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偷拍隔壁少妇

      巳时过ᇊ半,延续了近一个时辰的喧闹终于停了下来。安奎作为彩韵坊的大掌柜,亲自撤下了门头上包着匾额的绸布,炮仗声又此起彼伏闹腾起来。

      店里的᎘伙计们端出六七个大笸箩,小面值铜钱水点似的洒向人群。围观者中有些胆子大的,甚至跑到炮仗边上去捡钱,活生生照应出“人为뭍财死”这四个字。

      热闹结束,安奎拿着个小号的土喇叭又阙站出来,宣布开业当天不限量九折优惠,ಃ定制成衣的则可以免工钱。

      半个多月的宣传下ힺ来,该知道的早就都知道了,这家彩韵坊跟之前那家织彩布庄是一ً个东家。各类尺寸规格的布料都很便宜,质量也要比市面上其他同类料子好很多。

      现在又来个九折优惠,有些原캌本只打算看红火热闹的,也起了进去扯两块布的意。彩韵坊的大厅里,一时间就人头攒动,满满当当了。

      ᅡ人是多了点,可每一个顾客都很自觉地注意着自己的动作。倒不是大家有多礼貌,只因为这里边太高档奢华了,让人不得不小心起来。

      ᪂ 一进门是个大厅,有带了花哨水法的室内景观植物群,还有插了漂亮鲜花的瓷花瓶和水晶瓶四处可见,一人多高的彩色大瓷瓶子,各种花式的雕刻装饰品。 ꪤ

      两边有休息的桌椅,桌椅背后是木质的镶玻璃隔墙。透过玻璃还能看到里面正有客人被带着进了一条封闭的走廊,应该就是面对街道那些装了玻璃的地方。

      ᆭ在这种场合,别说其他人讲不讲素质,你自己就得操起些心来。撞着个牖人、踩了谁的脚还好说,真要碰坏᪬、碰碎了哪一쉙样,都不知道怎么赔。

      一般伥的客人都是小打小闹,ᨧ趁着便宜扯几块布了事。真正有排面的,都是那些坐着马车和轿子来的,进门就被带到了临街的选料间。那里有专门的人员负责接待,可以根据不同尺寸的样版做介绍,看中哪个就有人去把哪个取来认真挑选。

      选好了料子,就从包厢直接转去走廊对面的量衣间,会有专门的裁缝亲떄自量尺寸,按照顾客的퀝要求定下包边、䕕袖头等等花样。

      完成了粡一系列的操作,顾客就能从量衣间离开。累了不鷘想走也ꆛ行,茶水、点心、果子全套伺候,什么时候歇够了脚,什么时候再离开。

      而且彩韵坊还䶕考虑到了个人隐私和社ଇ会伦理道德的꒵需求,瞦大厅东边的两层共十六个包厢只招待女客↼,西边的则是招待男客,服务人员也是男女区分的,不会发生任何让人尴尬和窘迫的场面。

      忙碌起来时间就会过得很快,感觉午饭吃过还没多久呢,就已经是趞酉时四刻了。安奎看着伙计们把店门关上,独自坐在二楼靠后位置自己的办公室里盘点今天的账目。

      为什么要叫办公室,他也不知道,反正便宜女婿就是这么叫的。不过这名字听起来还不错,办理公务的地方,有点当了官的意思。

      揉揉脑袋,把杂乱ׄ的思想排开,拿起厚厚的销售单据开始核对账目。之前那个振兴祖业的念㫳头已经淡了,现在这买卖绝不是能相比的。

      小半个卛时辰后,账目核对完毕。今天的买卖是真好,比去年冬天织彩布庄开业时候还要好,各种幅面的布料和丝绸加起来,一共出去七百多匹。

      这可是一天的量啊,普通布庄一个月ഺ都不一定ዱ能有这么多。虽说有开⅝业和折扣的因素,䯴但也可以预测到后面的情况会很不错。再加上对外的批量出货,妥妥的第一大布商。

      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抬起手来揉了揉额头。安奎不禁为自己当攝初的决定暗自欢喜,不但自己有了可以施展的机会,女儿也有了不错的归宿,未来可期呀

      㖮安奎畅想着美好未来,自然是开心极了。但是站ⲩ在他的对䍜立面,那些被抢了生意的布商,则恨不得彩韵坊今天晚上铐就被一把火烧了。

      明时坊的一家客栈里,几个来自南方各地的布商就正在为这件事发涡愁。在此之前,任谁都没想到,北平会出现这么一号买卖。

      布ಾ料更精细,颜色更鲜亮也就算了,毕竟这是技不如人。问题是幅面还那么宽,价格还更便宜,连个供럨货限制都没有,这不是晉把人往死里逼吗。 阧

      年初的时候,北平的布商就已经给传ᡅ过话了。说新出来一家布庄,以极低的价格冲击市场,年前的生意几乎都被抢走了。

      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大家都只觉沉得就是有人想要进入这个行业,趁着年末需求大来搅混水的朆,开春之后自然会恢复正常。

      寥 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几家大布商联起手来操控一下市场,把这个新出现的同行打下去,顺便还能大鱼吃小鱼,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了,一㉯个北平地区能有多少买卖。ힹ能把这种地方作为当䮊头炮㶩开打的,肯定不会是大家伙。而且有数的大布商都会沟通消息,也没听说哪里有什么新的势力冒头。

      蜟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的预料发展,从年前等到开春曪,又从开春等到春末,人家不但没有把价格拉回正常水平,反倒是买卖越做越大了,整个北平行省都在铺货。

      三月末,松江三大布商最先坐不住了,联络了诸暨等地的另外几家,凑齐十大布商北上峖幽燕,要来看个究竟。

      到达北平后,第一时间就是检验布料的质量水准,⟼十大布商的代表们坐在一起,都不得諫不说一声“佩服”。人家这手艺是真的好啊,㜘别的先不提,单说这白布,怎么就能做到雪片一样켣的ﮤ白呢,棉花⫂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成色的呀。

      本地的几个打好布庄也早就开始帮着扫听消息了,买卖是北平大名鼎鼎的活神仙,行道教掌教家里开的。织짘坊就在思诚坊他㥬家大宅子旁边,拢共占地二十多亩的一排院子,染坊则是在卢沟河边上那个叫“燕山⹥工业园”的地方,布庄对外管事的是他克某个小妾的父亲。

      来自淮北一家布商的代表蒋林第一个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不可能,绝不可能。我们最好的织工也要两天多才能出一匹布,二十多亩地就算全部摆满了织机,也不过是每月一万出头的数量。更别说㉤他们不可能全是织机,还有超宽幅面的,俅每月能有两千匹就不错了。这里边一定有问题,他们在其벘他地方还有织坊,而且规模Ԧ相当大。”

      留着两撇稀疏八字胡的济宁布商代蕝表陈景旭也表示赞同:“蒋桏兄言之ꅿ有理,你等定然是被骗了。一月数万匹布,馐还有六尺、八尺这种超宽幅面的,少说也得五千以攺上的织工,此事之中必然令有蹊跷。”

      说完顿了顿,又道库:“你们说的那人ᆵ,在下也略有耳闻,据说是个妖道,惯于用邪法迷쵺惑人心。八尺款幅的蓝花布价格还不到三两的,怕是连本钱都塂收不回,这点账大家应该都能算清楚的。若非祸国殃民,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其中定是包藏着丧版尽天良的勾当。”

      什么叫丧尽天良的勾当?其实很好解释,不外乎就是买卖人口,奴役织工这类的。否则这个低于公认成本的售价,根本╙无法解释。

      他可以这么说,别人却不敢就这么听,更不敢就这么信了。尤其是作为地主的四个北平布庄掌柜代表,都同时在内心产生一个“这家伙要坏事”的念头。

      恒发布庄的掌柜ﴱ岳昊反应最快鐖:“陈兄慎言,我们今天只谈生意,不牵扯其他方面。鸿正道长是北平人人敬仰的活神仙,如果你还想在北平做买ᦅ卖,就别再说这些话。”

      外行的人不清楚,作为业謮内人士的他括们却知道,济宁最大的布商哵背后站着的是曲阜孔家,这个陈景旭实际上늻就是孔家的代表。

      去年一年,围绕着詹闶发声了五件大事,其中ꤟ诬告公审和行乐书馆被砸这两件就跟读书人有关,其他的三件事则嵠各不相关。虽然不了解内情,却也不妨碍有心人分析攘得出结论,读书人的阵营和行道教结仇鵿了。 댅

      쨲 襲 读书人的幕后老板是谁,还不就是孔老二吗。现在孔老二鶲家里的代表,在北平地界上差称呼詹闶为“妖道”,还抛出了对他丧尽天良的怀疑。

      可身为北平本地土著,四位掌柜的心里都很明白。人家鸿正道长是真神仙,单一个防骗反邪法宣传就让大᷷家的生活安静平定了不少;反观曲阜ꀡ那家,可没有给出过什么好处,就是籱各种牛逼了。

      䋰说ꂧ句位置不正的话,要不是织彩布庄的安掌柜放弃了他们这些大户,专门照顾那些小商人,他们早就不跟这帮外地人打交道了。

      就是到了现在,श他们也还抱着几分幻想,希望织彩布庄能够把销路放宽一些。只要他们能参与到᡿其中,哪还会管外地人的死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