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墨门

      眼看局势朝着自己计划中的方向发展,陈坚心下大快。不过这还不够,将守城的军队引入混乱之中才是最终的目标。

      要让守城军队产生混乱,那就要想办法调动他们,陈坚琢磨了一番,想起身上的克里姆林宫守卫服饰,能不能冒充克里姆林宫守卫假传军令呢?陈坚虽不知道这样做符不符合相关的习惯,但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还是先试试再说,大不了也就是失败浪费一些时间而已,不会有太大损失的,相信那些守城士兵肯定是不敢不问青红皂白就对一个皇宫守卫下手吧?

      陈坚在城中找了一匹马,先前带着人搜刺客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哪里有马,现在凭着克里姆林宫守卫的身份,不管是谁的直接牵走,谁也不敢阻拦,不然被打死都是活该。

      骑上马,陈坚直奔东城,因为预定的攻击方位就是东北角,所以陈坚最希望调开的就是东城的防守兵力。

      还没到地方,陈坚已经开始高喊:“暴民叛乱,皇宫告急,沙皇谕令,全体守城将士火速赶赴内城勤王,若有推诿不至者,杀无赦!”陈坚是用俄语喊的,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陈坚中气十足,一路跑一路喊,人还没到,东城守卫的人马基本都已经听清了陈坚所喊的内容。

      暴民叛乱?真的假的?不过此刻城内多处燃起的大火倒是所有人都看到了,似乎真有其事啊!

      到得地头,陈坚立刻大声道:“这里谁是头儿?出来回话!”

      听到陈坚的话,很快就有一个似乎是军官的人越众而前,向陈坚行礼道:“小的伊万诺夫,敢问上使有何吩咐?”虽然皇宫守卫并不是其上司,但人家离沙皇近啊,天然就高人一等,伊万诺夫哪敢稍有不敬?

      “刚才本侍卫的喊话你听到了吗?”陈坚趾高气扬地道,架子先要摆出来,不然谁会听你摆弄?

      “听到了!”伊万诺夫恭谨地应道。

      “听到了就赶紧整军,立刻赶赴内城镇压乱民,否则沙皇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一个个全都得陪葬,明白了吗?”陈坚吓唬道。

      “这,要是小的带人走了,这里的防卫怎么办?”伊万诺夫为难地道。

      “妈的!你长没长脑子?是这里的防卫重要还是沙皇的性命重要?这里守不住不一定会死,要是沙皇出了事,你他妈的立刻就得死,包括你全家也没有一个跑得掉,城中各处的大火你也看到了,沙皇的危险不言而喻,该作何选择你自己掂量一下吧!”陈坚恶声恶气地道,还带着满嘴的脏话。

      伊万诺夫被陈坚的气势镇住了,而且看城内此时混乱的状态,还真是挺危险的,内城的兵力非常有限伊万诺夫是知道的,真要有个几千上万乱民暴乱,凭内城的防卫力量还真是可能防不住,只能从外城抽调兵力前去支援。事有轻重缓急,城外的敌军近一个月都没什么动静,而此刻已经是下半夜了,突然来袭的可能性并不大,相对来说,沙皇的危险才是迫在眉睫,而且关系到自己与家人的身家性命,该如何抉择是显而易见的。

      伊万诺夫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陈坚,且有城内此刻的局面做佐证,更使得伊万诺夫对陈坚的说法深信不疑。因此,稍微权衡一番之后,伊万诺夫很快就开始整军,准备赶赴内城勤王。

      “对了,此刻街上聚集着不少乱民,你们一路过去顺便将那些乱民驱散,不要让他们聚集到内城,以免给皇宫的防卫造成更大的压力。”陈坚补充道,让他们去驱散街上的人又可以耽搁一段时间,对于己方破城会更加有利。

      “小的明白!”伊万诺夫说罢,便带领着人马往内城去了。

      人都带走了大部分,仅留下十数人在此监视城外的动静,此刻正是大军出动趁机破城的绝佳时机。

      陈坚看到十多人一个个都冻得发抖,关心地道:“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下坚守一个多月,诸位真是辛苦了!现在也不知道还要守多久,若是将各位冻坏了,沙皇陛下岂不是要损失这么多勇敢的士兵?依我看,不如生一堆火,给大家缓解一下寒冷如何?大家请放心,烤火也是为了更好地为沙皇陛下守护城池,相信沙皇陛下是不会怪罪大家的,不知诸位以为如何?”陈坚与吉日格勒他们约定的是举火为号,所以陈坚建议生火的目的当然不是为眼前这些人的健康着想,而是为了通知城外的大军攻城。

      天寒地冻的,谁不想烤烤火驱散寒冷?既然是陈坚这个沙皇的侍卫提出来的,众人哪有反对的道理?

      很快,一大堆篝火就在城上燃了起来,十多人围在一起享受着久违的暖意。

      城外的大军一直在关注着城内的动静,从半夜开始,城内就开始传出了动静,似乎城内已经是一片乱糟糟的样子,不过因为没有看到陈坚的信号,所以一直都按兵未动。

      直到此刻,城上燃起了熊熊大火,料想这应该就是陈坚发出的信号了,城外的大军不再迟疑,迅速展开了攻城的行动。

      整个一大片城墙只有十几个人,防守自然是不可能的,在陈坚亮明身份并诚恳地进行了一番劝降之后,十几个人非常干脆地就投降了。十几个对几万,这种以卵击石的事只要不是太傻的人基本都不会做,况且陈坚已经告之了沙皇遇刺身亡的消息,效忠的对象也已经没有了,谁还愿意平白无故地去送死呢?

      随着守军打开城门,近十万大军兵不血刃地就开进了莫斯科城。

      没有了城墙这个障碍,凭借着火器方面的绝对优势,城内其他方向的守军根本就无法抗衡,一个小时后,北城守军付出了三成伤亡的代价之后缴械投降,两个小时后,西城守军也缴械投降,随后,大军渡过莫斯科河,在天明之前拿下了南城,至此,整个莫斯科的城防已经全部掌握在了陈坚的大军手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