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激情影院永久免费

      “第㛼十八场二镜次a杇ction!”

      【刚及冠的二熢皇子跪在殿前, 暴雨连绵不绝,像一颗颗石子样砸在地上,慕襄垂着眼眸, 浑身透湿。

      衺他的父皇前不久看上了将军的女儿江瑶, 强行将其纳入后宫, 恩宠有佳。

      他的母妃因妒忌设计陷害她失去腹中胎儿, 被剥夺皇后之位且打入冷宫。

      自古皇家多无情, 当初对皇后承诺永不变心的人是他的父皇,如今和别的女쿷人恩爱有加的也是他的父皇。

      慕襄不在意这些, 他只希望老皇帝能放桌过母妃。

      后宫环境阴冷『潮』ꪔ湿, 瘦弱的女人能撑到几时?

      偌大的雨珠砸在身上, 刺骨的疼。獕

      慕襄不由想起了前那些过往,自他前父母离世后, 母妃是第个真心爱⢵护叞他的人。

      “哒……哒……”

      廊檐,位气质出尘的长袍男人走过,眸『色』清淡地瞥了他眼。

      只这眼……便是万年。

      经过个时辰的暴雨侵袭,慕襄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轻飘飘的身体落在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盬傅生刚说完卡,那ꙁ边的须瓷一溜烟儿地就从白棠生臂弯里爬了出来,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我表现得好吗?”

      “好好。”傅生迅速地拿毯子人裹住,“去换衣服, 等会感冒了。”

      秅 这是须瓷第场戏,现实的天气和他们的剧本重ꭎ合,都下起了暴雨。

      戏中要跪立个时辰, 现场拍摄虽然要不了这么久,但也花了快十分钟,须瓷的皮肤现在『摸』起来冰ꦷ冰凉凉, 在傅生怀里打了个颤。

      “大家休息十五分钟,准备场。”

      傅生说完就握着须瓷的手腕带他去了更衣室,关上门后,复杂的服饰一件件从肩头滑落,『露』出须瓷单薄白皙的身体。

      “冷不冷?”

      傅生眼前白花花一片,但却没什么旖旎心思,只剩下了心疼。

      “料不冷。”须瓷摇摇头,但身体却不配合地打了个喷嚏。

      傅生:“…๼…”

      他拿了条干净浴巾人完完全全地裹住,放自己腿上坐着:“说不冷,这场戏应该推后的……”

      傅生庆幸这场戏没有台词没有雴需要过强演技爆发的地方,否则旦ng,小孩还不知道要淋几次雨。

      平时生活纵着就算了능,这种工作上的事,他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꺶一再地放马。 귚

      须瓷扒着万傅生胸口,湿漉的脑袋在ꭺ他脖颈处蹭了蹭。

       他已经连续吃『药』一周了,好转现象没看到,体重倒是又掉了两斤,睡眠也越来越差,就算有傅生陪㟷着,有袊时都仍需要靠安眠『药』入睡。

      相对的,他总是容易在白天不该睡觉的时候犯困、精神不佳。

      馹 傅生看在眼里,心疼又无奈。

      但和梅林沟通后,却被告知精神类『药』物本就有多副作用,病情较轻礏的챇患者可以换副作用相对小的、『药』效也相对小䦁一点的『药』类,但须瓷不行。

      他需要撑过前面这阵,才能慢慢开始换『药』,或是减量。

      这只是理想状态,须瓷的症状比较复杂,伴随着多种病症,虽然梅林出于对病人隐私的考虑没돧说太多,但傅生却明白了她的潜在意思。

      絮 通常患者复发三四次朝上就需要考虑终身服『药』,须瓷这两年用『药』一廳直断断续续,发病的次数估计他自己都数不过来,加上患者本人有抵触心理,不全然是生理因素……

      她让傅生做好⳱心理准备,甚至隐晦地表达过,如果时间允许,希望每一次回访时,傅生也要做次心理诊疗。

      往往患者身边越是亲近的人ᐠ,越需要较强的抗压能力。

      “我们先头发吹了。”

      䱹 场就不是雨中戏了,服饰造型都要㕎换,傅生拿着吹风机给须瓷烘头发,暖洋洋的热气吹得须瓷睫『毛』颤一颤的,后面干脆脑袋埋在傅生腰腹中,闭着眼睛。

      “困了?”

      须瓷哼唧两声,表示不困,但脑袋却越来虗越沉。

      “那再撑会儿,场拍完今天就没你的戏了,嗯?”

      “嗯……”

      场的戏份与须瓷无关,他需要在下场结束之前,场的造型整理好。

      有几分钟时间,须瓷下场戏的服饰也不复杂,傅生便揽着小孩的腰,帮他穿上白『色』的亵衣,松松垮垮地『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胸口皮肤。

      傅生捏着他巴亲了口:“等会化妆的时候领子拢拢好。”

      须瓷配合地嗯了声:“不给别人看。”

      傅生唇角溢出一丝笑意:“那给谁看?” 篳

      竉 须斌瓷丝毫不害臊:“只给你看。”

      濟“……”

      傅生扣着须瓷后갱脑,趁着没整上妆容把人狠狠地亲了顿。 㥥

      --

      本该炎热的夏季硬是被突如其来的暴雨降了十度ꓓ气温,大白天的都泛着凉意。

      “巴抬一些。”

      ’ 箘 黄音打算给须瓷脖子扫点粉,这样能让脸和脖子颜『色』均匀些。

      毕竟场戏他暴『露』在镜头里的皮肤比较多,傅生是绝对不会给自﹘己的戏过度磨皮后上映的垇。

      不过这倒是᪘黄音多虑了,她望着须瓷跟样白的脖颈,思考⪛片刻还是什么都没做邰。

      须瓷白是真的白,但因为身形单薄瘦弱,肤『色』看起컵来白得不太健康,但这样却恰好符合戏中慕襄的设定——苍白病态的模样。

      “小瓷要加油啊。”

      黄音帮须瓷捋着假发:“原着粉丝们期待度最的三个角『色』,个是男主个女二,最后一个就是慕襄了。”

      “……”须瓷嗯了声,“我知道的。”

      慕襄由须瓷饰演,其实也让傅生背上了不少骂名。

      不少原着粉丝认为傅生启用一个没有演技功底的新人,是要毁掉慕襄这个角『色』。

      虽然傅生从来没说过这些,但须瓷知道他压力大。

      休息的这周里傅生手机一直在须瓷这儿,须瓷䒢偶尔也会去微博看看,官博的评论『乱』七八糟什么都有,《往生》也銇时不时就齬要被顶上热搜讨论波。

       须瓷见不得别人觊觎傅生,同样也见不得别人骂傅生。

      趁着第十九场戏还未结束,须瓷悄悄登录了前不久在叶清竹帮忙注册的小号,开始跟网友对轰。

      ——想翋叫傅导老公怎么办!他太帅了嗷!

      崽崽:不许叫,他是我的。

      ——般长得帅的都是花瓶,戏拍不好卵用没有。

      ꬊ 批崽崽:你不仅长得丑,无是处。

      ——其中这么多配角里,我最磕慕襄和师禾的cp了,冷国师vs病娇小皇帝,不要太好磕!

      “?”

      须瓷抿抿唇,他问一旁收拾工具的黄音:“磕cp是什么意思?”

      黄Ĥ音诧异回头,这是须瓷第次主动和她搭话:“就是觉得两个人很般配甜的意思。”

      须瓷迅速回复上条评论:

      慕襄是傅导的。

      这句话刚发完不久就引起一片骂声,多人觉得他是不是疯了,傅ᓇ导鄝是戏外人物,慕襄是戏中角『色』,这两人根本扯不到一起去。

      ኷——你有病病?有病快去治。

      ——个大男勂人网名叫崽崽,真恶心。

      ——你说磕须瓷和傅导的cp差亇不多,慕襄和傅导这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须瓷无视了前面两条评论,抬头问黄音:“次元是什䉗么意思?”

      黄音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的问题,给他大致解释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区别。

      须瓷眼前有些模糊,他眼睛随着眼皮的眨动颤了几,想起久以前,他也曾网上冲浪接触过这些东西。

      他本该是知道的,这些最基础的、多年轻人都明白的东西谘,仿佛和他隔了个世纪的距⽸离。

      웘……其实也没有久,两年已。

      须瓷回复了最后一条评论:

      【——你说磕须瓷和傅㡶导的cp差不多,慕襄和傅导꺞这根本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崽崽:可以。】

      须瓷还记着傅生的话,他拢着衣领去了前面片场,听见了傅生教训别人的声音。

      被训斥的人是丰承,这场戏是他和叶清竹的对手戏,已经ng了五次。

      丰承在年轻一辈中,演技算是碾压了掠多人,但或许是因为前周叶清竹对他说的话太过狠绝,这便导致了他拍和叶清竹的对手戏,整个人就开始紧张不自然。

      余光看见几米外的须瓷,傅生脸『色』缓和少许:“你是一个在各方势力间走动得游刃有余的太监,并非新人,见到当朝位权重的女王爷,不至于这么卑恭。”

      “对不起……”丰承低声道歉,走到一边去继续看剧本。

      傅生耍拿了件薄毯子裹在须瓷身上:“吓到了?䨨”

      须瓷摇摇头:“不怕你凶。”

      须瓷不怕傅生凶他,就怕傅生连凶都不愿意凶了,就像是两年前他们分别前夕,每每吵架傅生都是一脸疲『色』,无奈地望着他。

      无数次午夜梦回ʞ,퓲须瓷都会被那双疏离冷淡的眼眸惊醒。

      傅生썏捏捏须瓷的脸:“那我们瓷崽要好好表现,争取让我夸夸你。”

      须瓷闷嗯了声:“江导在叫你。”

      多傅生听见了,他让须瓷休息一会儿,自己朝江辉那边走去。

      江辉指着机子说:“之前须瓷出戏,你给他裹毯子的那一段被拍来了,我觉着挺温馨,你觉得留着当花絮怎么样?”

      “……”

      傅生看了眼七八米外裹着毯子坐在小板凳上ᇒ的须瓷,小孩对周围来来去去的人毫不关心,目光专注地望着他的方向,发现他看过来,浅浅地扯了嘴角,小梨涡短暂地出现쭿在脸颊上。

      他轻声说:“留着吧,可以多留㮎些。뵗”

      小孩太͎没安全感了。

      㾧傅生脑海里回放着梅林和他说过的话:“他在乎你,或者说现在的他只在乎你,所有的情绪波动也因你起,别刺激他,尽量让他保持心态上的平稳。”

      ꏜ 轨她还说道,永远不要小看个病患发作时会做的事情,或许就晾短短几分钟的时间꾚,你就永远看不到他了。

      发病且有『自杀』自残意图的病患,往往那期间是不清醒的,他们自己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因᛽为这段时间须瓷身体上的变化,傅生曾有怀疑过自䇮己半强迫须瓷看医生吃『药』是不是错㛴误的,但叶清竹和梅林同样否认了这点——

      如果不好好治疗,或许未来有天发病时,须瓷自己都不知道他顝什么时候拿起的刀子,什么时候爬上的窗户……

      精神病患就像是一只生活在『迷』雾里的麋ἦ鹿,他们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别人和前方的路。

      訕如果没有人去爱他们,去⪨救他们,或许下秒他们就会脚踩进深渊㉯,再也爬不上来了。

      傅生回到须瓷身侧,边握着他的手,边看着监控屏,镜头里的丰承和叶清竹也各就各位——

      “第十九场一镜二次a琩ction!”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