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东传媒视频

      沉吟片刻,那头发花白的老者轻轻合上了门扉,仰头长叹了一口气,略微踌躇之后,便缓缓从屋子内走了出来。

      随意观望了一下四周,他只觉得附近燃起的硝烟有些迷眼,接连扬起的灰尘遮蔽的头顶的烈日,使得天府内的一切都陷入了阴影之中。处处是如此荒凉、破败,兵刃相接的声音与导师和敌人的呐喊声混成了一片,喧嚣得令此地少了一份学院应有的儒雅之气,反倒像极了闹市的菜场。

      只不过,这里相比菜场有着更浓更厚的腥味罢了。

      独步在天府之内,轻瞥地上随处可见的修士尸体,他不禁微微拧起了眉头,脸上凝重的神情始终不消。没走几步便是一具尸体倒下,有对手的、也有自己人的,不少曾经对自己尊敬相待的导师们都沦为了土下亡魂,他们无一都是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死也不瞑目的样子。

      他停下了脚步,尽管此刻内心深处仍然掀不起半点的波澜,但脸上的神情却为止动容了。假慈悲?不是的,他只是有些舍不得罢了。

      最终,他再度长叹了一声。

      “唉……”梁瑜负手而立,神情怅然地望着天空,“一直以来,我为了天府的发展付出了不少心血,然而如今的天府变成了这个样子——无论如何,身为院长的我到底还是难辞其咎啊。”

      不过,正当他独自感慨时,冷不丁突然听到一阵兴奋的喊声从前方传来——

      “快看,这里还有落单的!”

      “真的?居然还是个老头?一看就是重要人物,赶紧把他给剁掉!”

      两声毫无敬意的吼声传来,他那原本松懈的眉头再度皱紧,双眼微微眯起,锐利如尖刀的目光毫不留情地望向了兴奋冲来的二人,俨然是非常不悦。

      他在责怪对方打搅了自己的兴致,可惜这袭来的二位却浑然不知道这一点,依旧兴奋地以为这位灰袍老者是待宰的羔羊。

      他们完了。

      深吸了一口气,梁瑜冷视着那穿着苍云教制服的二位,稍稍感知一下便能知道对方是凌云境的高手——然而仅仅如此罢了,他便顿时没了交手的兴致。

      于是袍袖轻轻一甩,须臾间气压差迅速增大,磅礴的真气自袖中咆哮而出扑向二人,一下子宛若刮起一阵狂风,竟直接将袭来的二位随意轰走了。

      那二人只觉得身体陡然传来一阵失重感,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时身体便倒飞了出去,甩个七荤八素还不算,结果居然正好被守株待兔的天府导师团团围住,一人一脚当场揍成了孙子,顺手被抗回执法堂去等候梁瑜的发落。

      解决了两员敌手之后,梁瑜沉着一张脸快步走上前来,想要找到他离开时期学院内的代理人。

      不出所料的是,第一时间站出来的人正是邱言,只是如今的他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一身素白的长袍上肉眼可见地被凿了三四个大洞,甚至能透过破洞看到他胸口的几处贯穿伤,无疑证明了他之前曾陷入过几场激战。

      “院长,您终于回来了!”见梁瑜总算在学院内现身了,邱言激动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然而激动过后,他俨然是想起了什么,却是十分羞愧地低下了头:“院长……您不知道啊,苍云教他们居然打过来了,我……我没能保护住学院和学员们,让天府变成了这种模样……”

      “是啊……”

      梁瑜无比沉重地点了点头,随后问道:“小邱,损失情况如何?伤亡情况如何?”

      “……”

      他转过头去,几乎不敢去看梁瑜的脸,只是声音低低地说道:“院长,我们没能保住学院的招牌,让您为我们蒙羞了……”

      之后,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向梁瑜一五一十地解释了一遍。

      原来,这一次的天府遭遇了身着苍云教制服之人的袭击,领头的人戴着一面显眼的恶鬼面具,实力强大得简直令人费解,竟随手一剑便刺中了护院大阵的阵眼,随后放他的手下进入了天府大肆劫掠。

      事实上,不算上出走的梁瑜的话,天府学院内一共二十一员导师,在档案上所有人皆是凌云境的实力,原本说应该是不虚这帮闯入者的。

      然而他们不知用什么办法掩盖住了行踪,竟一路瞒着守护的导师深入了天府的深处,结果一突袭开始的时候,便有六名导师在课上被偷袭,造成了四死二伤的局面,所以最后能拼死为天府一战的导师也不过十五人罢了。

      来袭的苍云教众一共有十五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位乾坤境的大能为他们掠阵,二者可谓是战力悬殊,所以战局不可谓不艰难。

      好在,闯入望月阁的那五人失手了,结果最后在外的苍云教众只有十人,战斗则是十三人战十人,所以才能一直坚持到梁瑜回来的那一刻,不至于让整座天府学院落于敌手。

      在梁瑜顺手击败了那两位游走的苍云教众后,学院内来袭的“苍云教众”已被剿灭大半,事实上,这场战斗确实也快结束了。

      “剩下的魔教徒已经被我们团团包围了,他们必然是无法逃之夭夭的,院长请放心。”邱言耷拉着头,看上去没精打采,“只是,曾经那美丽而热闹的天府,如今被他们破坏成了这个样子,我……”

      邱言那低落的情绪俨然也影响了其他的导师,他们也都是低着头沉默不语,一个个脸上挂着阴沉的表情,显然是感觉自己愧对梁瑜、愧对这整个令他们有归属感的学员。

      在静静地听完了邱言那满是自责的报告后,梁瑜只是安慰道:“这不能怪你们,只能怪苍云教中人着实残暴狡猾,即便是这一次我没有去衡阳城考察当地情况,想必也是防不住他们这一手的。”

      言罢,他拍了拍邱言的肩膀,示意他心情不要低落,随后却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必须得抛却过去和白道朋友们的过节,去和他们好好地开个会了。”

      “您是说,向他们求援吗……”邱言闻言后神情复杂,但还是十分笃定地点了点头,“您……您说的很对,苍云教如今的势力如日中天,光凭我们是万难和他们抗衡的。”

      “所以,即便我们曾经和他们闹过不愉快,如今在大敌面前谁也没办法独自存活,恐怕也不得不团结在一起了。”

      梁瑜也点了点头,朗声道:“各位听好了,我现在马上修书一封,来请鹰隼郡各大小门派前来商议结盟的事宜。”

      “事不宜迟,小邱你赶紧准备好信使,我们即刻就——”

      然而他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却被一句低沉的话语所打断了。

      “请稍等一下,院长。”

      刹那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着声音源头的方向望去,却见在这条道路延伸的尽头,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了两个身影。

      众人一看,这才发觉其中一人是谭琴,而另一位女子青裙飘飘、身姿袅袅,尽管隔着面纱无法一睹芳容,但也足以引起众人一连串的美好遐想。

      而说话的人正是谭琴,却见他面带微笑满面春风,也不管陆余音那微微发烫的粉面,就这样大方地携着她的玉手走上前来,面对着众人介绍道:“院长以及各位同道,这一位是东海清水阁的陆余音陆阁主,她是异人界少有的乾坤境大能,想必应该能够助我们一臂之力吧。”

      众人顿时起了纷纷的议论,他们俨然在惊讶谭琴居然能请到这样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当然,更多的则是在敬佩谭琴真是年少有为,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牵小手,想必日后年岁大了之后能拥有一代情圣的风雅吧。

      “谭琴……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会是……”

      这样暗自想着,梁瑜的眼睛顿时微微眯起,先是神色复杂地望了谭琴一眼,下意识地微微点头以示认同,随后目光转向了这位女子,拱手抱拳道:“陆阁主,初次见面,足下看上去已经有先代阁主的气质在了,想必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吧。”

      陆余音也大方回礼道:“晚辈也是,久仰梁院长的大名,听闻贵院近日需要同盟来共抗苍云教,晚辈愿携我们一阁姐妹前来相助,还望贵院能够多多关心我的那些姐妹们。”

      “那是自然。”

      相识完毕,此刻梁瑜本应该和陆余音再深入探讨一些联合的具体事宜,然而他却留了个心眼,故意不先谈论这件事,而是再一次转向了谭琴。

      “小谭,你想说的应该不止这件事吧?”

      刚刚说话的时候,谭琴的眼中一直带着轻微的笑意,所以他看得出来,谭琴多半是还有着别的打算,而先不管那些打算是好是坏,总之先听一听肯定是没错的。

      “院长明察。”谭琴正色道,“这一次我的确是有要事相谈。”

      “请院长允许我暂时回到白鹭郡——”

      “将白鹭郡的世家和门派也拉入我们的联盟之中吧。”

      他这样说道,脸上依旧面带微笑,乍一看还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这个小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