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恸哭女教师是几分钟

      很快,两位穿着厚重防⅙护服,脸上还戴着一个连结了三四条特㧝制塑胶管道的支ꋕ援小组人员,鮆便将一个透明的玻璃箱子捧了过来,在那个箱子里,正放着一个人头形状的物体。

      陆辛一眼看了过去,正是之前自己见到的那个男⢼人。 㤰

      他的脸上生满蛤了❁络腮胡子,看起来很是普通,脸上甚至还ᱛ凝固着惊愕的表情。

      脖子的断面,是参差不齐的肉茬,看起来,倒像是拔下来的。

      某种程度上,就像被打断的木桩。

      ……

      ……

      看着这颗头颅,陆辛才忽然觉得有糪些惊悚。

      也不知道是自己反应迟钝还是咋的,之前哙看到了那无头Ṿ尸首忽然活了过来,翻墙而去,并骑上了摩托一路狂奔,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古怪,陈菁过来之后,也一直与她说着遇到的这个怪人的事情,没顾得上吃惊,直到这时,看到了玻璃箱里的头颅,才反应了过来。

      ߤ“没嚡有脑袋了还能跑,好吓人……”

      陈菁看了他一眼,道:“从时间上来看,你这个反槝应,慢了!”

      “这……”

      毬 陆辛只好继续看着那颗头颅,道:“这很不合理啊,我虽然读书不多,也是上过学的,当时成绩还不错陙……人的意识与思维,ܹ都来自于脑袋,整个身体所有的行动与反应,也都是与大脑之间的联系与反馈,他……既然连脑袋都没有了,又是怎么做到了继续逃跑的?”

      陈菁看了一眼他那张有亼些木然的脸,似乎想找到与之匹配的惊讶与慌乱쨮。

      倒是ᙅ有,但真的不多。

      于是她便也转过了头,继续看着玻璃箱中,忽然道:“做一炭下㎂基础良三项检测!”

      ᤢ那两位支援小组人员点了点头,一人抱着箱子,另外一人便取出了一支手指长的激光笔,向着那䩓颗头颅的眼睛方向,做了两下闪烁,⎈却只见激光照在了他灰暗的眼珠上,没有反应澭。

      然后,他收起了激光笔,又拿出了一个小巧的金属碰锤,在箱子外侧,敲了一下。

      金属碰撞的余놞音散开,经由箱子,传进了那头颅的耳朵,还是没질有反应。

      ꤣ ⧣两位支援小组人员便对视了一眼,然后打开了淯玻璃㐖盖子,转身,面向陈횘菁方向。

      陈菁注视着那颗头颅,低声开口:“你㹋应该眨一眨眼!”퍃

      她的皯声音听起来,与平时似乎扙有些不同,带着种异样的低沉ꏥ。

      声音仿佛厚重了许多,又似多了些穿透性。

      像是在对着一个人说话一般,劝着这颗头颅,眨一眨眼。

      而紧接着,便出现了让陆辛有些毛骨悚然的一幕。

      那颗看起来毫无生机的头颅,忽然颤了颤,眼皮蠕动着,似乎想要睁䉏开。

      只是,终究因为力气不足,只稍稍睁开了一丝,便又不动了。

      “她居然真能和一颗㓗头颅交流?”

      陆辛这时候已经用㿈有些古怪的眼神,看向了陈菁。

      ……

      ……

      ݹ“唈你应该告诉我,你是谁?”

      陈菁并不理会陆辛的眼神,只是用刚才的音调,继续询问。

      ֯陆辛下意识看了陈菁一眼,就见她的瞳孔,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红色。

      就连自己,听着她的话,都隐隐有种想要将自己是谁,妹妹是谁,妈妈是谁,爸爸是谁,家庭住址在哪里ុ等等事情全都告诉她的冲动,不过这只是微微一个想法럇,转念就已消失。

      而陈菁自然也顾不上这时候的旁人,她在说出了这些话时,便一直仔细的看着箱子里。这只是一颗头颅,不可能发出声音,所以她想通过这颗头颅的嘴唇蠕螽动켬形状,分辨出什么。 ꓧ

      只可惜,这颗头颅的动作微乎셊其微,仅仅一颤,便再没有了任何动作。

      “失败了!”

      陈菁似乎不为所动,这个反应本来就在她意料之中。

      她抬手将自己的墨镜重新顶上鼻梁,然后向支援小组工作人员道:“剖开它!”

      两位支援小组的筮成员见怪不怪,当即便蹲下,一个将玻璃箱子放在了地上,并且聚出了一套拥有四个灯筒,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提供立体、并且不会出现阴影的照明设备。

      另外一个,则从自己随身的箱包里,取出硄了一整套的手术设备。

      有锯子、刀子骣、钳子、钩子、勺子、测孕ɤ纸……

      ……

      ……

      ⑄陆辛忽然觉得有些诡异:“这支援小组怎么感觉好像什么都有?”

      鲽而在他的诧异之中,一阵锯子手术刀钳子钩子齐上阵,那颗魈头颅,已经被打开띌了一角。

      通过光源,陆辛可以看到头盖骨下面的东西。

      灰败,且有些干瘪,泛着一种死气,犹如发了霉的果冻。

      磁 其中一位支援小组成员,还用自己戴着铁制玻璃纤维手套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 齦

      丝毫没有弹性。

      ……

      ……

      攝陆辛顿时微微有些惊疑:“这是污染源?”

      他虽然没有去主城䈱读过大学,但也知道,正常人的大脑,绝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是精神改造人!”

      陈菁平静的回答陆辛:“之前跟你说过,能力者的体系有很多,蜘蛛系的能力,算是最容易被人理解的一种,因为其更多的是影响自身。但也有许多不同的能力体系,可以影响到他人吷。一个人失去了头颅,确实不应该再行动,但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也不算什么。”

      涅她说ᮍ着,看向了陆辛,道:“湌你见过提线木偶吗?”

      陆辛迎着这个问题,只好点㷦了᠜点头。

      㐬陈菁道:“訲人丢了自己的脑袋,便不可能再有行动,但冯木偶梲丢了脑袋,会有什么影响吗?”

      陆辛听着,脸色有些吃惊:“还有这样的能力?”

      如今他虽然已经开始培训,但接触到的都是袄污染源累一类的知识,还没开始全덓面接触到各种不同体系的能力者这一块,因此他这时候表现出来的诧异表现,倒是真的很诧异。

      “当然有!”

      而对于陆辛的回答,陈菁淡淡道:“我的能力便与此有某些相鱁似。”

      “只不过,这一个更夸张一些,萦他是将人改造成了一种可以通过精神来操控的工具,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一个木偶系的能力者所为,而且这个能力者,应昛该还挺厉害!”

      얆 木偶系……

      陆辛心里生出了一种古怪的感觉。

      一个活生生的人,看起来会笑会说话,其实只是木偶駊……

      ……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疯䂇狂。

      ……

      ……

      “根据异变的方向不同,能力的体系也有很多。”

      似乎是볕看出了陆辛心里的想法,陈菁皱了皱眉头,道:“随着时匳间的推移,一直都有新的能力被发⃃现。据这一次的联盟研究院最新发表的报告来看,目前已知的能力体系已经达到了九种,木偶也是其中之一。就算是你,也有主城那边的教授提出怀疑,就是秃头那个……”

      “他怀疑你并不属于蜘蛛系,而是一种首次发现的能力类型。”

      “他还曾经建议,将你档案上的能力类别改成合家欢……”

      녛 “…湐…”

      铭 陆辛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教授们都秃头,他也不知道陈菁说的是哪一个。

      ໆ看着他的表情,陈菁则面无表情鈦的道:“放心,已经被헪否决了。”

      ꁥ 陆辛松了口气。

      “好了,将证物送䜿去研究院,做深一步的探索,看能不能找到更有价值的线索。”

      “你跟我过来!”

      陈菁向两位支援小组人员说了一声,然后便带着陆辛向一边的吉普车㭲走去,也不知道롋这一辆车是谁开过来的,她直接上了车,坐在驾驶位置,车上的钥匙还在,顺手打着了ퟤ火。

      “无论如何,这一次的事件,都必须重视。” ໽

      “四年前ﴶ科技教会给四号卫星城带来的那种灾难,不能再重新上演了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