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口哨帘十里 肉41章

      “小师弟何出此言?”

      “掌门师兄且看这是何物。”说完风华便从袖袍里掏出一件物什,那是一小截木柄,一端边角圆滑,完好无损,一端凹凸不齐,已然断折。

      惊鸿真人抬手接过,把于手心,反复琢磨又再三端详,思量片刻面露难色,沉声说道:“大青团扇?”

      “正是!众所周知,这大青团扇乃是逍遥青书出入相随从未离手的贴身之物,如今我在雷池故地发现扇柄,想来当日他也在场,而且有过一战,但以他的在外声名来看,应当不是他所为。倘若不是他,那当日与他一战的便是屠尽雷池满门之人,如此一来,只要找到逍遥青书,那这灭门惨案便可水落石出,大白天下。”风华详情度理,头头是道。

      “不错!小师弟所言不虚,只是那逍遥青书云游世间,飘渺无踪,听闻唯有十年一度的品剑会方才回宗,那时或可得见一面,否则便是踏破铁鞋也如大海捞针,无迹可寻。”惊鸿真人放下扇柄,端起茶盏轻轻泯上一小口,品了起来,边品边摇头,回味无穷,怡然自得。

      风华陷入苦思,十年?上届品剑会约莫在六年前举办,距下一届尚有四年时间,四年,有些久了。不如我暂且先行寻着,若果真寻不见他,那便就再等四年后的品剑会,心下想着,便也就这般决定了。

      “说来,下届品剑会还有四年吧?”惊鸿真人淡然问道。

      “是,掌门师兄!”

      “不如,这届品剑会就劳烦小师弟走这一遭吧,如何?”

      “师弟领命!”风华拱手行了一礼,端起茶盏一饮而尽,咂巴咂巴嘴,“嗯,清香,甘甜,好茶,哈哈!”

      风华起身正欲离去,忽然记起一事。

      “师兄,怜丫头……”

      “无妨,此事我已知晓,不论是正是邪,好歹也是一条生灵,且由她去吧!怜儿年幼无知,误闯了你那枯木林,还望小师弟多多担待!”

      “掌门师兄言外了,此事皆是因我而起,二十年前偶动恻隐之心,饶了那讹娘一条性命,不成想竟险些害了两个娃娃,惭愧惭愧!”

      “倒是?那傅家小童,现下如何了?”

      “回掌门师兄,小徒伤势颇为严重,四肢百骸伤痕累累,昨夜我与静妹联手施法一整夜,方才挽回小命,现下已是无虞。”

      “那便好!怜儿我也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大碍,你和清静师妹也莫要挂念。”

      “是,掌门师兄,师弟告退!”

      “去吧!”

      境云廷,舞剑峰,起舞坪。

      “五师弟,今儿个除了重伤卧床的小师弟,师兄弟们可是全部都来捧场了啊,就冲咱们这份情谊,你不赢了那沈师妹可是有些说不过去呀!”二师兄叶尚戏谑一笑,挤了挤眉毛,阴阳怪气的说道。

      “是啊五师兄,说实在的,老六我是极佩服你这番胆色的,只是上次切磋你落败于那沈师妹,今日可万万不能再输了!否则师父那老脸怕是没地儿摆了。”解晋明竟然嬉皮笑脸地调笑起了师父风华,当真无法无天。

      “咚”,一记板栗重重敲上他的脑袋,解晋明连连告饶,“大师兄,我错了我错了。”

      “平日里就你和段师弟嘴上没个把门儿的!”

      “诶,大师兄,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怎地又捎上我了?我今日可是一句话都不曾说过。”

      俞平川正作势要打,“来了!”封尔压低声音说道。

      众人纷纷望向起舞坪比试台西北角,林荫小道缓缓现出三五人影,皆为窈窕女子,华衣锦服,衣带飘飘,仙气袅袅,美艳绝伦,不可方物。却独独有一少女除去负背仙剑,手中尚且持有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

      “可人师妹,虽说你与裴师弟皆是六合境修为,可你终究禀赋远胜于他,上次比试你便胜了,如今……”

      其中一名年长些的舞剑峰女弟子对手持锈剑的少女这么说着,想了想,又说道:

      “年轻一辈,若论资质,裴师弟或居末游,但若是论起勤修苦习,恐怕门内弟子无人可及,待稍候切磋的时候,点到即止足矣,万万不可伤了和气,折了风师叔颜面,上次比试可是有点过了。”

      “是,临鸢师姐,师妹谨记。”沈可人面色恭谨,欣然允诺。

      江临鸢微微颔首,不再言语。

      众人渐行渐近,临近比试台方才驻足停下,站在一旁,朝罢剑峰七人这边望了过来。

      眼见对面女子停了下来,裴子锋随意一瞥,那手持锈剑的红衣女子便入了他的眼,钻进他的心尖尖,不自觉间喜形于色,转瞬即逝恢复如初。

      瞧见了她,却未曾瞧见她,那个见了他也流露出了跟他同样表情的她。

      舞剑峰,清影小弄。

      “小师弟,今日这两个孩子,你看谁更技高一着啊?”中年妇人笑容可掬,左手轻轻捏着右臂衣袖,右手探进盛满清水的雕花木盆里搅动了两下,复又抬起朝那栅栏边的一株文竹掸了掸水滴。

      只见那一株株文竹,纤细修长,体态轻盈,清风微拂,摇曳翩跹,爽心悦目。

      “哈哈,自然是可人那小丫头更胜一筹,这丫头天资聪颖不在话下,再有师姐您的悉心栽培,修行可谓如鱼得水,一日千里呀,岂是我那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笨徒弟可以比的?再者说了,即便我那笨徒弟一点儿也不笨,单就我这么个吊儿郎当的师父,也调教不出来好徒弟不是?”风华可劲儿地挠头,佝偻着个腰身满脸堆笑,不遗余力地吹捧着眼前的中年妇人。

      “小师弟,你呀你,还是改不掉这身玩世不恭的劲头,一天到晚的没个正形儿。”中年妇人抬手用力抵了下风华的额头笑着说道。

      风华呢,自顾自地在那嘿嘿傻乐着,全然不似岿然大宗境云廷一峰峰主的样子。

      这中年妇人,便是境云廷舞剑峰峰主唐笙小道姑。这个小道姑,可是响当当的小道姑,别瞧近二十年来声名不显,放在二十年前,境云廷唐笙小道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是后来渐渐淡出,绝代芳华之姿也随之消失于世人眼界,从此青灯古卷,一心向道,不问世事。

      究其原因却无人知晓,只是偶有传言说是与那文渊剑宗的逍遥青书有所关联,世人唏嘘,回想来,好似又不是毫无道理,唐笙小道姑好像确实是自那逍遥青书退居门后云游世间后方才渐渐淡出的,追本溯源怕是也只有小道姑本人才清楚。

      风华正自犹豫,不知该不该跟这小道姑师姐言及三千雷池与逍遥青书一事。据他推断,雷池一事即便与逍遥青书有关也是助力雷池,而非敌对,可万一……想着想着忽然被师姐打断了思绪。

      “听闻……”

      风华没有接话,也没有询问,静静地看着师姐,等她继续说下去。

      “枯木林……掌门师兄是如何说的?”

      风华心头一紧,以为师姐要问逍遥青书一事,眼珠正滴溜溜地转动想着该如何回答,不料问的竟是自己罢剑峰枯木林那兔妖的事,旋即长长舒了一口气。

      “掌门师兄说无妨,万物有灵,由她去。”风华一言以蔽之。

      “小师弟,你如今虽是为人宽厚,心地善良,但二十年前,狂放不羁,杀伐果决,斩妖除魔千千万,为何,会留那兔妖一命?师姐,不解!”唐笙小道姑一句一顿,缓缓问道。

      风华沉默不语。

      “想来,掌门师兄也未尝不是这般想的,只是,他未曾问你,你,也不曾说过。”

      风华依旧一声不吭,全然没有了方才嬉皮笑脸的模样。

      “今日,师姐倒想,问上一问。”唐笙挽起两只衣袖,掬起一捧水于掌心里,泼洒在一旁的文竹上,“瞧,滋润的多了,竹叶也繁茂了,枝节也越发的硬气了!”

      风华噤若寒蝉,缄口不言。

      “有些事,不是你想管,便能管的了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