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说谎试试主题曲

      朱棣闻言大喜。

      病急乱投医,立即起身来到宫门外,对抱着酒瓶正要行礼的黄昏道:“跟我来!”

      这就是永乐。

      对敌人各种铁血手段灭族甚至瓜蔓抄,对于自己人,又展现出最为温馨的一面。

      小宝庆寝宫外。

      太医院的御医几乎到齐,七嘴八舌讨论着病情。

      倒不是大明朝的医学不行,感冒这玩意儿可大可小,医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有些小孩一旦感冒发烧,也得在医院呆上十天半个月。

      马三保守在门口。

      他和徐皇后一样,守了两天两夜,他是打心眼里喜欢小宝庆。

      寝宫之内,徐皇后坐在床边,拉着宝庆滚烫的手,眼泪已经流干,眸子肿得像个核桃,浓重的黑眼圈很难让人想到这是母仪天下的徐皇后。

      小宝庆平躺在床上,脸色彤红双眸紧闭,鼻翼间发出轻微的闷哼。

      床边木椅上摆了盆温水。

      黄昏无语,竟然用温水散热,也不知是御医没叮嘱,还是大明时代的医学理论没涉及到这一点。

      伸手摸了摸额头,烫手的紧。

      轻声道:“娘娘,把被子掀开,让宫女打几盆冷水在这里备用,你将公主的衣服脱光,用冷水敷在她额上。”

      徐皇后愣了,“冷水?”

      黄昏点头,道:“难道还用热水?不怕把殿下烫熟了么。”

      徐皇后有些不确定,这天气不穿衣服裸露在外,还用冷水……怎么都感觉在坑妹啊,却听得黄昏催促道:“娘娘别犹豫了,赶紧的吧。御医开了退热三宝吧?”

      徐皇后茫然不解,“什么退热三宝?”

      黄昏猛然醒悟,大明还没有退热三宝的说法,于是道:“就是至宝丹。”

      徐皇后哪懂这些。

      黄昏无奈,“娘娘先按照我说的操作,用柔软的小毛巾蘸上我带来的退烧药,拧至半干,轻轻擦拭公主的颈部、胸部、腋下、四肢、手脚心。一定要注意,如果出汗了,就用被子稍微盖一下。”

      所谓的退烧药,不过是浓度75%的酒精。

      黄昏利用家里的蒸馏设备提纯清酒——利用乙醇和水的升华点不一样就可以。

      徐皇后急忙去给小宝庆脱衣服。

      需要避嫌。

      黄昏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已经被徐皇后脱光的小宝庆,小恶魔啊,坚持住,可千万别烧成肺炎了,在大明朝烧成肺炎的话,想活下来真的要看奇迹了。

      退出去。

      朱棣问道:“你懂医理?”

      黄昏汗颜,他哪里懂,这不过是降温的常识好么,以他的水平而言,仅知道上火要了吃黄连上清片,有炎症要吃头孢和阿莫西林……

      半个时辰过去。

      徐皇后忽然跑出来,有些惊喜,泪花隐隐,“小妹开始出汗了!”

      高烧出汗!

      这是好现象,黄昏大喜,“用被子盖着身体部位,嗯,不要盖太多,继续用微臣带来的退烧药混合冷水擦拭!”

      高烧出汗盖被子,是防止惊厥。

      徐皇后急忙跑进去,不小心被门槛拌了一下,裙摆之上顿时出现一片嫣红,却顾不得自己,直奔小宝庆。

      黄昏看在眼里,唯有叹息。

      长嫂如母。

      端的是个好嫂子。

      倒也放下心来,高烧出汗,类似于排毒,说明物理退烧有了效果,小宝庆的身体免疫机能开始起作用,只要不出现意外,会退烧了。

      黄昏没猜错,宝庆迟迟不退烧,不是御医的药方不好,是捂狠了。

      没过多久,小宝庆开始退烧!

      徐皇后被朱棣强行下令回坤宁宫休憩。

      他心疼妹妹也心疼妻子。

      留了几个得力的老宫女照顾小宝庆,又命令马三保全程守护,带着黄昏回乾清宫。

      心情大好。

      黄昏跟在朱棣身后,不着痕迹的和狗儿太监小声嘀咕,又故意让朱棣听见,言辞之间各种夸大小宝庆温病的危害。

      意思很明显。

      老子救小宝庆,大功一件,朱棣你不赏我个亿万身家都对不起良心。

      朱棣哪会不懂。

      但假装不懂。

      天子也愁啊,到处都要花钱,哪能大手大脚。

      咳嗽一声,问黄昏,“你带来的用来擦拭小宝庆肌肤的那个药,是酒?”

      酒味很浓。

      黄昏啊了一声,心思电转,补充道:“可不是一般的酒,需要诸多工序,添加各种祖传秘方药物,才能达到退热的效果。”

      坦诚是提纯清酒的话,无形之中显得老子功劳小了很多。

      朱棣蹙眉深思,忽然停步。

      转身,一脸认真的看向黄昏,“我大明天下,黎民万千,每每有温病发生,尤其小儿,多有后遗症,想念及此,朕心痛然,你有如此妙方,何不广而告之天下,亦是无限大功德一件!”

      朱棣想起了儿子。

      如果不是小时候害了那场病,朱高炽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模样。

      黄昏有些感触。

      这就是朱棣。

      杀人灭族之时绝不皱一下眉头,但登基之后,他就是大明帝王,他的心中始终以大明天下为重,他配得上永乐大帝四个字。

      叹道:“可以,微臣也早有此心,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朱棣大喜,“那你有什么要求?”

      黄昏沉吟半晌,关于温病,物理降温并不稳妥,还是得依靠退热三宝……至于什么布洛芬,没有工业生产条件,也不知道配方。

      话说,要是聚集大批大国医,把阿司匹林弄出来,才是真正的无量功德。

      可以尝试一下。

      毕竟搞工业离不开化工,整化工的时候顺便让专业人士研究下阿司匹林,没准就成功了呢。

      道:“我需要人。”

      朱棣,“太医院你看中谁了?”

      黄昏想都不想,“全部。”

      发展医学需要团队。

      朱棣点头,“善,过段日子朕让你去太医院领事。”

      黄昏嘿嘿贼笑,“可是陛下,微臣么得时间啊,要头悬梁锥刺股努力读书,参加明年的科举,微臣也想正儿八经的中个进士光耀门楣啊,现在这个恩赐同进士出身,说服力不是很足呐。”

      朱棣假装没听见。

      心中暗乐。

      这小子果然功利,这样的人才更容易被自己掌控,甚好。

      走不多久,后面匆匆忙忙追来一位太监,行礼之后脸色惨白的说:“陛下,坤宁宫出事了,请您过去看看。”

      朱棣:“什么事?”

      太监急声道:“娘娘这几日在公主殿下那边,刚才回到坤宁宫,发现留在宫里的一位贴心宫女暴毙而亡了。”

      朱棣愣住。

      旋即不耐的怒道:“谁给你的胆子!”

      一个宫女生病死了而已,按照宫中规矩办理,再以金银安抚其家人即可,竟敢跑来叨扰天子,真以为天子很闲?

      太监吓得又跪了下去,“陛下,是娘娘让小奴来请您的。”

      朱棣冷静下来。

      徐皇后不是不识大体的人。

      按捺下怒意,问道:“怎么死的?”

      太监急声道:“回陛下,那宫女也是个贪心,看娘娘这两日没在宫中,就觊觎天家用品,偷偷拿了娘娘的香皂沐浴,结果死在了沐浴间,根据尸体症状,怀疑是中毒身亡。”

      这话……

      朱棣猛然挑眉。

      看向黄昏。

      黄昏吓了一大跳,抓住太监的领口,急声问道:“确定是在沐浴的时候死的,确定是因为用了香皂中毒身亡?”

      这尼玛出大事了。

      香皂的各种配方原料,只要你不吞服,怎么都不可能中毒。

      太监讷讷的道:“约莫是的。”

      黄昏心中明了,完犊子了,这件事他脱不了干系,不弄个水落石出,别说创业了,不背个谋害徐皇后的罪名被诛杀灭族都是万幸。

      朱棣脸色阴沉,漠然无情的看了一眼黄昏,转身向坤宁宫走去。

      黄昏心中一动,上前跟上,边走边说……

      坤宁宫外,众宫女簇拥中的徐皇后,脸色煞白,浑身轻颤,显然被吓了个不轻。

      朱棣心疼至极,上前搂着妻子,他能感觉到妻子的恐惧,整个身躯都在轻颤。

      心中的怒意越发沸腾。

      一个上元大火案不够,现在竟敢下毒谋杀。

      该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