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兵王

      “滚开!不许碰我大师姐!”

      “混账!”

      “你放心, 不会有人过来的,嘿嘿……”

      “……”

      “啊!”

      厉胜元的手还没碰到叶泽兰,突然一道无形的气凌厉的打在他的手上,他的手腕瞬间被斩断, 血红的『液』体从断腕中喷溅而出。

      “我的手!”

      “师兄!”问天宗弟子们脸『色』大变, 他们连忙抽出剑, 警惕的看向四周,“谁?”

      厉胜元握着断了的手腕哀嚎打滚。

      “师兄!你怎么样了?”两弟子想扶住厉胜元,被他毫无形象的挣扎甩开。

      “我的手啊啊!!”

      “师兄!”

      冰冷的杀意如影随形, 笼罩住他们,攻击力十足。

      厉胜元的修为全靠丹『药』堆积上去,无论走到哪里谁不敬他三分?谁真敢对他动手?这断手之痛, 是他从出生到现在承受的最剧烈疼痛。

      他的面『色』扭曲, 还直面无形的杀意, 让他心生惧意,隐藏在暗处的人是真的想杀了他!

      是谁?到底是谁?

      他们终究是怕了。

      问天宗弟子们扶着厉胜元匆忙离开。

      厉胜元凄厉叫喊:“我的手!我的手!”

      好半天才有一弟子急忙跑回来, 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断手离开,路上跑得太急,还摔了一跤。

      叶泽兰和叶青黛看着问天宗的弟子狼狈离开, 心里松口气,本来她们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

      他们『药』宗弟子身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药』,叶泽兰已经准备用『药』,没想到她们运气这么好, 竟然被救了。

      “多谢道友相救。”叶泽兰和叶青黛双手半覆,躬身行礼。

      “不知道友可否出来一见?”叶泽兰扬声道。

      她们姐妹的修为尚未恢复,不知道帮助她们的人是哪门哪派?

      叶泽兰心中尚且有些戒备, 也担心对方是趁虚而入之人。

      疑虑之间,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小心翼翼的从一颗粗壮的树干后探出头来,黑葡萄似的眼珠灵动,那一瞬间,叶泽兰和叶青黛的呼吸一窒,心跳快了两拍,她们被萌得心肝发颤。

      娃娃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大眼睛看着她们,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姐姐们好。”

      小『奶』音也萌不行,让叶泽兰和叶青黛对她的喜爱更甚。

      “小妹妹好。”叶泽兰冷淡的音『色』此时柔和得能化成水。

      “是你救了我们吗?”

      “不是哦,是圆圆哥哥!”小女娃往后望了望,红『色』的衣裳出现又消失,再出现时,她牵着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走出来。

      男子俊美,面『色』阴中带煞,双眸不带一丝感情的扫她们一眼,随后视线一直落在小女娃身上,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才带点温度。

      这人一点儿也不像是乐于助人的修道者。

      不过除了他,不可能是小娃娃出手相救。

      小娃娃这么小,虽说十分有灵气,但看不出是修道者。

      叶泽兰筑基后期的修为在同龄中属于佼佼者,她二十岁筑基,五年时间突破到筑基后期,进步十分神速。

      总不可能小娃娃的修为比她还高,以至于看不出来。

      “多谢道友相助。”叶泽兰再次道谢,“在下『药』宗叶泽兰,这位是在下三师妹叶青黛,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叶泽兰的眼神忍不住直往小女娃脸上看,冷艳的俏颜浮上一层红晕。

      这是她见过的可爱的女娃娃,不知她是否有师父,想不想拜入『药』宗,相信师父一定十分乐意收下作为小徒弟。

      “不知道友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改日我们姐妹必正式上门道谢。”

      一大一小穿的并不是宗门服饰,叶泽兰分辨不出来,这位道友看着深不可测的样子,不可能没有名气,但叶泽兰回忆所有大小宗门,也想不出哪个宗门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最让她觉得奇怪的,明显不是筑基期以下修为的道友,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沈长渊冷冷淡淡,并不想说话,陆夭夭代为回答,“我叫陆夭夭,这是圆圆哥哥——沈长渊。”

      陆夭夭一直圆圆哥哥的叫唤,差点忘了他的大名。

      “沈道友,夭夭妹妹。”

      “我们没有宗门。”陆夭夭的眼珠子灵动的转了转,“姐姐,这里是哪里呀?”

      叶泽兰柔着声音,“这里是苍梧小秘境。夭夭妹妹你们怎么也进来了呀?”

      苍梧小秘境是修真界一处供各门派子弟历练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会对外开放一次,半个月之后才能出去,此处危险不大,偶尔会出现一些比较珍贵的灵兽灵果,适合筑基期及以下的弟子们历练。

      她们师姐妹来小秘境历练,就是听说上一次有人在秘境找到一株十分稀有的『药』材,这次她们进来碰碰运气。

      没想到厉胜元他们不知从何处得知她们姐妹来小秘境的消息,在此埋伏了她们。

      “不知道呀?我和哥哥突然就进来了。”陆夭夭小脸『迷』茫,“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去吗?”

      “不行哦,小秘境得十天后才能再开启。”

      苍梧小秘境在修真界不是秘密,开放的周期众所周知,没有人不知道。

      叶泽兰心里疑虑一会儿,然而视线在陆夭夭的小肉脸停留的时候,又觉得很正常,夭夭妹妹还这么小,没听过很正常。

      “不怕哦,小秘境没什么危险,姐姐们会保护好妹妹的。”

      两姐妹以为他们兄妹是误入小秘境的散修。

      以前并非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宗门弟子可以在宗门用积分换到通行牌进入小秘境,一块通行牌可以带三人,偶尔有些宗门弟子会卖出名额给散修。

      有些散修运气好,通过其他渠道进来,不过多年来寥寥无几,毕竟小秘境的结界有各大宗门维系。

      这两位恐怕就是不知从哪里进来的散修,就是奇怪,为什么明显不止筑基期修为的沈道友为什么也会掉进来。

      小秘境并不能承载修为太高的修士,应该进不来才是。

      哥哥看起来凶巴巴的不好接近,小妹妹倒是十分活泼可爱,五官精致,肉嘟嘟的小肥脸十分萌,甜甜的对她们笑着的时候,能甜到她们心里去。

      叶青黛同样对陆夭夭心生喜爱,她听到他们是散修,再也忍不住,“不知两位有没有意向拜入『药』宗,我们可以代为引见。”

      叶青黛看向陆夭夭,“夭夭妹妹一看就十分有天赋,『药』宗定竭尽所能培养。”

      叶泽兰也道:“方才那些人是问天宗的弟子,你伤的那个是问天宗少宗主,他心思狭隘,小人行径,你们为了救我们得罪了他们,问天宗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忧心忡忡,“我们姐妹定不会出卖恩人,但问天宗宗主道行高深,说不定能有办法查到恩人身上,你们加入『药』宗,有『药』宗护着,他们必不敢报复。”

      问天宗宗主对他唯一的儿子十分宠溺,涉及儿子的事根本不问对错,不辨是非,宠的无法无天。

      问天宗自出了三位化神期老祖后,愈发猖狂,若不是归元宗还有一位大乘期尊者压在上头,恐怕会更加无所顾忌。

      其他宗门必定看出问天宗想称霸修真界的狼子野心,只不过外患环伺,归元宗和其他大宗以震慑为主,不宜内部『乱』起来。

      许是宗门息事宁人的态度,让问天宗愈发小人得志。

      『药』宗不爱惹事,但若受了委屈,决不会默默咽下苦果。

      叶泽兰决定,出小秘境的第一时间,她定要寻宗门为她们做主,不管恩人加不加入『药』宗,也要护他们周全。

      陆夭夭已经知道他们是人修,她记着自己妖修的身份,自然不敢跟厉害的修道者打交道,怕被识破身份。

      她可记得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关系不太好。

      “谢谢姐姐,我们不能加入『药』宗。”

      不等她们继续劝说,陆夭夭道,“我们想加入归元宗。”

      本来还想继续游说的姐妹两,听到他们的打算,顿时没再劝,而是道:“归元宗是修真界第一大宗,那里的师兄弟姐妹十分友好,你们定能加入进去,归元宗也会护住你们。”

      有归元宗的震慑,问天宗更加不敢报复,他们也能得到安全保障。

      叶泽兰两姐妹真诚祝福,“归元宗还有半年时间广收门徒,希望下次能在归元宗见面。”

      叶泽兰看到陆夭夭的小身板,宗门一般只招收八到十八岁的弟子,年纪太小无法自己照顾自己,不过也有例外。

      叶泽兰琢磨着如果他们没能进入归元宗,她就请师父说情,让师父在归元宗的好友收他们进去。

      “夭夭妹妹,在小秘境的这段时间,我们一起行动吧。”

      “谢谢姐姐,不过不用,我和圆圆哥哥一起。”陆夭夭甜笑着答道。

      她很想跟漂亮姐姐们一起行动,想多知道点修真界的信息,但她知道圆圆哥哥定不耐烦,便心痛的拒绝了。

      叶泽兰和叶青黛并不勉强,她们想这样也好,小秘境人多眼杂,他们一起行动的话,她们身边突然多出两人反而更容易暴『露』恩人的存在。

      “这是『药』宗的令牌,如果将来遇到事情需要帮助,便来寻我们,我们定竭尽所能帮忙。”

      “谢谢姐姐。”陆夭夭并未拒绝,大大方方的收起来,叶泽兰没忍住,终于光明正大的顺势抱了抱小团子,软软香香的小娃娃入怀,叶泽兰忍不住挂起笑容。

      叶青黛看得眼热,在大师姐恋恋不舍的放开小团子后,也蹲下来抱了抱小团子,脸上也挂起『迷』之笑容。

      接连被埋胸的陆夭夭:“……”

      沈长渊看得眉角一抽一抽的,他随手一捞,抱起陆夭夭转身便离开。

      陆夭夭趴在沈长渊的肩膀上,朝她们挥挥小手,“姐姐们再见。”

      “夭夭妹妹再见。”

      彻底远离漂亮姐姐们的视线之后,陆夭夭坐在沈长渊的臂弯上,『奶』声『奶』气的感叹,“看来修真界也不太平哦!”

      人渣败类哪里都有。

      陆夭夭觉得只是断了对方一只手太便宜他们了,要是他们没赶来救下漂亮姐姐,不敢想象漂亮姐姐会遭遇什么。

      真是太坏了!要她说,不应该断手,要断就断第三条腿,看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女孩子!

      沈长渊问:“你想加入归元宗?”

      “这是权宜之计。”姐姐们这么热情,她总得找个好点的理由拒绝吧?陆夭夭觉得自己可真是聪明,“我们可是妖修,加入人修的宗门,那不是自投罗网吗?不过,不管我们加不加入,归元宗还是要跑一趟。”

      毕竟,她承诺过要将前辈带回归元宗。

      “没想到我们掉进修真界的小秘境了。”

      陆夭夭叹气,修真界距离妖界可是很远的,他们出去还得小心翼翼掩藏身份,偷偷回妖界。

      “我们还得再待十天才能出去。”

      陆夭夭想到这个又想叹气,她迫不及待想见父亲爹爹了,不知道他们如今怎么样。

      不过比起在地渊找不到出路的日子,在小秘境待上十天就能出去,倒没有这么难熬。

      “忘了问姐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陆夭夭突然想到,在地渊的日子不见天日,不知时间流逝,一开始她还默默计算时间,到后来她自己都混『乱』了,根本记不清她到底待了多久。

      陆夭夭希望她没有离开很久。

      “对了,我们就这么出来了,地渊怎么办?我们还能回去吗?”

      地渊有千百般不好,但也从他们手中发展得越来越好,他们要是回不去,岂不是白浪费心血了吗?

      沈长渊道:“我们可以随时回去,天道已经承认我们是地渊之主。”他可以感应到地渊的存在,那里不再是只进不出的地方,如今只要他们想,随时都能回地渊。

      陆夭夭眼睛一亮,她也感应了下,果然感应到了和地渊的联系。

      “圆圆哥哥走!我们去寻宝!”

      苍梧小秘境内灵气充沛,生长着各种灵植『药』材,还有不少厉害的异兽异植。

      一般筑基期的修士遇到异兽勉强能以一敌之,修为再低点的修士可以几人合作一起对付异兽,是个十分适合宗门弟子历练的地方。

      陆夭夭第一次来到传说中的秘境,表现出极大的兴奋。

      父亲和爹爹对她说过不少秘境探险的事,她神往已久,想象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经历这么精彩。

      如今眼看就要实现梦想,她期待极了。

      不过在此之前,陆夭夭跟沈长渊再次确认,“人族不会认出我们的身份吧?”作为混进人族地盘的小小妖精,陆夭夭觉得刺激的同时,心中不免担忧。

      “不会。”沈长渊顿了顿,“他们的修为没我们高。”

      何况,他们没有妖族特征。

      陆夭夭身上的宝物不少,有遮掩气息的法器,更加不用担心。

      沈长渊的修为越高,隐隐觉察到陆夭夭的身世存疑,她似乎不是纯粹的妖族。

      不过沈长渊没去探究,幼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个小妖精。

      陆夭夭一听就放心了。

      她拉着沈长渊兴致勃勃的去探险,准备寻宝。

      不过显然陆夭夭的小秘境探险,和父亲爹爹口中跌宕起伏的经历截然不同。

      首先小秘境并没有特别危险的生物,但是陆夭夭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其次,陆夭夭寻找所谓的小秘境宝贝,一路顺畅得不可思议,她走一段路就能看到灵气充足的灵材。

      沈长渊早就习惯,幼崽的运气好得不得了,想要什么没有得不到的,说是天道亲闺女也不为过,恨不得把所有好的都送到陆夭夭面前,任她挑选。

      陆夭夭在拔了无数灵材挖了好几块极品灵石后,“怎么没有灵兽找我们打架?这些珍贵灵材身边不是有守护兽的吗?怎么不见一只?说好的夺宝呢?”

      现实和想象中的差别太大,让陆夭夭很是失落。

      父亲和爹爹的历练精彩极了,她的历练顺畅得不可思议,虽然这样也很好,但也失了刺激。

      陆夭夭是个十分有探险精神的崽子,向往紧张刺激的历练。

      而作为从来与珍奇异草失之交臂的沈长渊,他看着陆夭夭无精打采的样子,默默收回外放的警告气势。

      “那里有一株灵『药』!”陆夭夭眼尖的发现,她们前面的灵湖对面崖壁,摇曳盛开着一株紫『色』的花。

      光看那充沛的灵气,就知道是个不可多得的灵材,比她之前采摘的更好。

      最重要的是,她发现花茎的背后,有一条守护灵蛇!

      陆夭夭眼睛一亮,顿时精神振奋。

      “圆圆哥哥你别动手,让我来!”

      陆夭夭摩拳擦掌,她大义凛然:“杀鸡焉用牛刀?这么一条小灵蛇,哪里需要圆圆哥哥出手?我可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