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传

      蹲在县衙公告栏下,虎齯子心烦意乱。

      之前自己三人都是光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身体也强健,并不怎么需要草药。

      如今摸䍢天台上几百口男女老幼,紧缺的粮食仿佛悬在众人脖子上的大刀。倘若不想出办法,鯍六百人一起饿死,那惋情ꋃ景,想想都让人胆颤。Ҕ

      “虎哥,怎么办?”三斗也焦虑地啃着指甲,“要不,我们逃荒吧,听说府城繁华,应该能讨得一丝ࠇ活路。”

      虎子重重叹了口气㛮,“倘若只是青壮,到哪里都能用力气换饭吃。但是,那些老幼妇祷孺怎么办?”

      “哎呀,풲大难临头各顾各,你又不是官府,难道还要侉你负责几百人的生―死不成……”被虎子和根生瞪了一眼,三斗说不下去了ᎃ。 ←

       看着一个丝袍折扇的老爷从街前晃过,光着膀子뒌的虎子仿佛下了什么决定。

      以两倍的价格买了十几张渔网,虎子和根生坐在水边的秃树阴下,抓着草帽当ꙣ扇子㴰。

      “虎哥,打听到了。”日正中午,三斗回来了。

      “路上说ⱷ。”虎子和根生跳上竹筏,一个操桨흟一个撑篙,快速向家驶去。

      “我找了个之前打过交道的混㤟子,给了三钱银子。据他说,城里几家粮店都储备有大量粮ꋋ食,他们达成一㳐致,!要将粮价哄抬到最高,才会缓慢惜售。”

      “其中,东市的两家粮店背后其实是一뺎个主子,就是驿丞孟的侄子。”

      “⒄还有升斗仓ᛵ,銅他们篓的老板是县令刘大人的管家。听说所有粮店里面就数他们储备最多,也只有他们在偷偷往外卖粮。”

      “至于五斗米,是由几个大商户合股开的,其中最大股东,嘿嘿,就是固本堂罗掌柜。”

      “믆哦?”﹁虎子眯了眯眼。

       “他们所有粮仓位置,打探到了没?”

      三斗阴险地点了点头,“前面两个有官家背景,害怕衙役插手,我没敢打听。只有五斗米的粮仓仔细询问。”

      “担心他的消息有问题,我又找了另外一个人,又花了三钱银子核实了一遍。”

      “防髦卫怎么样?”虎子搓了搓手。

      “虎哥ꎽ,你不会是想……”根生两只眼睛放出兴奋的幽光。

      虎子눒抬头瞥了一眼火球一般的烈日,“我只想带着乡亲们活下去。既然这些王八蛋脑满肠肥又心肠歹黑,那么我不介意向他们借点粮食。”

      “虎哥,他们粮仓¬通常只有十多人防守。可是,其中有两杆火龙呢。”三斗有些担心,那东西,听说无坚不摧啊。

      “火龙?”

      听到虎子陈述,子澜大致猜到了他想干嘛。只是,不论什么原因,沦为盗匪对于他这种读书人来说还是不可想象。

      “对,你懂火龙吗?”虎子炯炯盯着他。

      周围几个领头的也热切盯着他。

      “火龙,在几百年前就有了,发展到现在ዿ已经大范围应用。邻国朱明三大营之一的神机营,就是火器部队。”

      “《天工开物》曾稍稍提过䑵几句,而民间小册子《机簧》则描述得更ⱴ加详细。”纆

      “那东西的确可怕,据说西边几万里外的国家녫军队已经全部列装,打仗不再使用刀剑。”

      “说到无坚不摧,的俕确当着起这称号。”

      紲 虎子眉头皱得更紧,“真那么厉害?有破绽뤒吗?” 盔

      子澜内心还在挣扎犹豫,自횒己这算不算匪患帮凶?

      “子澜,记得在大堤上我们说的话吗?乱世出英雄,我们不说当英雄,最ꞝ起码要活下去吧?”看出他的踟蹰,虎子推了一把。

      子澜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謏说火龙无敌却也未必。”迟疑了半晌,子澜接着说,“一直以来,火龙都像烟花鞭炮一样,需要引燃捻子才能发射。”

      “只要你们用水泼熄火花或打湿火药,就能让它失效懍。”

      “即使成功激射,每次禜也둊需要大约半盏茶时间清理并填装火药。所以,理论上,他们只能激发一次,最多损伤两个人。你们倘若悍不畏死,两杆火龙其实也没那么厉害。”

      虎子环顾一周,几个人都有些胆怯。

      “盔甲能防护得了吗?”

      子澜摇了摇头,“这个我不太㵪懂ꆵ,不过,有肯定比没有好。另外,他们的护院都是亡命之徒,即使人多,你们对上刀剑估计都会有廘所损伤。”윴

      虎子满脸寒霜,“棒槌他们需要药物,拖不得。乡亲们的粮食也撑不了多久。朝廷迟迟没有赈灾举动,坐等,只有死。”

      “这一糃仗,必须打。”

      “从现在起,召詅集所有男女老少劈竹子、油炸、连接竹鴶片形成盔甲,最䂢起码胸腹头釄颈需要防护⩦。万木匠那有桐油。”

      “另外,没有武器就装备木棍竹竿鴹。”

       “挑选手脚麻利凶悍的青壮,明天深夜,突袭五斗米和固本堂。” ੷

      子澜叹了口气,自己一介斯文,没想到会走上匪路。

      “虎子,竹竿木棍对上刀剑还嫌稍弱。我们可以使用有枝杈的〉竹竿㽯木杆,屆并在枝丫上固定铁针铁钉刀片。书阝上有一个姓戚的将军就是这样✫武装部下的。”

      “好主意!”

      岢 难怪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쬌这种土制犀利武器,的确最适合现在的摸天台。

      备兵쬔备战,摸天台这踊群老实巴交的村民沆,终于坚在饿死面前选择了反抗。也许不几天就会被官兵剿灭,但为뚄了能多活一天,所有人都愿意拼尽性命。

      棒槌病最重,单独安排在一户人家的主房。

      当虎子过来看望时,他正斜靠床上,这么热的擁天,裹着三床破棉被却仍然瑟瑟发抖。旁边一个单褂少妇端着一碗热水喂他。

      ꅬ“你……你来了……”棒槌脸色苍白,口唇发绀。

      䭗“你在打摆子?什么时候开始的?”虎子询问旁边的女人。

      这女人就是王寡妇,虎子之前见过她几次。肤色白皙,大眼睛高鼻梁,耵身材匀称挺拔,一副温婉美貌。在乡村农ⱳ妇当中,的确鹤立鸡群。

      自从棒槌生病后,她就不顾闲言抽空过来尽心照顾。

      “棒槌中午开始喊冷,我们才找来棉被。虎哥,你们不是去城里抓药的ằ吗,我已经生好炉子,随时可以煎。”王寡妇跟棒槌同年,比虎骼子大两岁,却也跟别人一起青叫他哥。

      ∷默默上前摸了摸棒槌的额头,烫得吓人。

      “掀热풇如炉,振寒如冰,头痛如破,咬牙嚼齿。确实是疟疾,俗称打摆子。你也别在这待了,会传染的。”虎子叹了弎口气。

      “药我还没有抓回来,明晚才有。你ꩺ先去问问老人们,有没有谁的枕芯是艾蒿,那东西煎水,也对打摆쩩子有些效果。”

      王寡圛妇担忧地望了棒絵槌一眼,向虎子蹲了个万福,볩转身出去。

      “明晚才有药,你想……咳咳……你想干嘛?”棒槌死死盯着虎子。

      “你ሞ猜到了?”

      虎子帮他掖好被角,“药价和粮价涨了二三十倍,我们根本没钱去买,所以准备带人去借点。”

      “借?如今县城大户草木皆兵,哪个不是雇人防守。你可别为我干什么ㄘ傻事……咳咳……咳咳咳咳……”

      棒槌激动得准备翻身下地,被虎子一把按在床上。

      “不是为你!摸天台如今近600人,粮食还剩ᘛ不到4000斤,再不想办法,最多撑十天,之后这里就会留下600尸体。”

      棒槌望着他,狠狠叹了口气,“都怪我生病,拖累了你们。只是,带人入室盗抢,这可是犯王法的重罪鱞啊!”砳

      虎子笑笑,“最近,犯王法的事我还做得少吗?管他呢,破罐子破摔,能帮乡亲꯮们多撑几天算几天。”

      “再说,不犯王法也活不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