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学生video色软件

      ......

      “家蕾,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在外面不要乱用魔法。你怎么就不听了,还一来就和隔壁的人吵架。”程家蕾的父亲程泰说道。

      “爸,还不是那个人不讲理。”程家蕾辩解道。

      “事情我都知道,你问人家要一本书,图书馆里的书本来就都是用来借阅的,你比他晚借到一点就等别人看完再去借就好了,没必要和别人争吵。”程泰说道。

      程家蕾狠狠地瞪了一眼被自己修理了一顿的薛芬芬。薛芬芬直接转过头去,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你和那个人争吵也就算了,还用魔法,和你说了多少遍,魔法只能用来对付妖魔和恶人,或者切磋的时候用,你倒好,直接对着他把你的魔能放完了,等恢复了一点又回头把他家的门给冻住了,好了,他家的门我已经弄开了,赶紧和隔壁的人说声道歉吧。”

      “哦,好吧。”程家蕾一向很听自己父亲的话,见她父亲都这么说了,也就答应了。

      “本来这件事我还想今天带你一块去看看的,现在看来还是只能我自己去了。你就在你表哥家里住几天吧。”

      “你不多呆一会吗?”薛芬芬的亲戚说道。

      “不了,这次本就是有事才来的,本来还想看看我家这个丫头的冰系力量能不能帮上忙,她现在魔能耗光了,找出那个家伙来估计也很难抓住他。还好现在也有人在这附近巡逻了,应该不会有事的。”

      “哦,这样啊那好吧。”

      “咚咚咚。”安隐听见身后传来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又是这个程家蕾。

      “对不起,呃,是我爸让我来向你道歉的,不是我自己要来。”程家蕾明显也有点急了。

      “给你,你要的书。”安隐拿出书来说道,“反正借的日期还长,你先拿去看吧。”

      “你把书给我了,你真的把书给我了?”程家蕾一脸兴奋的说道。

      安隐对这个思考事情不过大脑的人也是无语,给都给了先拿了再说吧。

      “本来如果你好好的说你要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去争的,我这人挺随和的。要不是你上来就说那些话的话,这本书我就直接让你借走了。”安隐说道。

      “哦,谢谢你,我本来是想做一个关于海妖的课题的,而我和我父亲本来是来这里做点其他的事情的。”程家蕾说道。

      “什么事。”安隐问道。

      “呃,和你说了也没什么用吧。”程家蕾说道。

      这是在吊自己胃口吗,安隐心想道。“你就说出来给我听听吧。”

      “哦。”程家蕾也没什么心机,安隐这么让她说了,她就说了。“是这样的,我父亲是一位猎人大师,他近期在猎者联盟接到一份悬赏,是政府发布的,但是这件事很诡异,让我爸也感到很不可思议,而且政府发布的悬赏一般有很多人接,但是这次接这件事的人则是少之又少。”

      “什么事情。”安隐直接问道。

      “是关于几桩失窃的案子。”程家蕾说道。

      “失窃?”安隐大吃一惊,失窃案件按理来说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每一个确定为居民区的地方政府都会在那个地方安装一个特殊装置,在有这种特殊装置的地方都会有安装魔能感应装置,每户人家可以根据自己家的大小选择安装的数量,这种装置会感应周围的魔法能量,不过这种装置并不会发出警报,只是会记录下这样的能量,所以只要不在室内使用魔法,只是冥修的话这个装置并不会记录。但是要是有人使用魔法闯入的话这个装置是一定会有记录的,并且这种装置会给附近热源打上一个光印标记,如果没有问题那么这个光印标记将会在二十四小时后消失,如果有问题那么就可以通过这个光印标记追查。所以魔法师也很少有偷窃的,而有能力去除这种标记的人也不屑于干偷窃这些事。

      “对,偷窃案。”程家蕾接着说道,“我爸根据调查发现失窃的人其实就在这附近一带,所以就顺便带我来这里看亲戚,实则为勘察,可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作案的地方似乎一个局限在一块小地方。而且他应该也很小心谨慎,每做一次案后都有很长时间不再作案,不过以他这样的性格也一定会继续作案,所以不能惊扰到他。”

      “可是如果是用魔法偷窃的话应该很快就能够抓到了。”安隐对比感到很不解。

      “这也就是我父亲很不解的地方,明明那些装置都有了感应,但是却都没有标记。”程家蕾说道。

      “难道是有一个法力高强的能够解除这种光印的人来盗窃?”

      “应该不是,我爸之前去询问过被偷窃的一家人的时候他们表示自己看到了那个人,即便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然后他急忙使用暗影系初阶魔法遁影跑走了,就这一下的功夫他身上都没有标记,而且法力高强的人也不会屑于做这种事。”

      “这样啊,那么这件事确实是很离奇。”安隐开始思索了起来。

      “夷,我又告诉你这么多干嘛?”程家蕾又表现的一脸茫然。

      “哦,这就当我把书给你的答谢了,记得看完把书给我,我还要去还的。”安隐真不知道说这个脑袋不是一般的呆的女孩什么好,他父亲是怎么敢把她给带出来的???

      “哦,那你也小心点啊,失窃的地方也离这里不太远。”程家蕾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就这样对安隐说道。

      “咚”的一声安隐就关上了门,不想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再看门外那目光呆滞的程家蕾一眼。

      程家蕾也一脸懵逼的回去了,话说自己是来干什么来着的,貌似是来道歉的,那么自己道歉了吗,好像开头说了一句,那自己这算道歉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