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前传2下载

      “水来了……”

      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匆匆进来的是一个年轻人,叫陈余,他本来是跟在公孙亮身边的长随,因公孙亮去朝中当差了,他便被调到公孙夫人身边听用。

      因为他跑动得有些急了,盆中的热水溅了一些出来,公孙韫的面上顿现一抹不愉:“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就这点事……”

      “正中间放下。”

      公孙放不等他把话说完,指了指屋子空着的地方,陈余清脆的应了一声“是”,然后按照公孙放的意识将那盆热火放在正中间,然后道:“小的再去拿小少爷专用的小澡盆。”

      公孙放颇为满意的看了他一眼,“去吧!”然后便开始剥小家伙的里衣。

      “我来……”

      先陈鱼进来的公孙夫人见他如此,心生暖意之下,却也觉得扎眼。

      放儿他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

      “阿娘,我来就好,在县学时,我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所以这等事,于我而言是小KS……咳,阿娘,你去取丝帕来,或者,小弟寻常用的就是丝帕,取了来,我帮他洗澡,热水浴也是有讲究的……”

      公孙放还在哔哔哔地说时,公孙夫人已经去取丝帕了。

      为什么是丝帕?

      说实在的,她并不是什么大家出生的女子,嫁给公孙韫之前,她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

      当然,那时的公孙韫也只是寻常人家的儿子,他们属于门当户对的婚姻嫁娶。

      他们过日子,都崇尚节俭,节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所以,即便公孙韫从军之后有了建树,还有了能传给子孙的勋爵封赏,节俭之风依然不变,能用细布绝不用丝帕。

      但,家里是备有丝帕的。

      毕竟,他们已经是勋贵之家,虽然是末流的,亦是冷门的,但在外,该讲究的体面还是得讲究。

      陈鱼拿了小少爷专用的木盆,很快就回转了,公孙夫人去取丝帕的速度也不慢,他们来时,公孙放已经把罩在小家伙身上的里衣剥光了,呈现出肉身子来,最闲的公孙韫慌忙吩咐:“快添水,别凉着烨……”

      “二弟,药煎来了。”

      公孙韫所说被公孙亮的大嗓门掩没了。

      他的额头油光发亮,布满水渍,脚步匆匆,却很是小心的护着那一小碗汤药,“为兄从厨房那边端过来,这会儿应该是不烫了,刚刚好。”

      公孙亮补充了几句,好像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心细。

      他的后面,本来跟了两个小的,在走到房门边时,停下了,只留在门两侧探头探脑的朝里面看。

      他们的二哥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还有他们的大哥,竟是心甘情愿的听从二哥的使唤!

      “大兄,药就先不喝了,你且放在一边,来帮我给小家伙洗澡。”

      公孙烨已经八个月大了,头颈部有了力度,但小家伙因为高烧,身子虚弱,托在手上,亦是如蚂蝗般,软绵绵的。

      “你们……还是让阿娘来吧!”

      “阿娘,你因为忧心小弟的病,平日里又要照看他,肯定累了,在旁边歇一歇。”

      公孙放体贴的话语令公孙夫人不觉心生感动,隐隐也有一丝惭愧,她的确对公孙烨的病况忧心,自打他生下来,她也的确在悉心照顾,可公孙烨起病急,坊间的大夫看过后,言辞中预示他好转的希望不大她便很快的在心理上接受了这一点。

      她已经有多个儿女了,也曾经历过丧子丧女之痛,到现在,似乎麻木了,倒是针对于公孙韫想再纳一房妾室,心却如同针扎一样难受……

      “好,为娘就在一边歇着。”

      “陈鱼,你帮着把小家伙的脑袋托住……大兄,你学着我的样子……小家伙的皮肤嫩,所以选择用丝帕擦洗,但擦洗的动作要轻柔,停在一处的时间也不宜过长……还有部位,额头、腋窝、颈窝、脚掌心、手掌心,都是重点擦洗部位……然后使其毛孔打开,达到散热的效果。”

      公孙韫夫妇在一边屏息以待,公孙亮与陈鱼则在听从公孙放的指派行动……

      奇怪了,他们怎么会任由一个毛孩子折腾?

      开始,小家伙的身子还略显紧张,慢慢的,可能感觉被他们这般收拾很舒服,也便完全放松了。

      一次行热水浴的时间也不能太长,估摸着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小家伙被公孙放一把提溜了出来,陈鱼动作熟练的帮他擦干了水。

      “宝贝儿,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如果觉得舒服些了,就睁开眼睛,看看你二哥我……看看你大哥……看看阿爹……看看阿娘……还有陈鱼哥哥……”

      公孙放一边说,一边提溜着他走了一圈。

      “放儿……”

      公孙韫头黑脸黑,看着就是随时会暴怒的,公孙夫人也感心塞。

      他这是把他当玩具了?

      “放儿,快放到床上,盖上被子……”

      “好,我们听娘的,去床上大马金刀的躺着。”

      公孙放刚安置好公孙烨,公孙亮便在一边提醒:“二弟,药这时不喂他喝,该凉了。”

      “凉了就凉了……我观之,小弟只是单纯的发热,所以,关键在于退烧,喝不喝药的,待观察一会再说……事实上,发热是人体的一种防御反应…………嗯,这也是县学里的舒博士说的……陈鱼,麻烦你再去备一些热水,待小少爷睡一觉,发了汗,我们再给他洗一个热水澡。”

      “是,二少爷。”

      陈鱼去忙了,屋子里安静下来,公孙放见公孙韫夫妇,还有公孙亮都在盯着他看,眼神复杂,他“嘿嘿嘿”的干笑几声,瞟到了门外的两个小脑袋。

      “六弟、十妹,进来吧!”

      两个小家伙如得了特赦,欢蹦着进来了,“阿爹、阿娘、大兄、二哥……”

      公孙韫的面色又黑如锅底了,“烨儿都这样了,亏你们做哥哥姐姐的还笑得出来!”

      老六公孙潜身子缩了缩,面上却呈现出一丝桀骜不驯。

      十娘还是一个小萌娃,在公孙放眼中,煞是可爱。

      曾经的他,是没有亲弟亲妹的,当然,他的那些堂弟堂妹表弟表妹亦被他当成亲弟亲妹对待。

      他父亲是家中长子,母亲是家中长女……

      哎,这一切,都远离了他。

      公孙放的内心轻叹一声,正待为弟妹说几句话,却听萌妹很是不服的道:“阿爹,小弟生病了,我们也伤心,可二哥既然有法子,小弟不就能好了吗……”

      能好了,我们当然高兴!

      萌妹的思路还真是清晰,而她的话还没完。

      “可是,您却让阿娘伤心了,阿娘她……”

      “小妹,来,让大哥抱一抱,看看十来天没见,是不是又长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