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会员号共享

      见张保国쫭还没醒,他赶紧轻䯂手轻脚的起来,走了两步觉得不妥,回头将他扶起靠在一棵树上,这才掉头往青云派方向走去া。ბ富贵至今还没修炼御空飞行的功法,只能靠两条腿,要不是学了炼体功法,他估计还得走一天。

      ﷙临近中午,富贵终于回到了青云派。跟看守山门的杂役弟子出示了一下身份玉牌,那人验明了身份后就放行了。呼,还是门派里清净安全,富贵心想道。这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ⷒ话又好听,超喜欢这里的ᶓ。

      富贵先去了趟驯兽谷,打算找上次那个叫何燕的师陭姐,还有那个没问名字的可爱的外门小师妹。

      一刻钟后,驯兽谷。

      “呦,这不是王师弟么,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驯兽谷来了?”巧了,何燕今日休息,正好碰上富贵。

      Ɽ 富贵拱了拱手,笑着说几句女人爱听的谎话,把何燕哄得咯咯直笑。过了一会富贵才说是来给她和那个小师妹送点小玩意的,然后将那些个会唱歌的傀儡鸟取出递给她,说是给她二人买的礼物㼞。只是富贵到离开时也没见到那外昮门小师妹,何燕说她今日有任务在身,没能再逗逗那女修,富贵确是有点小遗憾。又与何燕聊了一会,他就回凝丹殿去了。

      本来门派䰣斗法之后他就要开始学习炼丹了,只是他斗法受伤,然后又告假下山,鵰这才拖到现礶在。他在殿外时先将体内残留的酒水用ዂ灵力化去才进殿,进殿后发见陈留在丹房内炼丹,他㓿在丹房外的玉简큼上歪歪좫扭扭的刻了几字,扔然后找一쨛个空房间看《炼丹纪要》。

      流“丹之道,始于神魔时期。炼丹之道,起于大疫,盛于人族修行之初;炼䆛丹之意,在于摄天地造化之精华,凝以丹丸,服之以助修炼;炼丹之欲,在取天地之有余而补修士之不足;炼丹之要,在灵火丹炉与灵药,三者缺一不可。丹修者,以炼天地之精华为己任;以辅佐修士修为为纪要。以……”

      《炼丹纪要》为丹修入门必读之物ꥯ,读之以明己任,读之以明本真。人族修士能在万族中脱颖而出,与丹修们的努力有很大关系。当年,万族中唯有人族最为弱小醅,屡造欺侮,幸有人族先贤仿神魔及万族之修行,逆天而为,开创了人族的妁修炼之路。

      人族修士炼化天地쌠之灵气,辅以各腝类丹药,总算在这天地间站稳了脚跟。后来,以炼丹为主的修ﬨ士被称为丹修,按照炼制灵丹灵药从低到高的品级分为,丹者,丹士,丹䳇师,小丹师,大丹师,丹尊,丹王等称号。

      富贵与ퟩ陈留的师父冯宇是能够炼制五品丹药的大丹师,青云镇方圆几千里都有修士经常赶来㴽求丹。说实话,凭冯宇的实큒力,开宗立派也是可以的,但冯宇经兄长王安的事后,对俗事再提不起兴趣,况且门派对他也颇为优待。陈留如今是三品丹师,日后接替冯宇掌管凝丹殿已经成了门派长老共识。

      估摸着富贵要跟着师兄陈留学习炼丹,因为冯宇平时里门派炼丹任뉩务太多了,冯宇不是在炼丹ஂ就是在感悟丹道,另外再加上富贵面对这位叔叔也有些生分,因此富贵拜师之后也不常与冯宇见面。富贵看了约摸两ꏓ个时辰,天都擦黑了陈留才出了丹房来找他。

      “师弟来了啊,正好我也累了,今天晚上就不炼丹了。先给你讲讲这炼丹的쀨事吮,还有门派对咱们凝丹殿丹药쪴炼制的要求。”陈留坐下倒了两杯茶,润了润嗓子对富贵说道。

      “炼丹之道,绝无速成。因此炼丹极其考㎭验丹修的悟性和能昗力,所以师弟日后炼制丹药时鴏切不可操之过急。你没接触过炼丹,嗯,要我说就先多看看炼丹玉简,一是能了解炼丹的注意事项,崜二是可以快速的掌握炼丹技巧。”陈留摸着下巴对富贵说。

      “师弟没接触过丹ꉥ道,一应事务理应由师兄安排ꍁ,我没有异议。只是不知道,我혏要从什么丹药开始炼制?”富贵自然不会拒绝陈留的安排,但他心里也没底,就面带疑惑ᒘ的问道。 㺦

      陈留想了想,打算让富贵先炼制辟谷丸,待到成丹率到六七成时再炼制一品辟谷丹和一品培岰灵丹。

      这辟谷丸与辟谷丹不同,前者只是普通丹药,后者是一品丹药。因为二者使用的药草不一样,前者只是含有灵气,勉强算的上灵幀草,后者可是真正的一品灵草灵药,所以辟谷丸只能辟谷最多十天,辟谷丹却能辟谷一个月以上。

      一品辟谷丹是几种一品灵药炼制而成的,炼制时,先取品质较好的灵药駗投入丹炉힘,以灵火或者用灵力催动准备好的地火等加热丹炉。

      有经验的丹修,还会根据判断出灵ସ药融化和混合的时间来ꦢ加㧞大或减小火势,这样炼制的丹药一般品质较高。丹药的品质一般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品质越高,灵药损耗的越少,丹药的功效越好。

      不过富贵应该没这个水平,他成丹率能达到五成就是佛祖保佑,老天开眼了。凝丹殿里能称的上丹师的只有冯宇和陈留,殿里也有一뢞两个能炼制一二品丹药的外门弟子,컩平日里都是给二人打下手。

      在凝丹殿当Ᵹ值的杂役弟子每月可以额外领取一颗辟谷丹,外门弟子一个月有一次炼制丹药的机会。因此,想来凝丹殿⇋的弟子不在少数。

      但最终樑留下的人,都是老实本分,干活机灵,并且懂一些炼丹知识,有一定炼丹天赋的。没能拜在冯宇门下,是因为还没达翳到门派要求的筑基期修为和筑基期修士的实力。

      王富贵当然不用按照这个规定,冯宇跟他家便宜老爹的交情可是蒡极为深厚。所以么,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他能在众多的竞蜦争者里胜出,留在凝丹殿就能算上大机缘了。他现在的炼丹水平还不如那几个外门弟子,全是靠走覓后门进튉来的。

      不ᢐ过,别人父辈几十年的努力,凭什么ᴐ输给ፙ你数年苦修?

      你强任你强,富贵棏拼爹娘。

      촟 这同门二人一直聊到深夜,直到有弟子来禀告说要关闭殿门才放富贵回去。走之前,陈玅留让他带走了一品辟谷丹和培灵丹的玉简,说五天后回来炼制第一炉丹丸。

      回到山谷第一天,富贵开始研究玉简。内容倒是与上次脑海里浮现的差不솶多:呻辟䂔谷丹,以一品灵谷之精华,辅以一品青云草,一品狼尾草籽,最后用一品灵火及一品丹炉凝炼而成。玉简里对富贵最有用的是灵火、丹炉的使用技巧和炼丹心得。

      “一品灵丹,是丹修炼丹的㒧一小步,但却是絛人族修士崛起的一大步。因此,丹媴修炼制一品丹药时的状态好坏,大致就能判断出他所能鹳达到的高度。”炼丹心得的开头,就狠狠地打击了富贵。

      见字如㟎见人,富贵看完这一小段文字。脑海里浮现出一位,仙风道骨,但又极为严厉ᾶ苛刻的老学究的形象。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这句话到哪里都是说的通的。炼丹师的一个小差错就有可能毁了一整炉的灵药,因此不能有一点大意。

      富贵虽然不高兴,但也知道这句话是指导他这种小白的,不然也不会放在开头了。后来,这句话富贵就传给了他的小弟们,他的小弟们对此坚信不疑。

      “辟谷丹,乃低阶修士修行赶路之必备丹药。服之可辟谷一月,乃万千丹药之基石,判断一个뀹丹修炼丹功夫高低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炼制一炉辟谷丹,成丹中极品ᩥ多者为高㎜。

        培灵丹,以一品蕴灵草、一品灵松果、一品狼尾草炼制而成。与辟谷丹,回灵丹,解毒丹等被称为低中阶散修最常备的丹药。一品培灵丹,服之可抵五日之功,过多服用会伤及本源。”

      富贵将玉简上两种丹药记录的东西看了个遍,然后开始打坐思考。

      “啧,丹药的品级与灵药灵草的品级有关,丹药的品质与丹修的水平、灵火、丹炉有关。那为什么不直接吃灵药灵草呢?是里面有杂质,还是单个灵草服用效果不佳呢?灵火、丹炉、㖴炼丹技巧这些东西是丹修必备的东西,这些辅助物品和⛍技巧知识܅全部拥有了之后േ是不是就能接首私活ꭒ了?不对,还得有丹方和原料。这丹修也太费晶石了吧・!”富贵左思右想,根据玉简上的文字推论出了很多별问题,甚至想接私活搞晶石。这富贵可真是个财迷,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 ␪

      第二天,富贵上午研究玉简,下午睡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富贵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好好努力。

      樇第三天,富贵一睁眼就已经中午了,翻身又接着睡,睡到深夜才想起来他又没研쐜究炼丹ࣙ……

      第四天,富贵⒑起了个大早,抓着玉简刚看了一会就犯困,然后就睡了……

      第五天,富贵不敢再睡了,吃了点灵谷就压着困意看玉简,勉勉强强看到晚上,就早早的睡了,他还挺有理由,告诉自己明天炼丹得保持好精力?

      五天时间ꊅ一晃而过,富贵来到了凝丹殿……

      “想必师弟已经准备䤦好了吧,丹房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十⻑份的灵草,师弟入丹房剻吧。”

      “师兄你就放心吧,没有人比我更懂炼丹!”富贵厚着脸皮拍了拍胸脯,颇为自信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