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p痉挛抽搐番号

      沙尘暴,逆风,从北面而来。

      狂暴,天地都为之变色。

      天空,早已不见踪迹,举头只能看到一片正在旋转的黄色,灰压压的一层,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如同九天塌陷,要坠落在这片沙漠之中一般。

      沙漠中,大地上的沙粒一层层被刮起,剥落,发出震耳欲聋的悲鸣声,如同万千铁骑在狂奔。然后沙粒在天上顺风狂舞,旋转,发出啪啪之声从天而降,又重新回到大地上。

      周而复始,始终不断。

      “都靠近一点!别走散了”仇天魁大叫了一声,努力拉着缰绳,整个身体都匍匐在了马背上。

      几乎挤在了一起,他们已经走进沙尘暴边缘,这里能见度只有几十米,如同走进了沙尘的海啸之中。张嘴就会被迎面而来的沙尘灌满。

      风太大了,即使马匹在奋力前行,也能感觉到力不从心,背上的人甚至还会生出正在浮空的错觉,皆心惊胆战。

      “仇郎,差不多了,不能再往前面走了,我们现在需要改变方向!”领头的梁勇用眼睛瞄了一下,沙尘暴的核心正在靠近他们,一个贯穿天地的巨大漩涡在咆哮,好比那黄龙腾起,声如怒牛嘶吼,又象闷雷滚动。

      梁勇大叫危险,如此绝地如果正面遇上,别说是几人几马,即使千军万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阿公,芽儿怕!”

      梁勇紧紧抱着梁芽儿,小家伙在他怀里瑟瑟发抖,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毁天没地的力量,两只小手一只紧抓着梁勇的衣服,深深的埋在梁勇怀中。

      “仇伯!沙尘暴比预料的还大,不能再往前走了”普刺巴尔斯在队伍外侧,说话声被淹没在风啸尘之中,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他的说话声。

      “改方向吧!在往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的”乌依古尔紧靠着仇天魁,说话完全靠吼,她怕仇天魁没听清,还带着大家往沙尘暴中心走。

      仇天魁抬眼看了一下,大骂:“该死的,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沙尘暴,稍微计算错了一点”

      仇天魁还真有穿过沙尘暴的打算,他在最早的打算就是迎着沙尘暴走,从沙尘暴中心区域直接向北穿插一段路,然后在由梁勇带领从回东北方向,如此一来他们依然可以安全抵达狄丽拜尔。

      但是,这沙尘暴太大了,核心区域估计连人带马都会被吹到天上去,就连仇天魁人生之中都没见过几次这种级别的,更何况迎着沙尘暴横穿过去。

      “好吧!改变方向,我们从新回到东北的路线,但大家记住,绝对不要横着走,要跟着风的方向走,要不然会被吹飞的”

      前进已然不可能,仇天魁决定暂时离开这里,等回到安全区域再作打算。

      随即,梁勇开始右转,带着队伍慢慢朝着其他方向前行。

      在他们后面,还有罗元生在艰难地前进着。

      “呸!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魁哥他们到底还在这边没有,怎么一直看不到人的”独自前行的罗元生走得更加困难,没有领队,他坐下的马极不情愿的在缓慢移动,连马都在本能的畏惧着这场沙尘暴。

      就在这时候,罗元生听到背后有马匹嘶鸣的叫声,虽然他处在上风位置,但还隐约听到了一些点声响。

      罗元生趴在马背上回看了一下,几十米外面模糊的人影晃动,一整队马匹正在他身后追了上来。

      “糟了,阿拉伯人,他们也跟上来了”看到这些人影,罗元生心中大呼了一句。

      会跟在他后面,同样冒着生命危险的人,罗元生只能想到阿拉伯人,因为只有这些人想杀他们,这才会跟着他一起向着沙尘暴中心去。

      “我记得魁哥说要穿过沙尘暴向北面走,估计他们现在还在更前面一点,我要是就这样过去,一定会把阿拉伯人带过去,如此魁哥的计划就会被我破坏!”罗元生心道。

      “不能让这些家伙破坏魁哥的计划!”

      刹时,罗元生心中有了决断。

      “既然你们跟着我,那我就把你们引到别的地方去,然后在趁机甩了你们”

      危急关头,罗元生左右看了一下,心道:“好吧,那就重新回到东北面去,让你们沿着原先的路来追我,看你们怎么去找到魁哥他们”

      于是,罗元生为了引走身后的阿拉伯人,缰绳一拉,朝着东北面快速离开。

      但罗元生没想到,仇天魁他们因为沙尘暴太大已经放弃了横穿过去的想法,就在他前面几千多米的位置已经改变了方向。但是,罗元生更没想到的,仇天魁他们也决定向着东北面前行,他的这个决定还是把阿拉伯人带向了仇天魁他们。

      当然,在这种能见度只有几十米的环境下,罗元生也不知道仇天魁他们的情况,他所做的决定全是为了仇天魁他们能安然度过这场沙尘暴。

      与此同时,跟在罗元生后面的阿布德,他看到前面模糊的人影突然掉头,手一挥,也带着阿拉伯骑兵跟着这人影向着东北面而去。

      “我就不信你们不汇合,今天非得死咬你身后,让你带我们去见仇天魁他们”阿布德远看着罗元生,他们相隔不过几十米而已,要是在平时,一个骑兵冲锋都不止这点距离,但现在大风大沙洗脸,他们也没比罗元生轻松多少。

      实际,阿布德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面走才会遇上仇天魁他们,他们全程只遇上了罗元生这一个人,就只能选择跟着罗元生跑瞎跑,也是没有其他路可走。

      在阿拉伯人后面,是掉队的哈米德,他也跟前面的人遇上了同样事,明明能看到大队的阿拉伯骑兵,可就是追不上他们,正顶着沙尘暴在缓慢前进。

      哈米德根本不愿意跑到沙尘暴里面来,按照他指挥作战的原则,首先需要的是情报,如此一来就必须视线开阔,才能让哈米德俯览全局。但,沙尘暴中间完全不符合哈米德的要求,这里几十米开外什么都看不见,手中的望远镜也像瞎子一般,更加无法顺利调度军队作战。

      不过,哈米德身后的一群人却让他不得不跑进来,那是整整一个混合骑兵营的唐军,他们正跟着哈米德,如果落单被抓的话,哈米德都不敢想象唐军会怎么对待他这个入侵者,怕是各种酷刑榨干他知道的一切后才会给他一个痛快。

      “阿布德大人,唐军在我们背后啊!”哈米德想跟阿布德汇合,更想告诉他身后的事。可是,每当哈米德张嘴那一瞬间,迎面而来的风沙就堵住了他的嘴巴,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的阿拉伯人向着东北面而去,自己也只能无奈的跟着他们一起转向。

      然后是王凯他们,他们在沙尘暴中走的相对轻松很对。

      当前行困难的时候,王凯立刻挥手命令道:“雁阵,紧密队形,刀盾兵开路,跟紧前面那个阿拉伯人”

      这就是人多马多的好处,遇上这种沙尘暴的时候,他们可以挤在一起抵抗沙尘暴的侵袭。而且,王凯命令下达之后,唐军立刻开始调度,只见队伍变换成了一个箭头符号,在最前面刀盾骑兵,他们斜举盾制造出一个坡面,让后面的人前进速度轻松,也让马匹因为看不见前面没有畏惧前行,同时还能把风一分为二从头顶撕开,让整支队伍的速度大大加快,全程几乎都是用跑在追击。

      “前面这家伙看到我们了,追上他一定要做了他先,免得其它的阿拉伯人发现我们在追踪他们”王凯被队伍守护在中间,他看着转向东北面的哈米德如此心道。

      这趟追击本来就在秘密进行,却没想到哈米德临时停了一下,回头发现了王凯他们,如此王凯岂能让他活下去,要是他通知了其他阿拉伯人,搞不好这些阿拉伯人都会一哄而散,不但给唐军增添麻烦,还会让王凯失去追踪仇天魁的理由。

      要不是唐军一开始离哈米德有点距离,前面的哈米德根本跑不了这么久。

      “不知道聂郎那边怎么样,我们分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们是不是也跑到这沙尘暴中间来了”与此同时,王凯还在担心聂军他们,他看了一下沙尘暴的核心,那卷过天地的龙卷让他也胆战心惊,这力量不是靠武勇能与之抗衡的。

      “聂郎,你带人一定要离那东西远一点,要不然大家都会死的”随着唐军转向东北面,王凯最后看了一下沙尘暴中心,心中无声的嘱咐了一下低下了头,免得风沙灌进五窍之中。

      然后是聂军他们,他们在那连聂军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一个不留神迷失在了沙尘暴里面,只是一个劲在往东北面跑,谁都没遇上。

      “见鬼了,人都上哪去了?”风沙很大,极低的能见度让聂军也很无语,他根本没料到是这种情况。

      一开始,聂军领命从侧路追击,但他们三方一早呈三角形,聂军所在的侧面刚好是北面,结果沙尘暴来的时候,聂军他们最先跑进了沙尘暴。然后又因为需要跟另外两部人保持距离,钻进沙尘暴的聂军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再跑出来,如果跑出来就一定会被另外两拨人发现。

      之后等到仇天魁他们突然转向北面之后,又刚好从聂军他们前面跑了过去,那时候风沙太大,谁都没发现谁,聂军也不会发现仇天魁他们突然改变了方向,只能继续向着东北面跑。

      然后才是阿拉伯人他们,聂军带人跑过去之后,阿拉伯人也追着罗元生跑进了沙尘暴中,还是谁都没发现谁。

      这就是能见度太低的结果,这几百号人相互穿插着跑了一次,硬是谁都没看到谁,结果就是聂军一直在盲跑,本来最前面的是仇天魁他们,一不留神聂军就带人跑到了最前面。不但如此,跑到最前的聂军还在努力找其他人,如此之下他怎么可能看得到人影的,因为大家都在他后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