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播放泽村丽子母

      ꬉ陈俊匆匆忙忙吃完了晚饭,就回去加班了。本来愾他想休息,但若是因此,人家而不叫他,白白错过了这个任务,岂不是冤?他只是科聘住院医,级别比较෕低,人家不叫他是很正常的。

      吀有些事,需要▊自己主动去争取。

      叅所以,他连荀素雯都没去探望,直接就回来继续积攒那1000例缝合的完成䉁度了。

      “陈俊,这么拼的?”汪德海见状,不由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ద

      陈俊只是笑뱄笑,没多说什么。因为手上正有个病人在缝合,他也不好谦虚,说什么自己技术比⏢较差,գ需要多实践实践之类。那样的话,病人会产生不信任,说不定还会要求换医生。

      “那我先走了!”汪德海釠撇嘴道。心道,你装个犊子,那么댃点工资,你憧都这么拼,想上位啊?一个本科生,科聘的,门鐙都没有。

      大约十分钟后,黄健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他刚才在食堂吃饭,吃了一半,就接到姜云堃电话,ᝦ说是有一个断了手的病人,正在᧻紧急送来的途中,大约四十ꖸ分钟后就到,让他赶紧准备手术!롂”

      黄健一听,哪里还顾得上吃饭,立马筷子一扔,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了。他第一时间,就吩咐缝合室的得力护士方ꄾ伊伊赶紧去准备材料和器㿫具,这是一个大型手术,要在手术室进行。

      随后,看了一眼,见汪德海不在,就问陈俊:“汪德海፞人呢?”

      陈俊道:“他刚走了没多久。”墖

      “这小子,跑得뫖倒挺快,愣是不愿意加一点班!”黄健很生气,立马掏出电话,给汪德海打了过去。

      ⶥ可能汪德海正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吧,没听见来电提示,黄健拨了几次没拨通,就生气地挂了,对陈俊道:“不要那小子了,晚上的手术你来,我⣀再去联系范医生,我们三人应该能搞定!这个手术,时间可能会ꬴ很长,你做好心理准备!”

      话说,黄健还是更希望汪德海参与,汪德海毕竟资擝历深一些,但电话打了三次都打不垴通,气死了,简直岂有此理,就不赘想再浪费时间了。而且,黄健一转念,陈俊缝合术也不错,应该也能胜任。

      唯一对陈俊먄略有担忧的是,怕陈俊坚持不下来ꁓ。毕竟,陈俊以前未曾参与过ᄎ如此高难度的手术,也没有做过这么长时间的手术。阑尾那种最多一两个小时就搞定的,无法与断手续接相提并论。 逮

      “好的,没问题。”陈俊毫不犹豫地答道。

      嫶 听见陈俊斩钉截铁一般的回答,黄健点了点头,旁的不说,光陈俊这态度,就值得点赞,胜过汪德海不知凡几቞。

      姜云堃和范茂华都没有下班,随后,姜云堃就召集他们开了个小会。话说陈俊还是第一⯁次参与这种“高级别”的小会,是亲自参与到其仠中,两年来头一次。핯之前ݖ的那灡个肺栓塞会诊,只是旁听而已。

      在会上,姜云堃就目前收到的情况,对大家作了介绍。

      那是一名三十五岁的女工人,其岗位是操作搅ꢟ拌机,在一百多公里外的丽龙县一个工厂里盖厂房时受伤,当时对方䖀正在操作机器,突然料斗一顿,连接料햬斗的钢丝绳就崩了起来,抽到她的右手手腕处,整个手一下子就被打断了!

      这还不ẃ算最惨的,最惨的是兀,她的手被钢丝绳带了出去,甩进了料斗里!里面正在搅拌水泥!

      工友们赶紧过来急救,帮她止血,捂住伤口,并停下机器。等萊到断手被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水泥混凝土裹得严严实实了。

      工友们稍微清理之后,将她的断臂和断手伤口对接,胡乱捆扎在一起,然后急匆匆地送往了当地县人民医院。

      傑 可惜,丽걠龙县人民医院条件有限,根本无法做这个高难度的ᶞ手术。只能Ⳏ紧急将这名病人送往省一뤯医。丽龙县人民医院的㹷一名副院长与姜云堃有交情,在来的路上就紧殡急联系彀了姜云堃,并亲自带队过来。现在,已经在半路了,♀最多半个小时,马上就到。

      与会人员神色都很沉重。一ࢎ来是这个手术难度很高,没늩见到病人,还暂时不能下结论。二来,替病人感到惋惜,太悲催圻了。对方估计也是家㰒庭主力,没有手,以后怎么办? ㊜

      才三十五岁啊,可能孩子还很小,以后读高輦中、扐读大学都需뇱要钱。本身是工地工人,家庭条件本就薄弱。

      뚕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能直接让其家庭的生活品质连降好几个台阶!

      但现ﲺ在ℍ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㢟是尽全力,帮她接好手,能恢复正常,哪怕是十之七八,不仅能挽救一个女人的下半辈子,更能挽救一个家庭!

      毫无疑问,副主任医师范茂华被任命作为主刀医生,因为范医㎇生医术精湛,为外科名家,是急诊科镇场子之一。以前也做过这方面灞的手术。只是,范茂华毕竟年纪太大,这场手术耗时又会很长,所以,一个人是搞不来的。

      主治医师黄健是缝酛合室的小主管,常年接触清创缝合,经验丰富,可作替补。 ਠ

      陈俊年轻力强,可以帮忙打打下手좆,一些较为简单的步骤,可以交给陈俊来操作。

      姜云堃安排好任务,又勉励了几句,᷷就让他们赶紧去准备了。

      “等你们的好消息!”姜云堃说道。

      “一定完成任务!”黄健说道。

      䬿一辆救护车“呜啦呜啦~”驶进了省一医甬。

      那个女伤者被火速推进来,医护人员急得要死,跟打仗一样,脚步纷沓,引起急诊科就诊ᙒ的病人和家属们纷纷张望ꘝ。挡在道上的,릋也不用人喊,立马十分自觉地让开。

      那只断手已经被丽龙县人民医院进行了初㎂步处理,此刻正装在一个塑料袋里,用生理盐水浸泡着,由其丈夫捧着,跟着治疗车急쮒匆匆地跑着。

      꽯 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找更好眵的工具装盛了。

      澦范茂华、黄健、陈俊,在缓冲间换好衣服,带好口罩,手套,全副武装进入了手术室。方伊伊、凌晓晓、叶梓萱等七八个女护士早就在里面等Ⲝ着湆了。

      断手续接,堪比五星级高难䁐度手术,消息传开,大家议论纷纷。

      “我去,陈俊才来缝合室⮿一天,就有机会参与这种高难度亮手术,有没有天理啊?”

      “这是多么好的积累经⤞验的手术啊。汪德海呢?为什么不见他?”鯹

      “悲催的汪德海,黄健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打不通,就索性렍把他给踢了!”

      此刻,公交车上筻,汪德海收到同事传来的消息,一阵郁闷,赶紧下了车往回赶,可是刚好下班晚高峰,等了足足20分钟,公交车也没来,后来好不䆳容易打个车,等回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了。

      他不好再进뚍去,后悔不迭。

      “算了,就ㅎ让你小子捡㿨个便宜,不过,这种埧手术又累,时间又长,你未必吃得消,到时候还是要找我进骋去替补的。嗯嗯,我先在这边待命,电话保䛣持通畅,未必没有机会!”

      汪德海本来挺郁闷的,但这样一想,又舒畅了不少。嘿嘿,到时候说不定,还是要找我去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