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电影网午夜高清鲁丝片

      组会后,陈婉清开心道:

      “一万五的预算,能买很多单体和原料了。”

      “我们通常都到哪里买药品呢?”许秋道。

      “一般常用的试剂可以自己先从各大试剂供应商上面查询,比如百灵危、安奈吉、阿拉叮、国药等等。”陈婉清道:

      “确定后,可以在学校药品仓库网站上下单,委托他们代为购买。

      挑选试剂时,首先主要是看纯度,纯度越高肯定越好,做合成的话一般化学纯就够用了,做器件的话通常要用分析纯以上的。

      然后看包装,如果是液体溶剂,跟据自己的需要选择100毫升、500毫升、1升之类的包装。

      接着看有没有其他特殊需求,比如是否带分子筛,分子筛主要是用来干燥除水的。

      像我们如果是在手套箱内使用,就不需要分子筛,因为使用环境中水含量极低,加入分子筛反而会带来杂质。

      但如果是在外面用,且对试剂含水量有要求的话,最好还是选择带分子筛的。

      最后看价格,一般低于一千块的都可以直接买,超过一千的话……”

      “就降低要求,找性价比更高的吗?”许秋道。

      “差不多吧,如果实在需要又没有便宜的可替代,也可以和魏老师请示,然后购买。”陈婉清道:

      “此外,还要注意有些药品是期货而非现货,可能拍下后一两月才能到,这种一般是需要从国外运输过来的。

      不过也不麻烦,因为我们是直接找他们国内分公司购买的,所以不需要自己报海关。

      如果是自己找国外公司买药品,比如我们购买的PCBM材料,在过海关时,就要以碳的名义报关。”

      “那我们的单体材料也是从这些试剂商那边买吗,总感觉这些材料有些小众。”许秋道。

      “一般溶剂会在试剂商那边买,”陈婉清道:

      “像是大部分有机光伏单体材料在试剂商那边是买不到的,需要找专门做光电材料的公司。

      比如我们买的P3HT、PTB7-TH聚合物都是从京城的一家光电材料公司买的,买单体的话通常去另一家深城的公司。

      一般用QQ联系,他们也会不定期给我发一份报价单,介绍它们最近的产品和报价。

      感觉现在我QQ的唯一用处就是和他们联络了。”

      说完,她拉着许秋坐下,用电脑打开深城光电公司的报价单PDF,说道:

      “之前的单体就是找他们买的,他家的单体不仅纯度高,而且价格相对也比较便宜,就是种类有些少。

      不过,我看过了,这次我们合成方案中涉及的单体他们都有,所以不用担心缺货。

      我们先确定一下要买哪些,然后把需求给他们发过去,到时候应该还能讲讲价。”

      “好呀。”许秋点点头,开始研究报价单。

      在前期的文献阅读中,他了解到,想要把D单元和A单元连接在一起,合成D-A共聚物,采用的是缩合聚合反应。

      缩合反应简单来说,就是D单元的两只手各拿一把钥匙,A单元的两只手各拿一把锁,钥匙之间无区别,锁之间也无区别。

      将大量带着两把钥匙的D单元和带着两把锁的A单元按等摩尔比例1:1混合。

      在适当的反应条件下,钥匙可以插入锁眼并打开锁,随后钥匙会连同锁一起脱落,D单元和A单元形成手拉手的状态。

      对应于合成反应来说就是:

      钥匙-D-钥匙+锁-A-锁→钥匙-D-A-锁。

      末端的钥匙和锁还可以与其他锁和钥匙结合,使得D-A链越来越长。

      最终,得到的高分子聚合物的结构就是:

      钥匙-D-A-D-……-A-D-A-锁。

      反应初期,有钥匙的D单元和有锁的A单元都很多,可以很容易形成手拉手的状态。

      但到后期,钥匙和锁消耗的差不多,D单元和A单元也形成很长的链后,钥匙和锁难以碰到,反应就几乎停止。

      这种缩合反应对两种单体物料比例要求十分严格,如果不是按等比例1:1的话,哪怕是1:0.9的投放,最终得到的分子量也会大幅下降。

      因为钥匙数量多于锁,缩合反应到了后期,会出现了大量类似于:

      钥匙-D-A-D-钥匙、钥匙-D-A-D-A-D-钥匙、……这样的的结构,导致反应中止。

      至于具体的合成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Suzuki偶联反应,另一种是Stille偶联反应。

      前者的钥匙和锁分别为硼酸酯/硼酸基团和溴基团。

      后者的分别为三甲基锡/三丁基锡和溴基团。

      ……

      “学姐,我们缩合反应一般用哪种类型,Suzuki还是Stille?”许秋问道。

      “相对而言,Stille偶联反应更好做一些,而且单体也比较全,”陈婉清话锋一转,说道:

      “但是,其中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带有三甲基锡/三丁基锡的单体单元有剧毒,被人体吸收后,会造成重金属中毒,严重的话会大量掉头发。”

      “那我们……”许秋试探道。

      “还是用Stille反应吧,我们做的剂量小,只要做好防护措施,不是吞服、吸入或者直接与皮肤接触,危险性就不大。”陈婉清道:

      “其实,我是不太愿意做化学合成的,不仅是锡试剂,其他的溶剂氯仿、二氯甲烷、氯苯等等都是有毒的,而且也有潜在的致癌风险。

      不过,我们主要做材料的倒还好,做化学的就惨了,基本天天和各种有毒试剂打交道。”

      “听说圈里一直传,男不用呋喃,女不用吡啶?”许秋道。

      “是呀,这两种都是常见的具有生殖毒性的溶剂,各自针对男性和女性的。”陈婉清道:

      “我原来的组里有一个博士后,当时打算要孩子前,休学了一年,怕对后代有影响。”

      ……

      虽然合成有危险,但是实验还是要继续进行的。

      “学姐,我已经想好买哪些单体了,”许秋道:

      “只是他们很多都是500毫克或者1克起卖的,能不能和他们商量商量,200毫克起卖呢?”

      “200毫克,那不是一次反应就没了?”陈婉清看到许秋认真的表情,说道:

      “行吧,那我帮你试一试,你要哪些单体?”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许秋指着报价单说道。

      “就这两个吗?”

      “不,这两个各买1克吧,这一页里的其他所有单体各200毫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