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任你爽

      㙿 雷斧堡书房外走廊深处有三道人影,首席骑士雷蒙德、奥古斯的助理西塞罗和城堡管家比尔德。

      “无法想象领主大人经历了什么,二十名步兵,还有卡西多겍骑士랚和范肯骑士蹮全部丧命,真是太臨可怕了!!”

      “奥古斯大人能平安返回,绝对是真神眷顾,七神保佑……”

      뗧 嬬比尔德圆圆的脸上带着惊骇神色,肚子上的肉颤了颤,他深知白河镇领地最蚄厉害的不是效率于雷斧堡的骑士,而是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曾用木制重剑和麾下步兵对决,以一敌三将穿着盔甲的步兵们打趴在地,紧接着对战两名骑士依旧不落下风。

      比尔德骄傲的相信,自家大人ဪ是整⚒个希耶斯王国最英勇的男爵,買可就是这样一位英勇的男爵,差点血洒拳头簏岭,他觉得ᵴ这件事情太可怕了,有一种岌岌可危的感觉。

      烈 똮 西塞罗是一名白皮肤年轻小伙,他父亲曾是沃伦·格里芬的助理,沃伦爵士被暗杀之后不久,西塞罗的父亲郁郁而终,接受过一定教育的西塞罗ꦈ便成为奥古斯的助理。

      年仅十六岁的西塞罗显得很沉稳,泔办事情十分利索,俨然已经接过父亲的班,成为一名合格的领主助理。

      此刻西塞罗眉头皱得像苦瓜똉,严멥肃说道:“两痡位骑士的牺牲令人十分难过,雷斧堡损失近一半兵力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矿区那边的战k士也不能抽调回城堡,未来一段时间要当心一些。铼”

      希耶斯王国有法律对贵族麾下军队规模进行限制,最低级别男爵麾下骑士不能超过㩾五名,其余各兵种加一起不能超过五十名ﺕ。

      几乎所뛙有男爵都会将兵力ቭ发展到王国法律允许的极限,更有甚者会安排战士扮成骑士的随从,以此方式来钻法律的空子,达到增加军队人数的目的。

      雷斧堡的骑士没有招募随从,但其余名챧额满满当当,战士之中有步兵和⟸少᯳量弓㣎箭手,除去雷蒙德、科尔夫和战死拳头岭的两名骑士,还有一名骑士在白河镇北面矿区带兵轮值。

      一场战斗让雷斧堡兵力断崖式减少百分之四十,这䟹种损失可谓十分惨重,军灸事力量减渐弱会面临各셬种威㳮胁,如果让流窜盗匪和散兵游勇组织打探到领地内防空虚嚜的消息,很Ꞔ大可能会訫趁机劫掠!

      几人商量了一会,没讨论出太有效的办法解决眼下问题,便各忙各的去了,只留下西塞罗等候在书房外。

      雷斧堡内部空间本就不小,尤其是格里芬家族只剩下奥古斯一人之后,显得有点冷清。

      틦位于城堡顶层的书房ጉ内安静无比落针可闻꫙,阳光穿过窗口洒烡在地板上줿,木头板拼成的窗户板十分厚重,可以起到很好的柮防御作用。

      韬 插着羽毛笔的墨水瓶和烛台并排摆在书桌上,旁边有两个打开的木盒,里面是看似华丽却不值钱的装爽饰物퇗,靠墙的书架顶层陈列着三本书,需要踩着楼梯才能拿得到。 鴢

      奥古斯站在在窗户旁出神的望然着퐺远方,盔甲被他丢到一旁,汗水浸湿的内衬则挂在椅背上瑜,他保持ᕢ这个姿势᧐一个多小时了,脑海中各种信息在畵交织,最后汇成一道叹息。

      生存是人类的本能,奥古斯自然想뻚好好活下去,可要在陌生的世界喯好好活下去,并不容易。

      前身的记忆里,关于大陆见闻和政治局势的记忆几乎没有,就连白河镇❎附近领地的基本状况都不太了解,浮现最多的是劈瘔砍和冲杀技巧,唔……还有女仆侍寝时的欢愉。

      “一名爵士有武力固然好,但是发达的头脑要走在发达的四肢前面吧……如今我成为奥古斯男爵,统治白河镇这片领地,一切就交给我来吧。”

      心中给自ḟ己鼓劲,可当奥古斯把目㌓光聚焦到护城河对岸镇子中훅,顿感泄气。

      没有网络,没有现代科技₀,一切回到原始状态,奥古斯发现根本无从下手。

      地球时期他是一曔名广告设计师,可那些知识在当下世界矕属于der用没有,能够依靠的只有匄高中水平数理化,还ꂲ有闲暇时间涉猎的各领域知识皮毛。

      “如果A……”

      ᨄ奥古斯伸出双手比划。

      “从这里牵一根网线,然后从这里走线连到书桌,再来一台电脑,哪怕是十年前网吧淘汰的电脑䗜也行,接着……”手托腮作思考状。

      “外事不짦决问谷谷,内事不决问百百,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可现ṥ在我能做什么?”

      解决完杰拉德和加西亚溼的事情之后,白河镇的危机暂时解除,可脆弱的安宁却让奥古斯非常忧心。

      对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理解还是很透彻⽏。

      “啊……”

      奥古斯抓狂,揪着头上微卷黑发一顿揉,他再次走㵕到窗户旁看向河对岸。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大约四五岁的孩子,一丝不挂从间破旧不堪的草屋中ꁙ跑出,举止神态젶十分欢快,小脚丫踩在脏臭的土路上浑不在意。

      虽然听不见声ን音,奥古斯依旧可以从那名孩子身上感受到愉快的情绪。

      紧接着,一名溪壮年男枹子追出草屋,男子应ዝ该是孩子的父亲,两人嬉戏玩闹了一会,男子低头亲吻ᰛ孩子的额头,然后拿着农具朝白河镇北门走去。

      领民们历来澇遵守日出而耕日떑落而息的规律,今天是因为突发事件耽搁到中午才出ۼ城耕作。

      “我拥有的比他们多多了,可我却在自怨自艾……”

      小孩用乐观给奥古斯䜣上了一课,抱怨永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奥古斯深䱧吸一口气,城堡高处没有恶臭,新鲜的空气让他神清气爽。

      퍨 “犉身为领主,得干点正事……”

      说罢,奥古斯转身从地上捡起一张卷轴。

      杰拉德碿和加西춚亚踏出白河镇的同时,奥古斯在白河镇的声望鵾终于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从쑙5999/6000变成0/12쿷000。

      声望的一小点,成就了从友善到尊敬的一大步,卷轴则是系统发放的任务奖励。

      泛黄的羊皮卷轴上线条纵横交错,勾勒⬑出一个造型奇特的物体,有着极其复杂的结构。

      《W76型便捷式翻土机----侏儒工程的伟大ꝙ发明,绝不是随时팿会爆炸的垃圾》。

      卷轴上唯一一行文字,没有功能介ꆪ绍,没有产品说明,没有使用手册,按现在的说法,整个就一三无产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