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漂亮学妹学人家用金手指扣小阴穴

      星河大陆天地间共有六界——神界、仙界、畖人界、妖界、冥界、魔界,神界和仙界S有时统称天界。

      神不足者为仙,失堕者为魔。神入凡尘,造人补天,开辟人界。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神化槺为妖,妖力神化为魔。五界生灵寂藤灭为鬼。

      二十八宿司的满天星斗应天地万物、六界生灵쪰。不管是神仙、妖魔还是人鬼,皆有属于他们娤独自的命星,而这颗独一无二的星辰之上,对应䰋记录着其各自的命格定数भ。

      宸长安听完他的论述,只觉得这是什么魔幻的设置,和中国古代传统的设定也有所出入。 醤 ꑮ

      这里就如一个全新뢪的宇宙世界,有它们自己的规则定㦍义。

      “那.麋.....我来这里干嘛?”她总不可能毫无缘由地凭空出现。

      阠Ҡ神看上那人一双似乎很无语的眼睛,不轻不重地扣下酒杯,郑重地道,“修仙。”

      修仙?

      在宸长安的大脑中,闪现出一个很奇幻的词,她只在小说뺕和电视剧ꤒ中看见过。蒳

      “我对于这个......实在是......不￉太擅长。”她声音细若ჴ蚊蝇,回答得吞吞吐吐꿱。

      修炼、剑道、法术、丹药䁏.......一串大名词和神奇的情䤙景浮★现。

      “凡人依靠修行得道成仙的例子自古有之,而如今又正뛄逢星河大陆䟠人间篏修仙的繁荣盛世,吾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天神的笑靥绽放䬇,如暗夜里的星辉,点燃宸长安的心神,令꾹她迷醉。

       可只存在一刹那,他的笑容如云烟般消散。

      “这不是在和你说笑,在你的命数里,你世世代代轮回的寿命都只有二十七岁。所謄以,如果你没能让自己修炼成功,在下个人世里,你能存活的时间也䦓不超过二十七年。澘”

      他的语气很认真,宸长安突然想起自己嚋死去的当晚,再过一天就是她二十八岁的生日。

      只是她再也见不苫到那天清晨的曙光。

      二十七、二十七,엥这个敏感的数字如针尖般,轻易地扎入她的心脏。

      흣原来,自己还是一个短命鬼。

      宸长安试探地开口,“您,是天神吗?”

      很厉害很厉害的那种。

      ɀ“当然”。神高傲地回答,这点毋庸置疑。

      机灵的她将人生那么多次,梦到相似的幻境和重复出现삏相同人物的巧合,与现在神对自己ŧ说的一番话相结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햏。

      “既然您愿意站在这⏙里,给我点破天机,而我们又是梦中的老朋友,所以我知道您一㛕定希望绘我能成功登仙吧?”她态度恭敬,情感真挚。

      神淡淡地又道,“当然。”

      “您又那么肯定我能成仙,所以......您老人家不管䭶再千辛万苦、多么艰难폫,也一定会相助于我的吧。”

      看似奉承圆滑的话,宸长安弦外有音。 ն

      她都滳在天界和这么厉害的神仙熟络了,他又对自己“打包票”,那么不言而喻地,她是变成了“大关系户”,不想成仙都不可能。

       ꬎ 当然,这也只是自己单方面的思路。

      半晌过后,气氛忽然变得凝滞。

      宸长安寻思着是不是说错了话,頱其实对方并没有这个意思。

       神没有回应,他像呆住了一样,凝望着对方眼底的最深处。

      那里有他自她十二岁以后,就未曾再见过的天真浪漫和古灵精怪。

      숾 小孩子的习性、脾气,对世界的好奇憧쳇憬、童趣可爱,ప都因为〙一个人的离去,而被了无痕迹地带走。

      他在她的梦里萓看着巋她慢慢长大,看她不如意的人生,即使再智慧超群,宸长安也只是个想有人爱的,孤零零的小孩子。

      这时,月桂树下飘落一阵细微的花雨。

      纤尘不染的,白中渗着些许淡黄的小巧花朵洓,缓慢地下Ⳇ降跌落,却没有一点沾染上神的衣裳。

      沑他抚摸着绣有透明蝴蝶的外衫衣袖帊,宽慰地说。

      “你再次转世为人的身份,是千万年前的自己,这时的你已经十五岁,出身在一个仙门世媒家,是名门望族的大ឈ小姐,읱从小天资过人,剑术修为卓越。”

      宸长安没有纠结自己是否大富大贵,和为什么年龄躯体已经是⾎十五岁的问题,继而关心地问道。

      “那我的...ⰸ..ᅽ.身世怎么样?”此身世自然彼身世。

      “父母安康健在,家庭和睦。”他很懂她的心思。

      ܜ 生冷勿近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有点凄苦却明媚的Ꞗ笑意。 箰

      仿佛是被严寒冻住的枝芽,在春日的第一缕微光中,身上的寒冰悄然融化。

      “真好。”她笑中带苦,是因澭为遗憾缺损的前生。

      思绪万千的明眸里,闪烁着若隐若现的晶莹。

      製 셖 片刻后,宸长安唐突地问道,“我还能见到他吗?”

      那是她前世相识21年,暗恋11年的人,他宛如一阵长风吹过了自己一生。

      “他?”

       不明所以地疑问道,神显然一时㫨没明白,她所指的人是谁。

      话刚问出口,宸长安就后悔了,暗自低头苦笑:本就命中无他,又怎谈再次相遇? 틒

      崩 都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

      神以为她在苦恼,自己没有遇到过好⾋的姻缘,便解释道。

      “你在人间的姻缘自然也是极好的,对方是位天人之资、修为出众、才华横溢,又待你为毕生唯一的皇室权贵,日后也雴会同你一起飞升成仙。”

      他的神色沾沾自喜,就像自己给曾经孤苦一生的人,制造匹配了一段绝世情缘。

      但⽏宸长安淡然的眉宇间,并未流露出喜悦。

      她理智又决绝地说道,“是他吗?不是的话,就请你把这段姻缘,从我的人生里划몇掉吧。”

      “姻缘是天定的命数,岂可儿戏。”

      神的语气带着ꆞ一丝不悦,他难以理解,为何她对听上去那么风华绝代的良人,都无动툸于衷、不屑一顾。

      心想:撂不正常,她的脑子绝对不正喸常。也难怪生前,尽管身材相貌家世和学问都是一流,却在整整的㓻二十七年内,没有成功地谈过一次恋爱。

      瑟 真是个“绝妙”的人。

      텳“你不是说我只用修炼成仙吗?成仙就必须成亲?酭这两者㯞之间有必然联系吗?”宸长安不以为ኯ然地追问道。

      她믤不明白为什么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无论身处何处,女人到一定的年岁,就必须结婚嫁人婢、生养孩子釮。

      若彼此既不相爱、又不合适,何故互相耽搁,既影响双方还伤害后代。

      “我只是见你前世孤单悲苦,想赐你一段天定的良䋤缘。”

      셀 天神俊美无双的面容,鸐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感觉自己å要被宸长安清奇的脑回路给打败了。

      虽生得明眸善睐、清雅美丽,但心性又凉薄固执至极。

      “不用,你只需告诉我,我终身不成亲可否飞升。”她思路清晰、绝对的理性。

      神冷冷吐出两个字,“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