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日韩不卡一区

      第二天一早,齐辰睁开眼睛,他感觉自己从未睡得这么好,这么踏实。

      ‘酒这个东西,还真是个好东西,以后如果有多余的钱,真可以买点最便宜的白酒喝喝,有助于促进睡眠。’他在心中暗想着。

      刚跳下床,他眉头一跳,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随后伸展了一下手脚,又蹦跶了几下,又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昨晚睡得太好了?’齐辰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

      来到餐桌,爷爷已经坐在桌子上了,姑姑在厨房里忙活着,叔叔从不吃早饭,估计还在屋里静坐发呆。

      “咦?爷爷,你的眼睛怎么了?”齐辰关心的问道。

      爷爷过去十分锐利的眼神,如今变得有些浑浊,就好像外面蒙了一层灰。

      “没睡好。”爷爷淡淡道。

      齐辰看着爷爷的浑浊目光,此时爷爷才更像是一位正常的爷爷...

      老人嘛,就要有老人的样子,整天搞得像个精神小伙似的,让其他老爷爷怎么想?

      让那些等着秋波的老奶奶如何自处?

      吃过早饭,齐辰从后园拿起一个鱼桶,里面放着竹鱼竿,鱼线,鱼钩的钓鱼三件套向着东北边的河边走去。

      如今大鲤鱼刚刚成为寡妇,为了避免它抑郁成疾,先解决它的单身问题最为紧要,毕竟相比于大鹅,不及时解决,后院池塘容易全军覆没。

      当齐辰路过李黑子家门前时,眉头猛地皱了一下,却又快速恢复平展。

      一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出现在心头,这种感觉竟然还不止一处。

      余光顺着窥视的感觉扫去。

      围墙的爬山虎下面、红色砖墙的凹槽中、还有电线杆子上,已经架设了好几个摄像头,虽然很隐蔽,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看来昨天的那些医生并没有走,而是在附近监视。’

      齐辰早就知道李黑子绝不是得什么变异白内障死的,背后一定另有蹊跷,今天这无死角的监控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但无论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只是...

      他什么时候拥有这种第六感了?

      竟然还如此清晰,连位置都感觉的一清二楚。

      .........

      六辆体积很大的越野车,快速从北边的山涧中向着南边驶来。

      这些越野车通体哑黑,连挡风玻璃,车窗玻璃也贴着黑色防窥车膜,人可以在车内看到外面的情景,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车内的情景。

      车的轮胎很大,也非常厚实,银白锃亮的轮毂中间镶着一个很少见的“B”形标志,就好像一些神秘大家族特有的徽章。

      “大小姐,咱们好像迷路了。”驾驶着越野车,身材魁梧的大汉神色担忧,“这里太偏僻了,既没有信号基站,也没有任何路标,分叉口都是十字路,GPS已经失去作用了,电话也打不通。”

      来之前,他们做了尽可能多的准备,但常年运用GPS等现代化定位的习惯,让他们忽略了这片深山老林的偏僻与落后。

      “早知道让吴越带人来接我们,或是让县里派人带我们进来了。”副驾驶同样一名魁梧大汉郁闷的说道。

      他们也曾尝试按照太阳的方向行进,但很多地方都是泥流和树林,汽车根本无法通行,被迫又调转了车头。

      “不要着急,我们现在比预计的时间已经提前了很多,虽然走错路耽误些了时间,但傍晚之前肯定会到。”后座一名被大墨镜遮住半张脸的女人镇定道。

      这平静的语气,也让前排的两名大汉内心的焦躁情绪逐渐安静下来。

      这时,副驾驶的大汉突然指着汽车的右前方喊起来,“你们看,那里有个人在钓鱼!”

      汽车逐渐放慢速度,但驾驶的司机却没有改变方向,他在等身后女人的命令。

      “开过去。”女人语气淡然,一点也没有副驾驶大汉的激动。

      “好的,大小姐。”司机应了一声,向着右前方的河流驶去。

      .........

      齐辰已经蹲坐在河边两个小时了,但除了几条还没有手掌大的小鱼外,一条鲤鱼都没有。

      “什么情况,鲤鱼都睡觉去了啊?知不知道我是在为你们找媳妇呢?寡妇可是什么都会的啊!”

      正当他抱怨的时候,身后响起汽车发动机和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副驾驶走出个身高足有一米九,身穿蓝黑色作战服的大汉,“小伙子,是本地人吗?”

      齐辰正因为没有钓到鲤鱼而心烦,所以不耐烦的扭头看了一眼,“什么事?”

      “我们迷路了,想找人带路。”

      “哦。”齐辰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却微微一喜,“但是我还要钓鱼啊。”

      “你也可以告诉我们怎么走,我们要去这里的村子。”

      “好吧,谁让我是个**呢。”齐辰点点头,“你们继续向前走,大概走一条路的距离,然后再四十五度向右拐,再三十六度的左拐,再走一条路的距离,再六个九十度左拐就到了。”

      大汉车一脸蒙圈,像个傻子似的站在原地。

      一条路的距离是什么意思?

      四十五度右拐,三十六度右拐,六个九十度左拐...这到底怎么拐啊?

      “小伙子,你说的我听不明白啊。”

      “那怎么说你才能听明白啊?”齐辰一副为了你好,却无从下手的表情。

      大汉刚想张嘴,但竟也不知道如何说了。

      这时,后车座的车窗被摇下一半,一条白皙纤细的手捻着两张红色的票票伸出了车外。。

      大汉赶忙接过来,然后递到了身前,“你带我们去村子,这些钱就当作是买鱼的钱。”

      齐辰皱了皱眉头,神色为难道:“但我一会儿还要去县里打工啊。”

      那条白皙纤细的手又捻着三张红色票票伸出来出来。

      大汉接过钱,将两叠钱合在一起说道:“这些够不够?”

      齐辰眉头更皱了,“我还是个学生,一会儿还要学习啊!”

      “走。”后座车窗内直接传来一声冷漠女声。

      大汉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生气的蹬了眼前年轻人一眼,觉得什么时候农村人都变得这么贪婪了。

      只是当他转身上车的刹那时,手中忽然一空,五张票票竟然到了年轻人手中。

      大汉明显一愣,他竟然没有看到眼前的年轻人怎么出手的,要知道,他可是赫赫有名的白家第一兵团的队长!

      ‘难道是坐车久了,眼花了?’

      “但是为了远道而来的客人,少学习一天也罢了。”齐辰一脸笑容,完全没有刚才半分为难的神色。

      五张红色的票票,够自己半年的生活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