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官网记录世界记录gif你

      李芊芊虽然不知道李游在说什么,꾓但是出于对二哥的信任,还是将长剑收起向李游走了过去。

      “等等等,你上我宇文家做什么?还挑房间?你⬐去挑粪还差不多。”宇文岚栖连忙把李游二人拦下,然后有些生气地说道。

      “宇文公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琶。你如今来䏢收我李家祖宅,我已经按约给你了,怎么你宇文家的宅子就不能按约还给我뎪李家呢?”李游打Ⅿ掉宇文岚伸在自己身前的手,缓缓说道。

      “你不要胡说,笛我쁎宇文家何时将祖宅欠于你李㴈家了?再说了,我今日来可是带着你大哥按了手印的借据来的,你莫不是害怕睡大街就䅻没法再写什么腐朽文깅章妄谈国事彰显学识了吧,想不到你这酸文人居然还如此好面子啊!”宇文岚冷哼一声,迈步挡在李游面前,同时龙影一个闪身就堵在了李家门口,但是偏偏只堵了一半,外面的人붃透过另一半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门里的情况。

      “酸文人?岚公子此话莫不是认为天下书生皆腐朽,只会高谈阔论却无半点实才?”李游突然大了两个声调,让门外围观的人也足以听到。

      如今正值燕国一年一度的入科时节,全国的文人十年寒窗为的就是凭借科考登堂入室为国家做贡献。

      俟 李家门外自然也有一些读书人,听到李游的话后,纷纷开뱦始谴责宇文ἂ岚不尊重文人。

      퓡宇文岚此时也䃉暗暗心惊,一句无心之话竟然被李游放大了漏洞,没想到这个自己平日里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酸싐文人,居然脑子也如此灵活。

      不过꼌还没等他出言反驳,李游微微一笑又开口说道:“我大燕从立国到现在,从来都是左相主外,以武护国。右相主内,以文治国。北陆千百年⼯来王朝更迭,我大燕却始终强䚙大,自然是离不开u陛下的文成巢武功,当然也少不了在外奋勇征战的将飚士和在朝殚精竭虑的官员。你宇文家也是世代在朝为官,如今却这般口出狂言不将天下文人放在眼中。在鲫下听闻岚公子不日即将赴任军机营参议,难道还未入职便开始打压文人了吗?”

      李游瞥稨了一眼有些焦急正要꒪辩解的宇文岚,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扔给宇文岚,然后说道:“宇文公子的抱负,还望自己找时间与天下文人解释一淋下,否则十年寒ﰀ窗换来宇文公走子一句酸文人,那也着對实是可笑了些。不过宇文公睦子既然说到我大哥的字据,那不妨也请宇文公子看一看这份字据,正好你我两家有一些东西还是需要交接一下的。”

      宇文岚疑惑的接过李游递过来的东西,打开一看,勃꒮然变色,大呼道:“这不可能!”

      只쫭见上面清晰地写着,某年㧆某月某日,宇文峰与李游赌文失败,赌约十万两白银,期限十年,若到期无法归还则以宇文家祖宅及其他不动产抵债,溺在这张纸的最后,还有一个清晰的红色手印。

      宇文岚将手中的“借据”揉成一团楬仍在李游脸上,恶狠狠地说道:“你伪造借据,企图诈骗一品家族财产,今日就듻算你爹回来,也保不住你!左右把这无耻贼人给我拿下!押往刑侦司!”

      龐宇文岚带来的那些手下应和着伸手就抓向李游,突然两道银光闪烁,两只断手落ᔊ在地上,听着一旁䖃撕心裂肺的惨叫,李芊芊手握一柄银色短剑眉头微皱,刚刚她本意只是想打退那几人,可是打出去的剑气却突然威力大增,不过ⰼ此刻却不是解释的时候。她看了李游一眼,发现后者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根本没有一丝慌乱。

      “二哥今天与往日有些不太一样苌啊뭨。”李芊芊在心里感叹道。

      “뗃宇文公子为何如此气急败坏,莫不是想要赖账不成瑃?”李游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宇文岚没想到李芊芊刚刚才被龙影破了剑气,此时居然还敢如此凌厉出手。本欲直接让龙影再度出手,可是听了李游的话,却反而冷静了下쾲来,刚刚自己的话就被李٦游找到了漏洞,现在强抓不成,若쥠是再贸然出手恐怕落人口实。

      “我大哥早墼已于三年前病逝,岂能在病逝前还与你赌文?况且你这上面的手印,谁知是不是我大哥的,兴许是你胡乱找个人按的。”宇文岚挥手让那两名受伤的手下离开然后对李游说道。

      “啪啪啪”

      听完宇文岚的话,李游竟然鼓起掌来,看着宇文岚赞许的说道:“想不到宇文公子竟然还懂得这般伪Ԯ造之法,若不是今日亲耳所闻,还当真不知宇文公子有如此手段,怪不得宇文家赌坊的生意蒸蒸日仧上呢,宇韶文公子不妨透露一下,除了我李家,还强收了多少百댭姓的宅子啊。镸”

      宇文岚此时真的是面色大变,李웾游的一双嘴竟然如此锋利,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梭逼的鬚退无可退,宇文岚深知自家的产业虽然没有李游说的那么不堪,但是趧在这帝都之中经营,自然也少不了一些手段。

      볎这大庭广众之下,自然无法一巪一细说,但是偏偏此时若是不解释清楚,先前自己拿出的那借据即便是真的,也无法证明为真了。

      “李游!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宇文家世受皇恩,在天子脚下经营,自然是带头奉公守法,你㙟休要恶意重䄛伤。”宇文岚一时间甚至有些不知该如何反驳了,本来今日算准了时机来找李家的霉头,还带了一个黑鸦教的弟子来防止李芊芊暴走,却没成想李游才是最大的祸㊲患。

      “什么叫血口喷人,你宇文岚拿了张借据就说是我大哥的手印要来强收我李家大宅,怎么轮到自己大哥的手褟印竟然不认了?我李家不如你붧宇文家势大,如今这两张借据也全凭你宇文公子一张嘴,若真则我带芊芊去挑房间。若假则你抓紧给我滚푖蛋。”李游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说道。

      一旁的李芊芊此时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二哥今日居然头牑脑人如此清晰,一席话뢧语就把宇文岚的退路都封死了,今天无论这借据是真是假,宇文岚都亏大簏了。

      宇文岚此时也是ᡛ骑虎难下,自己费尽心机做局也就坑了李文斗三万两银子,可是李游张嘴就是十万两白银,现在这借据是真是假自己和宇文家都是一个必输的局面。

      不过下一刻,宇文岚᷆突然想뷦到了一个理由,连忙开口说道:螻“哼,你这借据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我这借据可是你大哥当面按下的手印,如今只需找你大哥蟍来对峙,再按一个手印,两相比௹较之下自然真假明辨。倒是你这个借据,不知道你如何找我大哥出来再按一个手印。”

      宇文岚脸色阴沉,为了不使自己陷于被动,如今也只能用那亡故的大哥来做文章了。

      “哦,对对对。你不说我还忘了。”李游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指着宇슋文岚说道,“前几日我大哥说要与几个外地来的多年好友小聚几日,就外出未归,我李家一连派人找了几天都没找到我大哥的踪影謻,今天宇文公子却带着印ᜤ有我大哥手印的借据来我李家讨债,而且看宇文公子刚刚的神Ա情,像是笃定能找到我大哥前来对峙样子,难不成是你囚禁了我大哥然后逼他写的借据?”

      李游越说越怒,䨠到后燰面⡔甚至不是对宇文ṭ岚说,而是对门外一众围观的ཬ人说了。

      檮一道白光闪起,李芊芊一脸Ã怒气地举起银色短剑,剑锋所指正是宇文岚眉心,忽地一道黑色光幕横在宇文岚身前,银色短剑刺在光幕上,光幕一阵颤껥动却并未破碎,李芊芊却被反야弹之力震退了几步。

      ᅭ龙影站在宇文岚身前,一杆黑色小旗呼呼作响,那黑色光幕正是从小旗上发出。

      贊 “阁下是?”李游淡淡看了一ࢗ眼龙影,开쵬口问道。

      “黑鸦教,渡鸦散人座下弟子龙影。”龙影收起黑色小旗,傲然说道。

      㜮“一条蛇找一个乌鸦教,能教出什么봥好鸟。”李游淡淡地说道,然后迈步向门外走去。

      在经过龙影的时候,一齐道看不㞁见的波釁动从李游身上扩散开来,直奔龙影而去,龙影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읝 “这里是大燕皇都,不是你们黑鸦教,还容不得你们在我李家放㽁肆。”李游扭头对着李芊芊说道,“走啊,去宇文家赌场接大哥去。我猜宇文公子应该好几天都没给大哥吃饭了,你看那手印,干干巴巴的。”

      픍“啊?哦!二哥等等我䏋。”李芊芊刚回过神来,连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