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之屋4

      “第一个知识竞赛的环雐节,只要勇敢,你们就改变了自己命运,虽然最后有些人输了,要受惩罚,但我给了你们第二次机会,就是第二个游戏才艺表演,䵭让你们能独立的,不受他人影响的再次展示自己。”

      陆绪看着施悦,笑着道:“所以你是为自己䮄赢得了成功,因为你的表演大家十分认同,同Ꮖ时你们用你们的勇气和才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才艺其实也是知识的一种。”

      刚刚合唱兄弟张天风和蒋书杰举起了手,问:“那绪哥,我们为什么要受惩罚。”

      “你们确定刚刚那叫表演而不是出洋相?”陆绪反问了一句,这两货刚刚纯属是调皮衩捣蛋,不过好歹也上台了,陆绪又道:“成功也是需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不过鉴于你탳们却是付出了自己的勇气,你们可以破例边吃零食边受惩罚。”

      合唱兄弟张天风和蒋书杰面色一囧,同学们又响起了腁笑佄声。

      “哈哈哈哈”

      諤待悉悉索索的笑声停下,陆绪发出了最嶹后的拷问,道:“那么你们现在觉得最惨的是那些受到惩罚的同学们么ૃ?”

      “不,不是,我觉得最惨的是那些参与了大半个班会最后却什么也没做,也不需要做的那一部分同学”

      陆绪的话槗引起了一班的同学们沉思,班长李倩认真思考鯁了一下,问:“陆绪,你是说与其一事无成,不如轰轰烈烈一番是么?”

      陆绪没有回答,而是道:“人䮍的一生都是在不断的选择,没有完美的决定,你可能也不知道那个㥋决定更好,但我相信一句话-----不决定比错误的决定更可怕”

      “啪啪啪”

      Ꭸ掌声如雷般的响起,作为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从未有人如此教导过如此至理名言,从小到大都是롽学习,填鸭式的学习,但很少有人这么形象的告诉他们为什么学习。

      ঃ 这个年纪忀的高中生,他们没有经历过社会的酸甜苦辣,没有成家立业的负担,不明白以后自ꦵ己要面对什么。即便是张朝,虽然家财万贯,但富二代真的就能一生高枕无忧了么?

      不是还有一句话么-----守业更比创业难

      教室外的门口,站在一班同学看不见的角落的赵㠥英听着班级里的反应,露出一丝笑容后又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经过了这一쪗行大彻大悟,受惩罚的同学终于开始安心的接受自己的惩罚,照着卢梦圆给他们的小卡片上的样式ي,在一张大白布上开始画雷阵图。画着画着,那些站着的同学也加入了其中,接着,那些被奖励的正在吃着零食的同学也放下了手里的零᱄食,在边皞上帮忙。

      陆绪见状,心獸理十分欣慰,心里也不由感叹,到底还是低纯洁的高中,要是在社会上,谁又能不懂这些道理呢,即便是那些比陆绪还懂这个道理的人,在获得了自己的奖励后,쀞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放弃,转而和同事一起同甘共苦的。

      或许也是无奈吧~

      同学们这么自觉,陆绪自然也不能偷懒,李倩和卢梦圆正一人一边的指导着同学们画雷阵图,免得画错,陆绪想了想索性又拿起吉他,开始给他们配乐。

      텂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再加音乐,更加喜悦。

      在䭄这个某宝还未发展起来的年代,像雷阵图这ঐ样少用的东西,一般的商店里是没有娱的,也只能自己制作。好在也쵯不麻烦,百来个方格子,在填上1-120这几个ꖙ数字就行。

      在全班齐心合力的情况下,雷阵图没花多少时间就画完了,受限制的主要还是黑色的彩笔不够。彩笔不够,水笔来凑,其他同学直接拿起自己的水笔、钢笔开始涂写,所以最后这张雷阵图十分的‘好看’刽。

      还在,还是可以用的。

      在制作完成后,陆绪又建议大家都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最后让班主任赵英也찈签上后,雷阵图大功告成。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项目了,需要到户外,雷阵图作为压轴的项目,赵英自然也很感兴趣,于是和一班的全体穏同学一起转战到了操场。

      一班的同学人太譬多,雷阵图最好还是12-16个人一组㮫,这样不同一组的人才能多参与几遍ែ。把雷阵图铺在了操场平坦的地上,在雷阵图前,陆绪把一班分成四组,分别让李倩和卢梦圆各领两组,别为A组和C组,D组和B组。

      陆绪提阖醒道:“各位同学请注意,规则我只叙述两边,之后我不会再解释,也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A和B组只能从1~6号格进入,C和D组只댞能从7~12号格进入。入口不止两个,线路也不止一条,但出口只有一个。你们轮流、全体一次进入雷区,期间不能有任何交流,违者扣分;雷区内只允许一人活动,其他人不准踏入雷区;进入前举手报告,“A组”或“B组”经尻允许后方可进入;进入雷区者,每一步只能踏入相邻的格子,不픾准跳跃,不准试探,也不能踩到方格线上,否则视为触雷。”

      “时间限制为40分钟,每走一步新摾格后要听我得指๱令,指令有二种:(1)安全,请继续,(2)有雷,请按原路返回。濦不按原路返回的也늻扣分,㫰原路返回后退到队尾排队。”

      “扣分的行为有:重复触雷、未能原路返回、賚跳跃、未经报告直接踏入雷区,未被允许者进入雷次区櫤,踩线、交头接耳等任何违່反规则的行为,发现每次扣5分,另外每超时一分钟扣2分,满分100分。”

      再简述了两边规则后,陆绪便闭口不在多言,只是让李倩和卢梦圆猜拳决定哪组先入场。

      ㈬뱢“B组”卢梦圆赢得了猜拳,B组第一位同学是俞萍萍,举手喊漢到。

      ꖃ陆绪默默的按下了一个秒表,然后拿出了布阵图和一支笔,没有说话。

      俞萍萍看了陆绪一眼,见陆绪看着自己没有说话,看了看陆绪手⧃里的秒表,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图上踏出了一步。

      “安全,请继续”

      陆绪没看雷阵图直接下了指令,他手얎里的这张雷阵图不是给自己准备的,陆绪过目不忘,脑海里设计好的阵图后便不需要实物了,不过同学们待会肯定要看,陆绪也不想表现的太另类。

      俞萍萍松了一口气,当即他踏出下一步。

      㝷“有雷,请按原路返回”

      俞萍砗萍脸色一僵,却没什么意外,转峄身后退一步,接下来是B组

      就这样A、B两组来回交替上场,很快两边的同学都陷ﯯ在了同一个问题上。刚刚开始大家都以为只能前后左右的走,但到了这一步,他们发现前后左右都走不通。

      张㌞朝走到了刚刚以为同学失败的尽头,看着前后左右都已经触雷过,回身对着陆绪大喊:“绪哥,斜线能不能疺走?”

      回答张朝只有陆绪面无表情的眼神,他刚刚已经说过了不会回答任何问题,只是故意看了看手里的秒表,算是提醒张朝。

      张朝等了一会发现陆绪没说的意思,一咬牙朝边上的斜蟳线踏了一步。

      “安全໷,请继续”

       陆绪的声音适时响起,张朝听到愣了一下,然后转身抱怨道:“我靠,绪哥,能走斜线你不早说。”

      苬 说罢,张朝又斜着朝前걦面的格子踏了一步,走斜线可比直来直去要快得多,只是……

      ≄ “有雷,请按原路返回”

      升 张朝能想到的道理,陆绪怎会想不到,雷早就埋好了。

      出口只有一个,自然越到后面越难,有些地方甚至要连续‘牺牲’好几个同学才探明正确的道路,最后在同学们齐心合力、千辛万苦、坚忍不拔的决心下,顺利的找到了出口。

      成功破阵的同学们开始热烈欢呼,不过ᬘ待陆绪公布了成绩以后,便哑然无声,因为他们的成绩实在有点惨不忍睹。

      四组同学全部走完以后,陆绪让㇥同学们再次围到雷阵蚻图前,先皩是夸奖了同学们一番,然后又开始讲起了道理,道:“人生在于不断铖的尝试,今天张朝表现的不错先跨出了斜线,但是比较遗ᅬ憾的是没有一个同学走边上的两块大方格。”

      周围的同学一愣,就连李倩也是愣住了,问:“陆绪,边上的两个也能走?”

      陆绪笑뤒了笑反问:“我有说不能走么?”

      곦 雷阵图的规则,妙就妙在只叙述两遍规则的点上。룠雷阵图两边中间各有一个3*4格子的大长方形格子,没有写数字,反而图上了斜线,按正常人的思维这块区域是不能走的,但陆绪口述的规则里却没有说。

      对于大部分来说,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只是两边规则的简述虽然能让大部分人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쐓该做,但完全不能理解这个游戏的精髓,而陆绪又不会多做解释,只能让学员们在游戏中逐步摸索,这不正像人生一样,在摸索着成长么。

      摸索自然是要犯错误,不过有时候这种错误隖才能使人更好的成长。

      看着呆若木鸡的同学们,陆绪指着ﺕ那两块斜线继续说道:“是你们的思维误区认为这图里有斜线所以不能走,但我的规则里没有任何提及这两块区域的话。既然规则里没提,你们为何不去尝试一下。反正只是‘牺牲’一个人次而已,对比你们整场项目,一个人次算不得什么大的成本。”

      켏 下面有턨同学辩白道:“那是因为绪哥你规则只说了两边!”

      ߘ 陆绪看了一眼箘发吜问的同学,然后又留意了一下一班同学们埍的表情,问:“你们所ᴼ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么?”

      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后,陆绪叹了一口气,发人深省的问:“那么,在人生的道路上,又有谁能给你们把所有的规则都讲得那么详㓾细呢?”

      “那~绪哥,走边上的空格是不是会快很多?”那个灵动的姑娘施悦举手问到。

      ඈ陆绪摊了摊手,回:“我也不知道啊,这要你们自己去尝试。”٪

      收回手,陆绪认真的道:“我只能最后告诫你们一句,你们不要失去尝试的勇气,但在跨出那一步之前也请仔细考虑一下成本ក和后果。”

      陆绪讲完了自己的大道理后,最后让班主任赵英讲了几句,一场别开生ﭚ面的活动圆满的结束。

      淂这场活动对于一班的某些同学来说,收获可能比高中三年学习的知识还大漨,对于岖部分同学,可能只是记忆深刻而已。陆绪不得而知,也不去深究,反正他已尽力,ﺔ以后的道路还得他们自己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