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老太婆的毛稀

      牛金显然赚了一笔,他与商尹的蚢交易,是秘缴密,无人知晓。

      就在两人打算走出大武部落的时候,又有游商前来。

      “啪!”

      皮鞭抽打在一名男子身上,他体格比寻齡常人要大上不少,双뙜臂过膝,披头散发,手脚都带着铁索。

      他面无表情,可双眸却非常明亮。

      “真是倒了血霉,还以为捡到一个好奴酹隶,可以卖个好价钱,结果却ᕮ是个傻子,白吃白喝我这么多天,连话都不会说,活也不会干!”那游商原本想要让其干些苦力,谁知道这男子仿佛聋哑人,不言不语,任其拳打脚踢,都⃇没有反应。

      “嘿,兄弟,别这样嘛,动不动就拿鞭子抽不好。”商尹嘻즒嘻一笑。

      “你心那么好的话,就把他买了,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可以。”那游商冷諬笑道。

      㘊 “多少钱?”商尹看了看男엨子,问道。

      “一斤陱上ﱳ品灵玉。”那游商狮子大开口。

      “行吧。”商尹在大武部落赚了쇘一大笔,心情极好,自然不差这一斤的上品灵玉,直接丢给那游商。

      “兄弟当真痛快人。”游商顿时脸上堆满笑容。

      왌“等着,他身上的铁索是怎么回事?解开。”商尹淡淡道。

      “我捡到他的时候,就是这样。”游商解释道。

      “行了,没你事了。”商尹来到男子身前,和声道:“这位大哥,㫗你叫什么?”

      긦男子只꧲是看了商尹一眼,没有说话。

      游商心里冷笑了一声,自顾自离去:“这小子是疯了,喊一个奴隶大哥,也不知道哪里来。”

      “看来是听得见,那你跟我走吧,小尾,击碎他的铁索。”商尹道。

      “嗯。”苏九尾用手捏住铁索,奋力一抓。

      锵!

      以她的修为,哪怕是北寒칽铁打造而成的锁链都会崩断搱,但男子身䉋上的锁链,却不为所动뚆。

      “有问题。ᠴ”苏九尾不动声色,轻道:“这个人的身份,最好不要跟他有什么牵连。”侠

       “看起来,他并没有什么危害,走吧,带回去,不然在这里太危险ပ了,你也看到别人是怎么对他的,如果他有心想害人,刚才那游商早就死了。”商尹倒是不以为然,他拍了拍男子,笑道:“那我就叫你憨憨哥了,走吧。”

      男子点了点头,跟在΃商尹背后,让他愣了一下,显然憨憨并不傻,能够听得懂。

      膘 就在蟓这时,又有一批人进入大武部落。

      这些人身上都穿戴着战甲,每个人的实力都在灵体境,为首的人瞥了商尹,苏九尾一眼,而后径直朝着大武部落里面去。

      商尹还朝着为首的人笑了笑,只是对方没有理他。

      “看他们的穿着,应该是来自满足坸大屠部落,属于皇族级别的部落。”苏九尾显然对于蛮族有一定的了解。

      “嗯,走吧,反正此行目的已经完成。”商尹没有多想。

      这数十人直接朝着火炉的方向去,牛金闻声更是亲自来迎接。

      “原来是大屠部落的浑燮兄弟,我们可是有好些年头没见了!”他笑容灿烂,直接走上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刚好,这一次我们换取了不少止血灵草,有奇效。”

      “哦?这阶段部落中的儿郎,为了猎杀野兽,的确频繁受伤,这种草药极其缺乏,还是你大武部落好啊,不在深山,游商更愿意到你这里来,哪里像我们大屠部落,沿途山路难몡行,游商都不愿意冒险进入!”浑燮修为,在灵体紫境,对牛金也颇为客气,知道他日后在炼器上必然会有更大的成就。

      “先拿五千斤去閻,就当是我送兄弟了。”牛金拍着胸脯,大笑道:“走走走,咱们喝酒去。”

      “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不过此番前来,还有一件事,据闻夏国有人要来收ⴔ购北寒铁,퍑上面收到情报,要求最近如果有游商要换取北寒铁,一个都不能给,把账目拿出来,我要对一下库存,等此事做完,我们再好好喝上几天。”浑燮笑道。洀

      “什么?”牛金脸色一变,顿时僵在那里。

      “牛金퐡,你不会给出去了?”浑燮忽然面色一变。

      “我龦给了一百万斤,就是换这一批止血灵草,但他ኵ是辽国人,不是夏国人,昨天晚上我还宴请他㵥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牛乴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从来没有出现查北寒铁库存的情况发生。 

      “走,带我去见他。”浑燮微微蹙眉,辽国的人来到这里?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虽然在以往的时候,也会有辽国游商来到这里,桬但相对来讲,还是较少的,所谓的୥止血灵草也是第一次听闻。

      “好。ꑏ”牛金带着他,来到牛皮帐篷,道:“就在这里。”

      浑燮哪里会管那么多,直接冲进去,里面已然空无一人。

      㭺“人呢?”牛金连忙问周边的人。

      “辽国的阿尹䫾夫妇二人吗?”

      㹜“他们不久之前刚刚离开,还与大屠部落的兄弟擦肩而过呢。”在一旁,不知情况的部落子民连忙道。

      “캰是不是脸上有红色图腾,身边有一名半妖狐女?”浑燮连忙问道。

      “对。”牛金连忙道。

      “快追。”浑燮第一时间,朝着大武部落外奔袭而去。

      商尹心情很好,与苏九尾两ഩ人并肩죥而行。

      憨憨跟在他们的背后,一路下山,无人阻挠。

      “憨憨哥,你是不能说话,还是不想说话?聪”商尹很有耐心,他拿出一块烤熟的三月薯。

      憨憨随手接过,皮也不剥,直接塞嘴里,大口咀嚼咽下,而后露出笑容。

      “你以后就譊跟着我吧,反正总有你一口吃的。”商尹拍了拍他的肩膀。

      굪 “呵!”憨憨点头。

      就在这时,他们背后有诸多蛮族战士飞奔而来,浑燮与牛金⍽为首,挡住쓍商尹与苏九尾的去路,他们四周都被合围起来,还嵊有大武部落的守卫,随时都能釶够展开合击준!

      “牛金大哥,怎么了?”商尹知道情况不对,但是大笑相迎。

      “把北寒铁交出来。”浑燮沉声道。

      牛金神色也有些为难,只觉得很对不起商尹。

      “牛金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蛮族主脉畒下令,近期夏国急需一批北寒铁,巼所以不能外流。”牛金杤愁眉苦脸道。

      “原来是这样,我是辽国的,无妨。”商尹笑道。

       “辽国也不行。”곤浑燮很强硬,自他身边的精锐将商ꉀ尹等人团团围住,随时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扑杀上来。

      “好吧,那这笔买卖可做不成了,牛金大哥,你把天神恩赐的止血灵草跟铜块如数뻬还我。”商尹知郹道,这必然是蛮族那边留下来的。 坱

      “这,我已经发放给族人百万斤了。”他知道这肯定是收不回来,当即看向浑燮:“兄弟啊ﱤ,你可不能这样害我大武部落没了信誉啊,这样的话,以后哪里有ቂ游商敢和我们做生意,他们的止血灵草,我再给你十万斤,你看如何?要是大武部落在࢛外的名声坏了,损失可不是一点点。”

      “我们会拿其他的东西补偿你的。”浑燮也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是游商得罪了传出去,对蛮族没有好处熹,他的语气碑缓和许多。

      “补偿?我昨天跟牛金大哥做好交易,让人传信出去,让草原兄弟等着我,我们要打造无所不破的箭头,以及锋利无比的弯刀,准备与夏国打仗,你们这样让我有什么颜面回去面对族中的勇士。”商尹大怒道。

      “辽国要与夏国打仗?”浑燮眉头一皱。

      “我辽国的贵族,看上夏昕公Ⲵ主,原本说好的,要让她嫁过来,可是他们却毫无橖诚意,一拖再拖,这件軨事你让人去打听一下,应该不难,所以我辽国的蟥贵族,要给夏国一点颜色看看,我听到这个消息,所以就出来采买打造兵器的物资,包括牛金大哥的那些铜块,也是我采买的。”商尹知道,对方没有直接动手,还䀮是有所顾虑,或是认为一切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自己完全可以据理力争,从一开始编造辽国的身份,就是怕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侁“的确有这件事,似乎能夏昕公主不想嫁,ီ如今正在北寒关商会ᔻ当中,想瀗要表现自己的能力,从而留在夏⤢国。”浑燮旁边有名身着黑ꚝ色锦衣,身上绣着金色符纹的人回应道。

      “原来如此,我以为你是夏国的人,一场误ლ会,一场误会。”浑燮立刻变脸,笑道。 㾂

      “这位兄弟,你是聪明人,如果我是쪊夏国的人,昨天就跑啦,哪里还会跟牛金大哥喝酒,睡到那么晚才醒来。”商尹拍了拍浑燮的肩膀,咧嘴笑道膹:“我下一次会带来更多天神恩赐的止血灵草,还有你们这里所需要的物资,换取更多的北寒铁。”

      “好,到时候直接找我就可以。”牛金松一口气。

      “没事了,你们走吧。”浑燮让开了一条路,的确商尹的话,也能说得通,如果能够让辽国与夏国打一뜠场仗,对他们来讲,是有好处的。

      网“牛金大哥,各位兄弟,我会再来的。”商尹笑容灿烂,但背后却已被冷汗浸湿,在别人家门口打架,根本没有活路可言。

      “好。”牛金笑呵呵目送他们离去。

      “暗蛮卫听令,你将他们的行踪,报给夏国的那些强者,就说有人采购百万斤北寒铁,就借夏国的手ꭼ,杀掉他们閉,然后我们在从他们的手中,抢回这个辽国游商的尸体,然后带着他去辽国只怕会⭘让他们掀起一场更大的战争。”浑燮冷笑道。

      㗘牛金顿时笑容凝固了。

      浑燮拍了拍他的땨肩膀,道:“଺只有看着这些北寒铁进入辽国,䂳我徕才放心,到时候他身上的其他物资都归你大武部落所有,算你立了一件大功。”

      “要是夏国那些人没有得手呢?”那身⇷着黑色锦衣的人回应。

      䣴“那我们就把他们给杀了,送到辽国去,说是夏国的人动的手。”浑燮显然要将这一件事做绝。

      “是。”暗蛮卫转身离去,随行的精锐都跟着他离开。

      “浑燮兄弟!薷”牛金显然并不想㽥做这样的事情。

      “牛金兄弟,回去吧,此事交给我就可以了。”浑燮狞笑道。

      “知道了。”牛金也没有办法,轻叹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