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个跑车多少钱一台

      等徐奇走后,钱穆看着项川还在掂量手上的碎片,开口道:“小川,能否给我看看?”

      “嗯。”项川递了过去。

      “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应该是一块不知名的法宝残片。”

      钱穆前后左右瞧了下,又用意念力试探了下,发现就如石沉大海,碎片完全没有反应。

      “法宝?”

      “嗯,普通人和后天武者所使用的叫做凡器,人阶,地阶以及天阶所使用的叫做法器,而到了传奇境界的修士,所使用的就是法宝。”

      “穆爷爷,您现在天阶修为,也用不了法宝吗?”

      “倒是听说是有一种特殊的法宝,可以供天阶武者使用,但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正品的法宝每一件都非常珍贵,必须是传奇修为才能催动。”

      钱穆喝了口茶,接着说道。

      “至于这块碎片,应该就是某件破碎的法宝。已经没有效用了,除非收齐所有碎片,找到炼器宗师出手修复。”

      “那穆爷爷,这碎片我就送给您吧,可能会对您有用。”

      “心意我领了,这种碎片其实我也有的,小川你自己留着吧。大不了就和那个徐奇一样,当个护心镜使用,别说,还挺合适的。”

      神洲大陆整体的风气比较讲究礼数,很多时候互相赠予的时候会推来推去,要好几次才会同意。

      而项川不同,他受现代的意识影响,不太会客气,既然钱穆不要,他就收下了。

      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钱穆非常地欣赏。

      “对了,小川,你现在才后天修为,元晶石这种东西不要轻易在人前显露出来。”

      “虽然那徐奇给你的不过是下品,但对于人阶的散修来说还是挺珍贵的,这十枚元晶石差不多能是他一个月的收入了。”

      “穆爷爷放心,财不露白的道理我明白。”

      看到项川小小年纪,不光聪颖,人情世故懂的也不比钱万三少,钱穆满意地点了点头。

      忙活了半天,项川倒是有些饿了,于是叫小二上了点饭菜。

      味道肯定比不上醉仙楼,但总比在飞都山吃的干粮好多了。

      钱穆还叫了些酒,可惜项川不会,他只能一个人喝,不禁有点闷。

      好在没多久,项行也来到了客栈。发现项川和钱穆都已经在了,于是打了招呼,坐下来,正好赔着钱穆一起饮酒。

      “项行,回城后,你就和小川父亲请个假吧。我看你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有我的指点,一次闭关足矣。我会亲自帮你护法。”钱穆对着项行说道。

      “穆前辈,大恩不言谢,虽然我实力低微,但您日后如有差遣,我必定赶到相助。”

      “这个以后再说。你可知这突破地阶中期有何风险之处?”钱穆又问项行。

      “嗯,突破地阶中期必须引地煞气锤炼金丹,地煞气不同于天地元气,杂乱无章,充满着暴虐,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是修行中非常危险的一个阶段。”

      “小川,你也要好好听着,将来也会经历的。”钱穆转向了项川。

      “穆爷爷,我只知后天与人阶,各个阶段的区别,地阶的并不知晓。”

      “地阶,也被称为结丹期。初期时,武者全身罡气液化,然后在丹田形成金丹。在人阶后期,武者有着万斤甚至数万斤的气力。而一旦结丹,力量的本质发生改变,武者会拥有法力,实力突飞猛进。”

      “至于中期,则是要引地煞之气洗涤金丹,排除其中的杂质,使之更为精纯,为今后的修行打下更坚实的基础。”钱穆接着说。

      “而到了后期,则是开始修行神秘的意念力量。地煞之气的诡异之处就是可以影响人的精神,导致走火入魔,后期修炼意念力量到一定地方,就能无视这种影响。”

      “我明白了,行叔目前就是要突破地阶中期,凶险无比。”

      “是的,地阶中期之前,其实武者是在一直积蓄力量,只要有一定资质,合适的功法,配合丹药,大家都能顺利结丹。只是结出的金丹品质如何的问题,不会有什么多大的风险。但是突破地阶中期却完全不同,每年不知道有多少武者折损在这一步。”

      钱穆又对着项行说道。

      “首先,必须具备勇气,一旦你畏惧了,就失败了一半。我看那丁明,也是地阶初期,但他如果没有勇气去尝试,那可能终生也就是初期了。”

      “其次,就必须要借助外力了,比如特殊的功法,特殊的丹药,以及长辈护法等。”

      “穆前辈,我在武道上必定一往直前,回城之后,立马着手准备突破地阶中期。”

      项川知道他这个行叔对于武道有多么的执着。

      父亲也远远比不上他。

      这次机会非常难得,毕竟他们项家只是府城中的一个家族,想得到天阶高手的指导那是不太可能的。

      “行叔,你就放心地闭关去吧,有穆爷爷的指导,这次机会太难得了。父亲他有人阶后期的修为,再加上在城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祝您一次就成功。”

      “嗯,小川,多谢你。这杯酒我敬你和穆前辈。”

      “行叔你赔穆爷爷多喝点,我就以茶代酒了。”

      ……

      丁明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短短半个时辰,关于集合的告示就贴遍了整个山新镇。

      随后的一段时间,钱家的几名护卫,钱万三,西门少琨等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小镇,并且看到告示,从而来到客栈与钱穆等人汇合,独独少了一个西门少芸。

      又等了半个时辰,人还是没有到。

      通过询问,发现大家都是被随机传送到镇子附近,被传送最远的西门少琨也就是花了一个多时辰赶到山新镇。

      “我妹妹呢?我们俩差不多时间被传送出来的,不可能要这么长时间吧。”

      西门少琨显得非常急躁,妹妹可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穆爷爷,可能出事了,西门妹子这么久了还没来,以她的聪颖,被传送出来肯定会来到镇子的。现在镇子里到处都有告示,不可能会不知道来客栈找我们的。”

      钱万三也显得非常焦急,同时猜测道:“会不会是大成的那些人抓了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