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优

      (星)第十二堂课:不需要他人认可,这就是我

      “黑暗就像我的家一样,白天则是我的敌人。每当太阳升起来时,我就会感到浑身不适。被别人凝视着也会让我感到不舒服,我还是喜欢独自一个人。”

      伊蒂斯学院理所当然是伊蒂斯大人创立的,那时候整个中央大陆还是黑暗时期,由地狱之神——道格拉斯篡位领导着(详情请见SIN:ZERO,虽然虹销还没写,别**开坑了)人民的情绪极度不稳定。

      伊蒂斯大人决定在北边土地上建立一个全新的根据地,也就是现在伊蒂斯城。也为后来帝国的创立立下了基础。为了训练能够战斗的勇士,伊蒂斯创立了伊蒂斯学院。后来逐渐变革,加上了文学院以培养治国的人才。这就是伊蒂斯学院的概略历史。

      以上内容考试应该不会考,你们学生问问自己,伊蒂斯学院有在考试吗?!有任何学生在读书吗?!你们从来没带过书来学校吧?背着的都是武器。

      -------伊蒂斯学院校规——第一章。

      ——————————————————————————————————————————————

      帝国180年。伊蒂丝城。中区,伊蒂斯学院。小竞技场。

      伊甸、红啻、橘啻、艾尔莎、黛、黄啻、绿啻、紫啻。

      “妳到底.....对艾尔莎怀着什么感情啊?”“蓝烛”利末坐在座位上,怀疑的问向黛。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黛看着沙场中央的艾尔莎,拼命的拍着手。

      艾尔莎此刻心情低落的看着黛,彷佛在哀求其他人来拯救她一般。周围观众似乎都被吓到了,没有人肯站起身来为艾尔莎拍手。

      只有黛仍然无畏的站了起来,双手不断拍动着。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落寞的艾尔莎,希望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是啊.......我这种感情到底算什么?算同情吗?但黛觉得自己并不会同情别人啊.......黛也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怀疑,不解。

      “没人鼓励她嘛.....这也难怪,他们第一次见到艾尔莎的实力,会怕也是正常的。”利末看着走动着的艾尔莎,随口说道。

      但这也太无情了吧。没有人可以承受这种打击的。黛凝视艾尔莎的背影,不禁想起自己的经历。

      当艾尔莎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出口通道时,黛才停下了动作,坐了下来。

      这时,周遭的观众才敢大声的谈论著这场难以置信的比赛,他们不停猜测着艾尔莎是如何打败橘烛的。看来没人看清楚艾尔莎的动作。

      “草!你不是艾尔莎的哥哥吗?怎么不为她鼓掌?”黛对着坐在旁边的利末吼道。

      利末看了一眼黛,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只是不想扰局而已。”利末向后一坐,背部靠着椅背说道。“我自己判断的,艾尔莎那女孩,有妳一个就够了。多了我反而碍事。”

      “你到底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黛闭起一只眼睛,说道。

      从接触到“蓝烛”利末开始,黛觉得利末是一个非常有礼貌的人,跟北区的小混混们截然不同。但也许是艾尔莎哥哥的关系,偶尔会说一些奇怪的话。

      总而言之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但黛还是比较喜欢艾尔莎。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利末斜眼看着黛。“这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什么直觉啊.......”

      利末没有理会黛,只是盯着艾尔莎消失的出口通道,他眯起眼睛似乎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啊.......”黛随着利末的视线,看着一片黑暗的通道。那个通道的周围被观众席包围,里头没有明亮的灯光,被黑暗吞噬着。

      即使如此,黛仍然能看见有一些靛色的身影在通道里走动着。

      “他们是谁啊.....?竞技场的工作人员吗?”黛指着前方,问道。

      利末没有马上回答黛的问题。他的脸色凝重的皱着眉头,黛是第一次见到利末如此严肃。

      “难不成.....靛啻那家伙又在搞鬼了.....”利末的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目标是艾尔莎吗.......他们有那个胆子吗?难道,是这样吗?”

      突然,一声巨响从通道内传出,听起来很像是物体用力撞击的惊悚声。

      黛清楚的听到这个声响,但周围的观众似乎没察觉,他们彷佛都沉浸在刚才的比赛当中,没听到这个声音。

      利末紧张的迅速站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看着通道,右手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到底....怎么了?”黛小心的问道,她实在太好奇发生什么事了。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我妹妹艾尔莎的?”

      利末回头看向黛,他的眼神里透露着认真,黛不禁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利末会那么直白的问她这个问题。

      一时间黛并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在她第一次看见艾尔莎时,就被艾尔莎深深吸引住了。黛知道这样很荒谬,但当艾尔莎扶起自己时,黛确实是心动了。艾尔莎实在有太有魅力了。更让黛烦心的事刚才艾尔莎的表情,她一定有故事,有自己的痛苦,黛虽然不知道艾尔莎的心事,但一个曾狂言狂语的女孩,露出那种寻求帮助的表情,黛还是忍不住.......想了解她,想多了解艾尔莎。

      我喜欢她........这种感情黛完全不了解,她一直以来都被巴比伦.阿隆索的北党保护着(出自:SIN:山羊之诗)。自然不了解这种感情,她也不确定是否这就是......喜欢,自己只是想保护她而已。

      “我.....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是什么。”黛站起身来,直视着利末。“但我确实想保护艾尔莎,这就因为我跟她交过手。就因为我喜..........我想多了解她。”

      曾经的敌人,如果需要帮助黛肯定会帮。因为黛很清楚没有任何帮助是多么痛苦,多么绝望。

      “我知道了。”利末朝着黛点点头,似乎很满意黛的答案。

      接着,利末跟黛在拥挤的观众席里走动着,完全不顾观众们好奇的目光。

      “我现在去听通道那看看情况。”利末一遍走动,一边快速的说着。“妳去校园各个角落寻找艾尔莎,恐怕她还在哪个地方游荡着。”

      黛紧张的快步跟上利末的脚步,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狂跳着。

      就算找到她.....我能做什么?能为艾尔莎做什么?黛疑惑的心想。

      带着疑惑。黛走出了小竞技场。

      ——————————————————————————————————————————————

      “站住。”一位脸上有疤痕,穿着靛啻制服,靠在墙上的男人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通道内一片漆黑,微弱的烛光点缀着黑暗,空气中潮湿的感觉令艾尔莎非常不舒服。

      在她的面前,有几名穿着靛色制服的人挡住了出口,他们手里握着啻枪,不怀好意的看着艾尔莎。艾尔莎穿着“橘烛”的制服,在那群人之前停下了脚步。

      “真是精彩的比赛啊,『伊蒂斯战神』艾尔莎.以萨。”靛啻吐出了一口烟,看着天花板说道。

      “滚开。”艾尔莎戴着眼罩,用剩余的右眼瞪着靛啻。

      “别这么激动,我给妳两个选择。”靛啻右手抛着一粒骰子,嚣张的说道。“其中一个是加入我们靛派,成为我的手下。另一个是死在这里。”

      艾尔莎低头看着地面,不发一语的握着拳头,彷佛陷入了沉思。诡谲的空气弥漫在他们之间,犹如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你.....说什么?”艾尔莎压低声音,重复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他妈的,你他妈没听见吗!”靛啻语气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愤怒的举起啻枪,对准艾尔莎的额头。

      “我说你有两个选择,加入我们否则去死!给我好好记清楚了!”靛啻朝着艾尔莎大吼道。

      艾尔莎用眼角余光观察旁边几位靛派人马的动作,他们也毫不掩饰的拔出啻枪,对准艾尔莎。

      “给我在几十秒内回答啊啊啊啊啊啊!否则去死吧!”靛啻丢掉烟蒂,大声的威胁道。

      他在.....命令我?艾尔莎的嘴角浮现笑容,令人毛骨悚然的扭曲气场再度出现在她身旁。旁边几名杀手毫不害怕,朝着艾尔莎一步步靠近着。

      一股笑意从艾尔莎身体里涌出,即使在如此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刻,艾尔莎还是觉得莫名好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忽然失控的咧嘴大笑着,她的表情扭曲,彷佛怪物一般不停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哈!”

      周遭的人,包括靛啻,都被艾尔莎怪异的举动吓到了,他们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恐怖的笑声穿透通道的各个角落,加上回音的关系,显得更加惊悚且诡异。回荡在这处黑暗狭窄的通道内。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左手摸着胸口,右手拍打着空气,发狂似的不停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在威胁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给我闭嘴!别再笑了!”靛啻的右眼发出红光,紧张的怒吼着。“他妈的别笑了!快回答我!妳是想死还是要加入我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艾尔莎忽然停下了笑声,脸上惊悚无比的笑容仍存在着。

      “你既然要威胁我.........”艾尔莎摊开双手,微笑的看着靛啻。她的笑容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如同魔鬼一样微笑着。

      通道内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在场每个人的心脏彷佛停止了跳动。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不带任何手下过来呢?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过来呢?”艾尔莎边微笑边说着,语气缓慢到极致。

      靛啻紧握着啻枪,啻枪的把手上早已布满了汗水,他满脸困惑的看着恐怖的艾尔莎。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什么.....妳在说什么,我不是有......”

      正当靛啻话说到一半时,他的面前闪过一阵强风,风压强到他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剧烈的撞枪声,跟一阵凄惨无比的尖叫声从前方传来。靛啻恐惧的缓缓睁开眼睛......

      原来艾尔莎看准时机,快步冲向右边的靛派杀手,利用冲刺产生的冲击力抓住对方的右手腕,并握着它撞向墙壁。极大的响声跟骨裂声传出,狭窄的通道墙上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艾尔莎仍然在微笑,她悠闲的享受这种刺耳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握住手腕的手下放声尖叫,但艾尔莎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艾尔莎眼睛睁得更大了,她趁其他人没反应过来,用力握着他的手腕往下一压。

      一瞬间,血液随着手腕的断裂如喷泉般涌了出来,手腕上的皮肤宛如被轰炸过一般完全裂开,里面的骨头连同皮肤、血管一起分离了开来。

      大量的鲜血喷洒到墙壁、地板、甚至是艾尔莎的脸上,敌人的尖叫声在艾尔莎听起来,是如此悦耳。

      断手的敌人绝望的尖叫,狂吼的靠在满是鲜血的墙壁边,缓缓的坐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艾尔莎大笑着,她拿着敌人断裂的右手,皮肤连着骨头,沾满鲜血淋漓惊悚无比。

      “住手......住手!”第二个穿着靛色衣服的敌人似乎被吓坏了,他摇摇晃晃的拿着啻枪,正要朝着艾尔莎开枪.......

      在他开枪的瞬间,艾尔莎一个跃步踏到了敌人的面前,艾尔莎脸上的微笑搭配着鲜血,比怪物还要吓人。

      敌人还没转移重心,艾尔莎扭腰一甩,将拿着断手的手臂甩到了第二个敌人的脸上。强大的离心力搭配艾尔莎自身的力量,直接把敌人的脸部甩到了另一面墙上,原本断手的鲜血沾上了第二位敌人脸上喷出的血液,在墙上涂上了血腥的记号。爆炸般的声响再次响起。

      尖叫声传出,敌人的头部已经埋陷在墙中了,刚刚强大的冲击力震碎了他的脑壳,他的鼻子、眼睛、嘴角都喷着鲜血,眼神涣散。

      “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的笑声不断传出,她一边狂笑一边重拳殴打着陷在墙壁里,奄奄一息敌人的面部。

      “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鲜血随着每一次的殴打陈群的溅洒出来,若机关枪一般喷洒到各处。艾尔莎身上的橘烛制服早就染红了。

      “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妳这个怪物!”

      一位勇敢的靛派敌人奋不顾身拔出剑,趁艾尔莎还在殴打时朝艾尔莎砍去。

      很可惜,艾尔莎早有行动,她狂笑着拔出另一个敌人腰间的短刀,在敌人还没砍刀她的瞬间,握着短刀。朝着敌人的胸口用力刺去。

      霎那间,肋骨碎裂的声音夹杂着胸口被刺穿,敌人张大眼睛,绝望的看着艾尔莎。

      艾尔莎仍然在笑,她快速的拔出短刀,并握在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强大的冲击力伴随着涌出来鲜血,再次染红了整个黑暗通道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没有止尽的疯狂大笑,她把满是鲜血的敌人揪了起来,并握着匕首,向敌人的下颚刺去。刺中的同时,艾尔莎顺势松开了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笑声持续着,没有停下的迹象。

      早已失去知觉的敌人,下颚被完全刺穿。由下而上的冲击力使得敌人的身体飞向天上,并以爆炸般撞击到了天花板。有史以来最大的声响传出。敌人的下颚,头骨完全破损、碎裂,他垂死的身体宛如泄了气的气球,掉到了艾尔莎的面前。

      存留在天花板上的鲜血,一滴滴的滴在了艾尔莎的头顶,犹如淋浴一般染红了艾尔莎的橘色头发,强烈无比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充斥在原本潮湿的空气里。

      艾尔莎停下了笑声,她咧着嘴微笑,接受鲜血一滴滴淋到自己头上。此时的艾尔莎全身上下都是鲜血,她诡异至极的微笑随着鲜血的洗礼,转变为惊悚无比,远远超过这世界上任何怪物的恐怖程度。

      “妳.......”靛啻站在艾尔莎面前,两人隔着一具“尸体”。“怪物吗........”

      靛啻心中无法思考任何事,恐惧充斥在他大脑。他小心奕奕的摸着背后的鲨鱼牙武器,准备拔出.......

      但艾尔莎早已快他一步到他面前,她微笑着勒住靛啻的脖子,将他举在空中。

      满是鲜血的微笑,噩梦般艾尔莎的面对着靛啻,靛啻完全无法动弹,任由艾尔莎控制他的脖子。

      “你知道为什么我小小年纪,就取得战神称号吗?”艾尔莎的脸上流下一堆鲜血,一滴滴的流到地上,咧着的嘴巴从未闭上过。

      “呃.....呃......”靛啻无法说话,他无法呼吸,吱吱呜呜的不断重复。

      艾尔莎笑着,改变方向,顺着地心引力弯腰将靛啻朝地上一甩,地震般的震动出现,裂痕又一次浮现。

      “啊啊啊....”靛啻奄奄一息的仰躺在地上,他的嘴里吐着鲜血,背后剧痛无比,他绝望的看着天花板。

      艾尔莎坐到他的身上,单手控制住靛啻的脖子,把他按在地板上。周围的烛光逐渐熄灭,留下一盏烛灯照在艾尔莎惊悚的微笑脸上,已经恐怖到极点,并无法逃脱.........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那是因为啊,我出生在契布曼民族的流浪族群里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一边狂笑,一边认真的描述。两种不同风格一次出现在满是鲜血的脸上,显得如此诡谲。

      “我长大的那座森林里,每年都会出现十几次老虎吃人事件,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生活在那么黑暗的地方,为什么有钱人可以无忧无虑,而我们一样是人类,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艾尔莎握住靛啻脖子的力气加大,靛啻痛苦的大叫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没做错什么?我出生就杀人了吗?我出生就犯罪了吗?为什么我要生活在地狱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尔莎既在生气,又在狂笑,她怪异的说着。

      “于是啊,我就把自己丢到满是老虎的森林里,当时我只有七岁。”艾尔莎收起笑容,她满脸严肃的盯着靛啻的眼睛。

      靛啻恐惧的不断扭动身体,艾尔莎没有理会他,继续勒着他的脖子。

      “我已经有几百次从老虎口中逃出生天了,我的身体上的疤痕数也数不清。”艾尔莎指着自己脸上千疮百孔,大大小小的伤疤,兴奋的说着。

      可怕,太可怕了。靛啻瞪大眼睛看着艾尔莎。他想尖叫,想大叫。但艾尔莎压在身上,无法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好几年后,我已经把那座森林、山上的老虎全部杀光了,我那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最纯粹的道理。”艾尔莎越说越大声,她的眼罩微微颤动着。

      “就是只有“强”才是我所信奉的真理,有强才能拥有一切,金钱,名誉,女人,全部都能拥有,因此我不需要其他人的认同,我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别人的鼓励,我什么都不需要!”

      艾尔莎激动的大吼,鲜血从她的全身掉落,她忽然感觉有点寒冷。

      “我只要“强”就够了,只要“伊蒂斯战神”这个称号.......就够了,我要力量我要力量我要力量,我要将自己从悲惨的出生里拯救出来!我要超越一切..........我只要.....“强”......就够了。我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完全不需要.......”

      艾尔莎越说越小声,她缓缓松开了手双手。

      靛啻眼看是个好机会,他用最快的速度从艾尔莎身上逃脱了出来。

      并一拐一拐的跑向阳光笼罩的出口,跑向自由的阳光中。

      “我只要强.....就够了。”艾尔莎跪在地上,她的脸上仍然挂着血迹,但两条温热的眼泪从两侧滑过。她看着前方出口处炽热的阳光,一个她从未享受过的事物。

      “根本不需要,任何人认可............”

      她又想起了没人鼓掌的场面,每个人,每个观众都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她。这就是她想得到的吗?变强获得的结果,完完全全出乎她的意料。

      艾尔莎忍受着阵阵寒意,双手环抱着披在身上的橘烛制服上,那件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了,艾尔莎凝望着充满光亮的出口处,缓缓啜泣着。

      距离“入学”约负7小时。

      第十二章:不需要他人认同,这就是我。完。

      —————————————————————————————————————————————————————

      ps:有注意到这章标题打的星号吧?跟山羊之诗一样。这章是第一卷最重要的章节之一,看的有感觉记得投珍珠或推荐票哦~虽然不知道有哪些黛会看到这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几天会停更,不会很久,一下虹销又会和各位见面啦!

      看到这里不点收藏的人是如何拥有道德的?(*^_^*)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