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约战颜值身材很不错的极品

      “虚世界”——————

      子殿,25岁,男,生于富家子弟,性格时直率时隐秘,会为了某个人做任何事的人。经过在虚世界的历练,变得足智多谋急中生智,遇事冷静还有办法,六年的虚世界生活里,䎭是为了一个目标而活下去,那就是回去见子宙!

      䡆 一件普䑨通而又做工精致的米白外套、一件画有视为尘土四字的长袖和一件黑色休闲西裤,最后是普通的运动鞋,就是他长久以来룉时间最长的打扮。但自从长发以后,就再也没穿过,因为和这身衣服不配了,剪了发又换回了这身,因为什么?为了马上能짯出去见到子宙了,H好让她即使认出自己,能够在第一时间拥抱自己并亲吻,这比什么帅气更重要,认出来才是王道。要不然长发眈飘飘的还ꤻ以为是女孩爱軓上了子宙,셬那就尴尬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次进行事件,他有90%的几率能活着,后逃脱虚世界的控制。

      但虚世界的高等考验者有一条规则,是ᑐ死死地!

      那就是在事件出现在自己身上之前,高等考轖验者都会提前知晓此次事件的类型和地点描述,霽好让他们有充足Ⱗ的的准浉备,因为他们是高等考验者,特权比下三级要高。

      可是呢?此次事件他并没有提前得知,反而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吸入事件,一片空白的开始进行,这訖令他匪夷所思,也看着面前正在进军的ꌒNPC,想着这件事,不做任何行动,其他三人都等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再不走就死这了!

      篋另一位伙伴,虚世界低等考验者‘袤艳’。

      特制是身材好、腰细和精神有那么稍微不正兜常,有时疯疯癫癫的、有时理智到太理智。名誉也寓意着千里的丽,就是名字的写法不怎么好看。

      她来虚世界已有➜一年之久了,大大小小的事件也经历了不少,算得上是中规中矩,性情也很奇怪,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責她身边刚醒来的那位女孩,是她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外国人,中文很好。

      两人姓什么尚未可知,只知道䊯她叫狭寻,寓意在狭窄短的空间里寻找自己的真爱,姐妹俩非常恩爱。

      她没有什么特长,最多就是卖卖萌、用外国话骂骂人和女朋友秀秀긧恩爱,其他一窍不通。和袤艳一样,是低等考验者,同时绿色无志灵魂也是12只!

      袤艳是姐,狭寻是妹,在这种可怕又难对付的情况下,自然是姐姐更冷静,还要安抚妹妹。袤艳抱紧她,道:“别怕,有我在呢,别怕啊!”轻轻灡的拍打着后背,像哄小孩。尤其是抱着她的时候,那小表情,可̽爱到抱着了,无形中撒娇。

      “I w转ill always be with yoꐄu and lov?”

      这句话深深恶心到了一旁刚接鱩触慌张的男孩!

      他是此次事件中,唯一一位最低级的考验者,也是情绪精神最慌的一位。虚世界普通考验者,来这没半年,体内的绿色无志灵魂就已高达40只,但也没有进入虚世界的书,因为他面䤫前的子殿才是这偾一记录的创始人‿。

      子殿第一次来这的时候,仅用了一个月,体内的绿ച色无志灵魂数量就超越了500只,瞬间成为历史尪!

      这个刚进入事件的小男孩,名叫马文渊,是个传奇的名字不是?但他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愧对了曾经使用这个名字的伟人䞠啊!幸好还没传扬出去,要么在这改变,要么在这死亡,不然真给老马家丢人,重要的是⩕他还真就是马文渊⩽那边的后人,起了这个名字也希望能够成事,ꯕ就算经过虚世界⋭也无妨。姼

      先前,有案例的,都载入史书了。一位虚世界的考验者完成了了考验,重返实世界,不仅事业有成,还怢人人夸赞他,有学文知识渊博,重点来了,他是18岁进虚世界,30所以出!

      子殿也没少给一区的考验者们讲这个人的经历,告诉他们쥀没在实世界生活,也能成事,所以不要气馁、放弃希望。

      这样一来,此次事件的人就齐了,子殿、袤艳、狭寻和马文渊四人,쀖其他三人还都是子殿聚集在一块的,如果没有他,他们三个早就死了。

      子殿将佩剑插入泥土之中,手握剑柄,靠在石头后,微微探头观望,发现了冲上前的战士箭,他无比慌张、手足无措,想的ꝗ而是仨人咋办,而不是自ມ己。

      “不管了!”子殿依然决然。“听我说,这次事件就我们四碇个人,我已经得到狗了消息,还是个战乱事件,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则,唯一的方法就是쳩活下去,ꪙ活到哪一方NPC胜利恴即可,愿意跟随我吗?相信我吗?战斗吗?”

      他伸出拳头,放在四个人之间,等着。

      ⏖ 只有那外国女孩【狭寻】伸出了手,握紧拳头与其相撞,表示追随,袤艳和文渊还在迟疑。

      “好,我这不是在拆散你们。”子殿拉着狭寻됚走了。

      而狭寻不停的回头看袤艳㤋,而狭寻已؂经决定,跟随子殿。

      ޡ 无奈四人小队￀就这样分散了,形成两小股势力,也期待接下来的分组发展。

      “实世界”——————

      经过了一上午的奔波,子W宙和银河还是回到了家,刚度过承德高速路口时。她摸着银河的头,道:“儿子,到家了,你是想下午就去上学,还是明天?”疯狂暗示。

      像每一位母亲的眼神一样犀利又ᨵ恨,但不表达。

      意思就是‘你下午必须给我上学,如果不去,我把你腿打折喽’。子宙的表情,表现的就是这个意思。

      但奈何银河쁻不看妈妈的眼神,所以,他说:“嗯㇌……我想明天再去!”还无意间卖了个萌,㼲当转头⍓时他看到了令人心起恐慌的一幕,那就是妈妈额眼神警告。就瞬间愁眉苦脸,然后卑微又强行的抱怨。道:“我开玩笑的,在市里吃个饭后,妈妈就送我去学校,我想上学。”语气中慢慢的不情愿。

      随后,子宙微微一转头,表示很满意。拿起手机找到了班主任的电话,拨打过去。说道:“那个……是商老师吗?哈哈,子河下午要回去上课了,您看安枥排、报备㬎吗?”没错,电⦰话里就是个那位爱慕子宙的体育㦻老师,银河的班主任。

      对面的声音瞬间变甜、变温柔、变柔情,为了给子宙留下每一刻的好印象,为了以后的进攻趋势会良好。

      在打电话期间,银河做满了细节。因为子宙的恭恭敬敬和语调很令人怀疑,虽然每个打电话的家长都是这样,但银河没有忘记今挗早的承若,所以妈妈和班主任打电话的时候,他噡会非常非常仔细的观察语气、情绪和态度,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在注视着,同时也在吃醋!

      做了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他准备去上学,然后看着班主任会对妈妈有什么行动,并做出阻止。暗自说道:“哼,休想骗我妈妈,我的插쓤足⼟,会让你身败名裂。”

      샒如此可怕的话语、言辞和眼神,从仅有六岁的银河脸上散发出来,看来妈妈也是他的底线,最底的底线。

      子宙交代玩后,母子二人继续上路,加快脚步,午饭就打算在自己的餐厅吃了。在路过一条通往乡下的岔路时,母子两人和隔壁车上的林莫萧,仨人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链接,都感觉对方就在附近,还很迫不及待的…想要会面,非常奇怪。但也只有子宙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她说:“感觉刚刚有某个人在,但感觉瞬缰间就小时了,哈哈哈!”

      跟随着林莫萧雇来的车,我们来到一座被山间河流冲蚀的村子,原本很美,但始终未쫱被发现。也希望以后不要被发现,不ϩ然太꺏多人知道着世外桃源,就更不好处理了,世世代代属于这村里的人才是正道,并永存。࡫

      瓒 祖坟坐落于北边的山洞里,天然墓穴,而且它的主人正是林莫萧一家,外人不得侵犯,也不得使用。

      一铲、两铲、三铲、四铲、五铲……最后一铲,林母的遗盤体成功蹥被埋葬到了这个地方。每一铲都会让他流泪,每一铲都会让他回忆,每一铲㏡也都会让他想起母亲。他不在乎母亲以前的样子是什么、形象是什么、性格又是什么躗和性情又是什么,唯一在乎的就是她是我母亲,与其他任何事无关。

      “妈,你放心,我不맦会让你白死的。”㙨此处的性格、口气和在院长面前时判若两人、一举两得。“即使是您自杀的,那也算是那位幕后黑手在搞鬼,他必须死。”

      ǯ“或者……儿子很快就能见到你了,不是被被人杀死,而是被死刑杀死,复仇必须得这样。”他异常坚决,甚至连攨生死都置之度外,根本不在乎林母说的,一心ᇉ只想报仇。“我才不会跟某个教那样以回头是岸为提,那都是扯谈,那个教也是一群圣母婊组成的,然䀲后传到了我国,那都是狗屁,我他娘的才不信,甚至会亵渎、侮辱那个教,佛什么的,都去死!”

      “至于欮咱们家,我想就让它空着得了,什么时候复仇我再什么䩩时候回来,退隐江湖,跟您当初一样!”

      諦 他的一举一动,都和林母年益轻时如㣳出一辙,性格、人格完美的继承了他母亲。

      他在坟前跪了五个小时,天都黑了,夜以尘。

      他ၡ离开了祖坟,把门紧紧锁住,所有真相也都交代于这座祖坟里,和母亲下葬。写出来加上说出来,就真的ꝛ什么心存忧虑和压力,反而精神焕发、被复仇冲昏。

      脑子异常清醒,计策也随机变多,因为爽快了,所以机能什么的都很巅峰,时刻准备作战。

      今夜,就不会市里了,很可能是最后一次睡在家뒻的床。

       …………

      晚上九点,银河补课结束,开开心心的往校门口走,班主任当然会陪同。不仅是为了见子宙一面,还有职责所在,其补课还是免费加班,不收任何加班费,就当是补课老师为了自己的梦想免费教学似的,就是想讨好银河而已。

      不过我们的银河不吃这一套,他的所有专注点,早在下课时全放在了阻止妈妈被班主任勾引的状态下,进入了一种对某人敌对的形态;对某뚷些人放松的形态。

      来到门口后,他很机灵,直接拉着子宙上车,连班主任的面都不打,手都不握。这看得␷也太严了。

      子宙无奈,只好打开车窗,对班主任展颜,说了句谢谢。嶊

      随后用瞪眼的目光,宠溺的看向银河,摇了摇头。

      最䪡后摸着头,说:“你这个孩子,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