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泥by青灯

      枯木林中心一片狼藉,地面上一个个被恐兽蹬踩出的坑洞,拦腰撞断的枯木,被恐兽啃食大半的尸体,被爆掉脑袋的恐兽……以及一个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便是吞噬了恐惧诅咒陷入昏迷的顾栩。

      穿着白色防化服的两女走上前,在距离顾栩晕倒的位置约莫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

      狙击女将狙击步枪背到背上,抬起手在左臂的防化服上按动几下,弹出一个侦测仪器,她用侦测仪器对着顾栩的身体扫描之后,转头向同伴说道:“琪姐,之前扫描到的生命体应该就是这人了……附近没有检测到诅咒,而他又还活着,想来诅咒应该已经被他杀掉了。”

      被叫做琪姐的女人点了点头,准备上前查看顾栩的情况,狙击女走在后面,有些疑惑的说:“不过,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来看,本次被那个组织贩卖的奴隶应该都没有评级才对……普通奴隶能凭一己之力,单挑一只F级的恐兽?”

      琪姐回道:“有何不可?别忘了,我们新兵营不少人都没评级,但他们不也有单挑恐兽的实力吗?”

      “那不一样,他们好歹接受过系统训练,而这人是奴隶吧?他怎么可能接受过训练!”

      “谁知道呢?不管怎样带回去盘问一番就知道了!”琪姐耸了耸肩,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昨晚实在太累了!

      正当她准备弯腰查看一下顾栩的情况时,突然腰间传来一阵不适感,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琪姐,你怎么了?”狙击女关切的问道。

      琪姐摆摆手,示意没事:“腰疼。”

      “你受伤了?”

      琪姐脸上一红,摇头道:“小问题,说了你也不懂。”

      狙击女眯了眯眼:“琪姐,我说你们不能老因为我个头矮就忽略我的年龄,我二十二了!我也是女人,还有什么我会不懂的事?”

      琪姐抬头看天,叹了口气,惆怅的说道:“因为……以前我也不懂。”

      “啊?”

      琪姐略显郁闷的说道:“有男朋友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膝盖是可以碰到肩的……”

      狙击女:???

      好吧,我真没听懂。

      “所以……你和孙队切磋了?”狙击女不确定的问,膝盖都碰到肩了,肢体上的较量,那应该是切磋……吧?

      “算是吧。还切磋了一整晚。”琪姐在顾栩旁边蹲下,右掌张开放在顾栩脸部上方,开始对他进行数据扫描。

      “嘀——”

      “未检测到匹配信息。”

      琪姐摇头:“看来和之前的情况一样,那个组织将他们贩卖之后,就将系统中的资料删除了。”

      狙击女说:“所以说……我们的任务最终是抓内鬼?一个可以随意删除主系统资料的内鬼?这怕不是个高层吧?琪姐,我们会不会被查水表?我还年轻,我连3区都没去过……”

      琪姐站起身,在狙击女的脑袋上拍了一下:“少看些古书。带上他,我们回去。”

      “啊?我带?”

      琪姐斜了狙击女一眼:“不然呢?”

      “你为什么不带?”

      “我腰疼。”

      狙击女:……

      叹了口气,狙击女只能接受搬运工的身份,从腰间取出一个网球大小的机械圆盘,按在顾栩胸口,只听“咔嚓咔嚓”两声,那圆盘覆盖在顾栩身上,扩展、充气、变形,十秒之后,顾栩身上穿着一件和两女一模一样的白色防化服。

      狙击女提起顾栩的一只脚站起身,拖着他跟在琪姐的身后。

      两人回到之前的开阔区域,顺着原路返回进入白雾中。奇怪的是,顾栩等人一踏进白雾,白雾就会消散,显示出附近十米范围的区域,但是这二人进入白雾区域,白雾却没有消失。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们二人在能见度极低的白雾中行走,仿佛不受白雾影响一般。

      走了十分钟,两人来到一台一人高的黑色仪器前,琪姐在仪器上一阵操作,只听“滋滋滋”的一阵电流声后,黑色仪器往旁边投射出一道蓝色的圆形传送门。

      “走吧。”琪姐又在黑色仪器上按了一下,仪器“唰”一下缩小成拳头大小的黑色易拉罐。

      琪姐将易拉罐收进侧腰包中,率先踏进蓝色传送门。

      狙击女拖着顾栩紧随其后,两人踏进蓝色传送门后,约莫十秒左右,那蓝色传送门再次发出“滋滋滋”的电流声,逐渐缩小,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防化服两女和被拖着的顾栩,穿过传送门之后,出现在一根耸入云霄的巨大黑柱子前,这立方体的柱子宽和长至少十米,高不可估计,整根石柱上布满了“符文”,看上去既壮观又神秘。

      黑色符文柱伫立在一个圆形高台的正中央,正前方有一条向下的阶梯,三人刚出现,阶梯下立即就有一支穿戴整齐,身着黑色制服的队伍走上阶梯,领头的队长一眼就认出了两女的“制服”,向她们敬礼示意:“长官!”

      琪姐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就让狙击女拖着顾栩跟着自己离开,那队长为难的上前:“长官……上面出台了新政策,哪怕你们是任务,也需要做出入登记。”

      琪姐与狙击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高台。

      黑制服队长叹了口气,也不敢上去阻拦,他身后有一个年轻的队员不解,上前询问道:“队长,她们是谁啊?怎么都不用接受出入境登记的?”

      队伍中的一个年龄较大的中年人说道:“小林啊,你该不会连‘赤红’都没听说过吧?”

      那年轻人瞪大了眼:“赤红?她们就是赤红?开拓者调查兵团中最厉害的赤红、碧蓝、青绿三大团队之一?去过金色迷雾区域的赤红?斩杀过A级诅咒的赤红?”

      那中年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别激动别激动,人都走远了,你把他们的名号报再多,他们也不会回头看你一眼。”

      年轻人脸上一红:“赵哥,我不是想巴结他们,我只是惊讶而已!没想到我上岗第一天,就有幸碰上赤红。”

      队伍中一人不屑的说道:“赤红有什么好的,一群人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连上头出入境登记都不遵守,也就队长脾气好,换做是我,一刀劈了他们!”

      中年人笑道:“你可闭嘴吧,就你那F级的附灵菜刀,怕是连别人的雾化服都砍不穿。”

      “雾化服?”年轻人追问道:“赵哥,他们穿的那种看上去酷酷的白色防化服,叫雾化服?具体有什么用?防御效果很强吗?快给我说说!”

      “够了。”队长冷哼一声:“现在还是执勤时间,要闲聊等休息时间再说。”

      “是!”

      队长发飙,队员们赶紧站得笔直列队,不敢再闲聊一句。

      另一边,琪姐和狙击女带上顾栩离开高台,通过终焉之城区域传送石回到5区开拓者调查者兵团赤红分部。

      琪姐和狙击女刚拖着顾栩进门,迎头碰上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男人个头接近两米,壮得跟施瓦辛格似的,一瞧见两女,热情的打起招呼:“哟?一五,琪琪,你们任务回来啦?”

      狙击女不悦的说:“孙哥,你再叫我一五,我就崩了你那大光头,你信不?”

      琪姐瞪了一眼这个让自己腰疼的男人,别过头,冷哼一声。

      “施瓦辛格”摸了摸大光头,尴尬的笑了笑,走到琪姐跟前,跟个犯错的小孩子似的:“琪琪,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下次再犯……呸,下次绝不再犯了!”

      琪姐瞪了施瓦辛格一眼,冷哼道:“滚!”

      狙击女拖着顾栩上前:“孙哥,不是我说你,就算你和琪姐连夜切磋也要注意身体,你看,都伤琪姐腰了。还好任务简单,要是碰上战斗,这还不……呜呜呜呜呜呜。”

      狙击女话还未说完,就被琪姐一把捂住嘴,将她脑袋夹在腋窝下,绕过人群,拖走。

      “切磋?”施瓦辛格先是一脸懵逼,随后恍然,老脸一红。

      身后的同伴纷纷调侃道:“孙队,可以啊,连夜征战?”

      “琪姐连腰都闪了,你们是玩得多大?”

      “孙队这不解禁则以,一解禁要命啊!”

      “孙哥,牛逼!”

      “话说回来,孙哥就你这体格外形,要长相没长相,要实力……好吧,有点实力,是怎么追上琪姐的?”

      “孙哥是真牛逼,连琪姐都能追上!”

      “对啊,传授两招呗,也让兄弟们脱脱单!”

      “该不会就是靠这连夜切磋的本事吧!”

      施瓦辛格摸摸大光头,正想说话,突然听走廊一侧传来琪姐愤怒的声音:“孙金刚,你去死吧!”

      一道白光袭来,将门口几人笼罩,瞬间将他们冻成了冰雕!

      冻成冰雕的施瓦辛格眨了眨眼,一脸委屈,我什么都还没说啊?再说了……昨晚你不也挺尽兴吗?怎么一大早就翻脸不认人了?当真是拔那啥无情!

      呸,女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