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4aaa

      深水湾别墅,霍飞安排王娜去庄园为晚宴做准备。拿起开始电话拨打。

      “是米高大哥吧,我是霍飞呀。”

      “我一听就是你,太不够意思,上次你宴请女朋友家人,厨师回来给我描述一番世界级大餐,馋的我口水直流,你怎么就不请我吃一顿呢?”米高惋惜地说。

      米高.嘉道理,中华电力公司、半岛酒店董事长,美食是他一生最爱。每年都借助商业考察的机会,去世界各地品尝美食,自从上次品尝了霍飞拿来的蔬菜做成的美味佳肴,就朝思暮想,欲罢不能。

      “哈哈哈,米高大哥,不至于这样吧?”

      “至于,非常至于,我已经为了你的美食得相思病了!”

      “米高大哥,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今天找你还是想让你给我配几个厨师,我要宴请客人,不过客人没有你。”

      “霍飞,我愤怒了,以后没有我参加的宴会,我不会再借你一个大厨!”米高大声喊着。

      “咦,我本来想,总也不请米高大哥确实有点不好意思,这次先让大厨把美食做好给你带回去吃,过几天我在宴请你。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找别的酒店厨师了。”

      “别!别那样!霍飞,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兄弟有事求我,像我这样热心肠的人,我怎么可能不帮忙呢,我马上派最好的厨师过去!”

      “好好,我就知道米高大哥大气,是我最好的朋友。”

      “霍飞你说得不对,我是你最好的兄弟,你看那些美食还有吗?”

      “没问题,到时候叫厨师给你带回去。”

      “哈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

      霍飞挂断电话,开始拨打赵亚芝家电话。这些天他打了几次电话,赵亚芝都没在家,说是工作去了,航空公司有这么忙吗?

      “您好,是赵妈妈吧?我是霍飞呀。”

      “听出来了,你有什么事吗?”

      “阿芝在家吗?我想找她。”

      “她呀,飞去日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好吧,等阿芝回来您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嗯,再见。”

      “再见。”

      霍飞感到赵妈妈电话里的声音对自己有些冷淡,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亚芝坐在妈妈身边,暗自抹泪,相思之苦让她消瘦下来,原本红润的脸变得苍白,身材更变得更加苗条,苗条的一阵风就能吹跑。每天只能靠疯狂地工作来缓解痛苦,在公司里争抢着加班,领导还特意嘉奖了她。可是一到夜晚,她彻夜难眠,和霍飞在一起的画面不时在脑海中闪现。

      赵妈妈看着瘦弱的女儿感到心痛,暗骂霍飞不是东西。“阿芝,你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干脆彻底忘了他,妈妈帮你介绍更好的男孩,妈妈朋友手里有不少优质男孩,要不你去见见。”

      赵亚芝扑到妈妈怀里痛哭起来,哽咽地说:“还有比霍飞更好的男孩吗?”

      赵妈妈想到前几天电视、报纸的介绍,“唉”叹了口气,其它同龄人怎么能和他比呢?让我上哪去找这样才貌双全,有能力、有地位的男孩。

      怜惜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说道:“要不这样,你暂时努力工作,照顾好自己。霍飞他年纪还小,没准被那个女孩骗了呢。你要耐心等待,说不定过几天他们就分手了。你看你现在瘦成这个样子,霍飞还能喜欢你?”

      赵亚芝听到妈妈的话语,不由得精神一震,暗想:“妈妈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我要振作起来,等待时机。这回我一定先下手,把霍飞变成我的人,让那些狐狸精没有空子可钻。”赵亚芝起身亲了妈妈一口,“妈妈你说得太对了,霍飞还年轻,我还有机会。我要把身体养好见他,先和他做好朋友交往,你女儿这么漂亮,说不定能把他抢回来。那天我远远地看了一眼,他的女朋友可能还没我漂亮呢!”

      保健品工厂里,工人正忙碌着生产百果香。自从招了各国代理以后,百果香就供不应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地代理商纷纷要求增加出口量,没有办法只有先减少香港销售,弄得香港商家吵闹抗议,扩大工厂事在必行。

      保健品旁边的三家医药工厂,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工程机械在紧张作业。挖掘机、推土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卡车来回穿梭荡起滚滚烟尘,建筑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

      霍飞和盖晓利来到这里,视察工地施工情况。张文江看到霍飞他们,赶紧迎了过来。

      “老板,盖厂长你们来了。”张文江说道。

      张文江是霍飞派来主持工程的,思筠庄园的工程他管理的很好,霍飞决定大力培养他,为以后管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打基础。霍飞这段时间收购了很多房产,由于没有自己的人才,现在还在放养。

      “工程进度怎么样?”霍飞问道。

      “还得半个月才能完工。”

      “一定要注意生产安全!”霍飞提醒道。

      “放心吧,老板,制度已经建立完善,轻易不会出现安全事故。”张文江回答道。

      “晓利,工厂快改建完了,你的设备购买得怎么样了?”

      “已经发出来了,过几天就能到港。”

      “工人招了多少?”

      “到昨天为止,共招收了300名工人。”

      “继续招,招够1000人,把他们都培养出来,按照现在的销量,我们的工厂还得扩大,周边的工厂土地继续收购。”

      “知道了,我一定尽力办好。”盖晓利听到工厂还要扩大,兴奋地说。

      “工厂交给你我很放心,我平时不怎么过来,你就要多费点心思。”

      “放心吧,老板。”

      晚上六点,思筠居,霍飞站在门前迎接韩嘉文。

      韩嘉文带着妻子和女儿前来赴宴。他的妻子是一个美貌的中年女子,长发披肩,白润的瓜子脸,瑶鼻樱口,身穿得体的浅蓝套裙,显得时髦洋气,一双大眼睛透出智慧的光芒。

      韩嘉文的女儿和现在香港富豪大多数子女一样,一看就是叛逆女孩,十五、六岁,一身嬉皮牛仔,头发蓬松高束,一双大眼透着叛逆狡黠,一脸魔鬼装看不清长相。

      韩嘉文看到霍飞打量自己的女儿,“唉”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韩露瞧见丈夫的神态,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了。

      霍飞上前说道:“来了韩哥,这位是嫂子吧,真漂亮!这,侄女吧,真新潮!”

      韩嘉文看了看庄园门匾,说道:“你嫂子和我一个姓叫韩露,在香港中文大学工作。这是我女儿叫,”他指了指头上的门匾,“韩思露”,她还在真光书院读书。”霍飞看了看韩露恍然,和韩嘉文会心一笑。

      韩思露看着两人小声嘀咕:“都这么虚伪!”

      “我们进去吧。”霍飞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