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咋看不了了200下蒌

      拜芝尼在父母指引下来到了她的指定席位。

      她这一桌都是和自己同辈的堂表亲属,现在还不是集体落座的时刻,大家都三三两两结伴找乐子。

      拜芝尼这个来晚的人理所当然落了单,她直愣愣的坐在位置上像个人际不好的傻子。

      拜芝尼不喜欢孤独,但是她注定在这个家族里感到孤独。

      拜芝尼的父母对她宠爱有加与此同时不失严厉管教。

      她一直都是家族里的模范孩子,好模样好礼貌好能力好成绩。

      但是即使拜芝尼家庭幸福品学兼优,这并不代表她家族里的孩子都是如此。

      拜芝尼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和大家玩得好好的,但是随着她越长越大渐渐的大家都不再同她一起玩闹。

      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问题?

      拜芝尼看着在远处玩耍的儿时朋友不做声。

      拜芝尼看着远方,猝不及防的她被人沉沉的按了按肩膀。

      “……表姐?”

      拜芝尼转过头就看到穿得繁琐一脸不耐烦的今日主人公从她身边经过带起一阵香风。

      坏果穿着拖鞋拖着她长尾巴礼裙落座。

      坏果从小到大在亲戚口中就是这副不耐烦的臭脸。

      没人胆敢找她这个尊贵的人不痛快,但是她也经常不愿意让大家痛快。

      以往亲戚对着拜芝尼侃侃而谈的话题在坏果身上令行禁止。

      “也就只有你这个家伙会傻乎乎的坐在这里。”

      坏果落座后还特意把她的窄脚裙子卷上来露出小腿,看着她把脚微微翘起舒服的叹了口气。

      拜芝尼看了看四周确定坏果说的是自己,她尴尬的笑着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那个……你今天很漂亮。”

      坏果落座后好像在歇息,拜芝尼看她头顶盘着复杂的发鬓上面插着白色的花,她犹豫了片刻礼貌的说到。

      “都是假的它能不好看吗?”

      坏果扫了她一眼指了指自己头上那顶假物,这顶堪比旧世纪贵妇屁股头的玩意坏果要整整顶一天。

      拜芝尼下意识再看了一眼坏果做好的发型,在坏果说完后她才发现这顶头发有些过分的完美。

      它们在坏果大摇大摆之下也不曾漏一根散发出来,可见其假得精致。

      “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起去维维斗奶?”

      坏果看像自己的表妹,她调侃对方为什么不去当狂蜂浪蝶。

      “啊?”

      坏果问她她怎么不去和那些疏堂表亲一起找乐子,拜芝尼没听懂维维斗奶的意思。

      “你怎么不去和她们一起玩?一起去认识男孩子?”

      坏果看桌子上有酒,她微微站起来拿过酒壶。

      “我刚刚才来,她们都走了。”

      拜芝尼看坏果穿着那身衣服,她赶紧站起来帮表姐倒酒。

      “刚来?对了,你去参加小联盟了。”

      坏果迟疑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这是被淘汰了吗?”

      看着坏果瞪圆的眼睛,拜芝尼赶忙摆手说自己还能继续进行第三轮考核。

      当初她被白芝公馆的人拦下时她也一头雾水,在听家里说了来龙去脉后她这才醒悟。

      “没有没有,我只是赶着空挡过来参加宴会。”

      坏果听完默默点点头,拜芝尼看她将餐酒一饮而尽接着用指尖擦擦嘴问她。

      “你觉得这一届小联盟怎么样?”

      坏果听拜芝尼还是在场考生她立刻来了兴致。

      坏果亲戚中真正熬到小联盟第三轮的屈指可数,他们大多都是争取熬过第二轮接着等待公家分配闲差。

      拜芝尼看今天的主人公对小联盟的话题感兴趣她便把自己的遭遇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坏果听得行为盎然,拜芝尼也突然找到了适合的话题变得涛涛不绝。

      “果然小联盟这么多年来都是那样恶臭。”

      坏果似乎重温了曾经的岁月,她露出了少见的笑容感慨小联盟届届如此。

      原本不甚熟悉的两人,莫名因为重叠的经历而聊得热火朝天。

      拜芝尼和坏果聊着聊着,她壮着胆问了自己表姐一句。

      “除了孤岛派你还喜欢哪个派系?”

      “必须是东部狱卒派!你呢?”

      坏果回复的音量吓了拜芝尼一跳,虽然宴会里到处都充斥着喜庆的歌声,但是表姐那一嗓子还是格外突兀。

      坏果回答的斩钉截铁,她还追问自己的想法。

      “我还是很喜欢赌城派的……我一直很想去辛达理。”

      想对比坏果的豁达,拜芝尼回答的声音就像蚊子叫那般细小。

      对于自己的梦想,拜芝尼总是在心底悄悄的做着梦。

      “去辛达理必须去那里著名的赌场玩上几把。”

      坏果说不去赌场非好汉,不赌一把真遗憾。

      “我想去金砂岛看看,去那里看一看是我的梦想。”

      拜芝尼对着见多识广的表姐她不好意思的絮叨着自己小小的梦想。

      坏果和自己不同,因为她是机械城城主的唯一孙女,坏果和自己比自己也只是一个陪衬的角色。

      “……金砂岛那里好吗?”

      坏果在听到金砂岛后她说话特意停顿了一下。

      金砂岛不是辛达理著名的三不管贫民窟吗?

      “金砂岛好啊,那里承载着辛达理的开创那一辈的历史,如果我去辛达理我一定会去金砂岛!”

      说到自己魂牵梦绕的远方,拜芝尼逐渐变得狂热起来。

      “其实金砂岛和我们课本里了解到的不一样,它没有这么美丽。”

      坏果在拜芝尼提及金砂岛后她激情对话肉眼可见的冷却。

      她试图向自己的表妹解释金砂岛并没有她一厢情愿想象的那般美好。

      “确实不一样,百闻不如一见,我想看看真正的金砂岛到底长什么样子。”

      拜芝尼没有看出坏果情绪的转变,她一直在对外输出她的渴望。

      “如果它没有你想象中那般美好你会失望吗?”

      坏果看着拜芝尼不像是能听进话的模样,她便不再劝解对方。

      “一定会,毕竟我对它的期待曾经这么高。”

      拜芝尼那一刻说着,坏果仅从她的神情便能看出她究竟对那座废墟抱有多高的期许。

      坏果并不打算戳穿这个姑娘的美梦,她只是语重心长的对拜芝尼说。

      “我也曾经像你一样,只是夏天过去了。”

      坏果说了句“夏天过去了”便散开裙子站起身挥手示意远方。

      拜芝尼看自己表姐突然如此她也赶忙站起来看出了什么事情。

      拜芝尼站起来的时候,只有坏果在挥手,等到她看清楚坏果在和谁挥手的时候她人突然一激灵。

      今晚的客座上宾康斯贝尔大驾光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