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学生开嫩苞的小说

      “连天庭都不愿回了,看来你执念难断啊塢!”

      观世音脸色微变,眼靗神如刀,扫视着沙僧与叶™长青。

      叶长青皱了皱眉,挥舞着小拳头,ᠣ叫嚣道:“咋滴?观音大士还能强迫我家大쪞王䈡不成?”貣

      观音山看着眼前这个白胖变胖的小男孩的样子,觉得莫ﯝ名喜感暴,淡淡道:“一头恶蛟罢了ꁮ,莫要多管闲뭱事。”

      “家父万天鸦王!”

       鉸“莫要多管闲事!”

      鱴“家父흫万天鸦王!”

      “ℂ善哉。”

      “家喟父……”

      “当本座没说。”

      叶长青眨了眨眼,悄悄躲在沙僧緧身后。

      뭡 观世音已经拿出玉꤁净瓶了,叶长青再皮下去,只怕又是一场恶战宬直接拉开。

      现在可不是让观世音在这里打架。

      而是要让沙僧死心,不去西行!

      “大当家的,依本蛟看,这西行断⌮然不可去,除非能捎上我!”

      썸叶长青踮起脚,站在椅子上,凑到沙僧耳边细声擼道。

      “……”

      ㈻ 听得观世音与沙僧皆是无语。

      观世音更是看了看眼前这长着龙角的小孩。

      万天不是只乌鸦吗,怎么会生出头恶蛟了?

      难不成是干儿子?

      “䪜你当真不去西行?”观世音看着沙僧,缓缓道。

      沙僧直视㆝着观世音,一字一顿道:“谢ꍐ菩萨点化,我不愿西行!”

      观音山ᙃ顿时有些头疼了。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 貌似那猪八戒也是这般说过。

      “祻若是本座没猜错,定是这头恶蛟肙劝你一心修炼,好重回天庭吧?”观世音看着叶长青说道。

      她自然知道沙僧心性如何,不可能突然就对佛门有了抗拒멸之心,直接不去西行了。

      要是没有人从中蛊惑,这沙僧能说出“不愿西行”这蔖种话来者?

      “菩䮻萨您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一头小䓇蛟龙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䴼”

      叶长青注㎏意到观世音眼神中的一丝杀意,躲在沙僧身后,只露出半个头来,说道。

      观世音也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这西行乃是圣人定下,那怕是万天也不敢动摇其根本。

      囅 何况只是一头蛟龙。

      “我也不愿在那河中吃人过日,更不想受那西行之苦。”

      沙僧不繎敢看观音,只⡊是低着头,喃喃道。

      “亏你还是那卷帘大将,难道事实的认不清?”观世音缓缓道。

      ꧉ “啻菩萨何出此言啊?”叶长青问道。

      “你只不过打翻一盏琉璃,玉皇大帝便将你贬落至此,若是早想让你回去,何必让你等会如此之久?”

      “你也不去想柯一想这䭶是为何!뛀”

      观世音托起玉净瓶,整座兰云山的气机便被遮住。䀒

      ⵾ 沙僧浑ᘩ身一震。 ؠ

      若是玉帝根本就没䭘打算让他回去呢?

      ⩱ ޻那他苦心修行千年飞升后,只要玉皇大帝对他驱不满,下场不还是一样吗?

      沙僧一脸骇然,嘴唇微微抽搐,有些结巴问道:“难道西行便可救刧我不成?”

      他的心再次动摇了。

      “佛门大兴之势搃犹如千层之浪,只要一心皈依佛门,护那唐僧西行,证得道果,难道那玉皇大帝还닽不让你回天庭?”

      观世ᑣ音见沙僧动摇,心中縗大喜,继续劝说豋道:“纵使那玉皇大帝依旧不容你,你也玩可入灵山大雷音寺,不比那卷帘大将更好?”

      “况且,西行只几年时光,륣而你重修境界,多在万载,少则千年,孰好孰坏难道你分不清吗?”

      沙僧已是冷汗直流,额间汗水如珠,韟啪嗒一声,滴落在地上,溅起尘土,身体无力的瘫坐在座椅上,心슡中越发慌乱。

      究竟是西行还是那继续占山为王重新修炼。

      ▍叶쇌长青见沙僧模样,也不去同那观世音反驳。

      ꟃ如果他敢当场驳斥观世音,下一秒,观世音的玉净瓶就得收了他。

      癮 ၴ而那时,他的身份一ౠ旦败露,必会引쒣来西方二圣的杀手。

      敢动西行根基,鸿钧也难保住他。

      叶长青眼睛贼溜溜的盯着观世音,㟶学着佛陀模样,双手合十,露出一个单纯的微笑,道:

       ꝡ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呀!这大当家的不愿意去,我愿意呀!要不我替他吧!祠”

      看着嬉皮笑脸的닳小孩,观世音不由得一笑,摸了摸叶长青的头,低头笑道:“若是你出现的早一些,可能你也֚能西行了。”

      叶长青笑了笑。

      观世音所说的不就是西海三太子的事吗。

      “门外⛒那两人便是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和二徒弟猪八戒,若是想通了,便拜那唐僧为师吧。”

      观世音看了一眼沙僧,见其挣扎的模样,知道这沙僧定会想通,继续选择西行,于是便放心的离去。

      刚走出洞门,观世音一步上青ᬵ天,给还在洞门外等待的孙悟空与猪八戒,留下一句话謯。

      “㼭恩怨已解。”

      听得孙悟空与猪八戒一脸懵逼。

      观ꢥ音菩萨这是直接替他们摆平了?

      回到南海的䀎观世音,掐指推算着。

      “西行劫难依旧,未生变数,看来只需等待时机,便可前去道明一切,让沙僧皈依佛门,踏上西行了。”观世音喃喃道。

      幸亏自己在那孙悟空未与其发生矛盾之前,便前去劝说产生异心的沙僧。

      塚 这才稳住了西行,否则沙僧离去,必会给佛门带来很끉多大麻烦。⹂

      可观世音还未蛾来得及֧多想。

      ⃣仅仅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惠岸行者,也就是托塔天王的二儿쮻子木吒便急匆匆的前来禀报。

      “师尊,那孙悟空〴正在外面求见!” 輐

      还不得木吒说完,那孙悟空便一蹦一跳的寻到了这里,直接一屁股坐在莲花箑池旁的石栏上。

      “悟空,不去渡那流沙河,来我南海何事?”观世音有些疑惑。

      难道孙悟空连沙僧都没打过,直接来南海请她出手了?

      孙悟空一脸的不爽,摆着手,叹口气,无奈道。

      “菩萨,那河伯依旧不愿出山啊,俺筅老䓬孙跟那八戒说的口干舌燥,都差点打起来了,还是不行啊!”

      “会有这事?”

      观世音有ꑂ些不信,明明自己都将닊沙僧的道心打动了。

      两个选择放在面前,࠻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选择西行吧?

      难不成궏这沙僧真是个傻子?

      낚 鳉 “菩萨,俺躃老孙何事骗过你?不信你自可前去看看。”孙悟空叹气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