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H网

      “身高符뷵合,体重符合。明天你就可以来这里上班了。”一个男人看着一份报告缓缓地说。

      “谢谢,那麻烦了。”说完韩晨转身离开。

      一直等待的青灵看到走出喷来的韩晨歪着头问:“怎么样?”

      㙗“当然是,成功啦。”韩晨昂着头甚是得意。

      “喂喂喂!晨哥,别得意啊。”青灵提醒,“你是忘记我们怎么来这里的吗!”

      韩晨的脸上挂满黑线쏘而后摆了摆手:“去去去!那些都不算,我们一直在山林里生볜活,哪来的学历。”

      鐣 ⺮“行了灵儿,别想这些了烦心事了,从今天……不,是明天开始你晨哥我就是有工作的人了。走,我们去吃顿大餐庆祝一下!”韩晨十分兴奋,转身想要离开。

      “喂!晨哥,还记得吗?我们是因为什么去找工作的,我们现在可是连宾馆都住不起了。”

      䔈闻言,韩晨突然身体一顿,僵硬的慢慢转身,哭丧着脸哀嚎:“뢇可恶啊,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面试地点不得喧哗熏,否则取消录取资格!”屋内传来警告的声音。

      听见这句话,韩晨立即止住了声,清了清嗓子讪笑:“那个,灵儿啊,我们找了大半天工作了就,就去ߣ休息休息吧。”说罢韩晨急忙逃离。

      鲟青灵摇了摇头숎跟了上去。

      …………

      “他们失败了。”

      “起码我们获得了一些情报,不是吗。”

      “传令,让7号行动吧。”

      “知道了。”说罢1号转身离去。

      “总该会有代价的,不是吗。”

      “3号,5号。”

      ———— 

      半月㮼后,万豪集团。

      霒 韩晨每天尽职尽责的工作,本来还乐在其中,可时间一长他便迷茫了。

      只是没有钱便难倒了自己,那自己的身世又该怎样去查寻呢。

      他看着来回过往的人流,心❖中不禁想——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去或想要去的地方,而自己呢飏,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个城市里乱转。

      韩晨在遭到了社会的鄺“毒打”后,他不禁开始沉思。

      半小时后,韩晨正在接受着烈日的烤灼,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你就是韩晨?”循声看去一中年男人倚着墙壁正看着他。

      “你是谁?”韩晨皱紧眉头。

      “7号。”他咧了咧嘴,露出玩味的笑容,“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你的目的!”

      “嗯?这么直接,一看就没有女朋友。”7号调侃。

      “这不需要你关心,有话快说,没事就滚。”韩晨烦躁。

      腩 “뫕好吧好吧。你,想要知道关于自己身世的消息吗。”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韩晨警惕地看着他。

      “谁知道呢。”7号耸了耸肩,“不过想要知道消息,得满足我一个衭条件。”頻

      “条件?냾”韩晨疑问。

      “来,陪我打一架。”7号伸手挑衅。

      面对他的挑衅,韩晨深吸一口气踱步走向7号……

      夜晚的旅馆中,韩晨坐在床上看着窗户边的青灵。

      悱 “晨哥,你是说他主动找的你?”青灵问。

      “对,而且他ꆪ很强,与他交手时我并不占上风。”

      “既然是敌人那为什么他那么轻易走了?”青灵又问。

      “他说,自己只是一个传话的。”韩晨躺下看着天花板伸手虚空一握,回想起了白天和7号的对话……

      “想要线索的话就去‘族会’吧,那里你可以找到许多有趣的东西。”

      “族会?”韩晨疑惑地问,“那是什么,我要怎么去?”

      “顾名思义就是几大家族之间的宴会,至于怎么去嘛,你可以求助你任职的这家公司的总裁。”7号悠悠地说。

      …………

      “晨哥,晨哥……晨哥!”青灵大叫。

      “啊?怎么了。” ̄韩晨被吓了一跳,直接跳了起来䦗。

      “我叫你好几声你都怎么不理我,是出了什么事吗?”青灵问。

      “没事。对了蒏,你刚刚要问的什么来着……”韩晨挠头。

      青灵只得把话重复一遍,“他说的关㗢于你身世的消息是什么?”

      “他说想要知道关于身世的线索就去参加一个叫族会的东西。”韩晨说,“至于怎么去,可以找我任职公司的老板。”

      뛣“阳谋。”

      “可我不得不去。”

      “我陪着你。”

      “嗯。”韩晨愣了一下,微笑着点头,“我本以为说了这件事你会阻止我呢㪀,看来是我多想了。”

      青灵摇摇头说:“怎么会呢,我知道这件事对于晨哥你很重要,这种事我只会支持你,怎么会阻止呢。”

      “不过晨哥,我有一个条件。你要去我必须跟着。”青灵又说。

      韩晨沉默了一下而后叹气:“我竟然要让一个女孩子保护,丢人啊。”

      “怎么啦!晨哥你是不是看不起女孩子!”青灵竖起拳头气鼓鼓地说。

      “不是,我只是……”韩晨挠脸,尴尬的笑。

      “算了,这次饶了你。下次的话……哼哼。”青灵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没有,没有下次了。”韩晨连忙摆手。

      “那就好。”这时突然话题一转“晨哥,你髨好好休息,明軉天还要工作呢。”

      “那个,不用了。工作……它没了。”韩晨有些坎坷地说。

      “什么,工作没了?!”青灵惊讶地问,“怎么没的。笣”

      “那个,因为7号,他要我陪他打一架。㏘我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他打对不对,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等我回去的时候就被通知解雇了。”韩晨气愤地说,“遇见那帮人就没好事儿,我甚至怀疑那个7号来的目的就是为让我ῒ丢掉工作,然后饿死我。”

      “不过,还好他们把我鹬那半个月的工资给结了。”韩晨大笑。

      쬒 看着嘴角拼命上扬的韩晨,青灵满头黑线:“工作没了就算了。起码事情有着落了。”

      “晨哥,你早点睡,我先回去了。”

      “嗯。晚安。梫”

      “晚安。”

      夜已深콳,而城市中的灯光看起来却是越发的明亮,瑰丽。

      这一幕映在青灵眼中,她不由得笑了起来:“晨哥,都这一次就ޕ由我来保护你吧。”

      으————

      次日,韩晨站在万豪大厦门前。他准备见这家集团的总裁,他知道想要轻松见到是不可能的,所以决定实在不行那就用武Ꝭ力强行突破。

      韩晨先是走到前台接待这里询问情况。

      “请问,你们的总裁在吗?”韩晨问。

      앺接待小姐听了脸色复눨杂并迅速变换,微笑着反问:“先生,您有预约吗?”

      ៙ “没有。”韩晨回答。

      懈“那先生抱歉,没有预约无法会见。”接待小姐露出歉意的微笑。

      韩晨摸了摸鼻子说:“可是我必须见他。”

      “先生抱歉。”接待小姐还是保持着微笑。

      “那行吧。”韩晨无奈地说。

      就在接待小姐以为他要离开时,突然韩晨几个箭步冲向楼梯。

      接待小姐大惊,慌忙大喊泙:“保安!保安!有人强行闯入,㏗快拦下他!”

      保安们一拥而上,最终还是没有拦住韩晨。

      “全体人员注意,有人闯入,去稃顶层拦下他!全体人员注意,有人闯入,去顶层拦下他!全体人员……”对讲机中一遍렯一遍地传来指令。

      此时韩晨正飞速地爬着楼梯,一层又一层。

      “呼~”韩晨上到达顶层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楼梯长呼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这到底有几层啊。”

      韩晨扭头看着面前的铁门忽然笑了,只见他一脚踹了上去,直餀接将铁门踹开。

      在铁门开启的轰响中夹杂着人的惨叫。

      他低头看着面前倒地哀嚎的保安摇了摇头좙,说:“諛抱歉了,请你们先在这里躺一会吧。”

      韩晨抬头看向前方阻拦的众人,扭了扭脖子缓缓地说:“相信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各位,后楖果自负。”说罢韩晨冲了上去。

      顿时哀嚎一片。

      ⟃夏文翰一如往常的上班,一如往常的批件,可呩这天似乎是发生了一件不一样的事。

      “夏总,我们,不……峼不报警然后快些走吗?”夏文翰身边的秘书颤巍ꉕ巍地说。

      “不用。”夏文翰头也不抬地说。

      “嗯,时间差不多了。甜甜,你去泡两杯咖啡吧。”夏文翰还在批件。

      又是几分钟,总裁室的大门被打开。㰞此时夏文翰也放下了他手中的笔抬头看看这个所谓的入侵者。

      “你好。”夏文ꉸ翰打招呼。

      韩晨点头:“你好。”

      “你的名字?”

      “韩晨。”韩晨回答。

      “韩家人?”夏文翰皱眉,“我怎么没听说过你。”

      “我不是你口中的韩家人。”

      “不是?”夏文笵翰呼了一口气,“那你的目的?”

      “我要带我参加族会。”韩晨一字一顿。

      “你知道‘族会’?谁告诉你的。”夏文翰凝声问。

      ব “无可奉告。”虽然言语间透露着他不知道关于7号的信息,可既然7号提到他了,ꁎ那7号与㱂他之间必然有着什么其他的关联。

      韩晨需要时间慢慢观察。

      㬔“⧎好吧。”夏文翰问,“帮你,我可以得到什么?”

      “我可以尽我所能帮你做一件事。”

      “嗯,可嘿以。”夏文翰同意了。

      “距离‘族会’开始还有几天?”韩晨问。

      “七天。给你两天时间准备,两天后我们出发。”

      ⠎ “两天?”韩晨惊讶了一下,而后叹气,随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可以。”

      这时,秘书颤巍巍地端着两杯咖啡过来了:“夏,夏总,这是您,您要的咖啡。”

      ዙ“好了,你出去吧。”夏文翰说。

      闻言,秘书瞥了几眼韩晨小跑跑了出去。

      “我感觉你还有问题想要问我,现在你可以说了。”夏文翰双手交叉微笑着看着韩晨。

      见此韩晨眉头一皱:“你很聪明。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报警,为什么没有逃跑,为什么那么镇定。”

      “跑?为什么要跑。你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到这里,必定是有횔求于我。既然你有求于我,那我为什么要跑呢。”夏文翰微笑着虋说。

      韩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不下令让那些保安让开。”

      “让开?为什么要让他们让开。这难道不是一个测验他έ们是否尽责,是否苑能在真正危机时还忠于我的好机会吗?”夏文翰悠悠地说。

      韩晨沉默了一ࣕ下说:“他们虽很害怕,但很尽责,没有一个人逃跑。”

      “嗯,这个结果正是我想看到的。”夏文翰笑。

      韩晨看着他那张充满笑容的脸,不知为何感觉怒火中烧,有股想要冲上去很很打上几拳的冲动,但他忍住了。

      韩晨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说:“你是个商人,一个非常‘尽职’商人。”韩晨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夏文翰听见这句话时,他최的表情还在微笑着,只是ㆸ韩晨没有发现他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真是个恶心又捉摸不透的人。”韩晨走出总裁室时忍不住说出对夏文翰的评价。

      “咦?!秘书小鲸姐?”韩晨看着靠在门旁的女人说,“你怎么待在这?”

      “总裁他让我出来,没让我离开。”秘书畏畏缩缩夶地说。

      “那个,不知我该不该问……你是不是有点结巴滣?”

      “我?没,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说话这么……”

      “因为…我害怕。”

      “害怕什么?”韩晨饶有兴趣地问。

      “害怕你。”

      “害怕我?为什么。”韩晨疑问。

      “你打伤了那么多人过来,我以为你绑匪,杀手什么的。”秘书小心翼翼的看着韩晨说。

      韩晨满头黑线,不过긢转念一想,自己确实像暴徒一样一路冲了过来。

      他拍了拍脑门无奈地说:“都是那家伙,让我都忘了这茬了。”

      “可现在我知道了,你是一个好人ꨌ。”突然秘书欣喜地说怌。

      “为什么?”韩晨愕然。

      “因为夏总是好人,那夏总认同的人一ꨩ定不会是穨坏人。”秘书笑着慢悠悠地说。

      听了这句话韩晨心中默默吐槽:“这是什么逻辑啊,你是小孩子吗。續”

      “那个,我泡的咖啡你喝䨧了吗?你还满意吗?”秘书一脸期待地问。

      㒜“咖啡?”韩晨看着她的脸实在说不出‘对不起,我没喝。’这样的话,所以只得随口编出一句谎话,“那个啊,我喝了,挺甜的,很好喝。”

      “甜?可是我没有加糖啊……”秘书疑惑,心中思考着为什么韩晨会说‘甜’这个字。

      韩晨见事不妙,急忙想了个借口逃脱。只见他砸掌大叫:“哦!那个,我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啦。”说着便飞奔而逃。

      “哎,那个,韩晨记住,我叫刘甜甜”秘书举手大喊。

      “刘、甜、甜。嗯,我记住啦。”韩晨大声回应。

      听见韩晨回话,刘甜甜㿲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

      夜晚,韩晨回到房间中,他思索了片刻起身走向青灵的房门。

      “灵儿,我有事找你。”

      青灵打开房门,疑问:“怎么了晨哥,有什么事吗?”

      韩晨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事,我就是想紓问问你这两天有没有时间,我们出去放松一下吧。”说着暊晃了晃手中的银行卡,那里装着他所有的积蓄——那半个月的龤工资。

      青灵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那我去请两天的假期。”

      闻言韩晨微笑着说:“行,那…说好惁了,明天一早就出发。”

      梁 “好了早点睡,我走了。”说着转身离꫶开。

      看着韩晨的背影塉,青灵轻声问:“晨哥,真的没有其他的什么事了吗?”

      韩晨身形一顿,然后㇕转身笑着说:“什么事?只有明天出去放松这件事啊!难道除了这些你明天还有其他的安排吗?”

      青灵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

      “嗯,那说定了,明天出发。”

      “晨哥,晚安。”

      “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