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紧致H

      小微听着这话,看着吴静得意的神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你就偷着乐吧,不过,别管的太严了。”她忍不住提醒了下。

      话落,吴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向小微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别给我抛媚眼,给你呆瓜抛去。”小微说到这,话锋一转说:“电视没啥好看的,我们去田野上走一走,呼吸下新鲜空气,聆听虫鸣。”

      “好呀。”吴静应了一声,关掉电视,做了个出发的手势,往前院走去。

      刚恋恋不舍丢掉烟头的王誉,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见两女向他走来,还没等他开口,吴静就说:“呆瓜,我们去田野散步去。”

      没啥好说的,王誉站起身带着两女,悠闲的散步往田间大道走去。

      三人一狗在树影婆娑下信步,两女好奇的东张西望,走了一会,就到了通往田野的路口,放眼望去,横在不远处的田间道路上,有不少人影在散步,老少中年的身影隐约可见。

      十月份是农闲季节,所以大多数人,这会吃饭过后,都出来走走乘凉,安马洋大几千亩,田野面积越大,所带来的空旷,意味着空气流动畅通无阻。

      微凉的晚风往人身体上一吹,就让人忍不住舒服的眯上眼睛,夜间的安逸在田野尽显无余,能让人不知不觉的触入其中,抛掉忧愁。

      “这感觉真好。”活泼好动的小微,有感而发。

      “是呀,真好。”吴静赞同的点了点头。

      其实王誉听到两女的话,心中是苦笑的,随着三年冬季瓜菜的血亏,村里欢声笑语都变少了,每天紧巴巴的过日子,那有心思亨受这田野的美好。

      “阿誉,你们过的真轻松懈意,我都有点羡慕了。”小微感叹的说。

      “轻松懈意?”王誉喃喃自语,苦笑了一声说:“小微,你看到的只是表象,村里现在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十块都恨不得当一百花,那来的轻松懈意。”

      “呀,不会吧,现在农民不是有补助嘛,菜价也蛮贵的。”小静不解的问,一旁的吴静也是一样的不解。

      王誉长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解释道:“补贴那点钱都不够买一包化肥的,菜价贵是因为转了几手,能有小半价到菜农手就不错了,在说村里是靠种冬季瓜菜过活的,这几年都是亏钱,以前赚的都赔个精光了。”

      “啊,这,这和电视上说的不一定呀。”小微惊讶道。

      听到这话,王誉古怪的看了小微一眼说:“砖家,叫兽的话,你也信?”(写到这,我突然想笑,因为网传有砖家说,人均几百万,呵呵,忍不住了。)

      “我…我…”小微我了半天说出不下文。

      “好了,别说这些烦心的事的事,我们好好欣赏下田园风光。”吴静急忙打圆场的说。

      时间慢慢的在信步中过去,等三人回到家,时间差不多快八点了,收拾了一下,三人在红白不舍的目送下,向县城行去。

      两女骑着自行车在前,王誉慢悠悠的跟在后,听着一路上两女好奇的议论声,路程变的很短,将两女送到住处,王誉就准备调头往林哥店去。

      可被小微拉着,让他上去坐会,喝口水,王誉偷瞄了小微一眼,总觉得不好,可结果是被两女拉了上去。

      刚进屋里,小微就喊着今天玩的开心,现在要去洗澡,让王誉别偷看,就大大咧咧的行动了。

      吴静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走到王誉身旁坐下,递给他一杯可乐,笑着说:“呆瓜,小微就是个疯丫头,你别理她。”

      傻笑,除了傻笑王誉无法言喻,总不能答好吧,那让小微听到还得了。

      “别偷看,想看就开门进来。”这话是小微进洗手间时说的。

      “没羞没臊。”吴静恶狠狠的转头看去,可惜晚了一步。

      见她这样,王誉忍不住笑了一下,揉了揉她小脑袋。

      这亲密的动作,让吴静娇嗔了他一眼,娇躯依偎在他身上,轻声的在他耳边说:“这感觉真好。”

      这是信号呀,王誉无师自通的理解,大嘴找到了樱桃小嘴,就啃了起来,这就是热恋中人呀,时间长点不啃上一口,就浑身不自在。

      啃了大约三五分钟吧,两人粗气连连,吴静软在了王誉怀里,细看下她胸前有点不对劲,好象多出了一爪,还一动一动的呢,有点吓人。

      两人缓了好一会,喘气声还是有点急促,吴静恢复了点力气,伸出小手,抓住了在衣下做怪的爪子,口吐芬芳,细语轻吟:“呆瓜,别让小微看到。”语气中带在求饶。

      做怪的爪子主人,转头看向洗手间,恋恋不舍的缓缓收回贪婪的爪子。

      吴静有气无力的整理下衣服,娇嗔的看了王誉一眼,小声的说:“坏呆瓜,一有机会就占我便宜。”

      “嘿嘿”王誉傻笑了一把,抱住佳人的手紧了紧,两人无声的亨受着这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客厅里响起“吱呀”一声,相拥的两人如遭电击,一下就蹦开了。

      “哎呀,这么快就完事了,是不是,太过紧张的原因呀。”从洗手间走出的小微,双手握着毛巾擦拭着长发,身穿居家吊裙,性感与火辣共存,眼睛狡黠看向两人,一脸的坏笑的说。

      “死小微,乱说什么。”吴静红着脸嗔怒道。

      “嘿嘿,看你那红晕未消的样,我那里乱说了。”小微嘿嘿的怪笑,边说边走,眼睛来回的在两人身上扫。

      此时的王誉正禁危坐,目不斜视,可有一股清香扑鼻而入,让他浑身燥热不己。

      而吴静听到小微这话,像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小孩一样,低头不语,直到小微擦着头发走到她跟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身体快速的向王誉身边移。

      “阿誉,你看啥呢,这么入神。”小微故意转了个弯,从王誉身边经过,忍着笑问。

      “没什么,刚才有个蚊子,我在找。”王誉眼前一白,心一紧,急忙故乱的扯了个理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