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秋葵视频在线观看

      那当然好啊!

      差一点,赛莱拉就把这话说出口了。

      听到大骡子的提议,赛莱拉感到一阵欣然,这是很好的提议啊。

      浊白之人是比杏黄老鼠更好的目标。

      虽然曾经是人类,但是这种失去了神智的邪魔信徒对人类社会的困扰实퇎际上比老鼠大得多。

      他们失去灵魂和神智的过程是綆渐进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会像塔尔那样,有一定的变化,但也保存着大部分的心智,可以在人类社会㇣生存,能够和家人互动,在这个过程中,对家人嬪和社会将造成极大的渗透和破坏效应。

      所以赛莱拉对于这种敌人是非常厌恶的,而且在浊白之季献上浊白信徒做祭品的效果也会更好,更能取悦纯紫女神。

      当然还有杝一个让她腔非常乐ꌍ意干掉浊白人类的原因是,马洛斯虽然对于苏삘勒德斯的信仰是咃很坚定的,但是因为大骡子的表现,她不得不怀疑马洛斯至少一小部分已经是浊白信徒了。

      廉 那杀死好些个浊白信徒是最能不引起其他人怀疑的事情了。

      这对于马洛斯和自己来说都是好事栉,除非马洛斯此时真的已经是完全的浊白信徒了,这个可能젝性对于其他人来说看上去再大,赛莱拉也是会大大保留的,永恒奔腾这种东西完全不符合马洛斯的本性啊。

      这位年轻的牧师不过几秒钟就在心里算计好了得失,她确定大骡子的计划非常符合自己的需要。

      然᠈而赛莱拉能够成为牧师可不仅仅是善于算计,她还很谨慎,否则早就被其他小婊砸给害啦,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瞥了马洛斯一眼。

      马洛斯䳫正一脸严肃,充满愤怒地瞪着大骡子,一个쀻永恒奔腾的虔诚信徒就췎该这么瞪着一个提议把自己教友做成祭品的家伙。

      “要щ不是为了留着你对付压缩与绝望之魔,我现在就代表永恒奔腾陛下把你大卸八块!”马䁸洛斯说话的同时,身体已经绷紧了,左手的盾牌也举到了面前,就好像随时会朝着大骡子发起盾击,“你怎么敢提出如此荒谬可笑的建议?!”

      “马洛斯阁下,你听我解狮释,不要冲动啊,我们俩合作才能对付压缩与绝望之魔私。”大骡子很是焦急,连连后退要避开马洛斯的冲击。

      和马洛斯相燺处了这么一段时间,它已经越发感到对方身上蕴藏着非常不凡的风,和自己体内的并不是一种东西。

      虽然自己的等级高,但是真要釚打起来未必有便䥆宜,即使能打赢,很可塚能也会惹怒了永恒奔腾,祂会把自己的四条腿都给打断的。

      唉,可这是唯一的办法啊。

      塞斯特斯心里好委屈,虽然他⟧的提议有些私心,졒对于浊白人类没有什么教友之情,但是眼下来说,除了浊白人类也真是没有合适的祭品了啊。 坱 

      其实在盾牌之后的马洛斯并没有怒气勃发,他的右手并没有握紧短剑,而是用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一起揉搓了起来。

      这个动릖作的由来䚯赛莱拉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她一看就知道了马洛斯뉵的意图。

      她连௛忙跳了出来,一椦把拉住쓩了马洛斯,动作大得打破了寂静的黑夜,一阵风把她的手臂都给划开了一道口子。

      烏“马洛斯,马洛斯,你冷静啊,你给塞斯特斯先ﳊ生一햖个机会,治病救骡,惩前毖后,现在是用骡之际。”赛莱拉忍着手上列微微的刺痛,说着让大骡子暖心的话,“塞斯特斯的本心是好的,虽然提出ḃ的建议不是完全合理,但也是为了我们和邪␝魔对抗的事业。”

      “对,对,我是为了和邪魔对抗啊。”大骡子连连点头,鬃毛都甩到赛莱拉的脸上了,这毛好柔软。

      ៣“你知道的,我ீ对于信仰了邪神ꁺ的人类是最同情不过的了。”赛莱拉仅仅᭡是几秒钟,就知道马㯕洛斯要自己扮演一个䲔什么角쪏色了,“如果鍧能够挽救的话,我是一定要挽救他们的,可是现在是特殊情况啊。”

      赛莱拉不能支持大骡子的提议傳,只能出于为了大局的考量,勉强接受大骡子的提议。

      “是೑啊,赛莱拉小姐你说得太对了,你们纯紫牧师都是好人啊,ᷫ我对于信仰了永恒奔腾的人类也是有很深感情的。”大骡子突然意识到身边的这个女牧师是퉋一个꾭好善良单纯的姑娘啊,“这是特殊情况啊。”

      “妹妹,你不能被这个家伙骗了,他是故意要削弱永恒奔腾信徒中人类的实力!”马洛斯恶狠狠地说道,“我们大不了不管这个绿蟹镇了,就让压缩与绝望之魔控制这里,反正你是纯紫牧师뭏,那霬些邪魔也会先䛬拉拢你的,我们就任由他ؿ们把城镇都彻底控制就是了。”

      “塞斯ㅖ特斯抭先生,你不是这样的骡吧?”赛莱拉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大骡子。

      “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大骡子的眼睛水汪汪的,看上去颇为真诚,“我只是为了挫败压缩与绝望之켊魔,保护我们最宝贵的自由뇔!”它咬咬牙说道,“我愿意把我的㎲鬃毛贡献给赛莱拉小姐。” ᩰ

      这是最适合做纯紫牧师外套毛领子的了,不仅能够增加温暖,抵抗寒冰伤害,还能证明她对浊白信徒的胜利和征服。

      “不,我不能要这么珍贵的毛料。”赛莱拉一边抚摸着大骡子脖子后面的鬃毛,一边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道。

      马洛斯鉽对赛莱拉的表现很不满意,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而她都没有注意到。

      本来还能要更ꠅ大好处的啊。

      但是马洛斯也没有办法了,他和赛곶莱拉都没有眼神交流的机会。

      再善于算计,再谨慎小心的姑娘,在摸到自己人生中第一件皮草的时候,也就只有这个表现了。

      “好吧,婦好吧,那就用浊白人类作为祭品吧,낡这也是为了更大的自由。”马洛斯只能勉强接受了这点让步,他又继续说팼道,“接下来我们要集中力量对付压缩与绝望之魔郠,不要让人类教友白白牺牲了,塞斯特斯先生,你必须好好表现,不要再想着逃跑了。”

      “是,是,我知道了。”大骡子只能不迏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迳 “好了,带我们去找浊白人类吧。”马洛斯说道。

      “好嘞,那些浊白人类躲的픆地方非常隐蔽,路上还鍍有会吃人的蘑菇,跟紧我啊。”虽然失去了鬃毛,但是大骡子还是挺高兴的样子幏。

      接下来的发展就非常쉹顺利了,相比不知道躲훕在哪里的杏黄老鼠,大骡子对于城镇里浊白人类的行踪实奻在是太了解ꏴ了。

      他们进入了一片到处ᅀ是高大柰杂菇,有些几乎有一人高的菇林之中,然后跟着大骡子前进,果然避开了其中攻击性很强,毒性很强的蘑菇。

      有一只大蘑菇的颜色是非常诱人的紫色。

      “赛莱拉小姐你小心,这就是专门捕猎你们纯紫牧师的食紫菇,这个东西比我傠们都要强。”大骡子的提醒很及时,“小心它最紫色的部分,那是咬合力最大的部分。”

      马洛斯和赛莱拉一起慢慢地从这东西的旁边走过,多看了几眼,但没有敢靠近。

      不到ꚱ二十分钟之后,他们就找到了一伙浊白信徒。

      这些家伙聚集在围墙边,数量看上去超过二十人,看到大骡子之后,他们立刻就露出了很是警惕的样子。

      “你这家伙,䡾是不是早就想要让我们用浊白人类作为ἓ祭品?”赛莱拉厉声喝问,“他们明显害怕你,是不是你过去就杀害过他们。”

      “是杏黄老鼠真的不好抓,要是能够用杏黄老鼠做祭品,我肯定不愿意伤害鲒自己的教友啊,我前几天在城外就被求知法师给控制住了,想伤害他们也不可能啊。”大骡子当然是连连否认,“只是永恒奔腾陛下对于我们互相斗争是不会阻止的,所以他们误以为我和那些喜欢伤害人类的同貃类差不多,但那不是我啊。”

      马洛斯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围墙下的浊白信徒,表情很是严肃。

      “马洛斯,为了更大的ﶭ自由,我们还是让教友们再牺牲一点,再苦僆一苦这些教友吧。”大骡子的话让马洛斯的表情更加严肃了,“那个就是2级的浊白牧师峃。”

      大骡子提起前蹄指着一个被包围在人群中的浊白信徒。

      她穿着一身裙装,应该是一个女人,四肢趴在地上,五官也变得扁平,已经不剩下多䰄少人类的特征。

      “马洛斯?”赛莱拉也有些疑惑。

      “你到我的后面耆来,给我打一下灯。”㐙马洛斯对赛莱拉说道,然后他๴吟唱施法,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风盾术”,他的这个动作在大骡子看来会立刻激发对方的攻퓳击。

      那些浊白信徒也确实立刻摆出了战斗队形。

      “...”

      但是为首的牧师却没芻有发起冲锋,她和马洛斯互相慢慢靠近,最后距离不足一米,仅⿁凭微弱的紫光也能看清她的衣服了。

      “赛莱拉...”马洛斯轻轻喊了一声妹妹的名字,“你看她的裙子...是찼不是...”

      “波罗夫人?”赛莱拉⯭也已经看清了对方的情况,“是你吗?”

      这一괪身裙装颇为华丽,带有据说是新罗马传来的花型,还有一条独特的丝绸镂空边纹,在绿蟹镇征实在是太罕见了,马洛斯和赛莱拉兄妹只见过波廉罗队长的妻子偶尔穿韨过一声身这样的衣服,。这是她的嫁妆,只有在婚礼和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她会穿这件衣服。

      每次出场,都能让她成为任何一个仪式的主蚰角。

      让整个小镇的女士们都羡慕不已。

      “嗷!”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一声嚎叫,听到了赛莱拉的呼喊,她猛然露出獠牙,以惊人的迅捷扑了上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