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清二楚无遮挡的大片

      “杨大人不用担心,两日前丞相曾带着家眷前往本王⮏府中看望太子妃,想必那丫鬟也随行其中,太子妃素来过目싫不忘,若真的找不到证人,太子妃也可出庭证实那女子ꇄ的身份。”萧策见杨志兴眉头紧锁便开口安慰道。ᙷ ᧨

      “◚太子妃居然有过目不忘之能!”杨志兴惊叹之余,也生出了一丝好奇:“若是可以臣也想见一见。从未露面的太子妃。”

      太子妃自幼被养在宫中,能够窥其真容者,寥寥无几。

      外人对传说中命定皇后,太子妃唐凝充满了好꿟奇和羡慕。

      萧策勾唇,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凝儿性子淡,待人随和,不愿显山露水。外人自然知之甚少。”

      萧策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而杨志兴却不得不感慨:“同是姐妹,臣只ͺ是无法想象差别居然如此之大⡝。殿下可知丞相府的大小姐唐婉生性好杀残杀生命?死在她手里的丫鬟小̦厮不胜枚举。”

      萧策出言提醒道:“不瞒杨大人,凝儿自幼麃养在宫中,与㴹相府感情疏离,丞相最宠爱的还是他的大女儿唐婉。大人就算有确凿证据怕是也难以将其定罪。”

      ꊘ 丞相久居高位䙘老谋深算,杨志兴正直坦荡怕不是其对手。

      盲 “人命大于天,夺人性命者其罪当诛。本官纵使拼的一死也要将她绳之以法。”ⳏ杨志兴果断决绝,目光坚毅的回答。

      萧策凝视着汏杨志兴坚定的目光,双眸闪过一丝敬佩:“本王愿倾力相助。”

      凝脂苑

      唐凝翻阅手中的医书认真研读,边听着风섧月的汇报之后,紧蹙着眉头……

      风月立刻安慰道큵:“太子妃放心,属下的֫人提前出发,老夫妇明日一早就能抵达金陵城,最迟明日下午便会去京兆衙门认尸。”

      唐凝放下手中的医书,端起手边的热茶,轻润了一口,方才说道:“这么说相府、京兆尹府、策哥哥的人马都将扑一个空。”

      “太子妃放心,属下特地交代过让他们隐㻁秘行事不留痕迹両。”风月见唐凝面有疑色,立刻开口保证。

      她安排的此次行动隐秘,万无一失。绝不会让随之而来的人马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唐凝这才稍稍放心,还不时候。

      她只要隐秘行事,就可以私下里对付二河皇子和皇后。

      她单手撑着下巴,继续翻阅医书:“你会易容术吗?”

      等确认柳如烟有了身孕,嫁进二皇子府之后。

      她便要萧鸣的病“治好”,让他可以多贞娶几房侧妃小妾。把二皇子府折腾的乌烟瘴气,鸡몒飞狗跳。

      磔风禨月一脸错愕,摇头回答道:“不会!” 휬

      唐凝眸底闪过一丝失望,峔随后吩咐道:“那,你去寻一个易容……”大师。

      “我会!”躲在暗处的程ﶙ蕊从惲阴影中走了出来。

      “啊!”拐角处샔的黑影突然覃变成了一个会说话的人﹒,风月吓꤯得岌直接跳了起来。⫉

      风月这一叫,용唐凝也被吓了一跳。唐凝抚着묶自己的胸⭮口,责怪的看着风月:“你吓到我了!”

      “她꟤是谁呀?”风月砏手指着自己面前十五六岁却异常沉稳的女孩,语无伦次的问道。

      女孩面容清秀,细眉下是一双冷漠的眸텟子透着彻骨的寒凉,紧抿的唇瓣透着一丝髆薄凉的杀薘意。

      一身暗이红色劲装,腰ᕋ间两把弯刀负身,只᳌一眼便让人望而比却步。

      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怎么可以散发出这么恐怖的气息。

      “杀人,易容,下䲦药,毁尸,灭迹,我都可以。”程蕊没䄪有理会风月的疑问。

      在程蕊心中,她现在是唐凝的护卫,需要理会,在意的,只有唐凝一人。

      唐凝眸底掠过一丝心疼,程蕊必定是遭遇了一些她无法想象的痛苦,才会变得如此冷漠㰉无情。

      賵她握着程蕊的㈏手,柔声道:“那到时候你帮我易容成七八十岁,仙风道骨,头发花白的古稀老人,需要什።么现在便⹠可以准备。”

      掌心的温暖让程蕊无所适从,她抽回了手,沉声回道:“无需准备,小姐若需要说一声便可。”

      话落,兑程蕊再度消失不见,不知걋躲藏到젬何处去了。

      风月目瞪口呆…… 然 轶

      这还是人吗Ꮏ?

      ␷神出鬼没,悄无声息,形似鬼魅……

      唐凝悄无声息的望了一眼帘后,便继续翻阅手中的医书:“风月,前几日我托莫大家打造的银针应当已经好了。你去帮我取来,⪆莫要让任何人发现。”

      惬“是!”风月领命而컸去。也回想起昨日有那白衣女人送了一名护卫给太子妃。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里浮现昨日那女子一身黑衣战甲打斗的场面,吓得冷汗直流。

      好恐怖的女人!

      困 好恐怖的实力!

      깶丞相府 唛

      在杨志兴说明来意之后,唐婉曲笑盈盈的̽向众人介绍自己身边的丫鬟稾:“大人,殿下,你看这便是我的贴身丫鬟如玉。”

      丫鬟十分规矩行礼̑:麉“如玉拜见府尹大人。”

      萧꒞策和杨志兴都知道面前这个丫鬟根本不是如玉믘,显然消息早就已经传到了,所以他们找了一个丫鬟冒充。

      杨志兴板着脸,怒气冲冲的质问道:“你叫如玉?那本府验尸房里的女子是谁?”

      那丫鬟不卑不亢的回答道ⅷ:“奴婢生来便唤做如玉。一直伺候在大小姐身侧,不知大人所言验尸房里女子是何意思?”

      떤 䝦 “什么意思!相府果然手眼通天。消息灵通啊!”杨志兴是个直性子不懂得遮掩,当下便冷嘲热讽。

      “大人此话何意。小女不懂。”唐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带着三分疑问七分委屈回问道。

      唐沔婉泪귞眼欲滴,时不时看向萧策,鳮仿佛杨志兴ꔳ的几句问话,让她受了天大的冤屈一般。㐸

      “殿下,大人,我됧只是一ñ个鵊手无寸铁錗的弱女子,怎螢么可能杀得了一个干过粗活的丫鬟!”唐婉拿起手帕轻拭去眼角的泪珠。껲

      唐婉跪在萧策脚边,娇弱的哭᜽诉:“殿下,一定是有人恶意中伤,你可要还凹小女一个清白呀!”

      萧策眼看她跪下,将杨志兴拉到了自己的ꄧ面前,阻挡唐婉的碰触。

      唐婉越发委屈哭的梨花带雨,一双眼▙眸勾魂似得的看着萧策:“殿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