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花圣殿

      吃完了晚饭,洗了澡的刘星本来想将母亲房间里面的缝纫机给搬出来制作新衣裳的,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踩缝纫机的声音,还有母亲跟大姐的聊天声。

      探头走进去一看,原来大姐在他洗澡的时候,早就在准备着手制作新衣服了,床上那摊开的布料,还有裁剪下来的形状,无一不显示着大姐是一个手艺不错的裁缝。

      看到这一幕刘星愣住了,接着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因为他这才想起了大姐在没有结婚前,曾经跟村里面的老裁缝学过两年车位,那个时候老裁缝有一个胖儿子,很喜欢大姐。

      但是大姐不喜欢这个胖儿子。

      因为胖儿子好吃懒做,而且喜欢赌钱。

      最后赌到将老裁缝的三台缝纫机都卖掉了。

      大姐从那以后就离开了老裁缝家,过了不久后就嫁给了赵东魁。

      这段往事好像大姐从未在家人面前提起,但刘星因为跟大姐走的很近,所以多多多少听说了一些。

      今天大姐拿出了裁缝的手艺给家里人做新衣裳,这就表明大姐将以前的往事都放下了,要不然才不会这样开心的踩着缝纫机。

      当然了,这对于刘星来说是好事。

      眼见堂屋地面上的鞋底好多都是半成品,手艺也不到家。

      在回过神来后,笑着就坐下修改了起来。

      “哥哥,哥哥!明天你去东河派出所恰饭,会带上窝吗?”瓜子这时跑过来抱住了刘星的脖子,小声开口问道。

      “你想去吗?想去哥就带你去。”刘星淡笑回道。

      吴所长跟张婶婶很喜欢瓜子,所以带去的话应该不会说什么。

      “想。”瓜子跟着甜甜的笑了。

      “那你今晚早点睡,明天去的时候哥喊你。”刘星柔声说道。

      “嗯,嗯。”瓜子听到这话,开心的跑了,钻到被窝里,没一会就睡着了。

      刘星也没有忙到很晚,在将白天大姐跟姑姑制作的鞋底跟鞋边带都修改好了后,也回房间去睡觉了。

      毕竟制作鞋子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只有多请些人,将工序分开,那样才能保证速度。

      ……

      天刚蒙蒙亮。

      刘星还在梦乡。

      耳边就传来了刘秋媛的喊声:“星伢子,别睡了,你起来一下,姑有正事找你。”

      “什么事情啊?”刘星看了一下窗外的天色,那是有些哭笑不得:“姑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哎呀!你听姑把事情说完,再睡行不行。”刘秋媛出现在房门口,身后还跟着康虎以及稻花村的一位小媳妇。

      刘星见有外人,那也不好意思赖床了,只得爬起来穿好了衣服:“姑,啥事啊!”

      “我想让康虎帮忙制作鞋子,在他去学校读书之前,你给他管饭就行。”刘秋媛拉着看康虎来到了刘星的面前。

      “可以呀!”刘星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随后指了指站在门口有些害羞的小媳妇:“那她呢?”

      “也是想跟着混口饭吃的,你看要是行的话,那就留她下来,要是不行……”刘秋媛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再说下去就没有意思了。

      刘星第一时间没有答应,而是看向了小媳妇,见她年纪不大,模样清秀,看样子最多二十岁出头,那是忍不住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以前在稻花村玩的时候怎么没见过你?”

      “她叫赵小沫,是康俊的媳妇。”刘秋媛见小媳妇很害羞,当下笑着帮忙回了一句。

      “哦,康俊我认识,我小时候还在他家偷过桃子呢!”刘星见厨房中传来了红薯稀饭的香味:“那行,小沫姐你就留下来帮忙做事,除了管饭,每天还给你一块五毛钱的工钱,你要是觉得可以那就留下来,等下跟着我姑一起去吃早饭。”

      八十年代初期,农村泥瓦匠、木匠、篾匠的工钱都只有一块五一天,有的甚至只有一块二,也就差不多一斤五花肉的钱。

      从这个工钱的比例中可以看出,当时的肉价有多贵。

      当然了,刘星之所以要开工钱给赵小沫,并不是因为赵小沫是女孩子,而是他懂的农村人的苦,要不是家里面实在混不下去了,在八十年代,一个刚嫁人的小媳妇,那是不可能抛头露面来谋生活的。

      所以,将心比心,只要他赚了钱,那是绝对不会亏待任何做事的人。

      见刘秋媛有些惊讶,刘星又补充道:“姑姑,您今天既然把康虎带我这来做事了,那我就把一些话挑明了,我刘星不是黑心眼的人,不管是您也好,康虎也罢!到时候都会有工钱给你们的,绝对不会叫你们白做事。”

      “但目前的情况来说,也只能开出一块五一天的工钱,多了我也不敢,您也知道我现在的开销很大,要是入不敷出,那我就打我自己的脸了,更加不可能要我亏钱给你们开工钱。”顿了一下,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你这伢子,真是懂事啊!”刘秋媛在开心感动之余,连拉着赵小沫跟康虎就去堂屋做事去了。

      刘星没有去多管,而是躺回了床上重新睡回笼觉。

      早上八点多钟的时候,他才被放牛回来的刘大钊给叫醒:“星伢子,你不是要去东河派出所吃饭吗?还不起可就晚了。”

      “知道了。”刘星回了一句,才麻利的从床上爬起来,穿好了昨天在李大妈那里买来的青黑色西装。

      在镜子中照了照后,突然间他才发现一个大问题。

      这西装是有了,没了领带可是很别扭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昨天在李大妈那里只买了西装,却是没有买西裤,这穿出去只怕会被人笑话死了去。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刘冬菊拿着一套昨晚连夜赶做出来的中山装走了进来,她见刘星身上竟然有西装穿,那是呆住了。

      不是因为青黑色西装好看,而是衬的刘星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有种很陌生的感觉。

      “姐,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刘星回头看着刘冬菊。

      “没有,只是有些感慨,才几年的时间,你就长大成人了。”刘冬菊将手里面的中山装放在了床头:“这是我昨晚给你做的,你试试看,要是不合身,等下我就给你改。”

      “哎!”刘星连点头。

      有了这套中山装,他就再也不怕去东河派出所丢人了。

      刘冬菊走了出去,随手关好了房门。

      片刻之后,刘星走出来了:“姐,你这裁缝的手艺不一般啊!这中山装做的,我真的是没话可说。”

      “我看看。”刘秋媛从堂屋中走了过来,在看到刘星穿上中山装帅气的模样后,那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冬菊,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你会裁缝啊!而且手艺这样厉害。”

      “你怎么能不知道,冬菊在没嫁人之前,不是在村里面的曲裁缝那里学过两年多的手艺吗?”正在吃红薯稀饭的周秋香会了一句。

      “对!对!对!”刘秋媛恍然大悟。

      曲裁缝当年可是村里面又名的裁缝,当初的乡长等一众领导,好多都求着曲裁缝做衣裳呢!

      这刘冬菊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得到了死去的曲裁缝真传,说实话还真是有些意外。

      “姑姑,你别着急,刘星这次买来的布料多着呢!到时候我给您也做一套新衣裳。”刘冬菊笑着说道。

      “行!”刘秋媛没有拒绝。

      “别废话了,赶紧去厨房自己端红薯稀饭吃。”周秋香见时间不早了,连提醒了一句。

      “哎!”刘秋媛拉着赵小沫跟康虎就朝厨房走去。

      刘星怕弄脏了身上的中山装,在脱下来后才跟在了后面。

      “哥哥,等等窝!”瓜子扑腾着小短腿追了上去。

      ……

      ————————

      谢谢看了17年网说乍看不腻呢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倾城、、的一百起点币打赏,谢谢书友20170707072946443的六百起点币打赏,谢谢rockefeller的五百起点币打赏,谢谢玉中之的一百起点币打赏。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投的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