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ios直播盒子

      姚湘嗤笑一声,“瞧这样子,晚上又是叶氏侍寝了,这一路上还真是她一个人风光呐,想来怡美人定然不好受。”

      绮文点头,“定然是了,平时都是怡美人得宠些呢,她们要是闹起来,想必精彩的很。”

      “既然懂了,就不必我再多说了吧。”

      “才人放心,奴婢这就去办。”

      绮文语罢,福了福身子,退了出去。

      然而所谓各怀鬼胎,姚湘算计旁人,也总要被旁人算计的。

      吴氏这两天就得到了些消息,与她御前失仪一事似乎颇有关联。

      “奴婢也是听膳房的粗使宫女翠儿说的,她说管事的于公公和芳才人交好,重阳宫宴那一晚,还得了一枚金锭赏赐呢。”云秀道。

      “金锭?”云溪蹙眉,“也未曾见芳才人得了什么好处,怎会赏的这般厚重,这金锭子便是打赏皇上身边儿的公公都绰绰有余了。”

      云秀点头,“是呐,所以我觉得其中定然有蹊跷,便与那翠儿多套了几句话,听闻那于公公的妹子在顺远候府里伺候,这才搭上了线,好巧不巧的,重阳宫宴那晚的膳食,正是于公公负责了一部分呢。”

      说到这里,屋里主仆三人面色都沉了下来了。

      怡美人敛了敛眸子,捏着茶杯的手收紧几分。

      “这件事情也不能随意定论,若是有人背后故意所为,想叫我与姚氏起冲突,我也不能轻易中了圈套,上路了就不好查了,趁着在豫州还有两天,你们给我把事情查一查,若真是姚氏对我下手,那就别怪我狠心!”

      吴家和姚家的利益关系,她心里是清楚的。

      甚至她进宫前父亲就叮嘱过,姚家有太贵妃在,皇上就会不喜,而他们只要把姚家拉下来了,吴家便能和陈家、谢家一起鼎立。

      自家有这个算盘,难道姚家会想不到?

      若是姚湘对她下手,也说的过去。

      那天是她端着架子,没吃多少东西,起身的又及时,若再慢一时半刻,怕就是要闹出更大的丑事来。

      可即便没有,她突然不顾仪态的离席,也已经落下了许多笑柄。

      吴氏骄傲,怎能忍受,若能查出是谁动手,她必定要还回去。

      而这件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叶筠只是稍加引导了一下,怡美人再派人追查,果然就证实了这些消息。

      登时便气的砸了好些东西。

      “好你个姚氏,我还未曾做什么,你到先算计起我来!”

      “美人息怒,当心身子呐,如今您位份比她高,即便不能立即筹谋什么,想磋磨她不是易如反掌么?”云秀忙劝。

      虽然吴氏年轻,但毕竟小产伤身,如今休养了还不足半年,还吃着补药呢。

      “她敢算计我头一回,自然就有第二回,我那孩子没得不明不白,谁知是不是她下的毒手!”怡美人怒极,“此仇不报,我真是对不起那孩子!”

      多好的机会,入宫不久便有孕,若能平安生下来,依着眼下皇上对吴家的看重,她就能轻松的坐上九嫔之位。

      可现在,皇上对她似乎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

      她多少也品出些味儿来,皇上是有些怪她没护住龙胎的。

      若说以前不知道找谁报仇,现在有了姚湘这个靶子,怡美人也算计起来。

      不管旁处怎么样,没人找事儿,反正叶筠是清闲了。

      晚上宁琛留宿。

      二人亲密之后便躺在榻上说话。

      “你哥哥年岁几何,可有婚配或是心仪之人?”宁琛把玩着少女柔荑,随口道。

      叶筠靠在他胸口,声音懒懒的,透着几分情动后的沙哑,“二十三岁了,一直在边关,未曾婚配,不过有没有心仪之人就不知道了,怎么,皇上想给哥哥说亲?”

      “琳儿如今也到嫁人的年岁了,她性子柔和内敛,朕这一路上觉得你哥哥虽为武将但却心思细腻,样貌也好,倒是般配。”宁琛道。

      虽然他面上与两个姐妹不大亲近的模样,心里却关照的很。

      二公主宁琳瞧着是个没脾气的,即便是公主,也怕嫁到别人家立不起来,叫人欺负了。

      叶哲性子好,长得好,叶筠的母亲楚氏他也调查过一二,是个性子磊落耿直的,家里又没有妯娌牵扯,人口简单,还是有功名的侯府门第,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这种事情终归还是要讲一个你情我愿,若公主或是臣妾的哥哥无意,那皇上指婚了,岂不误了公主的终身?”

      叶筠伸手撩开宁琛的寝衣,食指在那精壮的胸膛上画圈,半眯着媚眼,慵懒十足。

      “我南启也不是那种迂腐的国家,公主有皇上这个兄长撑腰,便是十八岁再嫁又如何?当下又不是那需要女子和亲的时候,天之娇女,总该嫁自己心仪之人才好,公主过的好,皇上才能放心呀。”

      “总是你最有理!”宁琛一把抓住那作乱的小手,声音中夹着几分隐忍的悸动。

      叶筠勾唇一笑,抬头便在那薄唇上落下一吻。

      正当宁琛想把人压住之时,却被一双小手挡开。

      “皇上,臣妾还有事儿没说完呢,可是正事儿呐!”

      宁琛咬牙,隔着衣服狠狠捏了一把少女的翘臀,深吸一口气躺了回去,“快说!”

      叶筠吃吃笑起来,翻身继续趴在他的胸口,把皇商的事情给说了。

      如今还没有皇商这个说法,但收税这事情却还是有分别的。

      商人交税最多,农民次之,官就不用交税。

      南启富庶,所以收税并不高,算得上百姓安居乐业,但富庶并不代表不缺钱,钱这种东西当然越多越好。

      叶筠的意思就是,皇商不仅自己做生意,更多负责皇家的生意,宫里每日吃穿用度的采买,不知被奴才们昧了多少钱。

      若是这些东西大多由皇商提供,多少花费,这都要做成明账的,外头拿进来,宫里再审,虽然也不能完全杜绝捞油水的事情,但两相监督总是好些。

      而且,若成了皇商,收税也要多交些,但是能做上皇家的生意,挣钱的路子也多些。

      这样,不仅能合理增加税收,还能更大程度避免内务府的采买奴才一手遮天,胡乱报价,也节约不少。

      而且,皇商定然是皇上决定谁来做,那这些人就都是皇上的人,为皇上所用,还能发挥些旁的用处也说不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