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猜女儿

      第二天很顺利地赶了一天路,傍晚又来到一处小镇。江峰和老娘在客店里正吃着面条时,忽听得临桌两个江湖人士正在交谈。只听一人说道:“这定山堡已经先后有十几条人命惨遭毒手了,这江峰到底与定山堡有何深仇大恨?以前江湖上从未听说过︚这个人物,⦞如今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听说这江峰心狠手辣,杀人手段极其残忍。但却无人知晓他们属于哪门、哪派?看来武林从此不得安宁了!”

      江峰听此言更是一惊,心道:“想不到那蒙面人会如此狠毒,杀了这么多定山堡的人,确来加祸于我、陷害于我덣,看来他是要让我成为江湖公敌才肯罢休。”

      又听另一人说道:“定山堡堡主金跃星已经向各大门派㳥发出邀请離,请求各大门派一起对付江峰这个魔头。这个魔头武功再好,我想也敌㈆不过各大门派联⩺手啰。”

      江峰对老娘小声说道:“那蒙面人实在太可恶了,杀了쐅那么多人全栽在我头上,眼看我快成武林公敌了。”

      老娘沉思了良久,说道:“奇怪了,那人对쌣我们滖的行踪似乎了如指掌,我们刚刚下了山,投了客栈殗。照理说,쭶像我们这等平民,根本无人会知道我们的来历。”

      江峰也道:“我也觉得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在那家客栈?”

      老娘说道:“除非有人在跟踪我们。”

      江峰点点头道:“话虽如此,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吃完面后便离开客店쐌。

      江峰一心一意的赶着马车,小心翼翼地在앲行走。突然,他发现前面嫐路中间躺着两个人。于是赶忙勒住马缰,道:“娘,不好,前面有两人挡道。”

      老娘看了一苼下说道:“那两人如何会댫挡道?看来又是两个死人!”

      䟽 祟 江峰跳下马车,果然发现两个侉人躺在路中间。全身已经僵硬,显然是死去多时了。江峰正准髃备离开,突然从路边᝕树丛中闪出三个蒙䥳面人来。他们也不说话,手持大刀就向江峰砍了过来。

      江峰忙把身子一闪,倒退了几步,左手拿着的赶马鞭已抽了出去。

      两个冲在前面的蒙面人,持刀的手被抽来的鞭子打个正着。疼痛的手连刀也把持不住,手中的刀均都已落地。后面那一个蒙面人还不知这两人是怎么回事,仍持刀追砍过来。只见江峰手中的马鞭又一扬,一鞭正中那蒙面人苲的额头。那人被这一鞭打的是晕头转向,一下컟子摔倒在地。

      先前被鞭击中手的两人,鸜忙把刀拣起又想冲杀过来。被江峰拍拍连着几鞭全都抽在他二人的脸上,疼的两人哭爹ょ喊娘,吓的转身就跑。脕

      江峰又随手向那倒在地上的那蒙面人狠狠地抽过几鞭,碞并把那人的面罩也击落。疼的那詨人풆是鬼哭狼嚎,不停地在地上打滚,还连声音喊饶命。

      江峰冷冷地问脮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如有半句假话,我促马上抽死你。”

      那人吓的浑身颤抖,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我们潘王爷派来的,这事与小人无关,求大人饶小的一⇂命。”

      江峰又追问冃道ࠉ:“是那个潘王爷?”

      “就是清风山上的五大王潘彪,说你杀了他四个哥哥,他要报此血海深仇。前几天他已把那亃新慧庵的尼姑鲷全部都奸杀掉了,还放火烧了那寺庙。”这人吓的如实地一一说道。

      Ὥ现在江峰也算是彻底明ᩰ白了前因后果,气愤地又狠狠地뺽抽了ぬ那人几鞭觡了,大喊一声:“滚!” 迮

      这人是俣刀也不敢拣,头也不敢回,马上抱头鼠窜。

      江峰对老娘说道:“我们还是抓紧继续赶路,前面就是州府城了,只要赶到州府ꬰ才能安全。以后一定要룉小心提防,以免对方偷袭。”

      就这样又马不停蹄地赶了一夜的路,才算到达了州府地界,江峰变卖了车辆,然后和老娘步行进了䑍城。

      州府城内是ﳁ热闹非凡,街道显得有点拥挤。江峰和老娘仍是小心谨慎地,走在这繁华的大街上。对这城里,江峰是初来乍到,一切也还不太熟踬,于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ꎰ走了好一阵后,来到一条比较清静的小巷内。突然二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走૛了过来,各自拿着一只破碗挡在了他们面前。二个小乞丐可能都只有十四、핝五岁的样子,他们齐声乞求道鍏:“两位老爷、太਱太,룻给施ꌽ舍一点吧!”

      老娘见这二个小乞丐觉的他们可怜,便对江날峰说道:“峰儿,给他们每人一点碎银吧。这些孩子这么櫩小就开始乞讨,真是太可怜了。”

      썻 江峰听娘这么一说,就要从包袱里掏银子。突然,这二个小乞丐的讨饭匪碗脱手落下,手中都握着一把小刀。刀光闪闪,同时向那江峰刺了过去。

      江峰并没有留意到他们的举动,只是顾着从包袱里掏银子,尚未来得及闪避。老娘在旁边可看的真切。情急之下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急忙挥手阻挡。可是这二把小刀相继刺中了她的Ⴎ手腕。二个小乞丐刀刺出后,马上掉头便跑,转眼就픲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娘手臂被剌中二刀,鲜血直流。江峰气愤异常,想去追那二个小乞丐去。但看到老娘的臂膀血在下淌,只好赶忙拿出一件衣服,撕下块布,将伤쓯口包扎好。 ឌ

      然后关切地问道:“娘,你伤势怎뤻么样?”

      老娘虽然疼痛,怕儿子担心,就说道:“峰듲儿,我没事,只是皮外伤,我疌们与这些小䤌乞丐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痛下毒手呢?”

      江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事必定又与那蒙面人有关。我们先找一家客栈,把你的伤养好再从长计议。”

      江峰急忙找了附近的一家客栈,要了一间客房

      䟚 “娘,你先进去休息一下,我去帮你买点创伤药就回来ᶾ。”江峰焳对老娘说道。

      “峰儿,你可要小心啊。”老娘不放心地说道。

      江峰出了客栈,正要去寻药店,突然看见先前的那二个小乞丐,在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看到江峰在注意他们时,便立及又向小胡同里跑去。江峰便快速地跟了过去,一直悄悄地跟到城边一辟静处,见那二葫人偷偷的进了一间破屋。

      江峰转到那屋后,从那破窗外向里望去。见屋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也是一身破烂的的服装。见那⍪二个小乞丐进来后,边喃喃헕的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叔爷,我们按你的分咐做了,只是刀没有刺到那断臂膀的男子。被他旁边那女子用胳膊挡了一下,刀只是刺中了那女的手臂。”二个小乞ꁳ丐颤颤巍巍地站在他的跟前说道。

      䆘那男子听他们说没刺中那男子,便有些怒道:“큚真是没用的废物,띾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叫我如何去向那定山堡主去交代?”

      二个小乞丐吓的赶忙跪下道:“叔爷,我们全是按你吩咐去做的,没想到那女子会突然伸手来阻挡。不是我们꣄不尽力,请老爷ꬱ不要责罚我们。” 쒔

      鹚那中Վ年男子说道:“现在责罚你们又有什么用呢?那两个人现펝在在何处?”

      其中一个小乞丐回道:“那两个人住进了顺意客栈。”

      江峰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已在他们掌控中,便离开那破屋,匆匆赶回客栈。见老娘正在给小儿喂食,忙问道:“娘,㋼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马上离开。有贼人在裁脏陷害我们,让従定山堡与我们结下怨仇。现在是定山堡的人在与我们作对놎,我们的行踪已经在他鉲们的掌控之中。”

      老娘着急地问道:“峰儿,ﳇ那我们到哪里去好呢?”

      江峰道:“娘,你放心。我们要来个反客为主,先要脱离他们的监控才䞅行。先出城离开这里,去附近的村庄暂避一下。我们出门前再易下容,装成老年夫妇。我把孩子背在背上,你背着这包袱就行了”

      江峰⿢匆匆地易了容,装成一老者,老娘只是恢复原貌。天色渐暗,两人匆匆离开了客栈,尽量往偏僻的地方行走。

      出了城走了半个多时辰,见前面有一农家,江峰轻轻敲门,问道:“有人吗?”

      ꜛ只听到里面有人问道“谁啊?”친这时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

      Ɜ江峰道:“这位嫂子,我们是过路人,路上不小心我这老婆子摔伤了。我们想在此借宿一晚,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那妇人道:“哦!那你们进鈨来吧,不必客气,出门在外多有不便。”两人跟着妇人进钦了一间屋内,那屋䯴虽然陈设简陋,却还整洁。

      那妇人道:“你们㹙就在此歇息吧,待会儿我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

      䕥江峰见妇人如此热情,道:“谢谢嫂子!”

      到是没过一会儿,那妇人果然送来了食物和热水。江峰再三道谢。

      过뎟后,江峰用热水为老﹉娘擦洗了伤口,上了金创药。然后对老娘说道:“娘你先在此养伤,我出去探听一下情况。如果我明天暂未回来,你把这银子给那妇人。就说我出门去找亲戚去了,找到那䀌亲戚就来接你。所以在这暂时住一下。”

      攤老娘点了点头,道:补“峰儿,去吧,娘没事,你要多댁加小心!”

      퀑 江峰悄悄地出了这农家,一路向那定山堡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