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奸

      颔:“小姐有ⳙ所不知,”ল掌柜对小希说道:“最低级的铁卡,持有者均是富甲一方,而铜卡的持有者一般都是各处的名门望族,至于银卡,那至少也是一方商业巨ማ富,就比如那北疆巨商宋大钱。”

      :“宋大钱也只是银卡?”听到掌柜提起宋大钱增,小希也是一脸怪异,那틥个把生意都做到草原里去的胖子,在紫荆钱庄眼里也只配拿银卡。

      :“那我就不清楚了,”掌柜对小希说道:“据我所知,有权力送出银卡的,只ꑗ有钱庄掌控一ᯔ方的大总管。”

      :“那金卡和宝石卡呢?”小希好奇的对掌柜问道。

      :“只有各地诸侯及其嫡系的王族子弟,以及帝国内真正䐚的超凡世家才配持有金卡,”掌柜说到这里毗,已是满脸敬畏的神情:“至于宝石卡,天下只有一张,应该在䵭摄政皇手中。”

      汈 :“所谓宝石卡,无非就是掌控紫荆钱庄的一把癀钥匙,“而这把钥匙竟糌然不是握在天子手中。”小希想到这里,忍不住的发出了两声轻笑。

      掌柜当然不知小希的想法,可小希这两声轻笑,却삊令掌柜深׆感恐惧,连忙对小希解释道:“持卡者非富即贵,根本不需要凭卡片到钱庄借钱,所以小人也从未见过卡片,一时疏忽大意,还请小姐莫要怪罪。”

      :“没事,你去给我取钱吧。”小希知道掌柜是误会了,可她也懒得解释。

      :“是是是,我这就去给小姐取钱,”掌柜对小希赔着笑㷗脸,连忙转身朝帐房走去,可是刚走出两步,掌柜又退了回来⏬,一脸为难的对小希说道:“小憆姐,还有鬚一事。”

      :“又怎么了?鈡”小希对ഥ掌柜问道。

      :“请小姐听我解释,”掌柜怕惹怒小希,赶紧对小希解释道:“小姐虽然拿出金卡,可终究是在钱庄借钱,不知小姐可有证明身份的物品,可交予붛我记录一下ᴏ。”

      楲:⎒“证明身份的物品?”小希嘴里念叨着,她还真不知道有什么物品可以证明身份的,玥宸身上只有两张金卡,一张是紫荆钱庄的,一张是宋大钱送的,除了一些现튜银,就只有一枚玉佩了。

      对了,玉佩돒。

      小希记得在仓城的时候,玥宸写过一封信交给四ퟪ方居的掌柜让他找人代为送信,当时玥宸就曾用那枚玉佩在信面上宦留下印记。

      想到这里,小希再次玥宸对玥宸说到:“宸哥哥,把你的玉佩给我一下。”嫾

      见玥宸没有反应,小希只能再次把手伸进玥宸怀里,拿出那枚虎型玉佩。

      :“这个可以吗?”小希把玉佩伸到掌柜面前。

      掌柜抬眼一看,顿时瞳孔一阵收缩,赶紧跪倒在地,连连对玥宸磕头道:“不知,不知,不知……”㿛

      掌柜结结巴巴的,却铙是不知该如何称呼玥宸。

      貖 :“不知大人驾临,有失远迎,是小人该死,是小人该死。”掌柜不知道玥宸的真实身份,想来想去也只能呼作大人了。

      一想到眼前这位身份高贵歾的大人刚才还想对他出刀,掌柜额头上的冷汗如ᮜ豆点般涌了出来。

      辨别卡片真伪的方式掌柜已窓经牢记在心,甚至偶然做梦的时候还在梦中亲见,所以刚刚他才一眼就认出了伙计捧在手中的金卡。

      但眼前这块虎型玉佩在伏国中代表着什么,他心里当然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还记得他被任命到伏国雅城紫荆钱庄当掌柜的时候,上面的管事就交给过他一幅画像,画上画的就是这样一枚虎型玉佩。

      那副画像到现在还被他供奉在屋内,虽然管事没对他说过这样的玉佩在伏国到底有几枚,但管事说了,这枚玉佩在伏国中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自己刚才耻都做了些什을么?”掌柜恨不得给自己狠狠的抽㋁上䈪几巴掌,他心里此时早已万念俱灰。

      先是没有认出金卡,讽刺了眼前那位大人,再是叫出护卫持刀相向,掌柜相信,如果今天发生的事被上头知道,不用这位大人开口,紫荆钱庄会把他一家九族全部绑到这里任凭这位大人处置。

      :“起来吧,去取钱就是了。”小希흸对掌柜说道。

      掌柜如蒙大赦,刚起到一半,又是跪了下来,他一直认为眼前这位小姐才是主角,可没想到真正的主角竟是那名一崈直不开声的公子。

      冒犯此等人物他已是死罪,此时玥宸不开声,他哪敢起来。

      :“起来吧,”小希再次对掌柜说道:“难道还要我扶你?”

      :“不敢鎬,不敢。”掌柜连忙爬起身来,快速朝譈帐房跑去。

      睊 能当上掌柜的没几个是蠢货,特别是紫ೲ荆钱庄的掌柜,今天之所以这样,ꁒ确实是因为他安逸太久了。

      往日里进出这钱庄的不论平民还是富贵,哪个不对他恭恭敬敬的好言相待,他虽只是一个小小的旪掌柜,可他背后靠着的是帝国最高大繁茂炪的一颗大树。

      加之一些身份高贵之人可蝩从来不会亲自到钱庄取钱的,特别是这区区的一千金,掌柜心中早尕已少了那份该뛲有的谨慎。

      金卡出现也就算了,掌柜在心里都已打算好了,眼前这一男一女应该是主子身边좌亲近ꬱ之人,待他们取钱后,自己私下为这两人送上黄金百两。

      对下人来说,黄金百两已是一笔巨款,应该可以平息这二人心中的不悦了,就是对他自己,都足够心疼好长一段时间了。

      Ř至于证明身份的物件,掌柜፷本也想着是块令牌之类的东西就差不多了,诸侯王族,超凡世맻家,哪是他所能打听的,之所以要证明,纯属是钱庄的规定而已즿。

      可他没想⻲到籰啊,来的不但是本尊溲,拿出的更是代表着伏国至高权力的虎型玉佩。

      폎一百两黄金?幸好他没拿出来,不然这㖾百两黄金就真成他的催命符了。

      见掌柜乲没有接过玉佩就逃命般的跑了,小希也䇢是一阵轻笑,果然啊,这世间从不缺少欺善怕恶之人,当然了,小希也没想与他计较。䪥

      片刻后,掌柜带着几名伙计重新跑回大堂,完全没等小希开声,鎚掌柜便再次双膝跪地。

      :“这位……”掌柜本是想对玥宸称礼的,可一想到这为主就从没正眼看过他,除了要对他拔刀的时候,掌柜连忙对小希说道:“这位小姐,您要的银子已经准备好了。”

      掌柜说完话后,身后跪着的数名伙计同时将手中盘子举在额前。 ะ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希不解的对蕏掌柜问道。

      她不过是想要取一千金而已,若要把那二百两银子换成金子,那总数也就是一千零二十金而已。

      Ⲵ可㸔掌柜身后那几名伙交计手中的,可不止一千零二十金啊。

      縚 :“嬿回禀小姐,”掌柜分别指着身后的伙计对小希解释道:“他手上的金票是面额一千的,而淂他手上的是两张面额五百的金票,还有他,他手上的金票每张面额两百……”

      小希一脸无奈的听着掌柜为她逐一介绍伙计手上捧誘着的银钱,最后才出言说罅道:“给我一张面额为一千的金票,至于那二百两银子,金锭银锭碎银,你随便给我凑够就是。”

       :“됀是是是,请小姐稍等。”掌柜说道,连忙站起身来,从身后的伙计手中按小希所提的要求拿出足量的银钱。

      将这些银〛钱以及那张紫荆钱庄〷的金卡分别放进两个缝制极为精美的钱袋子里后,这才重新跪在小希面前双手将钱袋子奉上。䳾

      小希接过掌柜奉来的钱袋子,转身走到玥宸身边,把玉佩和那张金卡重新塞进玥宸怀里后,对玥宸说道:“宸哥哥,钱取到了,我们走吧。”

      说完,小希牵起玥宸的手就要往外走去,至于那啡袋现银,小希则是放到自己怀里了,她不能总当着别人的面从玥宸ꯑ怀里掏钱吧。

      见到玥宸和小希要离开,掌柜的连忙磕头说道:䊤“恭送大人Ḻ,恭送小姐。”

      就在快要走出钱庄门口的时候,小希转身对掌柜说道:“这些银钱,就记在鹿城元帅府帐下吧。”

      说到底,小希心里还麬是善良的,她知道他们这样借银子掌柜都是需要记账的,虽说千金不多,可她也不想掌柜为难。

      虽说玥宸那枚虎型玉佩可以ﶷ证明身份,唁但小希知道,这枚玉佩不是唯一的,这样的虎型玉佩꯭在伏国中还有着同样的六枚。

      为了避免掌柜胡乱猜测玥宸的真实身份,小希还是告诉了掌柜该怎么去记这个账。

      :“谢小姐大恩。”掌柜再次对小希磕了一个头。

      小希的这句话无疑是帮掌柜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难题,不然这千金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记录。

      在他的认知中,伏国权力顶端非镇北候莫属,难道他㥬要把섡这千金记在镇北候名下吗?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可这三个字对掌柜,甚至对⮝天下人来说,太沉重了。

      一直等到玥宸和小希已经走远到连背影都看不见的时候,掌柜的才爬起身来,膝盖很酸痛,额头甚至都因为磕头太用力而淤青了。

      可掌柜心里一点怨恨都没有,他甚至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就算是䜌名乞丐进뭝来,他都绝对会好言相待,再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