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草莓黄色网站下

      “陈教授,您看,这些水貂还有救吗?”

      冉璎不敢打扰陈昌华的观察和判断,但是看他神情越来越凝重,忍不住一颗心跟着悬了起来。

      “有救。”

      陈昌华把那些看起来症状不对劲的水貂都检查完了,站了起身,看了眼身处的环境。

      “算你机灵,初期处理到位,没有让情况更恶化。”

      冉璎不明所以,陈昌华眼光扫了一眼第一批出问题的水貂:“这一部分水貂是中暑了。南方高温,又是秋老虎发威的时候,水貂不适应这样的高温,产生了中暑现象。”

      跟着一起来的朱婶子瞪大了眼睛:“这畜生也会中暑?不是只有人会中暑吗?”

      “大婶,畜生也是动物啊。这动物跟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对生存环境有要求。”

      陈昌华站看着冉璎:“你初期处理得还算不错,知道用稻草盖在上面,给他们隔热降温,不过光这样是不够的。你还要定期浇水降温,还有就是——”

      “陈教授,您等一下。”冉璎快速的搬来一把小凳子放在了陈昌华身后,再掏出随身的笔记本和笔,一脸求知若渴的看着陈昌华:“您现在可以说了。”

      陈昌华愣了一下,对上冉璎认真的神情,倒有几分在学校教自己学生的模样了。

      “你接下来,要注意好这些事情。”

      冉璎愿意认真学,他就认真传授,冉璎记得很认真,只差没拿个录音笔把陈昌华说的话全部录下来了。

      不光是她听得认真,朱婶子和肖强做为在养殖场工作的两个,这会也恨不得把陈昌华说的事都全部记清楚。

      “说完那几只的问题,我们再来说说后面这些的问题。”

      陈昌华看着冉璎,叹了口气:“你这些幼崽是怕养不活。特意引进了大一些的,觉得更好养是吧?”

      冉璎点头,毕竟没有经验,太小的幼崽更容易挂掉,大点的养起来会更容易一点。

      “这些水貂得了结石。”

      啊?这次不光是朱婶子,冉璎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结,结石?这,这不是人才会得的吗?”

      动物会怕热,她能理解,可是结石——

      “是,得了结石,影响了他们的健康,所以他们吃不下,也不愿意动,自然也就没有活力了。”

      “怎么会得结石呢?”朱婶子觉得自己在听天方夜谭:“这动物咋地除了中暑还会长结石?又不是吃了石头。”

      “不是说吃了石头就会。”陈昌华知道他们没经验,所以很是认真的解释:“初期养殖,很多养殖户经验不足。饲料配比不合理,给的精料过高,就会导致高蛋白高脂肪,进而形成结石。”

      “还有这样的事?”冉璎算是长姿势了:“那,要怎么处理?”

      “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要用药了。”陈昌华把看着冉璎一副已经准备好小本本要记下来的模样,很详细的给出了解决方案。

      “就这样,药要按餐喂,然后注意饲料配比。一段时间后,它们就会恢复了。”

      “好的好的。”冉璎心里充满了感激:“谢谢您,真的太感谢了。”

      “不用谢我。”陈昌华看了眼一直等在外面的外甥:“你要谢,就谢衍之吧。要不是他非拉着我来,我也不会来。你以为我这把老骨头愿意一下飞机就坐几个小时的车来这里?”

      冉璎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这么久的时间,商衍之竟然一直守在外面,没有离开。

      她确实是要感谢商衍之,但是现在再说感谢,就太浅了。

      “陈教授,您这边已经忙完了。就跟我回去休息一会吧。我妈已经做好饭了。要是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便饭?”

      天色确实不早了。商衍之是一早拉着陈昌华过来的,中间只在高速的服务站休息了下。

      陈昌华看了眼商衍之:“衍之,你急着回省城吗?”

      “急是不急。如果舅舅你要回去的话,我们就回去。”

      商衍之都可以,陈昌华想到外甥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倒不好意思让外甥就这样回去了。

      “那就吃过饭再走吧。”

      冉璎早在来之前,就让人去跟许若兰打招呼了,让她做好晚饭。家里的饭菜肯定比不上省城大饭店做的,不过好在食材的都是自己家的,母亲手艺也不错,应该过得去。

      果然,等她带着陈昌华二人到家时,许若兰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

      冉池脚上的石膏已经拆掉了,不过还不能用力,拄着拐杖,看到陈昌华二人来了,立马站了起来迎接。

      “您就是外面来的专家是吧?来来来。屋里坐,屋里坐。”

      “陈教授,这是我爸爸。爸,这就是省城农大的陈教授。这是他的外甥商衍之。”

      冉池很热情,陈昌华倒是也不至于不适应,他去哪里,大家都是这个待遇。

      一行人在饭桌上坐下,冉池让冉璎去把他珍藏的两瓶好酒拿出来。

      “别开酒,不能喝酒。”

      “恩。晚点我还要开车回省城,酒就算了。”

      商衍之的话让冉璎愣了一下,冉池想也不想的开口:“这,这就走了?要不住一晚再走?反正家里也有房间。”

      冉璎看了父亲一眼,像他们这样的城里人,怎么可能在乡下住得惯?

      “是啊,住一个晚上再走吧。要是觉得我家住不悂,镇上有宾馆,还是不错的。”

      这话说完,她就自觉失言,像商衍之这样的人,又怎么会看得上镇上的宾馆?只怕他们平时在外面,都是住五星级,她这样留人,倒是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