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PP

      朱棣想了想,“暂且信你。”

      按说,黄观、齐泰、黄子澄之流都要灭族才能消心头恨,也才能证明靖难的光明正大——朱棣婊子要当,牌坊也要立。

      抢江山是婊子行为,靖难理由的伟光正是立牌坊。

      那么如何处置黄观这个侄儿?

      沉吟半晌,朱棣问道:“你去安庆作甚?”

      黄昏想都不想,“逃命啊。”

      朱棣信了他的邪。

      你要是想着一心逃命,还敢去忽悠我家的小姨子,色比命还重要?话说,你一个十五六岁刚束发的少年,竟然觊觎二十二岁的妙锦……

      简直不知自己是哪根葱。

      妙锦能看上你?

      她连我都看不上!

      挥手道:“按说,我应将你押入天牢,等待黄观归案之后一并查办,不过念在你一路护卫徐妙锦有功,功过相抵,暂且饶你一命,由你暂住应天府,每旬到衙门报道。”

      君王要杀一个人,很简单。

      理由随便编。

      君王要放一个人,更简单。

      理由还是随便编。

      在安庆和徐妙锦呆了一会儿,半天不到,黄昏就成了护卫有功,这操作也是让黄昏叹服,越发觉得权贵集团的舒爽。

      心里又暗暗腹诽。

      这尼玛不就是把老子弄了个留案观察的缓刑么……

      得,比押入天牢好。

      至于锦衣卫的诏狱,那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黄昏目前的身份,诏狱什么的就别想了——想也不敢去,进了诏狱,生不如死。

      朱棣又问道:“黄观家眷已死,府邸、家产充公,你现居住于何处。”

      黄昏犹豫了下。

      要不要坑一下吴溥?

      坑吧。

      反正就算没有自己穿越,吴溥最后还是要在永乐朝当官,是《永乐大典》的总裁之一。

      此总裁非彼总裁,相当于编辑组长。

      大声道:“草民目前居住在吴溥府上。”

      朱棣点了点头。

      他刚入主应天府,鬼知道吴溥是谁——区区高考文科第四名,又被丢进翰林院,在这几年的动荡之中,哪能入君王正眼。

      正想打发他离开,忽然想起一事,意味深长的道:“看你分析的头头是道,那你说一下,等下我将召方孝孺来写即位诏书,他会不会如解缙一般识时务。”

      黄昏心中一愣,说方孝孺?

      这是个机会。

      如果万一自己舌绽莲花说服了朱棣,岂非可以救下方孝孺?

      转念一想,救不了,方孝孺的脾性没法改变,依然会把朱棣骂的狗血淋头,朱棣这个钢铁直男脾气一起来,哪管你天王老子。

      须知姚广孝都没保住方孝孺。

      姚广孝是谁?

      朱棣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朋友。

      朱棣最恐惧的事情便是建文帝的归来,在姚广孝临死之前,请求朱棣放了一个叫“傅洽”的人,而这个人知道建文帝的消息,按照朱棣的性情,这个人要么被一辈子关在诏狱,要么最后被灭口,绝对不可能放出去的。

      但朱棣放了。

      可想而知,姚广孝在朱棣心中的地位。

      但姚广孝都救不了,何况自己一个罪臣之侄。

      叹了口气。

      这就是无奈之处,穿越者也不是万能。

      依然受限于皇权。

      颇有些失落的道:“以方孝孺的性情,殿下让他给你写即位诏书,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何不换个人写呢,解缙、胡广如何?”

      一个有名,一个有才。

      这句话其实在给方孝孺争取活命机会,甚至也有机会救下楼琏,反正试一下又不会怀孕。

      朱棣冷眼无语。

      黄昏叹气,得了,没得救,只能叹道:“陛下让方孝孺写即位诏书,就已经预示了这位大儒的结局,必死无疑,老和尚保不住,读书种子要绝,其余的,草民便不知道说什么了,最多便是劝陛下一句,多念无辜少杀人。”

      这句话已经很大胆了。

      果然。

      朱棣愣了一下,黄昏怎么知道道衍为方孝孺说过情,旋即脸色一沉,“你在教我做事,嗯?”

      鼻音很重。

      杀意更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