马上就要成了这个家的最卑微的三姨奶奶,积攒再多的钱你也会连一文钱的支配权都没有,都是不能花的钱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看着那些钱最后被大夫人和二夫人花的一文也不剩,还不把你得气死!”

      胡梅儿看着高管家叹道:“我家里的钱用不上,你也是一个永远离不开高家的管家,你拿到那些钱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高管家笑着说道:“我要是有了那些钱,我就可以多多解救一些不良少女或者是多勾引几个良家妇女,与她们一起多创造一些生命,培养一些有益于这个世界的好人,然后让这些好人好好的改造这个肮脏的世界,为了实现造福子孙后代的目的,我愿意做这个倒霉的散财童子!”

      胡梅儿听完高管家的话,想了很久之后才认真的回答道:“用我的钱来实现你的理想,我觉怎么都不妥!我又不是你的救世主,你的亲老娘,我为什么要如此卖力的帮你实现你的梦?我这不是费力不讨好,白开心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用那些钱来实现我自己的理想呢?我夫君的钱我或许花不了,可是我的儿子能,我的孙子能,我凭什么要给你这个关系一般的外人呀”

      高管家愤然的回答道:“梅儿妹子这几年来我与你形影不离,为你解决了多少纠纷,帮你处理了多少难题?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们本是一对不同父又异母的亲兄妹,我何必分的那么清楚!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我的。世间少有我们这种像兄妹一样的纯真感情,你应该格外珍惜才是!”

      听完高管家说的话好后,胡梅儿恍惚中回到了那个原来的那个她的童年时代。

      “梅儿妹子,我刚刚捡到了你掉在地上的一块手绢!为了报答我,我觉得你应该帮我把老爷桌子上的几块银子拿给我!”

      “梅儿妹子,我刚刚打了刚才说你个子矮的那个丫鬟一顿,我把她鼻子都打出了血,替你出了气!为了报答我,我觉得你应该把老爷悄悄藏在柜子里的那个金条拿给我!”

      “梅儿妹子,刚刚我老爷的饭里放了泻药,替你报仇,谁让他刚刚摸你的小手骚扰你!为了报答我,我觉得你应该把老爷金库的钥匙给我偷出来,然后让我再替你狠狠的出一口恶气,把老爷的钱全部掏空,一个子都不给他留!”

      “梅儿妹子,我……”

      想着刚刚在脑海里看到的那些与高管家交往过程中的陈年往事,胡梅儿瞪着高管家郑重无比的说道:“高管家这些年来你的所作所为,就像莎士比亚全集里的小说《仲夏夜之梦》里的夏洛克一样的无耻和贪婪。我的血和肉本是一体,你如何能不拿血便得到我的肉,或者是只得到我的血,不要我的肉!”

      高管家疑惑不解的问道:“梅儿妹子,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呀?我怎么完全听不懂你的意思?不就是让你偷一把钥匙吗?怎么连血和肉也弄出来了?不至于吧,我们干得事情最多算是家贼,哪有那么的恐怖血腥呀!”

      胡梅儿随手一掌将高管家拍入床底,低声叹道:“为了这么一个没用的人,白白浪费了一次那么珍贵求援的机会,丢人了!幸好我曾经全篇读过《莎士比亚全集》,要不然遇到刚刚那样棘手的问题,我肯定不知道该用书里面的哪些对白来应付这件事了?还好还好,我这么多年的书没有白读,有时候真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呀!”

      说罢,胡梅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再次开始认真记录起来,看她认真记录时的风采,宛如后世里大学里风姿绰约的实验室助教一样,楚楚动人令人遐想。

      研究课题:如何尽快熟练掌握与新郎高不举亲密接触的技能再探。

      研究对象:高家大管家,姓高,名字不详。男,四十多岁,纯种人类,亚洲人,黄种!身高1.70cm,体重95kg,体质含量30,体形正矮小肥胖!”

      研究过程:

      (1)开始摸奴家小手的时候迫不及待,抓的时候速度快,位置准,力道狠。由此推测应该是经常抓原宿体胡梅儿的手,故而才能有如此熟练之手法!

      (2)当奴家对其开始轻微的言语攻击时,他的手抓奴家的手越来越狠,越来越紧,显然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某种紧张感,故而才有那样下意识的动作!

      (3)当奴家表现出的亲密态度与他期望的不一致时,他的手便迅速撤离奴家的小手,如避蛇蝎一般!由此推测,对于不同亲密关系的男女,交往时所采取的方法方式必须严格对路,要不然后果可能难以想象!

      研究成果:

      (1)这个世界的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无论长得好坏,对女人说起假话来似乎根本就不用思考,假话说的跟真话一样,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2)如果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做了兄弟,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被骗了远远超过青梅竹马时间那么长!

      (3)男人摸女人手的所展现的情感,有时候不仅仅只是爱情,或许还有其他类型的情感在里面,例如友情,亲情,以及奸情等等不一而足!”

      (4)女人为了任何一个男人,根本不用用尽心机的探查男人的心底,因为男人的心机只有0.0048k大小,随便猜猜便一定可以知道正确答案!

      (5)对于说话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男人,应该立刻将其打晕,直接终止他的谈话,直接主动掌控谈话的时间,以防他永远都不知道闭嘴的正确时机。

      胡梅儿在收好了那个小本本之后,看着手中突然出现的一本《x深深x蒙蒙》,不由得惊喜道:“终于看到了跟这个时代与爱情有关的书了,看来戏里面的春天来临了,我的春天也跟着来了,我得好好的认真的仔细的看一下马上出现的下一个男人,看看我们是否合适在一起,共同努力,一起共创幸福美好的明天……”

      导演:“咔!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大家收工回家,明天还是夜景,希望大家认真准备!”

      ~~~~~~~~~

      【幕后花絮】

      观众:“这么一点点的情节,你又弄了一章,文章太水了!”

      编剧:“实在是不好意思呀,最近《莎士比亚全集》看多了,所以才把文章写成这样!”

      观众:“你写个无聊的网文,关莎翁何事?”

      编剧:“没看到文章里有大量的长篇累牍的大段演员独白吗?这可都是莎士比亚的特色!”

      观众:“莎翁的大段演员独白是为了推动剧情情节的发展,可是你戏里面的大段独白,只是为了增加时间和凑字数!你们哪有一点点的可比性,把你跟莎翁放在一起,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编剧:“莎翁的戏剧一般只有四章,而我的小说会有四千章,如果不多些空洞的语言,怎么能充满这些章节?”

      观众:“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编剧:“把假话说得跟真的一样,是我辈网文作者的职业素养!”

      观众:“呸!”

      ~~~

      导演:“你的情节有问题呀!”

      编剧:“什么问题!”

      导演:“你前面情节写的太过肤浅,而最后的推论又那么的高深莫测,前后太过矛盾,让人感觉很是如鲠在喉,如芒在背呀!”

      编剧:“我的为人就是如此,没有任何的办法!”

      导演:“哦!愿闻其详!”

      编剧:“我就是这样一个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的牛人!因此我写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小中见大,让人总是感觉回味无穷!”

      导演:“不吹牛不会死人的!”

      编剧:“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如果我不自夸的话,除了我的母亲以外,从来都没有第二个人会夸我!”

      ~~~

      观众:“看到这么牛的剧集,真想让赤兔马红大爷把导演的腿也打断!”

      编剧:“多谢理解没有打我,我会更加努力加倍回报的!”

      观众:“理解你个屁,我是一个70后,打字速度慢!我接下来想说的是,让赤兔马红大爷顺便把编剧的腿再断一次,让他再每天没完没了的磨磨唧唧的不写人话!”

      编剧:“噫!您写作的风格很适合网文,不如下水同航!”

      观众:“丢不起那人!”

      编剧:“怎么能这么说,都是文字工作者,写的东西没准会流传千古!”

      观众:“我怎么能做网文作者呢,丢不起那人!给钱太少,养不起家人,常常被他人冷眼,很容易被人在网上谩骂!”

      编剧:“扎心了,好想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